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8章 她如烈酒(中)/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起她的事迹,鬼府散人表现出的更多的是一种钦佩。

可是我听在耳朵里,却入了心,那一字一句的描述就是刀子,听着扎心,扎的血淋淋的,心尖儿上在滴血。

或许,鬼府散人见证了她的末路,却没见证她风华绝代却又凄美悲怆的一生。

伴随着他的描述,我的脑子里完全是情不自禁的就已经勾勒出了当时的画面。

华山之巅,一个柔弱女子,将一个家族的屈辱和罪责全都一肩扛在了身上,怆然远走异地他乡,寿元将尽,不求长生。只想偷渡轮回,伴我长大,于是一人,一剑,一袭长衣胜雪,悍然杀入阴间,横眉冷对刀丛,飒然纵身乱阵。

身子,被刀枪剑戟洞穿,无惧。

血染轮回路,无怨无悔。

为的是什么?

是我……

这个时候,我除了沉默,还是死一样的沉默,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说我的喉咙上被什么堵住了。压根儿什么都说不出来。

都说母爱重如山。

我在我的生母身上没感受到所谓的如山母爱,但是她给我了。

虽然,她没报过我几次,但是我不怨,此时此刻。坐在这里,我已经感受到了她对我的爱,圣洁而伟大……

鬼府散人这一次也没有卖关子,用一种深沉的语调缓缓诉说着她的一系列遭遇:“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的意志会那么可怕,就算是一些执念形成的东西都远远没法子和她的意志相比,为了活下去,她什么都做……

知道酆都大帝是如何践踏那些修炼者的尊严的吗?

逆天改命之前,生命形态不曾进化,尚未辟谷,还得吃喝。

但是,这里是阴间的蛮荒,哪里有什么粮食?

据我所知,在这里,只有一种生物可以食用,那是蛮荒中的唯一一种生物,名曰硕鼠,是一种很大很大的老鼠,这种老鼠靠吃蛮荒深山中的一种黄泥维生,每月中旬,也就是阳间的月圆之夜。就会潜入黄泉黑水伸出寻觅阴煞之气最浓郁的泉底水痛饮!

这种生物很多很多,每到月中,黄泉水底几乎全都是这些东西!

而酆都大帝在打造这黄泉水牢的时候,就早就已经设计好了一切,分别在黄泉水牢前后相对的地方留了门。每逢月中硕鼠活动频繁的时候,就会打开前后两道墓门,让那些硕鼠过境,为的是什么?是羞辱闯轮回路的修炼者,他就是要逼迫那些还没有逆天改命的修炼者在硕鼠国境的时候去捉老鼠,然后咬着牙吃老鼠!

关在这里的修炼者,那个不是天师级别的高手,一生站在红尘巅峰,哪里能受得了这样的侮辱?没人会在第一波硕鼠过境的时候去抓那些老鼠!结果呢?硕鼠过境之后,下一次食物到来。就要等到下一个月了,而很多人根本撑不到下一个月就直接饿死了,还有的被饿的急眼,挖了黄泉水牢下面的泥沙啃食,喝着黄泉黑水,有的被泥沙活活憋死的,那景象真的是太惨了。

我在这里被关押了无尽的岁月,在这么漫长的时间里,真的见过了太多太多这样的人,就因为自己的傲气。不肯受辱,最后凄惨的死去,没人能一上来就适应酆都大帝给他们安排的这种近乎羞辱的进食方式。

唯独,你母亲例外。

那是迄今为止我见到过的求生欲望最强烈的一个人,当黄泉水牢打开,硕鼠过境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就扑上去开始捕捉那些硕鼠,杀死了很多很多,尸体堆的这墓室里面全都是,然后她眉头都不眨的就把那些硕鼠剥皮抽筋。生吞活吃!

可是,那些硕鼠一储存就是一个月,最开始的时候还好,最起码是新鲜的,后来就散发出恶心的味道了。可她仍旧眉头都不眨的就吃。

有时候,我都被她那如狼似虎的样子给吓到了,我老人家活了一大把年纪,从未见到过这样的人!当时我就好奇的问她,至于吗?这样的活着。还不如去死!这简直就是受尽屈辱的活着啊。

那是她第一次和我说话,她关进来那么久,一直都是我在说,她从来都不会和我说一句话,可是那个时候,她竟然罕见的开口。

当时,她在笑。”

说到这里,鬼府散人抬起头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我,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可以想象得出当时的场景对我来说造成了多大的触动吗?她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以后,竟然还在笑。更加让我不理解的是,她的眼中只有温和和温柔,没有一点点的戾气!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一个人在经历了那么多以后,她竟然一点都不在意命运给她的东西,笑的非常非常的温和。轻飘飘的和我说,她想活着,然后离开这里,去阳间,看她的孩子。她说。她的孩子命苦,父亲和爷爷虽然是好人,但却绝对不是面面俱到的人,她怕她不在两个大老爷们照顾不好她的孩子,所以她必须回去。谁都挡不住。

因为有个惦念,所以,一切在她嘴里都是甜的,都是有希望的。

然后,她就一天到晚的在研究那些禁神符文,吃着这个世界上最恶心的食物,竟然还有心情锤炼自己!

你知道她是怎么锤炼自己的吗?

修炼者一旦被上了禁神符文,基本上就等于废了,法力几乎全部消失,可她居然借着黄泉黑水在锤炼自己的肉身。不断的锤炼……最后……”

说到这里,鬼府散人说不下去了,昏暗的空间里,我就能看到他的眼角在不断的抽搐着,表情看上去特别特别的纠结。

于是。我就忍不住了,听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他忽然不说话了,我当然着急,一下子站起来忙问:“最后到底怎么了?你倒是快说啊!”

“最后……她竟然突破了。在黄泉水牢里突破了,成为了万古以来的第一人,我从未听说有人竟然能在黄泉水牢中突破的!”

鬼府散人整个人都激动的在不断的颤抖,沉声道:“天骄,绝对的天骄。她竟然在黄泉水牢中肉身成圣了!”

这回,连我也懵了。

我的母亲……在黄泉水牢中肉身成圣!?

上一次在经历了雪魔的事情以后,我关注过这个肉身成圣,从三清道人那里得到过答案。

修炼一途,百家争鸣。法门无尽。

我的杀气,算是其中比较偏门的一种,纯属掠夺性的,现在世间只有我一人懂。

至于大多数的修炼者,其实走的还是最大众的路子,融合天地,感悟诸天万道,利用天地的力量来完善自我。

可,总有那么一些人看天不顺眼,天生不和。啥也感悟不到,这部分人为了在修炼一途上走的更远,就开始刻意的锤炼自己!

锤炼自己的肉身力量!

人类的潜能是无穷无尽的,当肉身演绎到极致,单臂一晃也能穿金裂石,上可九天屠龙,下可深海伏蛟。

这些锤炼肉身的人,如果当他们的肉身力量足以撼动圣人的时候,就叫做肉身成圣!

“禁神符文,只禁法力,修炼者没了法力,哪里能打破铁索,但它却禁锢不了肉身成圣者的肉身力量!”

鬼府散人眼神有些迷离,也有些向往,带着一些回忆的口吻和我说道:“你母亲柔声成圣以后,竟然亲手打裂了禁神符文,然后,她干脆直接造反了,自行越狱!更传奇的是,她竟然还越狱成功了,这一点,古往今来,只有她一人做到了,就算当初那个被酆都大帝镇压的大帝级别的高手都没有这样的能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