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3章 石画/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酆都大帝一生传奇,是道教传说中的神龛,它真实存在着本身就已经够惊人了,没想到就连死亡都充满了传奇。

从墨桀表现出的点点滴滴来看,我知道,不出意外,墨桀应该是认识酆都大帝的,而且还很熟悉,甚至,他知道酆都大帝到底去了哪里了,在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刻,他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可惜,我问墨桀,墨桀再没有回应。

“那是每一个修炼者最终都无可逃避的一条路。”

后来,洛凰的声音忽然在我心底响起了,带着一丝怅然,用一种说不出味道的语气轻飘飘的说道:“最后,你也得走上这么一条路,那是宿命,当然,你也可以不走。但终究难逃死亡,真正的死亡和泯灭,这一次不再有机会了。”

说完,洛凰就再不说话了。

“八十万虎贲长戈所向,白骨丘山。

百万亿浩土战祸绵延,血流成河。

家国恨,生民苦。七尺儿郎熟能忘?

愿长安,祈太平,谁怜?

康宁还需青锋剑,不做忍气苟且人;

今朝绝尘出武关,是非功过后人说。”

我看着土壁上面的话,轻轻念着,胸膛中仿佛激荡着一股莫名的力量,恍恍惚惚之间,我仿佛看到,在无尽岁月之前,一个身着戎装的英伟男子曾经在这个地方的提笔挥毫,发丝乱舞,最后在留下了自己的最后一篇文字以后,绝尘而去。千里不留行。

那个男子,就是酆都大帝?

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在这片次元空间里,他镇死阴龙水脉,最后人为的缔造出这么一片阴间又是为了什么?收拢阴人,再送去轮回路,最后看来看去好像他什么也留不下,到底在图谋着什么?

三清道人,又是怎样的一个人呢?他手持酆都令,那是酆都大帝的遗物,不曾听说遗失过,也就是说酆都令根本就是酆都大帝给他的,他和酆都大帝之间到底又是怎样的关系呢?

第一次接触三清道人的时候,是在西域三十六国的遗迹,从当时乌孙国的各种传说来看,三清道人的背后应该还是站着一个人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露面?那个人是不是酆都大帝?

还有,轮回路上,到底有着怎样的秘密?

那个守卫在轮回路尽头的魔影到底是怎样的存在,为什么当初已经肉身成圣的我母亲和鬼府散人两个圣人都被一巴掌降服,连它到底是个什么样子都没有看清?

这阴间,存在着太多太多的疑问,有时候人走的越远,站的越高,反而疑惑是越来越多了,有时候我就在想,或许我还是个大学生的话,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疑问了,可惜,那注定是个梦,现在我已经席卷进入了一个庞大的漩涡里面,我看不清这里面的格局,也不知道未来到底在哪里……

一种很无奈的感觉。

最后我不禁看向了酆都大帝在留下绝笔前一直观摩的星空图,在星空图正对着的地方,浅滩上面有一块巨大的青石。那青石上面都有一个浅浅的坑,明显酆都大帝曾经在这块青石上面打坐过很久,或许是千年,或许是万年,谁知道呢?总之肯定是很久很久,要不然不可能留下这么明显的痕迹。

同样的情况,我在少昊的坐化地也曾经看过。

无论是少昊。还是酆都大帝,在坐化前他们的表现惊人的一致,再加上墨桀表现出来的模样,让我不禁在想,这个星空图怕是很重要的,只不过它到底在传达着什么,我却不知道了。

在这条通道里的所见所闻,让我心中的疑虑更重了。

“清扫一下这土壁。”

最后,我犹豫了一下下达了这样一个命令,皱眉说道:“这里曾经是酆都大帝留下绝笔的地方,他曾经在这里居住过很长很长的时间,我就不相信他只是在这里留下了一幅星空图和一首绝命诗,肯定还有别的东西或者是信息,只不过这里尘封了太长太长的时间。就连星空图都被覆盖了,需要继续进行更加深入的清扫,不弄明白酆都大帝坐化前留下的信息,我觉得咱们可能会后悔。”

“好!”

张博文想了想,就说道:“我来做这件事情吧!”

说完,他自己就开始手中不断结印了,我知道,他应该在唤醒山河之灵,不过这一次看起来他很明显有些吃力,在开始结印以后,很快一张脸就开始变的苍白了起来,身子都在不可抑制的轻轻颤抖着。

不过,效果还是有的。

轰隆隆!

这这条水下通道开始轻轻颤抖了起来。

“山神?”

鬼府散人回头,有些吃惊的看了张博文一眼。然后啧啧有声的赞叹了起来:“不错,有意思,有点意思,这种东西已经很少见了,全靠机缘巧合才能出现,我记得在大秦国还存在的时候,练气士曾经联手降服过一个山神。他们当时以为这东西是山野精灵,是天地的宠儿,属于大补,食用的话可以得长生,于是一群练气士就把一个山神给进补了,结果没能得到长生,反而引来山河之灵的震怒,当夜洪水滔天,山峦崩塌,泥石流犹如东海之波,滚滚翻腾,最后将他们居住的地方一口气给吞没了,甚至连旁边一座小城都遭了秧,生民百余一,千里无鸡鸣!”

“他是我的朋友,不是东西。”

我面色有些不好看的看了鬼府散人一眼。

“得,跟你母亲一样爱较真,她身上揣着一张你小时候和你父亲的画,哦,对了,她说那个东西叫做照片,总之很逼真,照片里的你和你父亲很像,说实话,长得是真不咋地,我就说这小子长的不行,那眉眼单薄,一看就是个苦命鬼,结果她当时居然直接对着我拔刀,说我再敢大放厥词就要砍了我,还说长什么样也是她儿子,她说可以,旁人说就要做好死的准备,整个就一杀神,比你小子还邪门。真不知道你们娘儿俩是怎么传承的,不是打小就分开了么,怎么性子却这么像!”

鬼府散人可能真的是很久很久没说话了,那张嘴一直都在不停的叭叭,喋喋不休,一点都没关注我脸色其实已经变得很难看了这一点,一边嘀咕一边说道:“不过真说起来。你身边的这位山神也是有能耐,这地方用陨铁水牢镇压着,阴龙水脉都蔫儿了,山河之灵在这里也是萎靡不振,他竟然能让山河之灵活跃起来,也是不简单,看来以后能走的很远。我估摸着以后肯定会是你的一大臂助,只不过他这么干未免也太累了,在这种地方动用山河之力,很吃力啊!”

他倒是很好的解释了张博文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疲倦的原因。

这个时候,张博文似乎终于将萎靡不振的山河之灵唤醒了,这里抖动的更加厉害了,然后。土壁上面的土层开始一点点的龟裂了,土层就像是头屑一样哗啦啦的往下掉,场面特别惊人,尤其是这面土壁十分高耸,上面的土块在往下掉的时候,当真有那么点山崩地裂的感觉。

“后退!”

我当时就大喝一声,和曹沅他们同时闪开了,没办法,张博文一动手,大有那么点电闪雷鸣的架势,继续站在我们原来的位置,指不定我们就得被当场活埋,下场是极为惨烈的。

最后,我们全部都站到了身后的河边,这才总算是站在了是非之外,看着土壁崩碎的场面,最后就连老白都有些犯嘀咕了,忍不住在一旁说:“这家伙该不会把这里拆了吧?”

如果不是我知道这通道是在黄泉水牢里,四周有陨铁支撑着的话,连我都有些怀疑。

“你们看那里!”

忽然,媛惊呼一声,指着旁边大声说道:“队长的猜测是对的,酆都大帝在这里果然留下了别的信息!”

她这么一说,我们当时就连忙朝着她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一看不要紧,我明显心里升腾起了一丝喜意!

媛指的地方是在我们的右边,在星空图还要靠右的地方,距离我们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大概有上百米左右。那里,伴随着土壁的崩碎坠落,竟然露出了一片长度至少在数百米开外的长方形的石壁,那石壁明显是经过人工切割的,方方正正,最后被镶嵌在了土壁上,只不过沧海桑田,伴随着时光的推移,那石壁上面不断积聚尘埃,再加上这条通道里面的环境整体来说是比较湿润的,黄泉黑水在这里汇聚成河,虽然黄泉黑水属阴,但终究是水,是水就会又水蒸气,这些水蒸气与落在石壁上面的尘埃融合,形成了泥土,久而久之的,覆盖在上面的泥土就越来越厚的,将石壁藏在了土壁里面,很难被发现,要不是我心有不甘,让张博文利用山河之力来清扫这土壁的话,或许就算是我们都没办法发现这当中的玄妙之处!

“有点意思了,既然是酆都大帝留下绝笔的地方的东西,那么肯定和酆都大帝有关系,咱们去看看!”

鬼府散人挥了挥手,然后沿着浅滩当下就朝着那边冲了过去。

张博文看大功告成,这个时候终于停下了,不再用山河之力继续折腾了,这片通道终于是恢复了平静,只有上方一部分已经松动的土块零星的掉下来,基本上对我们无法构成困扰了。

百多米的距离,对我们来说不远,一眨眼就到了。

然后,我们终于看清了石壁上面的内容,那似乎是一幅幅的画。就像是清明上河图一样,是那种非常宏大的图画,绵延上百米长,只不过是画在石头上面的,算是雕刻吧,石壁上面留下的凹槽里全都填充着泥土,看上去有点脏,所以一时还看不出个具体的门道。

“难不成是酆都大帝的真迹?”

鬼府散人伸出手抠掉了第一幅画的凹槽里面的泥土,顿时,一个深度差不多是两厘米,宽度差不多一公分多一些的凹槽出现在了我们面前,鬼府散人把食指伸到凹槽里面摸了摸,然后脸色就怪异了起来,咧咧嘴说道:“不出意外,应该是用手指画上去的,凹槽里面非常平整,而且痕迹十分流畅,很明显在用手指画这画的时候,画师很轻松,可见其肉身多么可怕,就算是肉身成圣者都未必能做到这么随意,也就是说……这应该的的确确是酆都大帝的真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