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3章 盛极必衰/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狐假虎威!

这就是我打的主意。

不怕这东西聪明,就怕这东西没有神智,见人就杀。

我听说过,这些守卫鬼门关、轮回路、黄泉水牢等重要位置的阴兵不尊天,不敬地,就崇拜一个已经死去的酆都大帝……

而我,这一次算是酆都大帝的代言人不是?

当下,我就拿出了“酆都令”,高高举起,喝道:“我奉酆都大帝之令。来这里带走一个人!”

这块酆都令确实是有用的,当初我过鬼门关的时候,很明显从哪些阴兵的脸上见到了敬畏和缅怀,所以在黄泉水牢里拿出来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多多少少有些期待的。

结果,事实让我很失望。

甬道里的阴兵几乎一动不动,根本没有露出任何的缅怀,就连手里的兵器都没松动一下,这里特别安静,安静的让人能清晰的感觉到死亡的气息,亚特兰蒂斯之心能量球散发出的幽幽冷光下,我看到的是一双双冰冷而残忍的眼睛……

这里的阴兵仍旧很想撕碎我,并没有因为我拿出酆都令就改变什么。

我看出了这一点。

“奉大帝之令?你能编个好点的理由么?我是不是看上去很傻,所以才会相信你这样的话?”

那阴将开口了,眼睛里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淡淡说:“我看你压根儿连大帝都没有见过吧?也许你不知道,大帝在颁发酆都令,号称见酆都令如他本人亲临之后,还曾经私底下颁发过另外一道手令,这道手令叫做的黄泉手令,是专门给我们这些兄弟的。我们在来这里之前,大帝曾经给过我们一道密令,你要不要看看?”

我愣了。

黄泉手令?

那是什么玩意?

“天哥,我觉得咱们这一次可能是踢到铁板上了,装逼不成反被操的节奏。”

曹沅凑到我身边,压低声音和我说:“它说的黄泉手令,应该是酆都大帝的密令,都是酆都大帝当面授予的,拥有着特权,也就是说,酆都大帝在授予他密令之前,可能和他说过许许多多的话,就是具体该怎么操作,你拿着酆都令怕是唬不住他!”

不等我说话,那阴将已经拿出了一块手令,那是一块黑黢黢的令牌,看材质应该也是陨铁做的,借着不甚明亮的光线,我分明能看到令牌上面写着殄文,大概的意思是说——非我亲至,擅闯黄泉,格杀勿论!

下面的署名是酆都。

我的脸色一下子不太好看了起来。

“你是大帝吗?还带走一个人,我看带人是假,劫狱是真!”

那阴将冷笑了起来:“不过,你既然手持酆都令。说明也是大帝的有缘人,我不会让你死太惨的,至少给你留个全尸。”

说完,那阴将后退一步,后方披坚执锐的阴兵当时就涌了上来。全是清一色的长枪,长达三米多,闪烁着冷冷的寒光,几乎是直指着我,口中发出一声长啸——喝!

于是我明白了,根本没得谈,就算他们有灵智,今儿个我也只能死拼了,当下我收起酆都令,大喝道:“我草你个妈。全尸个屁,老子先干了你再说!”

当下,我一带百辟刀,大吼一声“杀”,整个人当时就向前冲了出去,杀气在身上沸腾着,与此同时,老白他们也动手了。

“干掉他们。”

那阴将冷冷一挥手。

霎时,甬道里的阴兵齐齐朝着我涌了上来,手中长枪一刺。当时可怕的阴气就朝着我涌了过来,那长枪也是直奔着我胸口来的,就一个意思——阴气轰不是我,长枪捅死我!

“饿……”

墩儿眼睛乌溜溜的,在我肩膀上嘀咕一声,一张嘴,直接将那阴气给全吞了。

一看到这一幕,我精神一震,有墩儿在,我只需要面对那刀枪剑戟就行。当下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侧身躲开两个阴兵朝我刺来的长枪以后,一抬胳膊,直接搂住了那两杆长枪,大吼一声。猛然发力,干脆将持枪阴兵从地上提了起来,左右狠狠摔打了几下,当时几下就把四周的阴兵扫飞了不少,一抬手,直接一刀朝着那些被我扫飞的阴兵劈了过去。

杀气喷涌。

一时,数十个六段级别的阴兵人头落地,阴气被转化为杀气冲入了我体内,当我劈出的杀气消耗完的时候,还凭着手中的百辟刀砍翻了两个阴兵,不过也就能砍翻两个,第三个的时候余力不足,根本无法砍穿对方的铠甲,只听“嗤啦”一下,长刀划过他们的铠甲,火花四溅,只能留下一道印子,却无法造成重创!

一刀尽,前方阴兵折戟不少,在我身后的曹沅他们同时出手。将其他正在朝着我涌来的阴兵一下子轰飞了,这个时候,我恰好度过了前力刚尽,后力未生的尴尬时期,第二刀已经蓄力完成,反手又是一刀,当时又是砍翻不少!

老白在旁边也是沾了墩儿的光,有墩儿坐在我肩膀上狂吃阴气,简直就是建立起了绝对防御,六段级别的阴兵空有可怕的阴气却无法对我们造成什么伤害,相当于被拔掉了牙齿的老虎,只能凭着利刃和我们作战,造成的威胁很有限,所以老白也是游刃有余,放出蛊虫疯狂收割着。

我们两人齐头并进。当真犹如收割机一样,开足马力在向前碾压。

这个时候我已经有了底气,这个底气是墩儿给我的,我提刀奋战,越战越勇。有杀气在不断吞噬这些阴兵身上的阴气,我体内的杀气是越来越雄浑,整个人的战意非常高昂。

我一边双眼死死盯着那阴将,一边注意着左右牢笼里面的情况,捕捉着里面的修炼者。

可惜,这些牢笼里面,绝大多数的修炼者都已经死去了,想想也正常,这里面囚禁的应该都是些逆天改命之前的修炼者,哪里能扛得住这样的折磨?前室里面的圣人都已经嗝屁了,变成了一堆白骨,死在了黄泉水下,这些未曾逆天改命的存在又有几个能活?活下来的都不过是一些近些年才进来的,也被折磨的非常凄惨,几乎都已经没个人的样子了,看到我们在和阴兵交战以后,这些人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在一旁不断大吼叫好,有的甚至还说什么放他们出去,他们愿意与我并肩作战,一起打破这牢笼。可惜的是,在这里面,我没有我要寻找的那张容颜,也没有时间去解救他们,绝大多数的时候,几乎是双眼不断盯着那阴将。

我们一行人在追着他往过杀,他也终于变了颜色了,在不断后退,不断调集阴兵阻挡我们,可惜没什么卵用。现在我们几乎是势如破竹,一路长刀所指,几乎是所向披靡,不知道斩杀了多少阴兵,已经向前突进了很远。

这样下去,这黄泉水牢,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探寻个遍,迟早杀崩这些阴兵。

结果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一直都在狂吃阴气的墩儿忽然打了一个饱嗝,奶声奶气的说:“吃饱了……”

我惊了一下,混战之中连忙去看墩儿,只见小家伙已经吃的圆滚滚的,肚皮都已经凸起来了,可怜兮兮的看着我:“爸爸,我知道你需要我,可是,我真的吃不下了,真的真的吃不下了,会撑破小肚肚的,好想睡觉。”

说完,他胖乎乎的小手拽着我一缕白发,脑袋一歪,“噗通”一下靠着花木兰的冰棺玄蛊,直接睡着了。

没有他吞噬阴气,下一刻……我和老白被铺天盖地的阴气直接淹没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