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7章 她如烈酒(上)/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鬼府散人的意思,他好像还认识我的母亲?

而且从他话中字里行间的意思来看,好像我母亲在这黄泉水牢中好像还是一个传奇人物似得?

这我就有点纳闷了。

据我所知,我的母亲是在逆天改命失败以后,怆然走入轮回路,希望偷渡轮回,能够带着记忆往生,再夺一世华年,可惜最后失败了。她的行为是桀骜不驯的,但是不可否认,她的修为真的还没有站到一个级别,只有九段,放在外面的世界里,肯定是一方绝代高手,尤其是凭着她的天资和风采。被千万人推崇真的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惜这里是黄泉水牢,说是牢笼,但它却是酆都大帝下的牢笼,一般人还真没资格被关在这里面,能被关在这里的全部都是一些绝代天骄!

九段高手多如牛毛,圣人终为枯骨,天尊不敢踏足,大帝亦曾饮恨!

这就是黄泉水牢!

像我母亲那个级别的高手,在这里真的是太多太多了,我完全没想到她竟然能在这里都有一番作为,成为一个焦点人物!

不过,对于她的那些事迹,我好奇,但又不是最关心的。我最关心的还是她的安危,所以当意外从鬼府散人的嘴里得到她的消息以后,我的反应比较激烈,几乎是一把就拽住了鬼府散人,指关节的力量特别的大。差点把鬼府散人直接一把从黄泉黑水里面给拎出来,最后是鬼府散人手上的镣铐才堪堪拽住了他,听着鬼府散人一个劲儿的嚷嚷着喊疼,我才终于松开了手,然后就问他:“那我的母亲现在怎么样了?她……”

“死了!”

鬼府散人毫不留情的说了两个字。

这一瞬间,我能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被重锤狠狠砸击了一下,一下子,仿佛就连呼吸都凝滞了。

很难形容那个时候,在那样一种情形下,我的真正心境。

历经千劫万险,从阳间到鬼门关,走过黄泉路,看过彼岸花,最后辗转前行不知多远深入蛮荒,才终于找到了这里,带着期盼,期盼见到她的那一瞬间,期待心底掩藏了二十多年,犹如山洪暴发一样的思念在井喷瞬间爆发出的璀璨,同时也忐忑。怕她认不出我,怕相顾两无言,怕忍受世间最残酷的分别。走到这一步,我真的坚持了太难了,几乎已经用尽了浑身解数!

可即便如此。最后竟然等来了这样一个结果?

当时我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鬼府散人又忽然说:“黄泉水牢无活人!”

一下子,又将我从地狱中稍微往上面拉了一把!

“我草!”

老白有些受不了了,恨声道:“老家伙,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做了你?你这一会儿一句的不是玩人呢么?敢情是来调戏小天子的情绪的?”

“我说的都是实话。”

鬼府散人淡淡道:“她确实已经死去,但意识长存,存在的状态与我有些相似,但又不一样。”

这下子,张博文都想上去动手撸他了。不过我抬手制止了张博文,仔细品味着鬼府散人的话,沉默了一下,就问他:“你是说……我的母亲也进化了?”

“与黄泉黑水融合了!”

鬼府散人淡淡道:“这个进化的过程,说快也快,说慢也慢,分为好几个阶段,大概的阶段我也曾和你说过了,只不过时间节点上你可能还不太清楚。一般来说,寻常九段修炼者被关进来以后。有一个十年死关,这十年时间,就是他和黄泉黑水融合的一个过程,能抗得过来,就算是完成了融合,抗不过来,就死了,变成了白骨。十年死关融合后,生命形态,也就开始渐渐的变化了。一些属于人类的特征会一点点的消失,最后变成我这个样子,才能算是撑过来了!”

说此一顿,鬼府散人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其实如果那个女人不是柳倾城的话,我现在根本不建议你去看她,她进来至少都有二十年的时间了,二十年,换了寻常的修炼者。早就已经完成融合,并且人类的模样也开始退化,变得面目全非了,你的母亲如果变成我这个鬼样子,若是相见,对于她来说是一种痛苦,对于你来说,也是一种灵魂上的折磨,至少,现在如果我的亲朋好友来看我的话。我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就是鬼府散人,根本无颜相见,你知道这种感觉么?虽然,我的那些亲朋好友八成都已经沉埋在岁月当中了,始皇帝和大秦国都已经完了。作为秦王室的宗亲,他们怎么可能避免呢?可你现在不一样,正因为你找的人是那个白头发的小女娃娃,所以,我倒是觉得你们可以见上一面。旁人与黄泉黑水融合用了十年,也只能抵住黄泉黑水侵蚀十年,但是她不一样,她整整扛了二十年的时间,才终于与黄泉黑水融合。现在不过是刚刚融合罢了,面目还没有大变!”

“那她……”

我听的更加紧张了,几乎是心都吊在了嗓子眼儿上面,当下就问鬼府散人:“她现在到底在哪里?”

“主!墓!室!”

鬼府散人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一丝由衷的敬佩:“你知不知道,在黄泉水牢里面,住什么样的牢房,也得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样的能耐!像老子这样住着单间的,那至少也得是圣人的级别!至于甬道里的那些,全都不过是小角儿罢了!至于那座主墓室。曾经葬下了一个大帝,一个天尊,可是你母亲最后却住进了那里,她的厉害程度,早就已经超乎了你的想象。”

我的母亲为什么能以九段之身入主主墓室?

她曾经到底在阴间经历了什么?

我打心眼里好奇。于是也谦虚的问鬼府散人。

“你问对人了!”

鬼府散人一咧嘴,直接说道:“这黄泉水牢里面的囚犯,要说最了解你母亲的,那就非我莫属了,因为最开始的时候。她就直接进的圣人牢,就是和老子一起被关在这个地方!真说起来,老子和她还是狱友!”

说此一顿,鬼府散人对着墓室的另一角昂了昂下巴,笑着说道:“当初。她就被押在了那个小小的角落里面,当时我也挺纳闷的,心说你一个小小的九段,凭什么进圣人牢?不过我也没直接挑衅她,在这鸟地方住了两千多年。咱也是老油子了,什么样的很角儿没见过?在这里,但凡举止待遇古怪者,必有惊人之处,所以我就算是一个圣人,也没真敢去惹她,留了个心眼问了问带她进来的阴兵,好歹咱是这里的‘老客户’,打问个事儿那些阴兵还是肯告诉我的。当时,我就问你那老妈犯了什么事儿。怎么会这么‘重点照顾’?结果你猜怎么着?那几个阴兵谈虎色变,一说起你妈,个个竖个大拇指,说什么巾帼不让须眉,绝对的女英豪,闯轮回路的时候被十几个阴兵挑在枪头,最后愣是掰断枪头继续往前杀,守卫轮回路的阴兵被杀的节节后退,一直杀到了最后的尽头,她才脱离倒下,就算是已经站不起来,仍旧在本能的挥舞着长剑,你说狠不狠?反正,那勇气震动了酆都大帝的旧部,于是,就决定把她囚入圣人牢,寻常的牢笼管不住她!”

说起这些,鬼府散人一个劲儿的砸吧着嘴,轻声叹息着:“不过,她在黄泉路上的表现,也仅仅是个开始而已,直到她和我住在这里以后,我才真正的见识到了她的可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