第0830章 恩威并重/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而不是鬼!

一个穿着青色道袍的铁面人!

白二爷在说起这些的时候,语气中的强调意味非常明确,那个“人”字咬的特别特别的重,毫无疑问,对于阳间的修炼者插手到阴间事物这件事情,二爷是打心里面介意的,甚至可以说达到了一种深恶痛绝的地步!

我听完以后也是心中一动,尤其是听到“青色道袍”四个字的时候,眼角都不可抑制的抽搐了一下。

根据三清道人目前为止掌握的那一些情报来,这一次的阴间的事情,十有八九又是和天道盟有关系的,而且很有可能是和内门有关系。

而在整个天道盟里。我所认识的人当中,只有一个人最喜欢穿青色道袍。

他是青衣,也喜欢穿青衣。

虽然仅仅是其中一个特征,但……已经让我心惊肉跳了。

青衣,该不会还没有死吧?

这没道理!这完全没有道理!

在天道盟在太平洋的训练基地里,他被朱雀洛凰的生命之火烧的皮开肉绽,那可是连肉身成圣的雪魔都扛不住的火焰,而且,后来老托马斯还对着那座小岛投放了大规模杀伤性的武器,他完全理由活下来的,再活下来,那已经是逆天了!

天不亡他,那就是要亡我!

况且,我最后还在那座下沉的小岛周围搜索了那么久,最后也还是没有看到他,我实在想不出在那座孤岛上他用什么样的方式来生存。

不过,想到青衣,我还是有些犯嘀咕,忍不住问白二爷:“这个人的道行?”

“大天师级别的!”

白二爷犹豫了一下,又补充道:“而且还是属于特别厉害的那种大天师,在阴间行走,只要他不是想不开的去挑战酆都大帝的亲兵,我觉得在阴间应该很少会有对手。”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紧接着又问他:“能给我形容一下他的身高体貌吗?”

“是个身材挺修长的人。”

白二爷陷入了沉思,似乎在挖掘着自己脑袋里那些为数不多的辞藻,细细思量该如何形容,过了许久,才终于缓缓说道:“身高应该是和你差不多的,但是体型略有不同,他看起来有点瘦削。而你肩宽腰窄,一看就是个武士。还有气质,他的气质是属于出尘的那种,而你……比较秀气,像个书生。”

说此一顿,白二爷想了想,又补充道:“当然是以前,现在你的气息我没办法形容了。”

不得不说,白二爷的每一次形容,都会让我的心结结实实的抽搐一下。

因为他所形容的那青色道袍铁甲覆面的男子从形象上来说,和青衣简直就是一般无二!

“我的个娘,那只打不死的小强该不是还活着吧?”

明显,老白也有了不好的联想,咧了咧嘴在一边犯嘀咕:“第一次,小天不知道他是镜像人,失手一刀没宰了他也正常,可是这第二次……再不死未免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其他几个人面面相觑,都带着不敢置信。

我犹豫了一下成,才问白二爷:“这个人使用的什么兵器?是不是一把剑?一把赤红色的越剑?对了,还有他的力量呢?是否能利用星辰之力?”

这些,是我最后能确定是不是青衣的信息了!

如果使用的剑是赤红色的越剑,那毫无疑问就是却邪剑了,再能利用星辰之力的话……

不是青衣还能是谁?

我眼睛几乎是直勾勾的盯着白二爷,事涉青衣。我的注意力算是彻底被提了起来,几乎不肯放过白二爷脸上的任何一个神情,虽然,他完全没有骗我的理由,但我还是希望自己细细思量,抓稳任何一个环节。

白二爷陷入了良久的思索中。过了很长时间才摇了摇头说:“兄弟,你别为难我了,我确实观察不到这么细致的地方,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确实是使用剑的,但到底是不是你所说的那种赤红色的越剑就说不准了,因为从始至终他手中的剑就从来都没有出过鞘,而那什么星辰之力,就更无从说起了,他很强大,带着的人也非常强大,打我们这些阴帅鬼王犹如砍瓜切菜,在我受到黑虎鬼王的攻击的时候。他就出了一次手,隔着很远的距离对着我拍了一掌,然后我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说完,二爷向后退了一步,让我看他的凄惨模样。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到现在为止,还没有非常强力的证据证明那个青色道袍覆着铁面的人就是青衣,有太多种可能性了。

甚至我不禁在想——难不成是天道盟故意找了个人装扮成青衣的样子?其目的,就是为了吸引我,天道盟里的阴谋家和野心家不少,他们怕是非常清楚,只要青衣公然出现的地方。我就一定会出现。如果事实是那样的话,那么这个穿着青色道袍,用铁面具挡住容颜的人,身上的局怕是深的很!

反正,现在想这些也没个眉目,干脆我也就不想了,这一次我深入阴间,肯定是要和对方交手的,到那时候,一切自然而然的就水落石出了。

犹豫了一下,我就问白二爷:“这个人带着多少好手?”

“一样,不知道。”

白二爷惨白的脸上涌现出一丝苦涩的笑容,看起来颇为怪异,就想生生拉拽他的脸蛋露出来的那种僵硬笑容一样,猩红的舌头耷拉在胸口摇摇摆摆的,缓缓和我说:“目前为止,黑虎鬼王背后到底站着多少来自于阳间的高手我们根本没个准数,但肯定不少。他收拢那些鬼王的时候,速度特别快,可见背后应该有不少人在给他出手,反正到目前为止,已经出手的大天师级别的高手都不下十个了!”

十个大天师?

这个数目里恐怕是有水分的,估计的应该是有些少了,现在阴间的局面是多方博弈造成的结果,只有十个大天师,恐怕还乱不起来!

大天师的数量恐怕远远不止十个!

白无常懵懵懂懂,掌握的一些信息极其不准确,说句不好听的,这一次败仗吃的绝对不冤枉,说句不好听的,现在的他,除了贪婪什么都不剩下了,贪心不足蛇吞象,结果他自个儿也没有蛇的那能耐,吞不下去消化不了,没撑死就不错了。

我摇了摇头,大概的情况基本上心里面已经有数了,对着一旁的山坡昂了昂下巴,率先走了过去,一直走近,这才抬屁股坐在了山坡上,犹豫了一下,缓缓和白无常说:“二爷,现在这里基本什么样,我心里有数了,咱们来谈谈我们之间事情的事情吧?”

说起这个,白无常很明显眼睛一亮,忙不迭的凑了上来,说道:“兄弟,你真准备帮我?”

说此一顿,白无常连忙说:“只要你肯帮我,我还是有崛起的余地的,虽然吃了一次败仗,但哥哥我本来以前就是做的勾魂使者的买卖,这整个阴曹地府里头要说手底下阴差最多,恐怕哥哥敢说第二,那就没人敢说第一,重新在拉起一批队伍那还不是抬手之间的事儿?你要带着你手底下这帮姊妹们给哥哥硬扛上一肩膀,顶住对面那些大天师级别的高手的话,那咱们来日大有作为啊,哥哥心里头也有底气,不怕说句大话,酆都大帝的位子咱可以争一争,到时候咱哥俩平分天下,那就是一字并肩王啊!”

我一瞧。这白无常怕是还是贼心不死啊!

他这膨胀的程度,着实有点太惊人了,都和以前我认识的那个白无敌判若两鬼!

权利……是个好东西,但也是个坏东西,如果追求的程度达到病态的话,真的能让人变成鬼。能让鬼变成更加可怕的东西。

毋庸置疑,现在的白无常,给他个东山再起的机会,他能立马跑到阳间折腾的遍地白骨,然后再阴间拉起浩浩荡荡的大军!

我葛天中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所杀之人。皆为武士或者是仇人,杀他们心里面也没什么愧疚,但要真让我对着那些和我无冤无仇的老百姓下手,搞的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我也做不到!

所以。当下我直接一摆手,连忙制止了白无常继续说下去。

“打住!”

我看了白无常一眼:“你甭说下去了,没必要,我对于在这鸟不拉屎的阴间当什么劳什子的草头王没多少兴趣,我也不混这块,阳间的事情我还弄不明白呢,还跑来阴间当什么一字并肩王,除非我是疯了!实话告诉你,我这一次之所以下来,唯一的目的就是平了这里的乱子,给阳间一个太平安宁。”

白无常愣住了,然后问我:“兄弟你什么意思?”

我没废话,直接掏出酆都令丢在了他脚下,一字一顿说道:“号令十方阴帅,平阴乱,建立阴间的新秩序!”

说此一顿,我拍了拍我身上冰棺玄蛊,淡淡说道:“当然。我也有私心,我媳妇得借你们阴间的一块地方用一用,现在的阴间太乱了,如果不放在我的掌握里的话,我睡不着,怕我媳妇放在里面棺材都得让刨出来,所以思前想后我还是决定弄一个我能控制的阴间,这样我妻子在这里睡得也能踏实点。”

白无常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了,惨白的脸看起来有些扭曲:“你凭什么号令我们?就因为手里的酆都令?!我们虽然是酆都大帝的旧部,但他已经不在了。”

“那么,凭拳头呢?我和你讲道理,可你偏要和我讲拳头,那我也和你论一论拳头上面的这点事情?”

我扬了扬眉,白无常已经变了,我也就不客气了,直言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下令屠光这峡谷里的阴兵,把老哥的脑袋割下来踢着玩?”

白无常一下子蔫儿了。

“酆都大帝,无人能取代!”

我看他蔫儿了,也就不一味地压他了,缓缓说道:“但阴间的秩序,却可以重新建立!你不觉得这阴间什么阴帅鬼王的,各方诸侯有点太多了?如果能淘汰几个,就剩下的那么十几个诸侯来平分天下的话,不也是一件挺好的事情么?譬如现在诸侯千千万,你白二爷在里面也显不出个什么大个儿,如果剩下十来个的话,岂不等于你的权利无形之中大了?到时候拔大个的,你也变相的相当于成了阴间的第一诸侯?”

白无常来兴趣了,问我:“再说的详细点?”

我摇头笑了笑,只留给他一句话:“从此再无鬼王,十大阴帅共治阴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