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7章 钥匙/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色的帝骨纹犹如一颗颗撕裂天穹的流星,狠狠朝着我砸了过来,速度很快,但是却没有什么杀意,倒是把我着着实实吓了一大跳,最后等落在我身上的时候,一下子又卸去了所有的力量最终全都平和了下来,一个接着一个的帝骨纹贴在我的身上,紧紧挨着,就像是在我的身上穿上了一层如帝骨纹打造出来的铠甲一样,上面闪烁着金光,神秘又玄奥。

那是一位大帝的道,一位大帝曾经走过的路,如今尽数加诸在了我身上。

可惜。来不及惊讶,我的脑子就毫无征兆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那种感觉就像是……一把电钻在狠狠的钻着我的头颅一样,疼痛难忍。

吼!

我不可抑制的喉腔中爆出了一道深沉凄厉的怒吼,因为难以承受这种极端的痛苦,最后实在忍不住就抱着自己的头颅噗通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可那疼痛却丝毫没有要放过我的样子,仍旧如跗骨之蛆一样紧紧粘着我,哪里有丝毫要放过我的架势?反而更加来劲了,撕裂性的痛苦折磨的我最后满地打滚,眼前一阵阵发黑,渐渐的什么都看不见了,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意识也在一点点的模糊。

我不知道我的母亲。墨桀、洛凰他们都去了哪里,为什么没有人上来拉我一把?以至于我在黑暗中不断沉沦,一点点的下坠,终究我还是什么都看不见了,思维也在一点点的凝滞。

“怀抱长刀,不忘初心,斩杀过往,凝练真我。你,就是你,亘古长存。”

深沉的声音在我的心里激荡着,那声音我听来非常的熟悉,可惜此刻我的思维能力实在是有限,一时间根本想不起来这到底是谁的声音,缓了很长时间,才终于明白到底是谁在和我说话了——原来是梼杌大帝的声音。

他不是已经执念破碎,彻底消逝了么?

为什么他的声音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难道……是帝骨纹?!

可能吧,那毕竟是他一生的道,也是他的信念和心意,带着他的思维也是有可能的,大帝那个级别我也不是特别了解,只能静静听着他在黑暗中轻轻诉说着。

“悍刀决,是一门深奥的力量,我想,大概这个世界上能和它媲美的法门不多,那是一个女子在绝望的时候所创,后面的路一片空白,你或许能走出很远很远,但情绪与天道之间的大门,你现在还无法打开,经历有了,缺少时机,我会燃烧掉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痕迹来帮你找到那把打开大门的钥匙。得罪了,恐怕我要看一看你这一世的经历了。”

梼杌大帝的声音仍旧在我的脑海中回荡着。

可我自己却一直都处于黑暗当中,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到梼杌大帝不断的叹息声,我不知道他在为什么而叹息,但我却能感觉得到,他就在我的耳朵旁边,声音也就在我的耳旁回荡着,可惜我却看不到他。

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

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梼杌大帝终于没有再发出一丝声音了,我以为他离开了,在这冰冷黑暗当中,我忽然觉得有些孤独,于是我大声的呼喊他,可惜他没有任何的回答。

轰!

毫无征兆的,一团强光在我眼前爆出,陡然炸开,非常刺眼。我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双眼,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一座青葱苍翠的大山之下了,眼前是成片成片的别墅区。

这里是……天道盟!?

没错,这里绝对是天道盟,这个留下我一生中最大的悲恸的地方,我怎么可能会忘记?

我为什么会回到这里?

我有些想不通!

“吼!”

毫无征兆的。天道盟的建筑中爆出一声凄厉的怒吼,一下子将我惊动了,然后我就看见无穷无尽的海外分部的武士朝着在天道盟之外活动。

他们……好像看不见我!?

有一个武士与我擦肩而过,他有着一张于我而言非常非常熟悉的脸,我盯着看了半天才忽然想起来——那不是那个在太平洋基地里已经死去的武士么?那个时候,他被老白放出的蛊虫啃咬的奄奄一息,正在痛苦的挣扎,最后抓着我哀求我杀死他,于是我给了他一刀,让他直接解脱了,怎么他又会出现在天道盟?

渐渐的,我明白了。

我是在回忆,梼杌大帝把我拽回了回忆当中,在我当时大闹天道盟的时候。那个武士还活着,他只是死在了后来的太平洋血战中。

于是,我站在天道盟之下,迟疑、彷徨了,要不要上去?最后,我还是忍不住了,迈开了脚步,轻飘飘的走进了天道盟,最后,我看到了我自己正在三堂会审。

我就像是一个旁观者一样,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看我自己走过三堂会审,我眼睁睁的看着一切的一切就在眼前发生了。

天道盟高层权贵的冷笑,十面埋伏,杀机四起……

我看到陈煜力战而亡。也看到扎西那个大傻子倒下,最后看着周敬为我逆天改命,匆匆留下一句“我们在未来再见”后,就那么离开了我的身边。

我终究是重新目睹了我的一切失败。

画面,在这个时候又一次跳转,我来到了那个大雨滂沱的雨夜,又在龙虎山的小亭里看到了花木兰的逝去。

虽然。我很清楚这一切都是已经发生的,可还是忍不住的黯然,难受……

然后,这一切的画面就都破碎了,我重新站在了黑暗中,身边无一人,只有我孤独的站在浩淼的黑暗中,无边无际……

那是一种彻入骨髓的孤独,我什么都没有了……

“噗嗤!”

忽然,一道轻笑声在我身后响起,瞬间惊动了我,我扭头一看,然后看到了一张让我没齿难忘的脸。

是青衣!

他竟然出现在了我的身后,背负双手。浅笑着看着我,笑容非常的刺眼,忽然说道:“真是个可怜虫,你说你什么都没有了,为什么还要活着呢?你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任何的价值,何苦呢?快去死吧。”

他的语气很轻蔑,那眼神。更像是刺一样扎我。

“葛家的杂种,不都是这样么?”

又一道不屑的笑声响起,一个女子缓缓从黑暗中走出,她站在了青衣的身边,那张脸我仍旧很熟悉,她也是我的母亲,生母。柳倾国!虽然,我一直不会承认这个事实,永远都不会承认,但它确实事实。

柳倾国就那么与青衣站在一起,对我投下了不屑的冷笑,忽然扭头看着青衣淡淡说道:“怎么样?你的这块垫脚石还不错吧?也就只有像他这样的人才能做你的垫脚石,输得精光还就是不去死,让你一遍遍的虐他,最终把你成就!”

“可悲!”

青衣摇头,眼神里的怜悯更是不加掩饰的,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是个什么东西,还真以为我把你当兄弟呢啊?我不过是在利用你个傻子,等你成长起来,然后在一脚把你踩下去。踏着你我才能走的更高更远!你活着,就是用来被我踩得,我就是喜欢看你那种在痛苦中一点点的挣扎的样子!”

他们二人相视,同时狂笑了起来。

“喂,乖儿子,快喊爹!”

黑暗中又传来一道声音,紧接着,一个人又一次出现了柳倾国的身边,那是她现在的丈夫,那个男人一脸挑衅的看着我,然后一把搂住了柳倾国的腰,戏谑道:“真是个便宜儿子呢,不过看在你妈昨天晚上把我伺候的还不错的份上,我就勉强认下你这个便宜儿子。”

“讨厌!”

柳倾国媚笑着轻轻敲打了那个男人一下。

于是。他们一起对着我大笑了起来,笑的轻蔑,充斥着嘲讽的味道。

后来,更多人加入了嘲笑我的行列。

就连三清都赫然在当中。

我孤独的站在黑暗中,眼前除了敌人还是敌人,一个又一个的敌人,我找不到朋友……

绝望。暴怒,在我心中一点点的生根发芽了,很快就长成了参天大树,将我整个人的情绪都占据了。

我母亲的身影在这个时候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我的心里。

是她踏出悍刀决的身影。

“你们都他妈的给老子去死!”

我终于忍耐不住了,百辟刀豁然从腰间出鞘,长刀上的飒飒寒光从我眼前划过,终于给我带来了一点点的安全感,恐怕也就只有我的刀才能给我带来这样的安全感了。

这个时候,我的双眼之中,什么都容纳不下了,只剩下了眼前这些人可恨的面容。

疯狂的杀意填充了我内心,也蒙蔽了我的双眼,于是,我对着他们踏出了一步。即便是我自己也能感觉到此时我身上弥漫着的死亡气息,终于,对着他们劈出了一刀。

狂暴的杀气,弥漫的死亡气息,终究化成一片血光将前方的彻彻底底的笼罩了!

第一刀,黯然。

绝望中的一刀,我看到青衣他们尖叫怒吼了起来。让我心中总算畅快了许多,但是,不将他们彻底湮灭,我怎么对得起我自己?所以,我毫不犹豫,接连出刀。

第二刀,绝望。

第三刀。疯狂。

第四刀,成魔。

……

四刀出去,他们的终于彻底湮灭在了黑暗中,没了敌人,我孤独的站在黑暗中,一时间又有些找不到敌人和目标了,我的敌人在哪里?我在心中问着自己?

黑暗无尽,前方无敌。

这难道就是我的路?

最后,终究还是一条孤独的路啊,我看不到我母亲说的希望,看到的只是孤独和绝望。

轰!

黑暗,终于破碎了。

我又一次回到了墓室里,只不过身上的帝骨纹已经消失了,只有我拄着百辟刀站在墓室里,我从梼杌大帝给我凝聚出来的意识空间里出来了,只不过此刻我的身上却弥漫着一股子说不出的无力感,仿佛浑身上下的力气都被抽去了一样,整个人都摇摇欲坠。

在墓室中,我看到了我母亲和墨桀、洛凰,他们眼中带着震惊。

至于墓室,像是遭到了什么可怕的力量打击,里面的许多东西全都支离破碎了,只剩下梼杌大帝曾经沉睡过的那张石榻还在。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有些吃惊的看着我的母亲。

“你的悍刀决。”

我母亲长长呼出一口气,苦笑着和我说道:“梼杌大帝让你经历了什么?你的悍刀决,破坏力比我的要大,一刀更比一刀强,四刀之下,我们三个接的都略微有些吃力。或许……当你劈出第五刀的时候,可以斩杀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