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9章 她如烈酒(下)/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鬼府散人的话我其实是明白的。

我母亲越狱成功,并不意味着她就比那个曾经被酆都大帝活生生镇死的大帝级别的高手厉害,因为她和那个大帝级别的高手力量并不对等,遭到的剿杀和防范力度也不是一个层次。

当初那个倒霉的大帝级高手是酆都大帝亲手镇杀的,当然没机会了。

而我母亲越狱的时候,酆都大帝已死,这里就剩下了一些阴兵,最牛逼的也不过就是一个天师级别的阴将罢了,她脱困以后,以圣人的道行,突围不难!

至于后续的事情,我就更加好奇了,也问起了鬼府散人之后的一切。

“成也执念,败也执念。”

鬼府散人犹豫了很久很久以后,最终给了我这么八个字。

后来。他也和我详细的说了一下,我才终于知道了我母亲后来到底做了什么,心中更痛!

根据鬼府散人的描述,当时我母亲突围的时候,是带着他一起突围的,我母亲亲手扭断了他的镣铐,带着鬼府散人在黄泉水牢里左冲右突,最后还真让他们冲出去了。反正镇守黄泉水牢的阴兵对于圣人来说也实在是没什么挑战的,千万年以来,之所以没有圣人能突围,就是因为有禁神符文存在,所以这里根本就没安排多么强大的阴兵。谁曾想,会出现我母亲这么个妖孽,竟然能在禁神符文的禁锢下肉身成圣,做出突破。硬生生用肉身力量扭断禁神符文!

所以,他们的越狱很成功,是打了酆都大帝那些亲兵一个措手不及,这才成功的!

本来,按照鬼府散人的计划。他们在突围出去以后,先在蛮荒之中蛰伏一段时间,然后再图谋别的。

可是我的母亲根本不接受这样的计划!

我的母亲为了回到阳间,全凭着这一股子执念承受了无尽的苦难,最后肉身成圣,突破水牢,等她离开这里以后,她的执念仍旧不散,牵扯着她,让她回到阳间。

可惜,她在黄泉黑水中肉身成圣,沾染了黄泉黑水的气息,如果就这么回到阳间的话,纵然就算是她的肉身也扛不住阴阳逆冲,直接就会肉身死去!

于是……我的母亲又一次做了一个寻常修炼者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第二次偷渡轮回!

如果能偷渡轮回,她就可以摆脱黄泉黑水的气息,以阳人之身重新回到阳间,那样就可以见到我了!

当时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鬼府散人非常非常的反对,可是我母亲的一句话。让他彻彻底底的灭火了。

我母亲就说——你知道什么叫做耻辱吗?我靠硕鼠活着,不算耻辱,因为我还一直在抗争!真正应该感到耻辱的是你,你已经被征服了,逃脱了那个地方以后。你就想着苟且偷安,像一只硕鼠一样苟活着,你对得起自己一身道行么?这才是真正的耻辱!修炼者,就应该去迎接狂风暴雨,这才是胸怀!

反正,被我母亲一个女流指着鼻子说,那大概是鬼府散人一辈子最丢人的一件事情了,他也是痛定思痛,幡然醒悟,就这样跟着我的母亲第二次踏上了轮回路。

可惜最后还是败在了轮回路的尽头!

然后。我母亲被抓了回来,作为万古以来第一个能在黄泉水牢中突破肉身成圣的存在,她的威胁被无限放大,最后被丢进了主墓室里面,根据鬼府散人说,那主墓室和这些圣人牢可不一样,那里曾经坐化过一个大帝,里面极端可怕,有十分凶残的杀阵,天尊被困在里面都是死路一条。这在以前已经证实过了,我的母亲被关在里面,根本不可能出来,也是守卫着黄泉和轮回路的酆都大帝的亲兵们干脆为了以绝后患才做的事情,谁也不希望像我母亲这样一个人第三次越狱!

至于鬼府散人……他作为一个帮凶,虽然同为圣人,但是远远不如我母亲来的威胁大,所以他被囚入了圣人牢。

“虽然败了,但是很痛快,二闯轮回路。古往今来谁人能做到?可是老子感受了一把,值!”

说起这些,鬼府散人显得激情昂扬的,矮小的身子上都绽放出了一股子欲与天公试比高的气势,有些怪异。但真的很惊人,眼睛都明亮了不少,盯着我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母亲说的对,她点醒了我,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就该轰轰烈烈来一遭,我真不想在这黄泉黑水中等到死亡,所以,帮我打开镣铐,放我出去,我和你一起去闯主墓室,再拼一场!说来也是缘分,我白活了两千年,没想到最后命运却改变在了一对年轻的母子身上。二十年前。一个女子来到了这里,她告诉我该怎么活,让我每每回味当初冲锋陷阵的场景都觉得心情激荡;二十年后,那个女子的儿子来到了这里,我希望你能像你母亲做的那样。放我出笼,我虽暮年,但只要卸了这副镣铐,那也是一头下山猛虎哇!”

说完,鬼府散人再不说话了。他将思考的时间留给了我,只是眸光熠熠的看着我。

放,还是不放?

听完了我母亲在这里经历的一切以后,我又一次陷入了这个问题上,不过这一回。我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放!

这是我的决定。

听了我母亲的遭遇后,我的胸腔中点起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我去他妈的酆都大帝,去他妈的阴阳平衡,这一次,老子就要把这黄泉水牢掀翻,既然阴间都已经乱了,那我不妨让它再乱一些,以泄心头之恨!

别他妈的拿什么假仁假义,为天下苍生大计之类的理论对我进行道德捆绑。我不是圣母婊,也注定一身骂名,背对苍生,行天下之大不韪,我就是一个心胸狭隘的人。谁惹了我,我干翻谁,就这么简单,现在干不翻,惦记着以后也得干翻。

想及此处。当下我大踏步朝着鬼府散人走了过去。

“天哥!”

曹沅一下子叫住了我,我回头看她,见她有些欲言又止,咬着嘴唇沉吟了很久,才终于说了一句:“我们刚才听到的。都是他自己说的。”

话很委婉,但是意思我明白。

不外乎就是说,鬼府散人说的有关于我母亲的一切,都不过是他自己的一面之词,是不是真的有待考证。很有可能是鬼府散人看出来我很在乎我母亲,所以故意编了这么个故事乱我心神,为了就是让我能放他出来,等放了他,他还是不是这么个样子,就是两说了。

毕竟,从黄泉水牢越狱,肉身成圣这种事情很难置信。

只不过,我却信了这个故事。

原因无他,因为那个传奇是我妈。是白发疏狂,一剑倾城的柳倾城!

就是这样!

“我能反制他,也有法子和他拼个同归于尽。”

我沉默了一下,就说:“最坏的打算我已经做好,可以赌,如果我输,你们带着墩儿和我妻子离开这里,再找个其他阴气重的地方安置好。”

说完,我一步站在了鬼府散人的面前,沉声问他:“怎么破禁神符文?”

“很简单,集中力量,从外面进行打击!禁神符文只是针对我,但是却无法承受外力,你的力量足够破掉它!”

鬼府散人笑着说:“不愧是那个女人的儿子,真有一股子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气势,我服!”

我没搭理他,“哐”的一下子抽出百辟刀,刀锋撕裂空间,直接朝着禁锢着鬼府散人的链子劈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