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7章 八极诛仙阵/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迷蒙的彩色,犹如梦幻中的童话世界。

在这里,一切全都披上了一层霞光,看起来美轮美奂,但里面的气息却绝对说不上多么美妙,事实上,我一进来,就能感觉到周围的霞光中有光点落在了我身上,就像是会发光的花粉一样,让我身上沾染到的地方看起来亮晶晶的,不过给人的感觉却绝对说不上多么美妙。

这些彩色的光点,压根儿就是跗骨之蛆,它们在附着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很明显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杀气开始流失了。

不,准确的说,流失的是我的一切!

生命力。杀气,甚至就连龙力都在一点点的流失……

当时,我和老白刚刚关闭陨铁大门,听着外面蛇人在不断撞门发出的沉重撞击声,却不管不顾,背靠着陨铁大门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喘息着,一路血战到这里,对我们的体能来说都是个巨大的消耗,不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我们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继续走下去。

可这里的环境注定不让我们得到什么喘息的机会,我和老白坐下以后不久,就发现了那彩色光芒的秘密,伴随着身上的力量和生命力的不断溃散,我们两个脸色同时大变!

这主墓室的杀阵,简直就是慢性毒药,在不断剥离人身上的力量,如果被困在这里,就算是神仙也受不了这样的力量损失消耗啊,迟早得一命呜呼!

“此地不宜久留啊!”

老白看了我一眼,苦笑道:“得了,咱哥俩稍微歇口气就起来准备继续前进吧,能节省多少时间就是多少时间,要不这么下去,搁谁都受不了!”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抬头看了看前方,发现鬼府散人已经曹沅他们几个走出一段距离了,鬼府散人好像是真的能识得这杀阵中的路一样,犹如闲庭胜步一样游走在彩色的光华中,他们一路所过之处,我能看见在彩色的光华中留下了一条黑色的路,犹如投下的一道狭长阴影一样,大有一种曲径通幽的意思。

这主墓室不知道到底有多大,被那些彩色的光华笼罩着,我们也看不清个具体的,反正鬼府散人他们是距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不过,至少现在还是在我视线范围内的,我实在是太累了,所以在我还能捕捉到他们的背影的时候,我压根儿就没打算站起来,就算是被削弱一部分力量也无所谓了,总是得缓一口气儿的。

结果,我想待着,总归是有人不想让我待着,我歇了不到一分钟,洛凰有些焦急的声音就在我的内心里响起了:“葛天中,你到底在做什么,快点站起来走啊,办完事情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你在这里面损失的力量比旁人要大太多了。旁人进来,只有自己一个人被这针削弱,可是你进来,我和墨桀都在跟着你被一起削弱,一削弱就是三份!你的力量损失了还比较容易补充,可如果是我和墨桀的力量损失了,就很难补充了,你也不想想,我们两个现在住在你的身体里面,如果我们损失了力量,最后从哪里找?肯定是从你的身上找,到时候你要想突破就更难了!”

我一听,脑门子上的冷汗当时就下来了。

墨桀和洛凰都在跟着一起被削弱?这个杀阵就这么妖孽?

“此阵,名为八极诛仙阵,为太古年间一个纵横八荒的盖代高手所开创,是名至实归的第一杀阵,无论是什么人,被关在里面,最终都难逃被慢慢折磨死的一个下场!诛仙、诛仙,顾名思义,这是号称能诛杀仙神的东西。”

墨桀的声音响起,他在我心间轻轻叹息着:“八极诛仙阵,是利用奇门遁甲八门生可之术为基础弄出来的一种可怕的杀阵。当然,八门生克之术仅仅是它的一个原理和基础,最重要的还是杀阵中的力量。这些力量来自于九十九字至高神语,同时还结合了一种可以吞噬人力量的魔功,镌刻成符文,最终形成此阵,几乎不可破,至少。就算是大帝都没办法破掉这样的阵,当年那位太古的盖代高手在弄出这个阵以后,也觉得这个阵的阵法若是真的流传出去的话,恐怕会造成天下大乱,到时,八极诛仙阵滥用,人间处处都是这样的杀阵,那就处处是陷阱。所以,那位盖代高手并没有将此阵的真正的镌刻方法弄出来,只是曾经留下过那种符文碑,一共有八块。我猜测,酆都大帝很有可能是得到了那位盖代高手的八块符文碑,摆放在了这主墓室里面,这才弄出了这八极诛仙阵来守卫主墓室。

这种阵,很歹毒,入阵几乎等于死亡。而且还是残酷的慢性死亡,根本容不得别人反抗,越反抗,身上的力量就流失的越快,所以,你如果不想倒霉的话,就最好不要在这里动用力量,没什么用,只会坑害了自己!

当然,这八极诛仙阵也不是说没有一点点的瑕疵,事实上,它是有瑕疵的。我说过,八极诛仙阵的原理来自于奇门遁甲的八门生开之术,既然是八门遁甲,那么就一定有生门在,圣人以上的存在进入这里。只要用心感受,就很快能找到生门。找到生门,并不是说就真的能走出去,而是说站在生门的位置,不会让八极诛仙阵狂暴起来,不狂暴起来,就不至于当场死亡,只会被慢慢的吞噬力量。还是有机会的!

很显然,那个什么鬼府散人,就是在沿着生门走,你可以跟上他,切记,不要迷路,否则一不小心走入死门,你就会立即被狂暴起来的杀阵磨灭!”

墨桀仔细一解释,我心里面已经有数了,当下不敢再休息了,连忙站了起来,结果这个时候我发现了挺惊人的一幕——方才鬼府散人他们在彩光氤氲中走出的那一条幽径,竟然在一点点的消失……

那条幽径不是永久保留的,在进入生门以后,只会出现一段时间罢了!

我和老白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再不敢磨叽了,连忙追了上去,哪怕之前体能消耗再大这个时候也不在乎了,没有鬼府散人,我们两个在这里完全抓瞎,没有了那条幽径,就等着走入死门找死吧!

我俩气喘吁吁,撵着鬼府散人他们的背影狂追,黑色幽径就在我们屁股后面不断消失。当时我们两个人的情况真的就跟后面撵着狼一样,只能玩命的跑!

“小天子,我现在算是终于明白你的苦衷了。”

一边跑,老白那张破嘴还是收不住,一边在和我说:“冲锋在前,赤膊而战,看上去英勇无畏,酣畅淋漓,但谁真的上去体会了,谁就知道苦了。妈的,冲锋的时候是第一个,撤退的时候是最后一个,体能消耗最大也是这个,最容易负伤的还是这个,到最后,总归落不得一丝半点的好。等到逃命的时候,就知道体能难以为继的滋味儿了。早知今日啊,我特么说死说活也不修三清天尊给我的魔经了。”

我斜楞了他一眼,心里在冷笑,谁特么的让你贱的呢?不过我也没和他多说什么,闷头追在鬼府散人他们屁股后面狂追。

这主墓室不知道到底有多大,和我们之前见过的几个墓室完全是俩概念,那些墓室也就是百八十平米。放在寻常的大墓里面,那样的墓室也不算小了,可现在和这主墓室一对比,就显得特别特别的磕碜了,我和老白两个人几乎是马力全开,仍旧跑了十多分钟没跑到头,始终没能拉近我们和鬼府散人之间的距离。

那种滋味儿,当真有种咫尺天涯的感觉。

他们的背影就在我们眼前,可就是追不上。

终于,在我们两个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鬼府散人他们终于停止继续前景了。

我知道,他们应该是走到头了。

我的母亲,我从听到她的消息,就开始日夜思念的母亲,就在鬼府散人他们所在地方吗?

我的心里忽然涌现出了一丝期盼,又有一些恐惧。

我踏遍千山万水,一路血战,从人间杀到地狱,又从地狱杀进蛮荒,最后又头也不回的跳进了黄泉水牢里面,终于是要见到她了吗?

我期待着能看到她的笑容。

可同时我又害怕她已经奄奄一息。

这个世界对我来说并不温柔,一路走来,我失去的够多了,父亲和爷爷早亡,兄弟战死,爱人陨落,我害怕就连我的母亲也……

那我,就是真正的孤家寡人了,纵然为王,也是一条凄凉心酸的路。

不管怎样,我终究还是不自觉的加快了速度,这个时候,我仿佛已经感觉不到疲惫了,我跨越千山万水,人间地狱的阻隔,只想看她一眼。

终于,我卯足了劲儿冲到了鬼府散人他们身边,然后,一扇巨大的门挡在了我的面前。

那是一扇看起来仿佛是寒冰铸就的大门,就挡在了我前面。透明度不是很高,但我却隐隐约约看见里面的情况,一个一身白衣,满头秀发如雪的女子正安安静静的盘坐在寒冰之门的另外一侧,她的背影很瘦削,但很修长,我看不到她的脸,但能感觉得到。能有这样的背影的女人,一定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

鬼府散人就站在寒冰之门前,脸上带着一丝怅然。

“散人,你来了,我能感觉得到你的气息。”

寒冰之门后面的女子开口了,声音有些飘渺,清冷中带着些许的沧桑,很有磁性:“你还带着几个人?难道你又一次越狱了?不过。你还是放弃吧,你打不开这扇门,我曾尝试过。”

鬼府散人负手而立,沉默了很久,才轻轻一叹:“眨眼,二十年了,故人相见,你难道都不肯回头一见?”

“是啊,已经二十年了,又是二十年了,算算时间,我那孩子也该长大成人了。”

女子的头颅微微动了一下,满头的白发向下垂落,似乎是低头了,清幽幽的说道:“我心中牵挂着阳间,却被幽禁在此。日夜不得安宁,回头看到那寒冰之门以及杀阵,心中就只有绝望,不如背对这一切,偷得片刻安宁,我累了……”

……

再后来,他们说什么,我没听进去。

我的眼里此刻只剩下了她的背影,虽然她不肯回头,但仅仅一道背影,我就知道,她一定是她——白发疏狂,一剑倾城的柳倾城!

我的……母亲。

那是一种言语无法描述的感觉,仿佛我能嗅到自己的血液中沾染着她的气息一样,纵时光轮转,沧海桑田。这种联系也不会被磨灭。

强烈的酸涩感袭击着我的鼻子,这一瞬间,我的脑海中是一片空白的,双腿一软,完全是不由自主的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声嘶力竭的大吼了一声:“妈,我来看你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