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0章 禁神符文,圣人骨/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实上,挡着逆鳞位置的就是一块蜡板,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块长度约为十三四米,宽度大概在四五米,厚度为一米左右的巨大蜡板,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蜡烛烧过以后留下来的残留物质一样,整体是发黑的,几乎与陨铁铸就的黄泉水牢融为一体,如果不是我找准了位置,一门心思的盯着逆鳞处看的话,恐怕还真是一眼瞧不出这蜡板和陨铁之间那极不明显的接缝。

不过。让我疑惑的是,这黄泉水牢是酆都大帝在无尽岁月之前铸造的,那个时候怎么会有蜡板?

蜡烛这个东西起源于原始时代的火把,原始人把动物的油脂或者是蜡涂抹在火把上,用来照明,大约在公元前三世纪出现的蜜蜡应该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早的蜡了。可据我所知,这黄泉水牢出现的年代可远远早于公元前三世纪……

而那个时候,酆都大帝在建造黄泉水牢的时候,已经开始使用蜡板对黄泉水牢逆鳞处的豁口进行密封了,这难道不奇怪?这一路走来,所见所闻,都在告诉我。在遥远的太古,曾经出现过非常鼎盛的文明,这个文明对星体的了解以及一些建造工艺,甚至已经远远超越现代。

不过,这个时候也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这块蜡板在水下封了这么多年,已经变的非常非常脆了,我一拳头打上去,崩开一个洞以后,顿时就像是在流沙下面抠了一把一样,黄泉黑水从那个洞里涌了进去,因为水压着力点一下子发生了改变,开始变得不均匀了,所以很快就开始崩裂了,连连发出“咔嚓咔嚓”的脆响,一条条细细密密的裂痕很快就弥漫开了,最后“轰”的一下子彻底碎裂,硬生生的在黄泉水牢上面破开了一个大口子。蜡板的碎片随着黄泉黑水一股脑儿的全冲进了黄泉水牢,水流相当的激烈,就连我都无法抵住,最后被水流冲刷的顺着黄泉水牢的豁口钻了进去。

水牢里面异常黑暗,散发着一股子腐朽沉闷的气息。

那是死亡的味道。

我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死了多少人,但这种味道我真的是太熟悉了,气流不好,死人不少的地方都有这么一股子奇怪的味道,倒不能称之为是臭,就是沉闷,让人觉得很压抑那种,以前做古玩的时候,那一行的人都说这股子味道叫做“历史的味道”,他们很喜欢。

不用说,死在黄泉水牢的,一定是那些被酆都大帝囚禁的修炼者了,擅闯轮回路,犯了酆都大帝立下的铁律,最后被丢进了这里,可怜了一世天骄,最后却落得个身死铁牢的下场,可悲可叹。

这里面的人绝对都是天骄,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闯黄泉路的大都是什么人?寿元干涸的那种人,要不是没了办法。谁特么的会来的阴间找机缘啊?而且,敢来这里的,十有八九全都是七段以上的高手,只有那个级别的高手才会涉及逆天改命,才能触摸到轮回路这个门槛!

能走到七段,哪个是易于之辈?最后被酆都大帝镇死在这里面。很可惜。

我脑子里思绪完全,顺着黄泉黑水从逆鳞处钻了进来,然后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最后“噗通”一下又一次落入了黄泉黑水里面。

不过,黄泉水牢的黄泉黑水不是特别深,深度大概只有一米左右,我进来以后,落水片刻就沉到了地,一头扎在了冷冰冰的淤泥里面,可不想被活生生的淹死,连忙挣扎着从黄泉黑水里站了起来。

哗啦!

黄泉黑水四溅,我站直以后。水牢里面的黄泉黑水只能到我腰部位置,于是,我的感官就很难受了,上半身暴露在黄泉水牢的空气中,感觉与在陆地上一样,下半身却浸泡在黄泉黑水中,任由黄泉黑水侵蚀着我的下肢。

本来吧,在黄泉黑水中浸泡了那么久,我基本上已经没感觉了,疼痛到麻木了,可是现在上半身脱离苦海,已经麻木的下半身的痛感一下子就又激烈了起来。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说的可不就是这种么?

我大口呼吸着,黄泉水牢里的空气不新鲜,但好歹有空气,于是我终于大概的知道酆都大帝的用心了。

万分恶毒,这是实话,也是最直接的感受。

首先,在我打破那块蜡板之前,水牢里面就已经有黄泉水了,估计是倒灌进来的一些黄泉水,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酆都大帝并不希望黄泉黑水一股脑儿的全冲进来,那样的话,关押在这里的人可不就全部淹死了么?说到底。酆都大帝是不希望那些被投入黄泉水牢的人死,但还要对方时时刻刻承受黄泉黑水的折磨!

而且,这里还有空气,就说明黄泉水牢是通风的,那就更说明酆都大帝不想让这些人死,要让他们时时刻刻承受痛苦,直到死亡……

只不过闯轮回路的人大都是那种生命已经枯竭的修炼者,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没有逆天改命的,并未辟谷,还得吃东西,就是不知道酆都大帝靠什么样的手段填报他们的肚子,让他们一边活着。一边承受永无止境的痛苦。

噗通!

噗通!

这时候,曹沅和老白他们几乎也全下来了,一个个惊呼着纷纷落入了水中,最后又挣扎了爬了出来,尤其是老白,一个劲儿的大口喘气。直呼:“憋死老子了,憋死老子了。”

“媛!”

我沉声喊了一声,得到媛的呼应,知道她也已经下来了以后,当时就说:“给点光,这里什么都看不清!”

“好的。”

媛应了一声,下一刻,她的手中“轰”一下子爆出了强光,那是亚特兰蒂斯之心散发出的能量,犹如一轮烈日,漂浮在我们的头顶上,也一下子照亮了我们眼前的这片空间。

这大概是一个一百多个平方的正方形的空间,极为高大,四壁皆是陨铁打造的,完全可以称之为是一座铁牢,我们进来的位置是在这铁牢的左上方,那里现在还有黄泉黑水在不断往进冲,水势很猛。在我的正前方,那里有一个铁门,看样子是打开的。

轰!

媛二话不说,直接抬手用亚特兰蒂斯之心的能量将正在不断涌入黄泉黑水的豁口封住了,要不然这么下去,我们迟早都得被淹死在水牢里面。

“怎么样?小天。能看出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吗?”

张博文这个时候沉声说:“不管怎样,总得先知道咱们现在在哪里不是?”

“应该是在黄泉水牢的前室。”

我想了想就说道:“不过这仅仅是我的猜测,黄泉水牢是酆都大帝给那些偷渡轮回的人准备的坟墓,从目前我掌握的信息来看,确确实实是按照下阴宅的方法定穴的,那么这里的结构应该也是采用的墓葬结构。逆鳞处是阴龙水脉下伏第一弯的开端,当初修建黄泉水牢的时候也是从这里开始修建的,一般来说,最开始修建的位置应该就是前室!”

“那咱不是麻烦了嘛!”

老白听完我说的,嘀咕了一声,说:“我虽然不是个摸金倒斗的,但也知道。前室是墓穴里的第一室,后面还有甬道,耳室,主墓室,配室……这基本是标配,一些大墓墓室更多。还有从葬坑什么的,如果咱们现在在前室,那岂不是说得从前到后挨个走一圈?这就是要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啊!”

“不用,咱们找到我母亲,把主墓室捋明白就可以了。”

我摇了摇头:“这样,咱们这一次的行动就算是完成了三分之二!”

这一次我的任务有三个。

第一个是找到我的母亲。第二个是平阴乱,第三个是给花木兰找个沉睡之地。

找我母亲,不用说,就在这里。

平阴乱,我已经开始布局了。

唯独安置花木兰,我一直都没有什么主意。可是来到黄泉水牢以后,我忽然就找到目标了,毫无疑问,这个地方就是最适合的地方。

这黄泉水牢镇压着一头阴龙水脉的脖子,几乎是骑在黄泉龙脉的脖子上的,虽然风水凶险。阴气煞气齐聚,但是,这不正是花木兰需要的吗?

如果花木兰骑在这条龙的脖子上的话……那……前途不可限量,她能吞噬这条龙脉的主要气运,有朝一日觉醒,骑在阴龙水脉的脖子上苏醒,那已经占据了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那时候她就是真正的黄泉之主!

想想吧!

骑着一条龙,可不就是这条龙的主人么?那么,就是龙脉之主!

这是一种气势,在风水堪舆中最讲究的就是一个气势,因为风水堪舆本身就是一门山河气势的学问,看山河气势来定吉凶,就这么回事,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

而这黄泉水牢的关键之处在哪里?就在主墓室!

在阴宅格局之中,主墓室就是穴眼所在,无论这个阴宅是吉是凶,最后都会一股脑儿的全部应在主墓室上!

所以,我决定,就把花木兰安置在主墓室里面,让她在这里沉睡,让她在这里踏破阴阳桎梏,成为三清道人给我所勾勒出来的那个宏伟蓝图——亲手打造一个黄泉之主。

我喜欢她的温柔,但我也想让她插上翅膀,我愿意用自己的脊梁骨给她撑起一片巨大的天空,哪怕是夺尽阴间的气数,损完我自己的阴德也在所不惜。

就是这样。

所以,我要去一趟主墓室,在这黄泉水牢里就将我此行的三分之二的目的全部达成!

“你们快看那里!”

这时候,曹沅忽然惊呼一声,一下子惊动了我们几个,我们回头一看,曹沅不知不觉间已经出现在前室后面的一个墙角里了,正盯着墙壁看,借着亚特兰蒂斯之心凝聚出来的能量球,我隐隐约约看到,在曹沅所在的位置,陨铁墙壁上面耷拉着两条锁链。

当下,我连忙走了过去,一看才发现那两条锁链上面全部都是镌刻着密密麻麻的神秘符文,但是我根本看不懂那些神秘符文到底有什么用。

“有骨头!”

曹沅说了一声,然后弯腰从地上的黄泉黑水里捞出了一条骨头,那骨头很明显是人手臂的骨头,正被陨铁墙壁上面延伸出来的那锁链锁着,说明这前室里以前是有人的,只不过被那锁链锁着,直到死亡……

我正准备深入研究,结果就在这时候,洛凰的声音毫无征兆的就在我心里冒了出来:“禁神符文,圣人骨!你快离开这里,这不是你能触碰的地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