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9章 逆鳞/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黢黢的牢笼,堪称建筑的神迹,安安静静的沉寂在黄泉黑水中。

当然,它也确实是“神”建造的。

酆都大帝在民间难道不是一位神龛吗?

只不过,走入这一行以后,窥破很多东西,神也不再是神,鬼亦不再是鬼,神、鬼、人错综复杂,归根结底都不过是一个本性罢了,道行强悍到传奇的叫做神,阴森可怖的叫做鬼,夹在中间备受红尘诱惑的叫做人,仅此而已。反正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吧——酆都大帝对我而言。其实就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修炼者罢了,仅此而已。

黄泉黑水这时候已经平静下来了,席卷着我的力道已经消失了,在水下,我基本上是可以自由活动,我想,那旋涡可能也就是黄泉震怒弄出来的吧,但是到了黄泉水下,终究它还是消停了,毕竟如果波及水下,河床震动,可能会造成河流改道,影响格局,那时候。阴龙脉就会受到损伤,自然陨落,那可就大水冲了龙王庙,阴龙水脉自己把自己给宰了,冤大发了。这条阴龙水脉是整个阴间的定局关键,绝对是有灵的,我估摸着它也不能干自杀这种蠢事儿。

不受水流的束缚,但黄泉水对我肉身的折磨却从未停下,我挣扎着站了起来,举目四望,眼前昏昏沉沉的,只能隐隐约约看见这是一个四方建筑,但具体多大我却是不知道了,我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在这牢笼的顶部,站在这上面举目四望,在黄泉黑水的无穷远处,堪堪能看见一条黑色的边缘,东西南北四个方向跨度一样,想来也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牢笼。

我弯腰,伸手在这四四方方的牢笼上敲了敲,黄泉黑水顺着我的指缝穿过,阻力不小,但终究不影响动作,敲打在上面的时候,顿时发出了“嘭”的一声闷响,不像是金属,但却又冷又硬,轻轻一摸就能知道,这玩意硬度绝对不小,肯定以我的力量是破坏不了的,而且从回声来看,厚度至少在二三十米左右,简直就是壁垒,我杀气全开也无法破坏。

甚至,我觉得就算是圣人都没办法破坏的。

至于天尊行不行,我不知道,其实我现在对天尊的手段还是不太了解,从未有过交手,只能大致揣摩一下,但圣人我已经有了很深刻的了解和认识,我是认定圣人绝对无法打破的。

也就难怪酆都大帝号称这是一座埋人的坟了,进去了没点能耐真出不来。

这个时候,老白和曹沅他们也全都下来了,跟我下场一样,直接被拍在了牢笼的顶部,下场不轻松,一个个龇牙咧嘴的,看上去颇为痛苦。

缓了许久,他们才终于挣扎着爬了起来。老白凑到我身边,嘴唇飞快蠕动,同时两只手也不断做着一个个的手势,意思我是看明白了,是在问我有没有找到进去的法子。

我默默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曹沅忽然推了推我,用手指了指上面。然后又指了指我手中的百辟刀,但我却没看懂她想表达什么。

曹沅有些郁闷的蹙了蹙眉,然后蹲下,用手在牢笼顶部飞快划动着。

她在写字!

我眼睛一亮,盯着曹沅的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这才终于明白她刚才的意思了。

天外陨铁,不可力取!

这是曹沅在牢笼壁上写的八个字!

我心里无声的苦笑,难怪无法直接破坏,原来是天外陨铁!

陨铁,和陨石不太一样。

前面说过,星辰之力降临时,掉落下来的是一些已经死亡的生命星球,其实也算是陨铁中的一种。

这么说吧,那些死亡坠落的生命星球。算是陨铁,但陨铁并不一定就是死亡坠落的生命星球。

陨铁其实就是泛指一切宇宙中不可预测的神秘物质。

这些神秘物质有的有放射性,有的没有,还有的到底是什么成分现在地球上的科学家们也无法破译,它们从遥远的外太空来,最后坠落在了地球上,也唤醒了地球人对外界的求知探索欲望,可惜以目前地球人的眼力和见识,还没办法真正的读懂这些东西,于是直接赋予它一个笼统概括性的名字——陨铁。

不过,但凡陨铁,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十分坚硬!

如果不坚硬,也不能穿越外太空最后降落到地球上。

我们眼前的这座牢笼若是天外陨铁打造,那么。打盗洞进去就是做梦。

犹豫了一下,我在曹沅面前缓缓写了一句话:“你确定吗?”

曹沅用力点了点头,又在我面前飞快比划着,大概是在说,她以前在三清道人那里看到过这种材料,只有很小一块,大概体积和一块一平米大小的地砖一样,那时候,三清道人让她用尽全力去打击那块陨铁,结果那块陨铁几乎是纹丝不动,后来她就好奇问三清道人那是什么,三清道人说那是一块天外陨铁,然后就没有下文了,三清道人让她出去了。

看来。真的是无法用外力破坏,直接打盗洞进去了。

我蹙眉沉思,在想着别的法子。

这座水牢完全是按照的阴宅的规格来建造的,既然是阴宅,那就肯定还有别的口子进去!

金字塔有通风管,寻常阴宅有墓门,一些皇家大墓还有专门给工匠留下的出口,就算是那种断子绝孙宁可同归于尽也绝对不让盗墓贼出去的沉沙墓,在最下面一般来说还有一条暗道呢,总的来说,既然是阴宅,就不可能绝对密封!

我觉得,这黄泉水牢里面也一定有这样的地方,不过。能不能找到,就看我的能耐。

我细细寻思着这黄泉水牢,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突破口。

结果,就在这时候,老白忽然凑了上来,用力拍了拍我,我还以为他有什么发现了呢,当下抬头朝他看去,结果也没见这货有什么话要说,就是视线透过昏昏沉沉的黄泉黑水,隐隐约约看到老白的一张脸几乎已经憋成绛紫色,四肢都不在不断轻轻抽搐着……

我这才明白,这丫是憋不住气了。

我们这一行人里,就我和他是活人,结果我还逆天改命,早就已经辟谷可以不饮不食,最近这段时间不断发掘生命形态进阶以后自身的改变,我渐渐也懂得了龟息之术,说白了就是身体吞吐天地精华,不用口鼻呼吸也可以了,唯独老白是没有这样的能耐的,现在跳了黄泉这么久,他憋不住气也正常。

别说,我现在还真没招,心里也着急,心知再这么下去,老白非得把自个儿给活活憋死,可这入口也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找到的。

呼吸……这会儿真成了老白的致命之处。我想,他或许干脆就不该跟我下黄泉!

等等!

致命之处?

我心中一动。

黄泉阴龙水脉有灵,就是一条山河大龙,这水牢是镇这条山河大龙的,但却不能给活活镇死,镇到这条大龙一动不动,还不能死。可以借用它的气运,如此为最好,譬如在阴龙水脉脆弱的地方,结对不能逮着死干!

也就是说,压着这条山河大龙要命位置的地方,黄泉水牢的结构肯定会有不一样的地方,至少那里黄泉水牢的结构和我们目前所看到的这一切不一样。没有那么夸张,用了天外陨铁镇压,那是世界上最坚硬的东西,从风水堪舆上来讲,坚硬的东西主杀!

阴龙水脉的要命位置在哪里?脖子上!就在我们目前所在的这个位置!

在龙的脖子上,有一块半月形状的鳞片,那个鳞片叫做逆鳞!

龙之逆鳞,击之必死!

就像呼吸对于老白一样,逆鳞对于龙来说也一样致命,无论是对于真龙来说,还是对于风水大龙来说,都是一样的。是龙就会有逆鳞,打到逆鳞就一定会死。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酆都大帝既然要善用这条阴龙水脉,弄出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个养鬼局——阴间,他就断然不可能在这条龙脉的逆鳞上下死局,我们如果找到这条阴龙水脉的逆鳞的话,那就一定是这座黄泉水牢的薄弱之处,从那里下手的话,或许能进去!

能想到这一切。我还真应该谢谢老白带给我的灵感,当下我也不敢耽搁,连忙起身,四下寻找逆鳞的位置。

根据我看过的一些书上面说的逆鳞,这个东西的位置就在龙的脖子稍稍往下一点的地方。我放眼四望,能清晰的看见黄泉水牢几乎是横亘在整个阴龙水脉第一个下浮弯道的中间,那么毫无疑问,在黄泉水牢的另一边的尽头,就是龙颈刚刚开始下浮的地方!

逆鳞,就在那里!

我心中狂喜,不再耽搁,顺着黄泉水流连忙朝着那边冲了过去,几乎是踏着黄泉水牢的顶部在游动,好在这里的水流还算平静,罗莎说的那种奇怪的力场并没有出现,所以我的整体速度的还是不错的,过了大概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就已经到了黄泉水牢另一边的尽头,在这期间,老白几乎全靠张博文给他赌气才坚持下来的,毕竟山神能借着山河之力窃取人息。短时间给他度两口气,让他坚持下来还是不成问题的。

赶到终点之后,我纵身一跃,离开了黄泉水牢的顶部,贴着黄泉水牢的封墙不断下沉。

这黄泉水牢其实还是修的非常磅礴高大的,我从黄泉水牢的顶部跳起,任由自己的沉陷,不做丝毫抵抗,仍旧下沉了足足十几分钟才到底,它的高度可想而知。

等我站在黄泉水底,双脚已经陷在淤泥中的时候,我才终于看到了这座黄泉水牢唯一与其他位置不一样的一块地方了。

那是在黄泉水牢的东南位置的底部,有一条狭长的黑色区域,虽然这黑色区域看起来色泽和黄泉水牢一样。但不是一体的终究不是一体的,隔着远了一眼看过去没准瞧不出个门道,但如果仔细去看的话,还是能看出来的,明显那就是后面添上去的,并不是陨铁。

毫无疑问,我现在所站着的位置,应该就是逆鳞所在了。

要不然,不至于在这里添补不是陨铁的东西,因为真放一块石头陨铁在这里的话,那就干脆把阴龙水脉都给杀了!

这就是这里最大的不对劲,也是最非同寻常的地方!

曹沅他们这个时候也已经赶上来了。

我一看人已经全了,当下再不犹豫,狠狠一拳就朝着那填补的位置砸了过去。

果不其然,一切如我所料,这里确实是逆鳞的位置,很脆弱,一拳头打过去,只听“咔嚓”一声,那里凭空就裂开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