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0章 宿命论背后的阴谋/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切的一切,又该从何说起呢?

我陷入了迟疑,最后在她温淳关切的眼神中,终于还是缓缓说起了二十年来的点点滴滴。

起初,原本我是只想说一些快乐的事情,可惜,她真的是太聪明了,每一次我只讲快乐的事情的时候,她都会在我额头轻轻弹一下,让我重新说。我实在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聪明的女人,在她那双明亮的眸子里,仿佛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已经不再是事儿,一眼就能洞穿。

最后,无奈之下,我只能老老实实的开始把一切的一切和盘托出。

从我记事起的孤独,到我年少轻狂时的木讷被人嘲笑,再到读遍经史子集的辛苦,最后到情窦初开,开始暗恋女同学。最终当了备胎的苦逼事情……

一点一滴,我都说了,时至今日,那一切,对我来说就像是一个梦一样。

我在说。她在笑,有时也会一本正经的教训我,比如,当我说起暗恋一个女孩儿,却当了备胎的时候。她就表现的很生气,指着鼻子说我——你看,这就是你像了你爸的坏处,如果你稍微有一点点姓柳的基因,那还不得女孩儿撵在你屁股后面穷追不舍?

得,我还能说什么?

颜值硬伤,一痛一生。

再后来,我终于说起了我父亲的死,也说起了我进入这一行以后的点点滴滴,这一路走来的生死挣扎,以及苦楚……

她不笑了,也笑不出来了。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气来诉说这一路走来的经历,偶然回头的时候,看到血禁之门上折射出自己的脸,带着一股子说不出味道的神情,似哭非哭,似笑非笑,或许……那也是我这些年来的真实写照吧!

我不知道我说了多长时间,可这一切太长,可能真的是说了几天几夜吧,而鬼府散人他们也很有耐心,一直都在旁边等待着,从来没有过来打扰我和她。

后来,我终于将这一切说完了。她轻轻闭上了眼睛:“想不到,你的人生这么精彩,苦难走出来的男人,当他振翅高飞的时候,那便是鲲鹏登天。扶摇直上九万里!我想,内门大概是又错了,当年暴力解决的葛家的事情的时候,我就说他们错了,葛家的人一天不死绝,他们就会后患无穷,甚至,最终后悔不迭,灭亡在葛字上,所以。千万不能对葛家使用暴力手段!可惜,他们不听,后来吃了大亏,吃了很大的亏,已经伤了元气!没想到,他们终究还是没有反思当年的事情,这一次又对你下手了,不过我忽然觉得,这一次他们可能错的会更加离谱,甚至走上一条不归路……

伏羲、青龙、朱雀……

我真的不敢想象。为什么这些大帝会选择你?但,也注定你的不凡,一切的一切,或许要等到你彻底成长起来才会有答案。”

说着,她目光凝聚在我身上。很明亮,眼神也很深邃,仿佛是在试图将我彻彻底底看透一样。

良久,她才终于收回了目光:“这么说来,这一次你来这么,一是为救我,二是为了复活我的儿媳,三是为了对付青衣?”

我点了点头。

“青衣……”

柳倾城轻轻一叹,说起这两个字的时候,眼神特别特别的复杂。

“怎么了?”

我有些疑惑,青衣认识我的父亲,想必,也应该是认识我的母亲的,说起他的时候,我的母亲流露出了这么复杂的神色。让我读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当即问:“他有什么问题吗?”

“有!而且有很大的问题!”

我母亲皱眉道:“从一开始的相遇,对你来说,就是一个局,你就不该认识他。更不应该对他心存期待,甚至是感恩!因为从最开始的时候,他应该就是在利用你,他在最开始的时候对你的好,一切都是原因的,可能当中有一部分曾与你父亲有过交集的原因,但更多的,还是为了他自己!”

我愣住了。

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他从一开始对我的好,都是出于某种目的?

这个说法,说真的。让我有点无法接受。

我和青衣闹掰,但我没有怨恨他,我们的道不同,注定无法一起走到终点,分道扬镳是肯定的,时至今日所形成的局面也是可以料想的,我为义,他为道,一切都是注定的,算是天命。我们都不过是这命运潮流中的一抔水罢了,谁都没办法反抗命运给我们安排的路,只能随波逐流罢了。

可是……

要说从一开始他对我的好就是有所图谋,我……不敢相信!

“青衣的出身有问题!”

我母亲沉声说道:“你走到现在,肯定已经听说过青衣出身的流言吧?不外乎就是说。青衣其实是上一任天道盟掌门人的私生子,对吧?这个流言,极有可能是假的,他的真正出身,是整个天道盟最大的机密,在内门也只有那么几个人知道,反正柳家只有家主才保守着这个秘密!我之所以能知道这个,也是又一次无意之间进入了家主的书房,在那里看到了一则灰烬中的残片,可能是家主看完以后,焚烧资料留下的,上面有一些只言片语,但是记录的信息很惊人,从那残片上面我知道——内门复活张道陵其实已经有了一个非常周密的计划,这个计划一直都在默默执行着,到了这一世,张道陵必然会被复活,而复活的关键,就在青衣的身上!”

这个消息很震撼,给我的刺激很大。

青衣,是复活张道陵的关键?

那么,很多问题我就一下子有数了——为什么内门那么重用青衣?原来青衣就是内门复活张道陵的关键!

只不过,具体怎么个关键法,我母亲却是不知道了,但从这一则内容来看,不难做出这样的推测——其实青衣根本就不是外门掌门人的私生子,他的来历到现在都得打一个问号,之所以会出现私生子的流言,可能全部都是内门的暗箱操作,是内门散播流言。混淆视听,真正的目的就在于隐藏青衣的真正来历!

所以说,我母亲认为青衣的真正出身是有问题的!

“这是其一。”

柳倾城看了我一眼,又一次说道:“知道你爷爷的过命好友周神算子是怎么废掉的么?知道内门为什么之前对你的态度那么暧昧,即便你爷爷和你父亲全部走了,你已经无人庇护的时候,仍旧不肯直接下手除掉你么?那个时候你还没有成长起来,除掉你可是最好的时机,他们为什么不下手?”

这一系列的问题,问的我目瞪口呆。现在我母亲一说,我才想到了这些以前从没有注意到的点上,竟然会有这么大的不同寻常之处!

“一切,都是一场宿命论背后的阴谋。”

我母亲长长叹息了一声,缓缓道:“周神算之所以废了,蛰伏二十年不出,是因为他曾经先后两次受到重创!第一次,是为了帮助你爷爷逆天改命!第二次,就是算了你!他算不出你,但是却看到了一角未来,带动的因果太大,他承受不了,这才直接把自己给搞废了,上一次你找他给你算命的时候,他是明知不可为而故意为之,也是想救下你,可惜,最后还是把自己给交代了。

当时,他在你小时候算完你以后,正是葛家华山一战战败,我要离开之际,那个时候她找上了我,就跟我说了一句——如果你希望你的孩子以后太平一些,就去杀了青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