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1章 摸天骨/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脑子很乱。

很乱,很乱,很乱……

我母亲说的事情太惊人了,几乎彻彻底底的颠覆了我以往一切的认知,她彻彻底底否决了我到目前为止已经看到的整个事情的冰山一角!

按照她的说法——青衣其实根本不是天道盟外门掌门人的儿子,他的来历是什么到现在为止也仍旧是个秘密,谁也不知道,或许,青衣的真正出身只是在我母亲看到过的那个残片上记载过,不过伴随着被焚毁,一切都已经随风而去。而青衣呢?从始至终都是天道盟内门的人,所以他才会那么的被重视。甚至,在我们最初的相识的开始,他就已经在算计我了!?他在最开始的时候,一切对我的好,都不过是假象!?

这就是我母亲的意识!

颠覆了我的一切的信念。

从前,我与青衣拼的舍生忘死,但是说一句实话,我是真的真的没有恨过他。

甚至,我知道,如果把我的事情说出去以后,一些圣母婊都会说我狼心狗肺,都会说我刚愎自用,都会说天道盟上发生的一切青衣也是个受害者。他不是故意要害我的,相反,他曾经还救过我许许多多次性命,我不该在华山上捅他那一刀。

可事实上,他们怎么能知道我与青衣身在这阴谋与阳谋的漩涡和环境中的无奈,没有经历过这一切,谁又能知道人有时候是没得选择的,怎会知道立场两个字怎么写?

有时候。立场在那里,我们只能随波逐流,哪怕心中并不怨恨,也只能生死相搏。

他有他的道,认定我是魔,要杀我;我有我的执念,仇恨不雪,怎能身死?

这才是我们之间矛盾的真正所在。我们都没有选择,只能在没有选择中做出选择,那就是——杀死对方!

或许,唯有这样,才能清静,了了这一世的恩怨情仇,图个解脱。

无奈,没有选择……

这才是我眼中有关于我和青衣之间的关系。而现在,这一切似乎都在被一点点的颠覆着,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一切,整个人浑浑噩噩,头疼欲裂,沉默了很久很久,才有些嘶哑的抬头看着我的母亲,那张美丽的容颜落在我的眼里已经开始渐渐模糊了,过了足足有二三十分钟的功夫,我才终于死死咬着嘴唇问她:“妈,那你杀他了吗?”

“尝试过,我曾经追杀他很久。”

我母亲怅然一叹,眼神里闪烁着犹豫,也不知道透露着怎样的密码,正在一点点的破解过去的迷雾,轻飘飘的说道:“当时听到周神算子的话以后,我去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杀青衣,没有告诉你父亲,也没有告诉你爷爷,谁也不知道,这只是我和周神算子之间的秘密,因为我们都知道,你爷爷和你父亲当时的精神状态本身就已经抵达了濒临崩溃的地步,我的出走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场耻辱,若是他们知道天道盟还是不肯放过你,甚至要将葛家彻底绝后,那么他们一定会被激起最后的血性,再一次制造一场大屠杀、一场激烈的流血冲突,那个时候的葛家摇摇欲坠,根本已经承受不起那样的动乱了,如果一切发生的话,这个世界上恐怕会再无一个葛家儿女,彻底绝后,那并不是我和周神算子想要看到的局面。

刺杀青衣,只有我能做,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作为一个弃子,等同于死人了,如果能趁机发挥自己的余热,在为你多做一点事情。也是好事!

所以,我去了。”

说到这里,我母亲忽然抬头深深看了我一眼,咬牙问道:“你见过青衣在你面前脱衣服没有?如果你见过的话,就会发现他身上有无数的伤口,他的胸膛上有一道伤痕,他的腹部曾经被剖开。那些,全部都是我在他身上留下的伤口。我先后刺杀了他十七次,斩杀潜伏在他身边的内门高手无数,大天师十四名,天师二十一名,小天师三十三名,有两次得手,一次刺穿了他的胸膛,一次一剑剖开了他的肚子,可他就是不死,每一次我认为他已经死了的时候,他都没有死!后来,内门的圣人出现,贴身保护他,我没机会了,才终于离开了。然后,我又去见了周神算。当时周神算脸上的笑容是苦楚的,这一切,他好像已经料到了,只不过不想放弃尝试罢了,他告诉我,青衣好像是背负着天命而来,属于应劫而生的命格,斩杀他太难了,等于斩杀天命,属于这个世界上最硬的命格,就是天命!”

我母亲摇着头苦笑道:“早知道今日他对你困扰,或许我当初就不该被圣人惊走,拼着玉石俱焚,也再去尝试着刺杀他一次!”

我看到了我母亲眼中闪过的一丝狠辣,我想,大概这个她。才是江湖中的柳倾城吧?

犹豫、沉默了许久,我终于还是问出了自己最好奇的问题:“为什么周神算一定要你去杀死青衣呢?!”

“这,或许就该从神相一门说起了。”

我母亲缓缓说道:“神相一门,相术不外乎八卦六爻、相面之术、八字测命,测骨重几种而已!骨重、八字,是最浅显的东西,入门者就懂。若说深奥的,非八卦六爻、相面之术!

可是这几样。并非传于一家!

周神算一门,源于太公,精通八卦改命,相面之术,也是游走于山野之间的一门,葛家人身上绿林豪气重,多与山野隐士有交情,所以在你爷爷的时代中,你爷爷请出了周神算与他游走天下,二人出世之时,年方弱冠,纵横大江南北,尔来五十年有余,这才打下了赫赫威名,周神算这一门的名声才出来。

可是在周神算之前,就有一个相术世家十分出名!

这个相术世家是一个内门的家族。姓姬,一个现在基本上已经灭绝的姓氏,非常罕见,他们源于哪一脉,不用我说了吧?就是西周姬家!

姬家始于文王姬昌,拜大贤姜子牙,最后成于姬发。

这算是姬家最有名的几个人了,可惜姬发的后代最后在东周列国时期没落了,但姬家却有其他旁系生存了下来。

昔年,文王有十八子,这十八子当中,有一个叫做周公旦,是文王第四子,此人传承了文王在玄术上的造诣,定周礼,可惜没有称帝的野心,也就繁华了一世而已,或许也是因为他后来的退出,他这一脉倒是保存了下来,这一脉后来加入了天道盟内门,内门姬家就是源于这里。

内门姬家到底擅长什么?他们擅长的是文王六爻,解梦之术,可断因果!他们更有一项绝技,叫做“摸天骨”。号称可以测算一切天命,只不过,如果测到了命格特别特别的强悍,根本不能偷窥的人,那么就等于是赌上了他们全族的命运,说白了,就是血祭全族,一窥天命!

这个家族,后来消失了,很神秘,一切之间整个家族的人全部暴毙而亡,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有目睹者曾经说过,当时那个家族的人在死的时候,面目极其凶恶,无论是男女老幼,都撕裂衣物,痛苦哀嚎,躺在地上疯狂的抓自己的皮肤,只等体无完肤的时候,他们的身上开始长红毛,然后发出像野兽一样的嘶吼,最后浑身血管炸裂,溢血而亡!

起初的时候,人们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好端端的一个家族为什么会一夜之间全部暴毙而亡,我也不知道,后来周神算和我说了我才明白,这一族,是测了不该测的东西,遭了天谴。”

我眉头一动,忍不住问:“他们摸了天骨?”

我母亲点了点头,问我:“你猜猜摸得是谁的?”

“青衣的?”

我尝试着问了一句,其实心里已经有答案了。

“不仅仅是青衣的,他们摸了两个人的天骨,否则,光一个青衣的天骨最多也就是让他们断子绝孙罢了,不至于全族当场暴毙!”

我母亲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吓了我一跳,然后她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一字一顿说道:“他们摸得天骨不仅仅只有青衣的,也有你的,你也是有天命的人!这一世,两个天命之人出现了!后来,周神算不会摸你们的天骨,但是他却可以偷窥姬家的人摸到了什么,也就是那个时候,他看到了姬家人所看到的东西的一角。最后他自己遭受了反噬,从此彻彻底底的废了,当时他跟我说起这个时候的还在感慨,说这一世肯定要乱了,天下大乱,一切的一切都会被颠覆,没有规则,只有新的秩序!因为,他测了一辈子的命,从来没见过这么霸道的命,就是偷偷看了一眼,看了一角,就直接把他给搞废了,他估计内门姬家的人也是不知道你们的命会那么霸道,所以才偷偷摸了天骨,触碰了不该触碰的东西。最终导致全族完蛋!”

一时,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知道周神算子看到的是什么吗?”

我母亲苦笑了起来:“他没有看到你和青衣之间的下场,但是却看到了过程,青衣是复活张道陵的关键之处,而你,也是一个什么的关键之处,可惜,你到底是怎样的。他根本看不清,什么来历,所承担的天命是什么,更看不清,一片模糊,估计就算是内门姬家的人摸天骨都没能够摸出来。但是,青衣的命运姬家却摸得很清楚,虽然,为什么他是复活张道陵的关键,这在周神算子看到的那一角里没有,但,周神算却看到,要复活张道陵,青衣必须变的强大起来,非常非常的强大,唯有如此才可以!而他强大的关键之处,就在于你,你是他青衣的磨刀石,唯有踏着你的血与骨,青衣才能够真正的强大起来,你们是宿命之敌,这就是周神算子看到的内容!”

我母亲摇了摇头,脸上闪过一丝凄苦:“所以,周神算子希望我无论如何。务必去杀掉青衣!毕竟,内门姬家的人所看到的一切,天道盟肯定是知道的,到时候他们的主意一定会打在你的身上,不让你强大起来,但也不会让你变成一个废物,始终和青衣走在一条平行线上,这样你才能更好的做青衣的磨刀石!

说到底,周神算让我杀掉青衣,是为了避免你成为他人的垫脚石,不希望你的成长受到任何外力的影响!

这,就是一场博弈,因果命运之间的博弈,两个天命之人间的博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