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6章 永无安宁/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道声音来的很突兀,就那么毫无征兆的就一下子出现了,吓了我一大跳,绝对可以当得起“始料未及”四字!

因为我在登上这座山的时候,就已经放开自己的感应仔细感受过了,毕竟据说一些受不了阴间救赎之刑的阴人最后侥幸逃离阴间以后,很少有谁能通过鬼门关重新逃回阳间的,绝大多数都是直接逃进了蛮荒,也就是说着蛮荒中还是有阴人的,而且大都是那种极其凶恶的阴人,能从阴帅鬼王手里面愣是逃出来,凶不凶恶可想而知!所以,在上山之前我也不可能不仔细感受一下,有个心理准备总归是好的。怎么都比措手不及阴沟子里翻了船来的好。

事实上,当时我并没有感应到什么。

这里的气息很纯粹,一篇荒凉,有空气,环境和阳间一些荒郊野岭差不多,只不过这里没有植被,只有完全暴露出来的光秃秃的地面,除此之外什么都不剩下了,一眼望去,广袤无垠,无边无际,没有任何的能量波动。

没有能量波动,也就是说这里没有生命体,也没有阴人。

这一点我自认为感应还是出不了岔子的,毕竟在这么广袤荒凉的地方,忽然出现生命波动,哪怕只有一点点那也是暗夜里的萤火虫,感应不到才真的是奇了怪了,如果真的有什么东西能逃过我的感应的话,岂不是说它特别特别的强大,已经完全超越了我,所以才能在收敛起自己的气息的时候,让我根本无迹可寻?

综合这一切,当这一道声音的出现的时候,我虽然听着挺耳熟,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但在惊悚之下,还是“哐”的一下子拔出了百辟刀。豁然转身。

我本欲直接出手,结果在转身的一刹那,手中的百辟刀却是无论如何都落不下去了。

因为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我认识,而且不久之前还曾经亲手为她送葬!

罗莎!

出现在我身后的,赫然就是罗莎的阴魂。

只不过这个时候的她与我印象中的那个她截然不同,披头散发的。身上穿着一身白色的里衣,那种里衣是古代的时候一些男子才会穿的白色里衣,现在早就已经没人穿了。

罗莎的脸更是一片惨白,最重要的是,她的双眼之中闪烁着一丝凶戾。

这,很明显就是厉鬼啊!

她怎么出现在了这里?

这是我脑子里面的第一反应。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罗莎会变成厉鬼?

这是我的第二个念头。

最后一次见面,我们是在战场上遇到的,那时候她表现出的一切我到现在为止都有着非常深刻的印象,她表现的很平静,甚至可以说是平静的简直犹如一潭子湖水一样,对死亡看的非常的淡漠,主动要求不让我插手她的身后之事,她要坦坦荡荡的走进阴间,然后彻彻底底的与这一世告别,投入轮回,下一辈子转生个寻常人!

而且,我为了保证她在阴间的平安,等我从太平洋回去的时候,还用符箓给阴间递过话,说过罗莎这个人是我要保的人,那些阴帅鬼王没道理不买账,他们总得操心我会不会下来摘掉他们的脑袋!

可……罗莎现在还是怨气冲天,想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我们两个相视,一下子又沉默了。

仿佛,这一刻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或者说,我们之间的所有言语都已经在那片战场上告别的时候全部说完了。这个时候都有些相见无言了。

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我先说话了,犹豫了一下,轻声道:“我来这里办点事情,你呢?为什么没有踏上轮回路。”

罗莎一下子不说话了,过了许久,才轻轻叹息:“没想到我们之间还会见面。”

我默默点了点头。

罗莎则轻飘飘的朝着一边走去。

我知道。她可能有些话是不想当着曹沅他们的面前说的,于是我犹豫了一下,就撇下曹沅他们跟了上去,最后,罗莎坐在这座高山边远地区一块巨石上,眺望着远方的黄泉。

阴风拂面,吹动了她的满头黑发,露出了她那张惨白的脸,以及充满怨毒的眼睛,看的我挺扎心,曾经的故人变成了这个样子,换了谁恐怕也不会好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罗莎才终于开口了,就说了三个字:“我错了。”

这三个字里蕴含着惆怅、失望……

总之。有着太多太多的情绪。

“到底怎么了?”

我终于忍不住了:“我在烧黄符的时候上面写过你的生辰八字,给阴间带的话会一直追随着你,最后落入审判你的阴帅或者是鬼王手中,难道我的手法出问题了,没把话带到阴间?”

“带到了,事实上,我还没走完黄泉路的时候,就看到你的天师符箓出现在了我的头顶上,追随者我,杀气四溢,那种气息很独特,我当然知道那是你带来的话,是你在阳间守护着我,虽然我有些抵触。但我知道你为我好,心里终究还是有一些感动的。你终究是你,葛天中,哪怕你立地成魔,终究还是斩不断心里的牵绊,哪怕在最后的时刻我在和你作对,也仍旧要帮我料理身后之事……当时,那道杀气四溢的天师符箓跟着我,所过之处,谁都知道我在阳间有强者死保,阴人、阴差退让,真的是排场十足。我以为,我一定是安全的,可事实上……”

罗莎轻轻叹息了起来:“可事实上,我终究还是太天真了,真的以为离开了阳间,我就能平平稳稳的轮回,最后安安分分的去下一世,做个平凡人!简直就是做梦啊,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哪里能真的逃脱这贪婪和利益的制裁?阳间有。阴间也有,或许来生也有,反反复复,永远都不会停下。”

“这不是你的错。”

我想了想,就说:“是世道错了。”

“世道错了?”

罗莎摇头:“不,是我错了,人活着就应该去适应这个世道。而我对这个世道还抱有奢望,得到现在这个下场,也是咎由自取!”

“是世道错了!”

我语气很肯定,咬牙一字一顿道:“世道错了,就是世道错了,错了凭什么就要人随波逐流?世道错了,就灭了这个世道!”

“噗嗤!”

罗莎一下子笑了。只不过再没有她生前的风情了,这样的笑容落在她现在的脸上,看着只剩下了诡异和一丝凄凉,然后她歪着头看着我说:“你还是这么幼稚,跟以前一样,你变了,也没变。”

说完,她摇了摇头,再没和我说那些无关紧要但又十分重要的话,慢吞吞的说起了她的遭遇。

这一切让我火冒三丈!

她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说到底还是和阴间现在的混乱有关系。

根据她所说,这一次审判她的,赫然是黑虎鬼王麾下的啖兽鬼王。

这个鬼王我知道,在阴间的诸多鬼王里面。是最为凶残的一个,据说每日都要生吃一头阳间的野兽,所以才被称之为啖兽鬼王,这个鬼王对待比他弱的凶残如狼,对待比他强的,软弱如羊,算是最卑鄙恶毒的一个鬼王!

这一次罗莎的事情。如果放在以前,有我那道天师符箓给她开路,吓死那啖兽鬼王都不敢对她下手。

可是现在呢?啖兽鬼王投靠黑虎鬼王,黑虎鬼王身后有阳间大天师的身影,啖兽鬼王自然水涨船高,对于天师符箓也就不那么害怕了。

准确的说,罗莎如果是个普通人的话。有我那道天师符箓的保驾护航,啖兽鬼王也得客客气气,毕竟为了折腾一个普通人得罪一个阳间的天师,这不合算。可偏偏,罗莎不是个普通人。

她身手很好,在阴间,也足以当个鬼将!

战争爆发以后,阴间战火连绵,鬼王阴帅都损失颇大,尤其是麾下的鬼将,更是匮乏,战死的鬼将多,招来的鬼将少,兵员还在不断扩大。所以为得一鬼将,那些鬼王都疯狂了。

为了得到罗莎这个鬼将,啖兽鬼王算是彻底的拼了。

他不顾我的天师符箓的庇护,没有给罗莎开后门放罗莎去轮回,直接审判罗莎!

罗莎在阳间的业果有多少?怕是数不清了!

杀人无数啊……

于是,上刀山下火海进油锅,几乎折腾了个遍……

罗莎骨头硬。倒是扛住了,坚持要轮回,啖兽鬼王还不放弃,最后竟然说罗莎犯了淫业,如果罗莎不做鬼将,就进行惩处!

啖兽鬼王的理由其实很可笑——罗莎之前谈过一个男朋友,并且有了关系!

这个婚前和人发生亲密关系,算不算淫业,在阴间其实也是个灰色地带,就是没有明确规定。

在古代的时候,很少会有人犯这个,犯了的都被阴间整了,但是现代……实在是太多了,于是阴间的鬼王阴帅大多时候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当回事。可啖兽鬼王硬拿着这个做文章,那谁也没招。

于是……罗莎骑了阴间的木驴,浸了猪笼。

这是对一个女性尊严最大的摧残了,尤其是作为罗莎这么一个现代女性,这东西对她的伤害就可想而知了,她悲恨交织,成为了厉鬼。

就算是这样。那啖兽鬼王仍旧没有放过她,反而扣押了起来,说要继续审判,审判不完不放行。

这仍旧是钻了天道的空子,业果也加不在啖兽鬼王的身上!

可怜罗莎,在阴间简直遭受了莫大的耻辱,偏偏还没办法反抗,也就是那个时候她才知道,安宁根本不属于她这种人,是世道错了。

“等我几天,跟我杀回去!”

我咬牙道:“我要屠了那啖兽鬼王和他所有麾下阴兵,给你复仇!”

“不用了。”

罗莎摆了摆手,轻轻的笑着,笑容里透着一丝苍白:“啖兽鬼王已经死了。”

我愣了。

罗莎忽然回头看了我一眼,问我:“你知道啖兽鬼王是怎么死的吗?”

我下意识的摇了摇头,看了罗莎一眼,怎么都不觉得她有击杀啖兽鬼王的能力,那毕竟是一个小天师级别的鬼王。

“被胖子一巴掌拍死的。”

罗莎看着我,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见到胖子了,在我被啖兽鬼王囚禁了没多久的时候,就见到了胖子。”

胖子?

吴胖子?

我一脸的不敢置信:“是吴德那个胖子?”

“除了他,我认识的胖子还有谁?”

罗莎淡淡说道:“准确的说,不仅仅只有胖子,我还见到了张金牙,他们两个是一起的,意外与我相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