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5章 悍刀决/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母亲的动作很快,几乎已经到了一个眼花缭乱的地步,总之,于我而言,我的眼力很难跟上她的手速,也看不清到底是一些什么样的手印,只看见她双手在飞快的纠缠着,时而犹如猛虎扑食,时而犹如雄鹰猎蛇,双手纠缠之势极其凶猛迅速,几乎已经化成了两团黑影,我看不懂,但感觉非常玄奥,一定是了不得的手印。可能寄托着她当初能在黄泉水牢中逆天改命、肉身成圣的秘密,也可能蕴含着她对着梼杌大帝的帝骨纹枯坐漫长岁月以来的感悟。

料想,有如此惊人之势,势必非同凡响!

这个时候,梼杌大帝的遗骨上面的帝骨纹已经尽数飞出,全都围绕着我飞快的旋转环绕,金光也是越来越炽烈了,我眼前几乎已经被金色的光芒完全笼罩了。

隔着金光,我隐隐约约看见,盘坐在石榻上的梼杌大帝的帝骨上面的神性精华在一点点的流失,原本呈现出一种赤金色的帝骨很快就变得苍白了起来。

咔嚓!

一声轻微的脆响在梼杌大帝的帝骨上响起,他的骨骼竟然在这个时候开始一点点的崩裂了,虽然金光朦胧了我的视线,但我仍旧能清晰的看到,一道道黑色的裂痕在那骨头上飞快弥漫开来,错综复杂的交织着,就像是铁线松上弥漫出来的黑色网纹一样,看着触目惊心的。

终于,当那些裂痕密集到一个地步的时候,梼杌大帝的帝骨无法继续支撑着了,“哗啦啦”的变成了粉碎。一下子散落在了石榻上面,最后残渣变成了点点光辉,很快飘散消失在了墓室里面。

“尘归尘,土归土,我终于可以离开了!值的,值得了,数千年没有白等,终于等到了你的归来,也终于得到了你的认可和……悔悟!这一声悔悟,让多少天尊大帝等到了望穿秋水,从黑发到白首,血流尽,尸已冷……不管怎样,总算是等到了,你的这一声悔悟,太难得……”

那道粗犷悲凉的声音又一次在墓室里响起。

我知道,那是梼杌大帝的执念发出的声音,是他心底最真诚的声音。

执念,是永远都不会说谎的,执念在那里,人就会那么做。

恍惚之间,我仿佛看到,在梼杌大帝坐化的石榻上,在他枯骨崩碎的位置,一个男子缓缓走出,他满头黑发浓密,气势摄人,身上披着兽皮,一条臂膀裸露在外面,肌肉虬实,犹如一条怒龙一样缠绕在他的臂膀上面,手中到提着一把战斧,那战斧上面到处都是刀痕剑孔,到处都是缺口,明显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场惨烈的战斗才会留下那么深刻的痕迹。

他,就是一位百战勇士,身上仍旧残留着点点猩红的血迹,从石榻上面走出,但是身子却在一点点的变淡,显然马上就要溃散了,凝立在半空中,对着我颔首微笑。

笑着笑着。他双眸中流下了泪水,是血泪。

杜鹃啼血,勇士流血又流泪,这一幕让我心情激荡。

太古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像梼杌大帝这样的绝代勇士都会泣血?

“我”……又做了什么?

我不知道,但看着他,我情不自禁的抬起左手狠狠捶在了自己的胸口上,敲击的很用力。甚至连胸膛都发出了“咚”的一声闷响。

这是武士对武士之间最高礼节!

不管怎样,他是我敬佩的勇士,这是真的。

“哈哈哈哈哈……”

他在仰头狂笑,终于还是溃散了。

这就是他留给我的最后一个画面,给我留下了毕生难忘的深刻印象,或许终我一生都无法忘记这一幕。

人都言:江山如画美如花,美人如诗亦悦目。

所言不外乎是在说,江山美人是这个世界上最让人赏心悦目的东西,可是看到了梼杌大帝的风采,我才知道,原来勇士的壮美,也是让人倾心的美,那江山染血,勇士无畏的画面。谁人能懂?

反正,我无法忘却梼杌大帝,这个对我今生而言,初次见面只留下匆匆一瞥的男人,却在我心里留下了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

“梼杌……终究还是离开了。”

我听到洛凰在我旁边轻轻叹息着:“为了所谓的规则,酆都牺牲掉了他,到底值不值得?”

“酆都那个不阴不阳的东西,整天冷着个脸,就知道规则规则,若不是他死,我宁可去给他刨坟!”

墨桀咬牙切齿的说道:“不管梼杌如何的桀骜不驯,但是我敬佩他是个汉子,当年,谁人敢如他一样血战千里。从来没低下过一次头?就因为破坏一次规则,就被酆都这么折腾,这合理吗?就凭着他曾经流过的鲜血,做错了什么事情都可以原谅!要不是酆都那个瘪三得了一些法宝,他能打得过梼杌?恐怕得被梼杌追杀的九天十地到处逃亡,惶惶不可终日!”

我知道,他们是在为梼杌大帝鸣不平。其实我也在为他鸣不平。

酆都说的规则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我觉得像梼杌大帝这样的勇士,他就算是死,也应该是百战穿金甲,马革裹尸还,壮烈的去死,而不是被关在黄泉水老里面被活生生的困死,天理不容!

后面墨桀和洛凰又说了什么,我就再没有听到了,因为我母亲这个时候终于完成了结印,然后快步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右手探出,竟然直接穿越了梼杌大帝的帝骨纹,然后伸进了金光闪烁之中。最后她的大拇指狠狠摁在了我的额头上。

啪!

我额头眉心位置,在这一指下,竟然直接爆裂开了,鲜血飞溅,同时我母亲的手指也崩裂了,同样鲜血横飞,我们两个人的鲜血霎时融汇在了一起!

“你我虽不是亲生母子。胜似亲生,同时,我们还有血缘关系,所以,我传你法门,直接搭建鲜血之桥就可以了!”

我母亲的声音传来:“你闭上眼睛,专心一点,我会让你看到我的法!”

我一愣,忙不迭的点了点头。

下一刻,我的眉心陡然传来一股子激烈的刺痛,就像是有无数根针在扎一样,就算是我的意志都根本扛不住这样的剧痛,当时我几乎是情不自禁的就仰头怒吼了起来。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伴随着那激烈的刺痛。我感觉大量的信息正在疯狂冲击着我的脑海,就像是外力在强行给我的脑子里面灌注东西一样,那滋味儿绝对称不上好受,我感觉自己的脑壳子就像是要炸开了一样,头疼欲裂。

我所有自主思维在被冲击的一点点的溃散,我能清晰的感觉到,我母亲给我传输过来的东西在占据我的思维主导。

“不要反抗。放松,放松!”

我母亲的声音又一次传来了,声音很温柔,带着心疼的意味,似乎是在轻声叹息:“我苦命的孩子啊,经历了那么多,孤独了那么久,心扉紧闭,传输法门都会下意识的抵触。别害怕,我的孩子,我是你的母亲,这个世界上就算所有人都害你,我也不能害你的。”

她的声音,就像是一股股暖流冲击着我……

我最抵抗不了的。就是这样的暖流。

若是寒流,我不怕,我这一生所承受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寒流冲击,早就习惯了,冲不垮我。

可是暖流,我抵抗不了。

终于,我在我母亲的声音下。整个人都放松了,也放开了,然后,我母亲灌注过来的东西就像是洪流一样以一种摧枯拉朽的架势一股脑儿冲进了我的脑海,也直接占据了我的思维!

这一瞬间,我的脑海变成了一片空白,紧随其后,我看到了很多很多的画面,画面中的人,是一个女人,她是我的母亲,柳倾城。

不,准确的说,这个时候,我就是她,她就是我,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她的情绪。

于是……我明白了,我母亲的法,我母亲的道,就是凝聚了她一生的智慧。

我看到,一个满身伤痕,处处是血的女子孤独的行走在苍凉的西北大地,那是华山一战后,被迫远走的她,她在孤独的战斗着,天道盟的人对她围追堵截,每日必有血战,可是。哪怕她趴下了,到了极限,还会又一次挣扎着站起来,因为,那个时候她的心里在想着——我要轮回,要活下来,要看着我的孩子长大,没有了我,他该多么的孤苦伶仃。

于是,她坚持下来了。

就是抱着这样一股子信念,她横穿三山五岳,踏遍华夏大地,倒提三尺青锋,从人间杀到了地狱。每一次打趴下,只要还有一口气,都能站起来。

我也看到,她浸泡在黄泉水中的落魄……

最后,我看到了她被囚禁在主墓室里以后,面对着梼杌大帝凶残而狂暴的力量,自身犹如一叶浮萍,却仍旧死死抵抗着,从来不会轻言放弃,一切,都是心里的一股子执念。

我深切的体会着她在遭遇那一切的时候,心中的绝望,那个时候,她的世界几乎是一片黑暗,没有温暖,没有光,只有她心里的一丝执念在牵引着她不断响起,无论如何,永不言弃,孤独蹒跚的行走在黑暗中……

终于,我明白了我母亲的道,我母亲的法,也明白了……悍刀决的刀决!

刀决,就是一套刀法的灵魂!

这个灵魂是坚韧不屈的,我母亲在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我悍刀决的核心意义,这是一套她在绝望中创造出的刀法——无论苍天给了你怎样的黑暗,如何的坎坷,哪怕前路看不到任何希望,仍旧不忘初心,誓死向前!

悍刀悍刀,真正的核心,就在这一个……悍!

这个悍,是真正的勇敢,永不妥协,永不言弃,假如与命运狭路相逢,也会毫不犹豫的出刀,去斩杀一切,这才叫悍!

我有了明悟,眼前的景象,轰然大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