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1章 鬼府散人的小秘密/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母亲的行为来的突然,而且着着实实充满了恶意,说动手就动手,一点征兆都不给,直接一脚把鬼府散人踢进了死门,动作非常麻利,弄的我们都有些措手不及,一个个如遭雷击,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

平心而论,我作为她儿子都觉得她这手法有点不厚道了,未免太坑,好歹打一声招呼不是?

现下,鬼府散人到底啥情况我也不知道,死门里面彩色光华冲天,什么都看不清。只有危险的气息弥漫四溢,甚至隐隐之间我已经闻到了一股子死亡的味道。

或者应该说是……死气!

死门之中,死气的味道越来越重,那里几乎好像已经变成了一片生命禁区,生人勿进!

鬼府散人就在里面凄厉到极点的惨叫着,惨叫声堪称惊天动地四个字,同时也在不断咆哮着。

“柳倾城,你坑我!”

“我日你祖宗……”

“……”

他的咆哮声接连不绝的从彩光中喷薄出来,几乎是什么恶毒的话语都能冒出来,可见此时他到底是何等的震怒。哪里还有一个先秦炼气士的模样?分明就是一个骂街的泼妇。

而我母亲倒好,根本不在乎,就是笑眯眯的看着彩光,然后朗声笑说道:“鬼府老贼,你还不用保命绝技等着干嘛?”

“你早就知道这一切!”

鬼府散人的语气愈发的暴怒了。在彩光里狂吼道:“你就是来算计我的。”

“啧啧,终于回过神来了。”

我母亲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了,随后说道:“可惜,一切都已经晚了!”

“吼!”

鬼府散人狂暴的怒吼,凄厉的惨叫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我母亲和鬼府散人有过节,所以故意把鬼府散人带来这里给坑了?

可是,没道理啊!

按照鬼府散人所说,二十年前,我母亲肉身成圣的时候,他们也曾并肩作战过,关系应该属于非常铁的那种,毕竟一起在轮回路上卖过命,天底下还有比这更铁的关系?而且我母亲也承认了,确实有过这么一码子事情。

可现在倒好,说坑就坑,一点不含糊,于是我就又有点弄不明白了,下意识抬头看向我母亲,只见我母亲的脸上挂着一丝我看不懂的神秘笑容,然后轻飘飘的笑说道:“老东西,都这时候了还跟着藏着掖着呢。”

约莫也是注意到了我的疑惑,我母亲扭头笑着看了我一眼,然后跟我说:“放心吧,这老家伙死不了,他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闯了轮回路最后还不死,你觉得他能简单?”

我一想,好像也是,可是我又不明白我母亲说的鬼府散人藏私藏在了哪里。

“他是先秦炼气士。”

我母亲沉声道:“你可能对这位鬼府散人以及先秦炼气士这个群体不是特别的了解,所以。对于这个人的手段还不是很清楚。这位鬼府散人可不是一个简单的角儿,当年在先秦炼气士中属于那种凤毛麟角的存在,相传是鬼谷子最疼爱的一个弟子,要比纵横家张仪他们更受鬼谷子的器重,只可惜他生性散漫,虽然吃着帝王家的供奉,但是却无心于青史,所以并没有留下名字,只是在一些孤本里面提及过!我恰巧就曾经看到过一些有关于他的记载,那里面说他精于生死之道。精通阴阳生克之术,能逆转生气和死气,当年要不是他狂妄的下来挑战轮回路,寻求更高的生死之道的感悟的话,我想他就凭着自己的手段,逆转生死之气,虽说不能让始皇帝永生,但多活百八十年还是有可能的!你就想想吧,如果让始皇帝那样的人多活百八十年,华夏的历史会成为什么样子?他曾经掌握着篡改历史的力量。可惜他没机会用出来就被扔进了黄泉水牢!

这一次,我还真是需要用到他的这种能力了,他才是破开死门的关键之处!”

说此一顿,我母亲缓了口气,继续说道:“死门为什么恐怖?为什么能让那么多天尊大帝都破不掉?说到底。术业有专攻,一个大帝做的木工活儿未必赶得上一个木匠,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这死门之中,死气弥漫,更有八极诛仙阵的阵灵镇守着。很难化解,因为死气已经把阵灵给浸染透了,阵灵会无比凶悍,战斗力几乎是呈几何倍暴涨!所以,要破掉这死门,关键点还是在于如何破掉这里面的死气,没了死气,那些阵灵就没有什么杀伤力了,我一人出手,足矣!从前的那些天尊大帝破不掉这里,就是因为他们的术业不适合,他们也不会化掉死气,所以,才在这里饮恨的。但是,咱们就不一样了。有个鬼府散人在,还怕破不掉这死门?只可惜这老家伙奸猾似鬼,不到万不得已,根本不会逆转生死的。”

我听的一愣一愣的,我母亲对这八极诛仙阵算是了解到了一个极点。她这么一解释,我隐隐之间好像也是明白了,就问我母亲:“难不成逆转生死之道,会对己身有很大的伤害?可是鬼府散人没道理藏着掖着啊,当初我从禁神符文下面把他放出来的时候。他可是好一番慷慨陈词,给我的感觉当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就差没有当那种抱着炸药包冲上去和敌人同归于尽的烈士了,他这样一个对自己现在的状态极端不满的人,竟然会害怕逆转生死带来的害处?”

“人老成精。最不缺的就是演技,这是个演技派。”

我母亲冷笑一声:“黄泉水老浸透的只是他的肉身,是他的肉身成了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可是他的魂魄却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他就算舍弃了肉身也不是真的死了,魂魄会到修炼者该去的地方,那时候,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影响,反正又不会真的灭亡!他根本不惧怕在这个世界的死亡,这才是他慷慨陈词的原因所在!这个老滑头。我太懂他了,很会保存自己的!

你要知道,生死之道天注定,一切都有天命两个字管着呢,逆转生死之气。那就是扭转生死之道,有干天和,与天道逆行,最终能有什么好下场?那是会遭天谴的,而且天谴针对的可是他的魂魄,所以,这老家伙才迟迟不肯出手,就是怕背上这样的因果!”

我恍然大悟,难怪鬼府散人之前表现的那么慷慨激昂,可是一转眼遇到事儿了就成这样了。原来这家伙一直在牺牲对他来说并不重要的东西,魂魄是他的根本,他才不会让自己的魂魄遭受天谴呢,天谴的味道可不舒服!

我母亲这一脚给他踢进死阵里面,就是逼着他去逆转生死。然后来破阵!

否则,就冲着鬼府散人那点小心思,恐怕他自己说什么也不会主动上手的。

这事儿要这么一说,我母亲做的还真没错,留了小心眼就活该被坑。谁让你丫先有小心思的?都到这地步了,也不是只有我们想离开黄泉水牢,那老家伙也想离开,只不过我们这趟“顺风车”也没那么好蹭,他是得付出代价的!

这个时候。鬼府散人在里面惨叫的愈发厉害了,这人也真是能忍,都被虐成这样了,还在硬着头皮扛着,可见对他自己的魂魄有多么爱护!

这样的过程大概又持续了约莫十分钟。鬼府散人在四门中忽然发出一声尖叫:“啊!阵灵出来了,好强悍!柳倾城,你这是逼我背天谴啊!”

说完,死门之中,陡然传来了澎湃的能量,显然鬼府散人开始拼老命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