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0章 开路先锋/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主墓室外,杀阵光华璀璨,看上去非常美丽,但却很致命,一不小心走错地方,八极诛仙阵狂暴起来,最后只有被磨灭的下场。

我母亲显然是非常熟悉这八极诛仙阵的,从主墓室里出来,一步就站在了生门之上,步伐非常的稳健,都没有犹豫过一下,自然而然的就站在了生门之上,那条黑色的通道无声无息之间就出现了,绵延向远方。

沿着生门所在的黑色通道原路返回,最终能直抵主墓室墓门所在的位置,我们可以重新回到酆都大帝当初开辟出来的豢养蛇人的那条通道。

很显然,那不是我们的路。

不过,这路是我母亲带的,我们也就不置喙了,在她身后安安静静的等候着。

我母亲也不说话,站在门口轻轻闭上了眼睛,但是双手却并不闲着,不断在胸口活动着,大拇指飞快在其他四根手指的指关节变幻着……

这分明就是相门的掐算之法。算是一种极为高深的占卜之术,我母亲怎么还懂这个?

是了,我这老妈似乎剽悍了些,以前我还和青衣没有走到对立的时候,他曾经和我说起过,我母亲十岁修道。师承百家,养蛊、养鬼、养尸,无所不能,每半年就要换一位老师,而且在这半年之内,她肯定是将那位老师的所有本事都学会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十九岁养出一只蛊王,二十岁证道天师,二十二岁的时候,也就是我刚刚出生的那一年,证道大天师。以刚入大天师的修为与我爷爷在华山之巅大战一夜,凌晨之际输了一招,让我爷爷都服气,于是她有了魔女的名号,号称九段之中唯一一个能与葛中华叫板的奇才。

这么说来,她会掐算之法也没什么说不过去了,毕竟曾经师承百家。

只是,她到底在掐算什么,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足足过了将近一分钟左右,我母亲才终于又一次睁开了双眼,目光朝自己右手所在的方向看去,沉默了一下,道:“走这边。”

说着,抬脚就准备走。

“等等……”

鬼府散人忙一把拽住了我母亲,看着我母亲,面色有些阴沉不定:“你要入八极诛仙阵?”

“不入阵,怎破阵?”

我母亲一扬眉,看着鬼府散人的时候嘴角微微挑起,带着些戏谑味道的问鬼府散人:“怎么,你怕了?”

“当然怕!”

鬼府散人撇了撇嘴,理直气壮的说道:“好不容易得了一会儿自由,一转眼交代了不亏?”

“有什么亏得?”

我母亲轻笑一声:“你觉得咱们在这黄泉水牢里面被囚禁了这么长的时间,还算是活人?你好歹也是个武人,苟且偷生了那么久。被酆都大帝镇压了那么久,难道就不想破掉酆都大帝留下来的黄泉水牢!”

“当然想!而且,我也不是说不干,囚禁了这么久,尊严落地,就现在这鬼样子。我也不想就这么存在着,不用你说这一次出来我也得轰轰烈烈一把,只不过自由的时间还是太短了,舍不得啊,刚要雄起就嗝屁,岂不冤?”

鬼府散人摇了摇头,说道:“我可以听你的,但是,你总得告诉我入阵以后怎么办?”

“怎么办?一直走,找到死门,八极诛仙阵的死门,就是整个黄泉水牢的生门!”

我母亲看着迷蒙的彩光。淡淡说道:“黄泉水牢有三个格局。

其一,黄泉水牢镇在阴龙水脉的龙颈上,压住了龙抬头,再以九曲十八弯之势引导黄泉黑水,最终形成了阴间,这是大格局!

其二,黄泉水牢自身的墓室设计环环相扣,十分考究,机关陷阱无数,聚集阴煞之气,这是中格局!

其三,主墓室布下八极诛仙阵。防止主墓室被突破,这是小格局!

三个格局犹如棺椁,一层套着一层,这也是酆都大帝的高明之处。

这一次,咱们不破大格局,不影响阴间。也不破小格局,八极诛仙阵也破不了,只破中格局,也就是这黄泉水牢本身的机关陷阱,放出囚禁在这里的囚犯。

事实上,也只有这中格局是最容易破掉的。酆都大帝阴险就是阴险在了这地方,他把中格局的生门藏在了小格局的死门上!

也就是说,要想找到黄泉水牢的生门,咱们就必须冲进八极诛仙阵的死门里才行!

在这中间,咱们要经过惊门、伤门,然后才会抵达死门!”

“惊、伤、死!三凶门全走?”

鬼府散人脸色变了:“千古第一绝阵八极诛仙阵啊,多少神闯不过去,咱们去闯不说,还专挑着三凶门走?你是嫌命长!”

“也没那么夸张,咱们只需要对付死门里的情况就可以了。”

我母亲摇了摇头:“八极诛仙阵是根据八门生克而诞生的,可问题是,这并不是酆都大帝自己构造出来的,而是窃取的阵法,也就是说,他自己进来力量都会不断衰减,为了防止这一切,他当初在设计这阵法的时候,曾留下过一条给他自己走的用神路。其实很简单,就是掐算八门生克之术里用神所临的位置,这就是当初他给自己留的路,在那条路上,不会遭到阵法的袭击,那条路穿插经过八门,我们可以走他走过的那条路,这样就可以直抵死门!”

“原来是这样,如果只是三凶门里的死门的话,我们或许可以尝试一下。”

鬼府散人摇头晃脑的说道:“不过我说,柳倾城,你挺了解这阵法啊?”

“任何阵法都是智慧生物创造出来的。只要肯去琢磨,就没有什么完美无瑕的阵。”

我母亲淡淡说道:“我在这里被关了那么久,没事情的时候就琢磨怎么离开这里,不断推演,到现在,虽然不敢拍着胸脯能布下八极诛仙阵。毕竟这阵法与境界沾边,不是我能触及的,但怎么在这阵中生存,我却是知道的!”

鬼府散人对着我母亲竖了个大拇指,撇撇嘴道:“行,你厉害。我服!这回,我没问题了。”

我母亲再没说话,一步就踏进了彩光中,我们剩下的人不敢耽搁,毕竟在这里全指着我母亲呢,凭我们自己哪里会掐算用神路?所以谁都不拖沓,生怕被丢下,我母亲也嘱咐了,要跟着她的步伐走,走错了会发生什么谁也不好说,丢了命也只能怪自个儿。

杀阵中,彩光冲天,凛冽的气息弥漫,只能看见我母亲一步一个脚印的踩在彩光里,我们紧紧跟在后头,那滋味儿叫一个步步惊心!

用神路和生门不一样,生门中,行走会留下黑色的通道。可是用神路里我母亲走过的地方什么都没有,我们只能凭着记忆压着她的脚印走,很费神,我母亲大概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走的很慢,一边走。一边掐算着。

好在,这是脑袋挂在裤腰带上卖命的买卖,也没人分神,还算顺利。

这一路,入目之处,唯有璀璨的彩光,但是,四周的气息却很明显在一直变化着。

最开始气息发生变化的时候,我们感受到的是一种阴森的气息,往骨子里渗,那应该是惊门的位置。

后来,走过惊门,大概又走了几个小时的时间,气息一下子变得狂暴了起来,不用说,肯定是伤门的位置。

惊、伤二门,皆非人力所能对抗,我在亲身体会了那里的气息以后,心里头已经对死门有了敬畏之心了,这样的阵,如果是我自己去走,肯定完蛋!

可我母亲却显得很镇定,自顾自的在前边走着,又走了大约四五个小时的时间,彩光中的气息又一次变了。

这一次,是一种说不上来的味道。

真要我说,只能说两个字——危险!

这里很危险!

这就是我的第一感觉!

来到这里以后,我几乎是浑身炸毛,说不出的难受。

“到了。”

我母亲终于停下了脚步,扭头看着无尽的彩光。忽然问鬼府散人:“对了,你是先秦炼气士,好像对生死之道很有研究吧?”

“略有研究。”

鬼府散人大概以为我母亲是有问题要请教他,所以背负双手,看上去挺嘚瑟,说道:“也谈不上什么行家,但还是有所小成的。”

“那就好。”

我母亲特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说:“看来,这死门还真得你先来。”

鬼府散人一愣:“什么意思?”

“就是……”

我母亲笑了,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脚踹在了鬼府散人的屁股上,直接一脚就给鬼府散人踢进了死门里,这才笑眯眯的补充道:“就是你来开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