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2章 另有乾坤/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切,好像到了这里都有答案了!

为什么天道盟在我还很弱的时候不杀我?就凭着葛家和天道盟之间的恩怨情仇,就已经注定我的脊梁里长了反骨,只要强大,只要成长起来,真相迟早浮出水面,那个时候,就算是出于家族赋予我的使命,我也一定会反的,可他们不杀我,没有在除掉我的最好时机下手,说到底,为的可不就是把我给养成老虎,然后给青衣来踩?

我的价值,在天道盟的眼里。只有一个——给青衣踩!

一个生下来的作用就是用来成全别人,就是给别人踩的人……

这样的命运放在我身上,我到底是该长歌当哭还是给疯癫怒笑?或者说,那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命运就是我这一生的写照?!

而青衣呢?

他对我的好,都是为了让我成长起来。然后踩我,踏着我的血与骨一步步的往上走?

我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脑子里就像是放幻灯片一样,回放着我和青衣相处时候的点点滴滴,我们之间的笑。我们之间的哭,我们之间的患难与共,我们之间的生死相搏。

一点一滴,一切的一切,都在我脑子里面不断闪过。

我的力气也像是抽丝剥茧一样的一点点的在消失着。

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想到了在华山之巅与青衣那一战,当我的刀锋刺进他的胸膛时发出的骨裂声到现在仍旧在我的耳畔回荡着,那个时候的他,双眼之中没有怨恨,只有解脱,曾经无数次的,那双眼睛在我的梦境里激荡着,那个时候,他仿佛真的是用自己的一身血与骨,全了忠义,也给天下一个交代,相比较之下,我反而是那么的自私、丑陋。

那个时候他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假的啊!

到现在,因为他的神情,我仍旧在怀疑着一切。

如果这一切是个局的话,那么,青衣他的心机和城府未免也太可怕了,至少,他的演技,恐怕就算是奥斯卡影帝都比不上,约莫真的是应了那一句话,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他从认识我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在演戏,而且演的那么逼真,他自己也入戏太深,就像有人说过的那句话一样——演戏的人是疯子。看戏的人是傻子。

到了最后华山之巅决战的时候,他仍旧是个疯子,我仍旧是个傻子。

这一切,难道不足以说明他的可怕?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精密算计的方面简直就是一台机器。

可是,如果青衣对我的义气和感情是真的,他的表现那就是自然而然,可以说的过去了,那么问题又来了,所发生的那一切看似理所当然实则非常寻常的事情。该怎么解释?

我沉沦在是是非非当中,不可自拔。

我母亲可能是一眼看出了我的挣扎,犹豫了一下,就在我旁边轻声说道:“青衣可能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一切,当初他对你的好,很有可能是接到了天道盟的命令,是天道盟要求他去帮助葛家的遗子的,在任务中与你一点一滴的积累了很深厚的感情。也就是说,他也是天道盟驾驭的一个棋子,你们都是天道盟驾驭的一个棋子。你们之间的义气,是在天道盟的阴谋中结下的!最后,你们之间的疯狂对抗,也是在天道盟的阴谋推进中走到那一步的!一切的一切,幕后黑手都是天道盟。”

说到这里。我母亲深深看了我一眼,忽然有些心疼的抬起手轻轻摸了摸我的脸,手有些冰凉,然后很认真的和我说:“可是,你要知道,无论如何,现在这一切都已经没用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

我母亲在说什么,我当然是知道的。

青衣,对我来说无论怎样。都已经是一个过去式了,现在命运已经把我们推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终究只剩下了你死我活这一条路。假设我母亲的猜测是正确的,青衣自己也不知道这一切,那么,我跑去告诉他,咱俩别打了,打来打去,最后都是成全了天道盟,让他们的阴谋得逞了,他会相信么?很显然,他不会相信的。而且,他现在很显然已经有了自己的目标,我不杀他,他杀我。这是命。

命中注定,我们彼此之间注定互相踩踏,谁也拯救不了对方。不管如何,都改变不了最后他要踏着我的血与骨成全自己的事实,而我,不喜欢为人徒做嫁衣,更不想成为一个悲剧,所以……只能与他拼死对抗!

我们的选择,只有一个——杀死对方。

“我还有一个疑问。”

我沉声说道:“妈,我和你说起过周神算子,在我最开始被笑面尸缠上的时候,他曾经为我卜过一卦,给自己带来了厄难。我想,他当时肯定是以残废之身行不可为之之事,最后才遭劫的,可是,当时他在为我卜了一卦以后,直接让我去找张金牙!周神算子是我爷爷的至交好友,不可能不知道这些情况,可他还是让我去找张金牙,这不明摆着让我走到青衣的身边么?这有点说不过去啊!”

“时也!命也!”

我母亲轻轻的苦笑了起来:“你要知道,不光只有青衣是身负天命,应劫而生之人,你也一样是应劫而生的天命之人,只不过你的天命朦胧模糊,可能是寓意太大,就算是摸天骨也摸不出来,也有可能,你的天命还存在有变数,一切都是模棱两可。没有定下来的,总之,被一层迷雾包裹着!但毋庸置疑,你来到这个世界上,有你的自己的使命!命运是一个不可对抗的东西,你背负着使命而来,最后就不可能轻轻松松的卸任,也就是说,无论如何,你最后终究还是要走上自己的命途的!我想。你遇到那笑面尸,应该就是你开启自己使命的时候,你只是走上了自己的路,和青衣无关,你并不是他的伴生品。相反,他想往上走,才必须要踩着你!当你开始了自己的使命,一切自然也就接踵而来,遇到青衣,只是迟早的事情,谁让我当年没能斩了他呢?周神算子也正是知道这一切,最后才决定让你去找张金牙,去主动的寻到青衣!在命运的博弈中,一个先机是很重要的,你主动去寻找他,于是形成了现在的局面,至少你还压着他一头,如果他先来找你,那就是他抢占了先机。可能今日之光景,就是另外一番模样了,你可能真的就彻彻底底的沦为了他的垫脚石。

既然命中注定,那不如让一切来的早一些!

周神算当初的安排,寓意至深远,你可能还没有体会出来啊!”

说到这里,我母亲拉起了我的手,拽着我站了起来:“走吧,我带你去参拜一位传奇。”

传奇?

谁?

我愣了,这里还有谁?

下意识的,我扭头一看,这才发现,在我左边,竟然还有一道门,之前我的所有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我母亲身上,自然而然的也就忽略了周围的环境,现在一回头才发现这主墓室里面另有乾坤。

而我母亲,就拉着我往那扇门走了过去。

“过河的卒子不回头,你现在就是过了河的卒子啊,凶机重重,孤独前行,所以,如果强大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恰好,我这里有一法门,可助你!”

我母亲轻轻说着,然后扭头看了我一眼:“不过,在此之前,你应该去拜谒一下这位前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