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4章 那一躬/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时,我整个人其实都是愣着的。

我欠梼杌一声认可?

什么时候欠下的?

难道又是我猜测中的那虚无缥缈,到现在都看不见、摸不着的前世欠下的?

我不知道,一时失神,最后忍不住看向了我的母亲,在询问着她这一切。

我母亲只是摇了摇头,表示她也不是特别清楚,犹豫了许久,她才终于缓缓和我说起了她的遭遇:“看到旁边那堆玉质的骨头了吗?那是一位天尊的骨头。当年,那位天尊就是因为对梼杌大帝的尸骨不敬。欲拆掉梼杌大帝的尸骨,好好研究一下,结果被梼杌大帝狂暴的气息给活活镇死了,最后,就连骨头里的神性精华都一点点的流失了,碎骨头散落了一地。

梼杌大帝的情况具体如何,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觉得他在坐化前确实有未了的心事。看到他骨头上的那些符文了吗,那叫做帝骨纹,一般的大帝死去,骨头上面是根本留不下这些东西的!”

我蹙眉思索着,听着我母亲的解释,我才一点点的终于知道了这当中的不同寻常之处。

帝骨纹,上面是凝聚着一位大帝一生修道的许多精华,是道的有形体现,是这位大帝的道,也是他的道心!

可是,也只有一些坐化时候,心中有执念,有太多放不下的信念的大帝在闭眼以后。才会在骨头上面留下帝骨纹,将自己一生的道留下来,让后人看到自己的道心。

这就是帝骨纹,若大帝心中无执念,根本没办法形成帝骨纹的。

所以,如果有幸能见到一位大帝的帝骨纹,对于一个人来说也是天大的机缘,毕竟走到大帝那个级别,肯定是跨越了无尽的岁月,看多了生生死死不说,甚至就连世界的发芽和凋零都见过,还能有什么事情让他们留下执念?所以说,帝骨纹很难得!

那镌刻着一位大帝的道心,有幸观摩,获益匪浅。

根据我母亲所说,梼杌大帝也是不走寻常路,他是肉身成帝,都是走的肉身的路子,和我母亲一样,所以,我母亲在看到这位大帝的帝骨纹以后,有了很大的感悟,最终创出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法门。

但具体是什么样的法门,我不知道。

我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梼杌大帝的帝骨,不知道该如何抉择了。

“无尽岁月之前。梼杌曾经历过生死一战。”

洛凰的声音又一次在我心里响起,用一种深沉而忧伤的语气缓缓说道:“他是为你而战,手里提着大帝的头颅,赤膊而战,血洒长空。每一次前进一步,都会大吼一声‘你错了’!我知道,他恨你,也爱你,他说你错了,其实希望你能看见他流的血,看见他付出的努力,认可他这个从来都没有被人认可过的四凶之一,承认他做的一切都没有白费!你,真的欠他一句认可。如果你要观摩他的帝骨纹去学习你母亲所说的法门的话,我觉得,你至少应该给他一个认可!”

听着洛凰的声音。

恍惚之间,我仿佛看到了一片浩瀚的战场,一个男子怒发冲冠,喋血而战,口中发出悲凉的怒吼……

不管怎样,我被打动了,虽然,我不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我曾经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但,就为了洛凰给我描述的那个勇士,我觉得我应该给他一个认可,即便我觉得我的认可未必就那么重要,可既然洛凰说有用。那就有用吧!

当下,我后退一步,正要鞠躬。

谁知,墨桀阴沉沉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了:“你这一躬,外人不能看!”

说话之间,墨桀无声无息的又一次出现在了我身边,扭头双目阴森的看着我身后的鬼府散人他们,一字一顿的说道:“怎么?你们难道想看他低头认错的一幕?这个世界上,有的人,认错可以被外人看到。可是有的人认错,那头一低,就不能被人看!”

墨桀是个话很少的人,忽然之间说了这么多,还让人颇为不习惯!

不过,看得出来,这一刻,他动了杀心。

鬼府散人他们被吓得面色同时一变。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知者不罪。前辈息怒!”

鬼府散人连忙打躬作揖,然后拽着白无敌他们就直接离开了墓室。

不过,墨桀倒是没有撵我的母亲,估摸着也是给了面子的,看得出来,他真的是不想让外人看到我给梼杌大帝鞠躬。

其实,我心里还是疑惑的。

为什么我给梼杌大帝鞠躬外人就不能看到?搞的我好像是个皇帝一样,给人鞠躬赔礼道歉不能被外人看到。

皇帝嘛,知错改错就是不能认错,认错了就是威严扫地。

反正。我是琢磨不明白。

“墨桀,你虽然口口声声说着不可原谅,结果,到头来还不是你最维护他?”

洛凰又一次出现在了我身边,笑着看着墨桀说道:“真是个刀子嘴豆腐心,你倒是一点都没有变!”

墨桀没说话,只是将头扭到了一边。

再后来,墨桀和洛凰两个人全都转过了身,就连我母亲也转过了身,背对着我。似乎是不愿意看到我鞠躬认错的一幕。

我唯有苦笑着摇头了,其实我自己倒还真没把这低头认错当成什么,对就是对,错就是错,错了不就得低头道歉认错吗?虽然我不知道以前发生了什么,既然梼杌大帝在等着我这一声道歉,那我这一世就给他一个道歉!

所以,在墨桀他们转过身的瞬间,我深深呼出一口气,只等心绪稍稍平静的时候。对着盘坐在石榻之上的梼杌大帝就深深鞠了一躬,一个九十度的鞠躬,身子压得很低。

这个时候,我脑子里想的是洛凰给我描绘出的那个勇士的形象,然后直接沉声喝道:“梼杌大帝。你是个真勇士,我敬佩你的流血和牺牲,虽然我也不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但……既然他们说我对不住你,那。我今日就诚恳的向你致歉,希望你能原谅了!”

我话音方落,刚刚还盘坐在石榻上面的梼杌大帝竟然有了动静,“嗡”的颤动了一下,霎时金光更加璀璨了。上面的帝骨纹一个接着一个明亮了起来……

金光弥漫中,我隐隐似乎听到了一个男子悲凉的狂笑——“哈哈,万年啦,我等了数万年了,终于等来了你。也终于等来了你的幡然醒悟,值了,一切都值了!莫要再辜负那些敬爱你的人了……”

我怔住了。

墨桀他们这一瞬间竟然回过了头,我起身的时候,看到墨桀和洛凰竟然眼中泛着泪光?

大帝的泪光?

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竟然能让大帝的眼中有泪!

“确实,这一句……来的太难了。”

洛凰死死咬着嘴唇,轻声说道:“或许,这真的是丰碑式的一幕,这一躬。得让多少天尊大帝流尽热血以后再留下眼泪?我们等的太久了,虽然他还很懵懂,但……真的让人心里的担子轻了许多。”

轰!

这时,梼杌大帝的骨骼上面的那些帝骨纹几乎在同一时间冲起,化成了一个个沉浮在虚空之中的文字,最后汇聚成河,围绕着我不断旋转着。

一瞬间,金光缭乱,甚至有些刺眼。

“梼杌有执念,执念消散时,欲以最后一身血与骨,授他近战之法!”

墨桀一声大喝,看向我母亲:“快传他法门!”

我母亲点了点头,双手飞快结印,同时低喝:“万古千秋第一法,贴身看我悍刀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