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2章 两个办法/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日游、夜游、白无常、黑无常、牛头、马面、豹尾、鸟嘴、鱼鳃、黄蜂。

十大阴帅,全部到齐!

披麻、吊客、丧门、凶神。

四柱神煞,全部到齐!

当这些阴间的各方诸侯全部聚集在拜将台下的时候,这里的阴气一下子狂暴浓郁了起来,各种不详的气息在弥漫缭绕着,非常让人震撼,至少我在拜将台上当时是有些坐不住的。

看阴帅,以前是一个感受,那时候只能体会到它们磅礴的力量,只能仰望,感觉可望而不可即;现在又是另外一个感受,现在吧,他们的力量并没有多么可怕,说句不好听的,我如果想要他们的命,一刀的事情,但是,它们身上的气息我却有了另外一番不同的感受。

那是……道的痕迹!

天地大道的某一种痕迹!

也是逆天改命者下一步主要追求的东西。

一个区区七段级别的阴帅,身上却存在着逆天改命者才会有的气息,这正常么?

靠他们自己,肯定是不行的,这些能力绝对是外力赋予他们的,到底是谁赋予他们的?不言而喻,酆都大帝!

我不禁在想。也正是因为酆都大帝赋予了他们这样的能力,才让他们有资格称之为神龛,鬼王就没有这样的资格!

当初酆都大帝为了阴间,怕是下了不小的功夫,是真的准备将这里打造成一个类似于天庭一样的存在,让道行高深的鬼怪掌握了“道”的力量,去做阳间凡人眼中的“神”,寓意很深远。

那么,酆都大帝他到底有什么样的目的呢?费了那么大的劲儿去造一批凡人眼中的“神”,他到底在图谋着什么?轮回路上,有着怎样的秘密?还有酆都大帝到底去了哪里?

这些都是问题。

我细细品味着这些阴间神龛身上的气息,心里仔细思索着这一切。

这些气息很惊人,尤其是四柱神煞,身上这种不详的气息比十大阴帅更加的浓烈,而且各自的气息还不同。

比如丧门神,这可是我的“老朋友”了。上一次处理慑青鬼的事情,它的用那根出丧棒大杀四方,也带给了我霉运,之后造成我上个厕所都被马桶爆炸的炸成重伤的惨淡下场。此时我再看他,很明显能感觉他身上缭绕着一股子极其晦气的气息,那晦气的气息,我想应该就是所谓的霉运了,是天地中的某一种“道”凝聚出来的力量,看不见,摸不着,但却无处不在。

吊客,是个十分瘦小,黑青色的脸下垂的特别厉害的主儿,那神情一看就晦气,哭丧着一张脸,看着就知道它有多么的不吉利。它身上更是弥漫着一股子浅浅的死亡味道,也属于一种“道”凝聚出来的力量。我知道,那种死亡味道是针对孝丧的,在民间传说中,如遇吊客,家中长辈必有死伤,算是四柱神煞里面最凶的一个东西了。

还有披麻,这东西看着邋邋遢遢的,一头杂乱的头发都快耷拉到地上了,舔着大肚皮,就跟营养不良的人所突出来的那种肚子一样,隔着很远我就能闻到它身上散发着一股恶臭!它的身上没有散发着那种无形的气息,所有的不详全都在散发的恶臭里了,最开始的时候,我没注意到这些,直到那一缕缕的恶臭飘进我鼻息里,我才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了,一股诡异的死亡气息在我体内开始弥漫了开来……只不过,那死亡气息不像吊客一样,是针对的长辈,而是针对我自身的!

杀身,这应该就是披麻的诡异力量。

还有那凶神,是个青面獠牙的货色,身上有很重的煞气,对活人的侵蚀也是非常可怕的,遇到以后,轻则大病,重则减寿,再严重一点一命呜呼……

事实上,披麻、吊客、丧门这三位在民间传说中,都是主着孝丧之事,只不过针对的方向不同罢了。如果在大运、流年的时候遇上,再加上八字组合不好,往往会有灾祸发生。譬如我,八字阳弱,遇到这些玩意,简直就是成心找不痛快的节奏。

即便现在,我的八字阳弱的问题还是招惹来了这些诡异莫测的“道”的力量侵蚀,而且侵蚀的特别严重。

这么说吧。八字组合好的人沾染上这些诡异力量以后,副作用也有,但不大,比如老白,现在就气定神闲的,被侵蚀的不厉害,可我这种八字阳弱,组合极差的主儿,遇上了这种诡异力量,威力对我来说几乎是呈几何倍的在暴涨!

轰!

我身上当即就冲起了杀气,熊熊燃烧着,一下子将这些诡异的力量焚毁了。

这一切来的突然,那些阴帅和四柱神煞还以为是激怒了我,当时面色大变,连连后退。

后来,我稍稍解释了一下。说不是针对他们的,他们才终于放心了一些,有些畏手畏脚的站在一边,就连最开始那个极度嚣张的丧门神这个时候都在我面前很乖了,我估计这也是我身边几个九段高手带来的震慑。

力量,确实是个好东西。

有了力量,就能得到尊敬,但却得不到亲近。

至少,我盘坐在封神台上的时候,感受到了那些阴间神龛的恐惧,这一刻的我是孤独的,盘坐在上,与周围的一切都亲近。

时光给予我的,只有孤独。

我轻轻叹息了一声,撇开了略微有些混乱的思维,抬头在那些阴帅、神煞的身上环视了一圈。缓缓道:“我的条件,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吧?你们还有什么疑惑的地方吗?”

那些阴帅没说话,尤其是诸如牛头、马面之类的和我并不相熟的阴帅,更是显得缄默,不说话,彼此交头接耳的在用眼神进行着交流,最后,目光又全部聚集在了白无常、豹尾、丧门神身上,虽然没听他们说话,但他们的眼神我却是看懂了,毕竟是头一次会盟,不了解我,不知道我的喜怒哀乐,所以要和我比较熟悉的阴帅神煞出来说话。

结果,白无常别过脸看一边,豹尾垂头玩弄着自己的尾巴,一副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最后丧门神的脾气爆,耐不住了直接站了出来:“嗨,你们这帮鸟货,以前葛兄弟还没崛起的时候,纷纷叫嚣着说一定要上身得造化什么的,现在人往你们面前一坐,又都屁也不敢放了。没意思,真是没意思!你们不敢说,我来说!”

我笑:“行,那你来说吧,说说他们现在到底是怎么个态度?”

“一句话,力量悬殊大!”

丧门神咧着个嘴说道:“酆都大帝走了以后,那帮鬼王鸟货全都在插手阴间的事物,被他们抓去过堂的阴人很多,最后有点能耐的全都留下来的做了他们的阴兵,这么些年下来,被他们按住不准轮回在阴间服役的阴兵数不胜数,别的不说,光阴兵聚起来就少说百万!我们呢?白无常已经被干出屎来了,就剩下了这里的这点杂碎玩意,没多少实底了,剩下我们十三个绑在一起能凑出三十万阴兵就不错了。这力量太悬殊了,三个打一个,真打起来我们就是被群殴的份!”

这么少?

我蹙起了眉,阴间阴人无数,怎么阴兵却只有这么点?

后来,丧门神给我仔细一解释,我才终于明白这当中的缘由了。

原来,这阴间阴帅鬼王麾下的阴兵。也不是随随便便拉住个阴人就能招募的!

人死之后,踏上黄泉路,不是直接入轮回,而是先要去“过堂”的,到阴间各个鬼王阴帅的大殿里,为自己生前所犯下的罪孽去赎罪!

完成救赎的,就可以离开黄泉路,看一眼三生石,踏上奈何桥,度过忘川河,再登上望乡台最后看一眼自己的家乡亲人,然后到望乡台旁边的孟婆那里领一碗孟婆汤喝下去,这样一来,就可以去走轮回路了,开始下一世的旅程。

可要是没完成救赎、或者是扛不住那救赎刑罚的,那不好意思。这轮回路,你是走不得的,得留在的阴帅鬼王那里好好服役了。

只有这些服役的人,才能留下来做阴兵!

一般来说,绝大多数都是能抗住救赎的,只有一小部分的才能留下来做阴兵,所以,这些阴帅鬼王就受到了很大的困扰,积累的阴兵是非常有限的,战争爆发以后,这些阴帅鬼王就可着劲从阳间弄阴人下来,就是为了能留一些扛不住救赎之刑的当阴兵,也就是说,那些被他们害了抓捕到阴间的阴人,他们到最后也未必能全部留下来给自己做阴兵,如果人家硬扛过了救赎之刑。他们还是得放人家走,因为扛过了救赎之刑,就等于了了前世的因果和债,摁住不让人家去轮回,那就是有干天道,最后是要承受很大的业果的,就算是天诛地灭的都不是不可能!

所以,这些阴帅鬼王哪怕是很缺兵员,一般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不扣押那些完成救赎的阴人,这是硬指标!

“阴兵难募啊!”

丧门神一脸为难的说:“可咱们和黑虎鬼王那边的力量悬殊太大了,不募集足够的阴兵,这仗最后还是赢不了,这也是我们一直不联手、就是默默发展自己力量的另外一个原因,您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其实不是我们一定介意谁当老大这一茬,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联合了也一样打不过,还不如自己游击,没准儿能多活几年呢……”

“极是!极是啊!”

豹尾忙不迭的在一边帮腔:“就算是葛兄弟您扛住了那些九段高手,甚至灭掉了那些九段高手,我们也仍旧面临着兵力不足的问题!”

我扭头看了曹沅一眼,没说话,但我相信她应该能看懂我的眼神——我在询问她,这些阴帅神煞真的只能聚起三十万阴兵?没有藏私?

曹沅做事情很细。我没嘱咐,我觉得她也一定关注这些方面了!

果不其然,曹沅很快做出了反应,只不过反应态度让我心凉了一下,就是那么默默一点头,然后我就苦笑了起来,看来这些阴帅神煞没说谎,他们确实面临着兵力不足的问题。

略一思量。我就抬头看向了那些阴帅神煞,淡淡道:“既然你们提出了这个问题,你们心里应该有应对之策了吧?说出来听听吧,不用拐弯抹角的诉苦了,有问题就解决问题!”

“其一,大规模从阳间抓人,只要抓的阴人多,最后能留住的阴兵数量也就大!实不相瞒。我们以前之所以不敢明目张胆的抓,是因为没人给我们扛着强梁,我们不敢出去大规模的抓人,怕惹来阳间的高手找麻烦!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您坐镇,只要您给我们扛着底气,我们敢出去抓人!”

丧门神嘴一咧,紧接着说道:“其二。就是不问青红皂白,把那些扛过了救赎之刑的阴人全捉回来,断其轮回,让他们强行服役,为我们作战。可是……这一条我们绝对是不敢做的,杀几十万人和断几十万人的轮回是两个概念,杀人还能给他下一世的机会,但是断了人家的轮回。那就彻彻底底的泯灭,这可是大罪,要天诛地灭的,我们扛不住,您如果扛得住,您扛!”

我一听这两个建议,当时心神巨震,身子摇晃。差点一口黑血直接喷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