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3章 帝骨/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辈……

这两个字,说的我是心惊肉跳的。

这主墓室里来过谁?

据我所知,在我们一行人来到这里之前,曾经只有四个人来到过这里。

一个是酆都大帝,还有一个是被酆都大帝镇死的大帝,再就是一个闯轮回路被挑翻的天尊,最后一个就是我母亲了。

我母亲说的前辈,很显然就是之前的三个!

酆都大帝呢?他已经死去,这一点确信无疑,这一路走来我所听到的点点滴滴的信息都在告诉我这一条。

那么,剩下的两个可能就只有那个被酆都大帝镇死的大帝和那个被挑翻的天尊了。

那可是两位强悍到极点的主宰,对于我来说,现在几乎是可望而不可即的,难道他们还活着?

不知不觉间。我脑门子上已经沁出了一些冷汗。

我母亲可能也是看出了我的心情激荡,于是轻轻抓住了我的手,她的手略微有些发凉,但是被她抓住我却很踏实,明明七尺男儿,可放在她的身边,我还真的就像是个孩子一样,或许当真也是应了那一句话了,无论我走到何时何地,于她而言,我也只有一个身份——她的孩子。

仅此而已。

这种踏实和被包容着的感觉,我已经太久太久没有体会过了,倒也不排斥。

然后,我母亲扭头笑着和我说:“不用紧张,那位前辈已经离去,也算是了却了一身的烦恼丝,不过,母亲要传授给你的这门绝技,也全是受了他的启发而创,要想传授你,终究还是得去见他一见的,也算是表达一下对逝者的尊敬吧。”

我默默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就问我母亲:“能告诉我这里面到底是谁么?”

“你见了就知道了。”

我母亲神秘一笑:“现在我就不透露有关于他的身份信息了。”

这个时候,鬼府散人他们看我和我母亲已经说完话了,纷纷凑了上来,然后循在我与我母亲身后直奔主墓室里的那扇门而去。

那扇门仍旧是陨铁打造的,只不过上面多了一些神秘的符文。

事实上,整个主墓室里。都镌刻着神秘的符文,鬼府散人说那些符文全都是起源于九十九字至高神语的,可以无限加强这座主墓室,再配合血禁之门,这座主墓室可以说是天底下最牢固的囚牢了,哪怕是大帝级别的高手在这样的囚牢中都只能干瞪眼,要想用双拳打破一切,简直就是做梦。

那道门,并未锁上,看得出来,我母亲应该时常出入这里,在这里行走犹如在自己的家里一样,很随意的就推开了那道门。

吱呀……

陨铁门发出一道尖锐难听的声音。

下一刻,一点金光毫无征兆的就跳跃进入了我们的眼帘,之后,金光几乎是越来越璀璨,等我母亲彻彻底底将门推开的时候,金光大作,就连我们的视线都受到了一些影响,所以,起初的时候,我几乎是下意识的抬起手掌挡住了自己的双眼,过了片刻,等稍微能适应这璀璨的金光的时候,我才终于放下了自己的双手,然后,我终于看清了这个墓室里的情况。

这个墓室并不大,只有四五十平方米,大小与一个单身公寓差不多,它在主墓室里面的位置很显然是类似于卧室一样的存在,里面能看见一座石榻,以及一些石质的桌椅,布局非常简单,看起来确实与卧室无异。

石榻之上,一具赤金色的枯骨盘坐在上面。这枯骨通体犹如黄金浇筑的一样,墓室里面那凛冽的金光就是从这具枯骨上面散发出来的,它的形象是一具人骨,但是上面却没有一丝血肉,通体犹如黄金浇筑出来的一样,十分惊人!

最重要的是,这具金色的骨头上。竟然还镌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

它,就算是一具枯骨,可是盘坐在那里,仍旧散发着一股子不容他人侵犯的凛然气息,屁股底下的石榻上面满是裂痕,犹如蜘蛛网一样纵横交错,明显是被他身上的气息给镇压的,仿佛这石榻根本无法承载他的肉身力量一样。

在石榻旁边,有一具看起来就像是玉石打造的枯骨一样,只不过这具枯骨的造型就没有那具金色枯骨的造型酷了,零零碎碎的洒了一地,骨头看上去虽然是玉质的,但是,却绝不像羊脂美玉一样那么圆润。反而看着仿佛是里面的精华全部流失了一样,就剩下了一个空壳子。

“妈呀,帝骨!”

鬼府散人当场就惊呼了起来,指着那具盘坐在石榻上的金色枯骨,大声说道:“帝骨,这是帝骨!被酆都大帝斩杀的那个大帝一定就是它!”

我也是眼皮子狂跳,忍不住上前盯着那金色枯骨观察了起来,身上的冷汗也在簌簌往下落,身子几乎是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

造成这一切的全都是那骨头上面的符文,那符文在诠释着什么我看不出来,是一种我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的符文,但是我却能从那符文上面感受到一股子极端狂暴的气息,恍惚之间,似乎有一尊无敌的战神在提着大剑朝着我劈砍过来。那是一种气势上的镇压,我就看了一眼,就忙不迭的后退,然后大口的喘息着……

“不错,十一秒钟。”

我母亲忽然开口了,笑着说道:“看来,我要教给你的法门。确实是非常适合你的,当初我便是在这可怕的气势镇压,以及在黄泉水牢极端绝望的环境中创出了这一套法门的。事实上,最开始我盯着这位前辈的枯骨看的时候,仅仅坚持了不到四秒钟的时间,你却能坚持十一秒,这说明你是能承受这种惨烈的,在这条路上或许能走出很远!”

我苦笑一声,仅仅是盯着人家看,我才就能看十一秒钟,然后就有点受不了了,结果还成了有天赋了?

老妈,你这算是表扬我?

不过,现在我心里面最好奇的还是这位大帝的身份。

古往今来。能成为大帝者有几人?那是屈指可数的,既然这曾是一位大帝,肯定有名号,不可能是那种籍籍无名的小人物。

本来,我是准备问我母亲的,结果,墨桀的声音却忽然在这墓室里面响起了,他的声音带着一些失神的味道,似乎见到这具帝骨以后,对他造成的冲击还是颇大的,只听他喃喃说道:“梼杌,竟然是梼杌,没想到你竟然彻底陨落了,还是死在酆都的手里!酆都啊。我终于知道你当年那一句欲立规则,须在血与骨之上是什么意思了,原来你竟然能拿梼杌下手,将梼杌一声不吭的就镇死在了你的黄泉水牢里,难怪当年梼杌一声不吭的就失踪了……这……”

梼杌?!

眼前这尊帝骨是梼杌的?

太古四凶,梼杌、穷奇、混沌、饕餮,威名赫赫,就算是到了今日也是居家必备,半夜吓唬小孩子的好题材。

没想到,梼杌竟然真的存在?

“我的个乖乖。”

老白在一边当时就嘀咕了起来:“梼杌?甭说我老白没文化,但也知道这祖宗,传说中这不是一头神兽么,嗷呜嗷呜叫着,凶的不要不要的那种。咋的是个人形呢?”

不光他疑惑,我也疑惑。

根据太古奇本《西荒经》当中记载:西方荒中有兽焉,其状如虎而大,毛长两尺,人面虎足,口牙,尾长一丈八尺,扰乱荒中,名梼杌。

也就是说,这个梼杌根本就是个野兽,哦,不,应该说是一个凶兽,桀骜不驯。生啖活人,极其凶猛!

“所谓凶兽,太古四凶,都不过是世间以讹传讹的说法罢了。”

洛凰能读懂我的心意,这个时候在一边说道:“其实,无论是梼杌、还是穷奇,或者是混沌、饕餮,他们全都是人类!混沌是帝鸿氏的儿子,穷奇是少昊的儿子,梼杌是颛顼大帝的儿子,饕餮是缙云氏的儿子。这四个人都是惊才艳艳之辈,只不过他们是属于西羌部落的,民风剽悍,个个桀骜不驯。所以才得了凶名!

太古年间,天下初定,大舜帝以德号令四方,可偏偏那个时候混沌、穷奇、梼杌、饕餮这四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跳出来反对大舜帝,后来被大舜帝放逐到了蛮荒地带,在那里他们分别建立了自己的部落,只不过部落不服从东夷部落的统治罢了。常常烧杀抢掠,因为他们使用的图腾全部都是以猛兽为主,所以在东夷的百姓眼中,他们自然就被妖魔化了,传言传的是越来越凶,久而久之的就把他们的样子想象成了妖魔鬼怪,说他们青面獠牙。以自己的形象为图腾……

唉,这一切,说起来真的是太久远了。

其实,梼杌他们虽然桀骜不驯,但是在大是大非上面一点都不含糊,也曾经奋起反抗,也曾流血拼杀过。他们不服从东夷的统治,更不会向任何人妥协,最不缺的就是誓死一战的精神,所以,后来他们也是战神。酆都啊酆都,就算梼杌再不对,惦记着你轮回路上的秘密。想一窥究竟,你也不至于把他镇死啊!

英魂何安?天下何安!?”

通过洛凰的说法,我才终于明白了这些,看来以前我的认识都是存在一定误区的。

也就是在他们刚刚说完的时候,墨桀和洛凰竟然同时现身了!

墨桀在我的左边,洛凰在我的右边,两人同时恭恭敬敬的对着梼杌鞠了一躬!

也就是这一次,我终于第一次见到了洛凰的真容。

满头青丝垂落在肩膀上,一身火红色的流苏长裙,看起来当真能说得上是轻舞飞扬这四个字,美得几乎是不真实的,只不过她身上却激荡着一股子摄人的气息,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女帝一样,事实上。她也确实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女帝,让我有些不太敢接近。

“你,或许真的应该对着梼杌鞠一躬。”

洛凰扭头看了我一眼:“他虽然被酆都大帝给害死了,但我觉得,他死时一定悲怆,心里最惦念的那个人就是你!你……真的该心怀愧疚的给他说一声道歉,至少,现在据我看来,你母亲的法门是出自于梼杌,你要学习他的法门,应该对着他恭恭敬敬、心怀愧疚的鞠一躬,就算你做不到心怀愧疚,也应该去感激一下他曾经流过的血!”

说完,洛凰和墨桀一闪身消失在了我胸口的位置,最后只留下了一声怅然叹息:“英魂已死,执念仍在,他……等着你的一声认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