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1章 酆都已殁,亲兵守墓/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真的,洛凰的声音刚刚冒出来,就吓了我一大跳,来的太突然了。

上一次帮助我在天道盟的海外分布训练基地上出手以后,洛凰和墨桀全部都已经陷入了沉睡,在没有恢复的时候使用了大帝的力量,后果很严重,萎靡不振,前功尽弃,自从那一次出手以后。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听到他们的声音了,这个时候冒出来,确实有点吓人。

“我也是刚刚感受到了圣人的气息,以为你又有麻烦了,所以才苏醒的。”

洛凰真的能感受到我的心思,我就心里头冒出了一个念头,然后她就直接知道我在想什么了,直接说道:“你怎么忽然来了这里了?这是什么地方?”

我苦笑了一下,也终于明白了洛凰为什么会忽然苏醒了!

原来是感受到了圣人的气息,以为我又惹麻烦了。

我下意识的垂头看了手中的骨头一眼。心说这难道就是洛凰说的圣人骨?

看来是的,洛凰感受到的圣人的气息可能就是这上面散发出来的,那么,这就是圣人的骨头?

这个时候我基本上已经渐渐冷静下来了,犹豫了一下就和洛凰说:“我现在在酆都大帝的黄泉水牢里面,不过,你们说的圣人骨和禁神符文又是什么?”

“圣人骨就是圣人的骨头!”

洛凰沉声道:“至于禁神符文,那是一种太古年间的极为毒辣的符文,拥有者就是酆都大帝,这种符文非常霸道,直接针对一个修炼者的明理,也就是说,沾染着这个符文的东西,一旦打在某一个修炼者身上,这个符文就和这个修炼者的明理连接在一起了。永远会将这个人禁锢,被禁锢者道行全失,浑身无力,根本没有反抗的力量,如果不是外部力量来打破这个符文的话,那么这个禁锢者就永远不会得到解脱,一生都会被禁锢着,直到死亡!当他们死亡的那一刻,自己的命理被彻彻底底的抹掉,连接着他们的禁神符文也就失去了效用,会自动溃散。

说白了吧,这个东西一沾染上,靠自己无法破除,只能靠外力,如果没有外力,那么唯有被禁锢着死去,这个东西才会消失!”

我愣了,仔细看了看那禁神符文,发现其中有一些九十九字至高神语的影子,可能这个禁神符文也是九十九字至高神语的一种排列应用。但好像又加入了一些别的东西,所以最开始的时候我眼拙,没能瞧出来。

然后我又去看那圣人骨。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

就是一块比较白的骨头而已,虽然不知道这个圣人死去了多少岁月,但从骨头来看。好像也就比一般人的骨头白一些,应该是抵抗岁月的能力强一些!

不过,洛凰的话也让我多少明白了一些——黄泉水牢中禁锢那些偷渡轮回的修炼者,用的是禁神符文,难怪无人能逃脱,毫无疑问,很久之前,我们目前所在的这个前室,曾经禁神符文硬生生的困死了一个圣人,最后只剩下了一把白骨。

“别用你的眼睛看。用心看!你现在还是不习惯用逆天改命的力量,虽然你已经开始尝试了!”

洛凰无奈的说道:“圣人就是对诸天之道有了一个大概的理解,并且能初步应用的存在,他们的骨骼之中有一部分神性精华,所以能抵抗得住岁月的侵蚀,看他们的骨骼,你要集中注意力去感受那块骨头里面的东西,去感受那种神性精华,这样才能体会到个中关键!”

我听完后愣了一下,按照洛凰的说法。用心去感应手中的那段白骨,果不其然,发现其中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了,这白骨里面,确实涌动着一股子不一样的气息,很特别,深不可测,仿佛小小的一段白骨承载着诸天的真理一样。

“好了,该了解你都已经了解了,快离开这里吧!”

洛凰咬牙说道:“黄泉水牢囚禁过什么样的存在。你根本无法想象!酆都大帝掌握着轮回,那是一种连大帝都感兴趣的手段,曾经有一个大帝因为对酆都大帝的轮回感兴趣,跑到阴间欲观摩轮回路,结果惹得酆都大帝大怒,与那个大帝在星空之外激战整整一月,最后用禁神符文外加无数的手段制服了那个大帝,拽着对方的头发拖着对方回来的。那是打轮回路主意的第一个人,也就是因为那个人,酆都大帝建造的黄泉水牢。一脚把那个人踢进了这里面,最后活活磨灭了!这就是黄泉水牢,一个曾经磨灭过大帝的地方,无尽岁月以来,酆都大帝到底在这里关了多少人。谁也不知道,这里深不可测!如今,酆都大帝那老家伙已经挂了,你跑到他的黄泉水牢他也不知道,你要真被他留下来的问题搞死,对于这天下来说都是一种损失,所以速速离开这里!”

我没动,有些好奇:“轮回……连大帝都要追寻?圣人也会闯轮回路?”

“圣人还差得远呢!”

洛凰加重了语气,一字一顿的说道:“谁人能真正的永生?就算是酆都大帝掌握着轮回之力也仍旧难逃死劫!更别说圣人了,圣人只比寻常人能活的更久,但如果在修炼之路上没有走到尽头的话,最后仍旧得朽灭,他们寿元干涸,想偷渡轮回再寻一世也正常!须知,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人?”

说此一顿,洛凰急忙催促我:“趁着现在还能离开,你现在立刻给我离开这里,你不想活,但指望你活的人还很多!”

“我不回去。”

我默默摇了摇头:“我母亲在这里。我媳妇也要靠这里来活。”

“等待来日!”

洛凰沉声道:“来日你强大再来!”

“我没时间了。”

我仍旧摇头:“我母亲已经快磨灭了,我没见过她,但知道她曾经为我做过什么,我想见她一面,反正我现在活着也没啥意思,唯一的念头就是为了那些爱我的人坚持着,我不能因为怕死放弃我母亲,我母亲比死亡更重!”

“你……”

洛凰大怒,正要呵斥我,墨桀的声音却忽然响起了:“你去吧。没事,我死保着你,酆都大帝虽然可怕,但我也未必怕他,更别说他已经死了。就是留下一些后患而已,疥癣之疾!出了什么事情,我帮你扛着,拼死护你周全。”

我懵了,墨桀一直对我态度很冷。忽然跟我说了这么多?而且下了重诺!

这太诡异了。

不光我觉得诡异,洛凰也一样觉得诡异,在我心里说:“墨桀,你为什么不组织他……”

“因为你说的对,他是他。也不是他,我忽然对他有指望了。”

墨桀的声音轻飘飘的:“修炼之人,怎可能没有死劫?绝境重生,在绝望中冲出生路,这才是一个修炼者应该有的情怀。而且。他是为了母亲和妻子去战斗,凭着八段杀气就敢闯黄泉水牢,有意思,太有意思了!他以前……要是也像现在这样该多好?”

说完,墨桀不再说话了。

洛凰也沉默了,过了许久,洛凰才清幽幽的说道:“好,你去吧。”

这时候,老白忽然说道:“行了,先别研究这些了,看看以后的路吧,小天,你能感应到这黄泉水牢里到底有多少东西不?”

“感应不到……”

我苦笑,这个时候脑子里还是晕晕乎乎的,洛凰和墨桀的对话太惊人了,根据他们所说,酆都大帝并不是失踪,而是死了?而且,黄泉水牢也十分凶恶,来历吓人!

我甩了甩脑袋,强行将一切从脑海里驱逐出去,跟老白说:“在进来之前我就感应过,我目前的能力无法穿透陨铁,陨铁遮住了这里的一切气息,大概只有三清道人那种级别才能感应到了。”

“算了,那咱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老白摆了摆手,说道:“走,出去探探路!看看情况!”

说完,他自己率先推开前室的那道陨铁门走了出去,不过也就是过了那么几秒钟的时间,他就“嗖”一下子窜回来了,面色很难看,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结结巴巴的说道:“外面有阴兵,是酆都大帝的亲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