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9章 黄泉沉棺/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轰隆隆……

沉重的棺盖摩擦发出低沉的咆哮,一点点的被我拉开,阴寒之气当场就冒了出来,犹如袅袅白烟,不断升腾翻滚,但是却不会离开冰棺玄蛊太远,每次稍稍高于棺盖的时候,就会陡然调转方向朝下坠去,又一次回到棺中。

那是冰棺玄蛊外加那篇神秘的复活经文的威力,天地间的阴寒之气只进不出,用来滋养棺材里的人。

棺盖,被我拉开一半便停下了,此时,我已经能清楚的看到花木兰的面容了,她就那么安安静静的躺在阴气凝聚的寒水中,白雾朦胧了她的面容,唇角仍旧微微上扬,含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容,只不过让我痴迷到无可自拔的眸子却再也睁不开了,更不能温柔的与我说话了。

此情此景,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作何感想了。或许用心字成灰四个字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但心却在隐隐发疼。

终于,我没能忍住,手落入了冰棺玄蛊中的寒水里,一股股刺骨的阴寒之气瞬间将我的手掌包裹住了,甚至就算是我都有些扛不住这样的阴寒之气。绝对与黄泉黑水有的一拼,钻心的疼痛在我的手掌心弥漫,到最后,就连手掌都微微发麻了。

可这一切我浑然未觉,双手不断在黄泉黑水中下沉,终于还是落在了花木兰的脸颊上。

她的脸,仍旧细滑的犹如羊脂美玉。可散发的温度却更加的寒冷了。

盯着她注视了很久很久,我才终于缓缓闭上了眼睛,轻声说道:“媳妇,对不起……”

说完,我猛然抬起了自己的手,在这一瞬间,我终究还是斩断了自己心中的那一丝眷恋。

一切,都是为了以后吧,哪怕现在命运已经把我推到了穷途末路只能疯狂的地步,可既然活着,不还得往前看么?能走一步是一步,走多远我说了不算,得看命,但我可以往前走。

哗啦!

寒水四溅。

我的手在离开棺材的瞬间,顿时狠狠一挥袖子,只听“轰隆”一声,冰棺当场就合上了。然后,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当场抽出百辟刀,在自己的手掌心狠狠抹了一刀。

霎时,鲜血喷涌而出。

我狠狠将自己的手掌摁在了棺材上面,一瞬间,镌刻在棺材上面的许多符文鲜红透亮了起来,血光几乎是冲天而起!

亮起来的那些符文,那是来自于少昊的时光之书。

这也是我这一次需要主动去激活的唯一的符文,冰棺玄蛊上做的无数手段里,无论是来自于和珅墓中的那篇复活经文,还是冰棺本身,亦或者是雮尘珠,这些都是不需要人为的去激活的,我做不做什么手段,它们始终都在那发挥着自己的效果,只不过因为受到环境的束缚和影响,所以发挥出来的威力和效果不太一样而已。

唯一需要激活的,就是来自于少昊的时光之书上面的符文,需要用我的血液和杀气去唤醒那些符文。

我能感觉得到,那些符文很邪门,在我的手放到上面的时候,“滋滋”的不断吞噬我的血液,都快赶上血禁之门来的邪乎了,我脑门子上不知不觉间已经沁出了冷汗,这一次进入黄泉水牢我损失的血液太多了,哪怕我身具龙力。一时半会儿也恢复不过来,身子都在轻轻颤抖着,透过冰棺玄蛊,我都能看到自己的面色已经苍白到了极点,就像是一张死人脸一样。

好在,在我苦苦支撑下,冰棺玄蛊上面镌刻的所有时光之书上面的符文终于被全部点亮了。

就是此时!

我眼中发出一丝亮光。将手从冰棺玄蛊上抽离,双手飞快结印,这印是三清道人教给我的,与少昊时光之书上面的符文配合使用的,同时,我口诵神语,这神语也是三清道人教给我的,起源于九十九字至高神语,大概的意思三清道人和我说过,不外乎就是在说——苏醒吧,时光之力……

总之,是让人浑身鸡皮疙瘩直冒的那种白痴意思,但是用神语表达出来,却拥有一种莫名的神韵。

轰!

冰棺玄蛊上面霎时血光冲天。一股非常惊人的气息从中弥漫了出来。

然后,我很明显感觉得到,我所在的这片墓室里的气息发生了变化……

那是怎样的一种变化?我说不上来,但我知道,这里的时光流速一定是变快了,比外面要快上很多很多。

至此,所有的仪式算是彻底完成了。

有少昊的时光之书加速时光的流动,再加上有雮尘珠定魂,有冰棺玄蛊和复活经文来吸收阴气,帮助花木兰重铸真我,她的复活就指日可待了。

“媳妇,再见,再相见,两年之后。我来接你。”

我咬了咬牙站了起来,两年时间是三清道人给出我的一个大概的时间,可能花木兰的恢复,至少都需要两年,然后我深深看了躺在冰棺中的花木兰一眼,沉声道:“我先走了,现在。我该出去杀人了……”

说完,我转身就走。

黄泉沉棺,我只是为花木兰完成了一步,如果不平掉阴乱,不把现在在阴间的那些阳间的修炼者一股脑儿全部干掉,那么她恐怕在这里睡得不会很安稳,我不希望再有人来打扰她。所以,只能用雷霆手段将阴间的动乱平息。

为此,不惜血流成河。

我愿成魔,只为她能安好。

……

等我离开墓室的时候,老白他们已经全都在墓室外面等候了。

“都做完了?”

看我出来,我母亲有些关切的问我:“一切都还好吧?”

“很顺利。”

我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丝笑容,背井离乡之后,我一直都在为这一切做努力,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虽然舍不得和花木兰分开,但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的,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抬头看向了我母亲,问道:“妈,我听说黄泉水牢的核心之处就在这主墓室附近,通过这主墓室,可以将黄泉水牢里的囚犯全都放出来,这个地方应该就是黄泉水牢的脉眼所在了,但凡风水堪舆格局,必要有生有死,否则是成不了格局的。我还真没听说过哪个风水堪舆格局里面只有死,没有生的,这不符合天地之道,就算是杀阵都做不到这一点!黄泉水牢里面处处都是死地,唯独生门我没有看到,我想,释放那些囚犯的关键之处,就在那生门所在的位置!”

“你说的不错,看来发丘一门的风水堪舆之术你已经吃透了,黄泉水牢确实不例外,生门就在主墓室,而且释放那些囚犯的关键之处就在生门!”

我母亲沉声说道:“只不过,要释放那些囚犯的话,却是要钉死生门的。就是说彻彻底底的破坏掉生门,这样一来,黄泉水牢里面的机关就会全部失效了,囚禁着那些囚犯的禁神符文……也就完蛋了,这座黄泉水牢,就算是彻彻底底被破掉了!那生门所在的位置离我们不远,但是却得淌着杀阵走过去,很难!”

说此一顿,我母亲深深看了我一眼:“你确定要释放那些囚犯?”

“我确定!”

我点头:“反正,这黄泉水牢里面现在已经彻彻底底的乱了,酆都大帝豢养的蛇人、还有他的亲兵,现在都在闹腾着,咱们要想出去还真是个问题,不如让这潭子浑水再浑浊一点,直接把这里面的所有机关破坏掉,再把那些被囚禁的修炼者放出来,让他们三方互相伤害吧,咱们就在这主墓室里面安安稳稳的等着,只等外面的动乱平了再出去。”

“我草!好主意!”

老白当时就插嘴了,一个劲儿的在旁边笑,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猥琐味道。对着我竖着大拇指说:“够卑鄙,我喜欢!”

“也是个主意,就是造成的杀伤太大,有干天和!”

我母亲点了点头,看了我一眼,轻声道:“也罢,就按照你说的来做吧。反正这黄泉水牢在这里存在了这么多年,给我造成的痛苦也很大,说是维护秩序,其实里面也是罪恶,毁了也好,总之酆都大帝已经不在了,这黄泉水牢也就没有继续存在下去的必要了!你们跟我来吧。那杀阵虽然危险,但我还是有法子破掉的。”

说完,我母亲就准备走。

结果,就在这时候,沉默了一路的罗莎忽然开口了,声音很低,如果不是这个时候我们没人说话的话,恐怕我还听不到她的声音:“小天,要出去,你们出去吧,我就不出去了。”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回头看她,只见她瑟缩在角落里,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到底是哀伤还是什么。

于是。我明白了,她终究还是受了太大的伤害,不愿意再涉足人世间了。

骑木驴啊……对一个女性的伤害简直就是毁灭性的!

“我觉得这里就挺好的,或许,也只有在这里才是安宁的。”

罗莎看我不说话,只当我是在犹豫,于是连忙又说道:“放心吧,我不会寻短见的,我只是需要沉淀,需要避世让我自己变得足够的强大起来,我觉得在这里给你的妻子做一个守墓扶棺人也是不错的,所以,我就不出去了,还是继续在这里吧!”

“好。那你就留在这里吧!”

我略一沉吟,就同意,缓缓说道:“如果可以,我建议你到花木兰所在的那个墓室里去修炼,那里的环境和格局已经被我改变了,阴气龙盘虎踞,时光也在那里改变了,如果在那里修炼的话,精进速度说是一日千里都是不假的。”

“谢谢你。”

罗莎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下,才终于说道:“或许,当初我选择青衣,是错的。”

我摇了摇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青衣……

我与他之间。已经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了,天生注定,谁也没办法去改变太多,只能说是命运将我们推到了那个节骨眼儿上!

“那么,再见,两年后,我会重新回到这里,希望那个时候你能成为一个全新的你。”

我很认真的和罗莎说道:“承诺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做到,此次之后,阴间所有鬼王……荡然不存,一个不剩!”

罗莎终于是笑了,笑容璀璨,对着我挥了挥手,算是告别了。

我也再没有说太多,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作为朋友,我只能去帮助她,却不能为她做什么决定,同样对着她挥了挥手,就跟着我母亲一起离开了主墓室,直奔生门而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