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1章 酆都绝笔/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来还有这样的路!

看着那通道的口子,我松了一口气。

其实,如果能不和那些阴兵硬碰的话,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数量太多,拼起来两败俱伤,就算最后能杀进主墓室,对我们来说过程也过于艰难了,哪怕多了个圣人,结果也是一样的。

轮回路上的艰难争斗已经证明了这一切。

“你走过这条路?”

我扭头看着鬼府散人,说:“不得不说,这一次你算是帮了大忙了,有了这条路我们能省不少的力气!”

“没走过。”

结果,鬼府散人特直白的给我来了这么三个字,耸了耸肩膀说:“当初你母亲也是在杀出去以后才看出这地九宫格局的,我们哪里走过?当时,我也曾经和你母亲抱怨过,结果你母亲说不用抱怨,一切在冥冥之中都有定数,不走这条暗道未尝不是一种幸运,或许那条暗道里还有莫名的危机呢?

她当时对黄泉水牢做出过评价。大概的意思是这样的。

天九星、地九宫,遥相呼应叫做一方世界,也是咱们生活的世界的格局!

而这里只有地九宫的格局,却没有天九星,就做不到遥相呼应,格局不贯通,地九宫孤掌难鸣。就是困龙之局。

再直接点,这种局是起源于天地格局的领悟,但却把天道大势用在邪门歪道上,用来做牢笼了,这是有辱天道!殊不知,天道茫茫,冥冥中仿佛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人世间的一切。把天地大势用在了歪处,最后引来天道震怒,也是因果!所以,一般人还真不敢这么做,尤其是到了大帝那个级别,那个级别他们更看重这些,下这种恶毒的局更要细细思量。

结果。酆都大帝做了,这得下了多大的狠心?完全可以这么说,酆都大帝在这黄泉水牢的问题上,算得上是煞费苦心了,他不把这里面弄处处是凶机都有点对不起他自己身上背负的业果!

我琢磨着吧,咱们眼下这条通道恐怕也不会平静,这一路上。还是得谨慎小心着点,这地九宫相连之处酆都大帝下了什么样的手段咱们谁也不知道!”

鬼府散人的话听得我心里凉飕飕的,我还以为他走过这条道,而且已经知道这条道绝对安全了呢,没想到这又是个坑,当下我也苦笑了起来。

果然,这世道上,什么事情都是说着容易,但做起来难,别说是我们这种玩命的行当了,就算是寻常人做个事情都是处处受难,说到底还是我自己天真了一些。

“不过,我想来想去,觉得咱们还是走地九宫格局的暗道!”

鬼府散人又说:“此一时,彼一时也!我和你母亲那会儿,我们两个人,人少,而且实力上也相差不是很多,最起码道行是站在同一个平行线上的,面对那些阴兵的时候谁也不拖后腿,真干起来,就像是一把凝聚着足够的力量刀子插进了豆腐里面一样,我们的力量是凝聚的,可是现在咱们人多,实力层次不齐,出去以后,弱的被打垮,强的得回头帮。来回拽着,难以真正的发挥出来,反而不妙!但是走地九宫就不一样了,这下面总没有大量的阴兵吧?就算酆都大帝在下面布置了阴损手段,咱们人多反而能集思广益,或许能够躲过去也未尝不可呢?”

“那谁知道你会不会明知道下面凶险,故意让我们走。就是为了坑杀我们呢?”

白无敌没好气的在一边说道:“所以,老哥们,要走这条道,您先请,我们后面跟着!”

“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被老白那么顶撞,鬼府散人一点都不在乎,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那小子身体里住着那么两位祖宗,我能坑的了你们?算了,不和你们这些小辈计较,我走前面就我走前面,话说回来,你们就是真的要走前面,我也不能让你们走前面,万一有个突发事件。你们也应付不来,反而白白交代了性命,倒不如我这个死人在前面走!”

说完,鬼府散人倒是真的没有继续在这个事情上纠结什么,表现的很坦荡,大步就朝着豁口走了过去,他完全是踏着黄泉水在前行,负手而立,双脚都不曾在黄泉黑水中浸湿,顺着水流一转眼就从豁口钻了出去,很快整个人都隐没在了深沉的黑暗当中,他是凌空离开的,圣人的风采展露无遗!

人家坦坦荡荡,老白也不羞愧。一点都没有冤枉好人以后的不好意思,反而咧着嘴在一旁笑:“不错,有这老不死的在前面带路,咱们能安全很多。”

“行了,少说两句吧!”

我摆了摆手,制止了老白继续嘚瑟,要不然就他那张嘴。他能足足自夸两个小时,现在我一心急着去见我的母亲,也没心情在这里与他们嬉笑怒骂,将百辟刀收回鞘中后,大踏步朝着陨铁墓墙打开后留下的豁口走了过去,越到那豁口,黄泉黑水冲刷的力量就越大,下盘不稳还真能一不下心被直接冲走,就算是我为了保险起见都用手扶住了陨铁墓墙,然后脑袋顺着豁口探了出去,看了看连接地九宫之局的通道的环境。

这里黑黢黢的,人眼落在这里几乎毫无可见度可言,鬼府散人早就已经没踪影了,我只能大概确定,在墓墙之外,是完全悬空的,也就是说,这条通道如果存在,是在我们眼前所在的这座墓室的下面,而且中间的高度十分惊人,黄泉黑水顺着豁口奔腾出去以后,就像是一挂瀑布一样垂落,过上许久才能听到回声,可见高度有多么的惊人,明显就是掘开黄泉的河床以后开辟出来的一个地方!

而且,这下面是通风的,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原理,竟然能在黄泉水下这么深的地方还保持通风!

往这豁口处一站,凛冽的风从下面吹上来,“呼啦啦”的一个劲儿的朝着我的脸上拍,拂乱了我的头发!

“去!”

媛在后面丢出了一个亚特兰蒂斯之心凝聚出来的能量球,擦着我的头皮飞到了外面的通道里面,化作一道白色的光点,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向下坠落,一直等即将消失不见的时候,那个光球才一下子爆炸开来。

轰!

下面白光璀璨,总算让我大概看清了情况。

这条通道,是一条宽度大概在数百米左右,从我这个位置来看的话,就像是一道峡谷一样,当能量球爆炸以后,发出的光照亮了两边的格局,我看到这通道与我相对的另外一侧,完完全全是由陨铁打造的,很平整,只不过靠着墓室这一侧,是土壤。

这说明,这条通道仍旧是在黄泉水牢里,只不过是环绕着黄泉水牢的周边、挖开黄泉的河床以后弄出来的。黄泉水牢的陨铁隔绝了外面的黄泉黑水,然后这条通道顺着墓室的外面打了出来,有点类似于护墓河,阴水环绕,还真就是大墓的格局。

从黄泉黑水落下去以后传来的回声来看,这下面八成是有水的!

“喂,你们在上面等着做什么呢?”

这时候,鬼府散人的声音从通道下方传了上来,不断在催促着我们:“赶紧的,别告诉我一群八九段的修炼者还怕被摔死!”

他这么一催促,我这才点了点头,就说了三个字:“可以下!”

其实,也不是我在害怕,而是职业习惯,作为一个玩风水堪舆之术的人,每到一个地方之前,都会习惯性的去观察一下环境,再去定吉凶,如果不是这条通道过于深邃,根本看不清的话,恐怕我还会看的更久。现下,看不出个门道,我只能放弃了。

然后,纵身就从豁口上跳了出去!

呼啦啦!

我的耳畔不断激荡着凛冽的风声,因为吃准了这条通道很深邃,一时半会不能着地,所以我很放松,甚至轻轻闭上了眼睛在享受着那种肾上腺素狂飙的刺激感。

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将近二十多秒钟的时间,然后,我感觉周围的环境一下子变得湿润了起来。

当然,和咱们阳间的那种湿润法子是完全不一样的,这里阴冷阴冷的,那是黄泉黑水聚集的地方才会出现的湿润。

到地方了!

我豁然睁开了双眼,只有靠近着陆点,环境才会变成这样。

下一刻,我身上的杀气熊熊燃烧了起来,杀气的红照射的十方绯红,虽然不亮,但基本上我是可以看到脚下的情况的,下面果然有一条正在汨汨而流的河流,是黄泉黑水顺着水牢的边缘处逐渐渗透灌进来的,绯红杀气散发出的光照在水面上的时候,甚至出现了一些折射。

吼!

我喉腔中当时就爆出了一声怒吼,脚下杀气喷薄而出,在着落到河面上的瞬间,杀气逆冲,与河水对喷。反推着我从水面又一次挑起,但是造成的破坏力也是非常惊人的,就像是一颗炮弹在水下爆炸了一样,“轰”的一下子激起无尽黄泉黑水,光是浪头就足足有四五米高。

之后,我循着绯红杀气散发出的微光捕捉到了旁边的河岸,在半空中狠狠一拧身子,这才稳稳的站在了河岸上!

“好俊的身手,这算是二段跳跃?有朝一日如果你的杀气能和空气对冲,那岂不是你能直接上九天揽月?”

我的脑袋上面传来了老白的声音,抬头一看,这才发现老白他们也已经下来了,老白的法子简单粗暴,屁股下面坐着成片的蛊虫,就像是飞毯一样,就那么落下来的,至于张博文他们就不用说了,他们不是活人,飞天遁地不再话下,当然可以下来了。

然后,媛在这里撑起了能量球。一下子将这周围照的透亮!

我这才看清,这“峡谷”的下方,就是一处类似于暗河的地方,在我的右手边,是蜿蜒流向远方的黄泉黑水,水面整体来说比较平静,说明这里的坡度不大,地形并不陡峭,在左侧,则是一片宽度大约在三四十米左右的浅滩。

“你们快看!”

曹沅指向了负手而立,面对着土壁而立的鬼府散人,连忙说道:“那墙上好像有字!”

现在,我们距离左边的土壁还有一点距离,看不太清楚,但那上面好像确实有文字,鬼府散人正对着那些文字发呆,听到曹沅的话以后,他才终于轻飘飘的说道:“不错,这里确实有字,是酆都大帝留下的绝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