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4章 战罢/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些话我母亲虽然没有明明白白的讲出来,但很显然,她那轻飘飘的三脚落下去,伴随着天盘祭祀塔的崩溃,整个黄泉水牢最核心的生门关键处已经破碎掉了。

这时候,我们头顶上方的血色光幕一下子开始变得黯淡了起来,画面也开始一点点的扭曲了,不出意外,恐怕很快就要崩溃消失了,毕竟那光幕是天盘祭祀塔投射出来的,可能是天盘祭祀塔与黄泉水牢之间搭建起来的联系通道。

正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眼下这天盘祭祀塔都已经破碎了,那光幕自然也就没有了根源的能量供给,联系通道自然是要关闭的。

在光幕彻底消失前的最后一瞬间,我看到黄泉水牢里囚禁的那些囚犯身上的禁神符文一下子黯淡一下,那披头散发的老人是最先脱困的,他应该被关在这里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衣衫褴褛,整个人的状态非常非常的糟糕,在黄泉黑水中浸泡的时间久了,就连一些生命特征都已经开始发生变化了。整体的进化趋势和鬼府散人有的一拼,不过身上保留的人的特征还是比较多的,身材和正常人差不多,但是面部特征开始有点像鬼府散人的模样了,整个的形象定格在了人与《指环王》中的“咕噜”之间,身上糅合了二者的特点,看着更加的丑陋。比鬼府散人还要丑陋的多,完全就一怪物。

他身上的禁神符文是最先失效的,估计也和他被关押的时间有关系,禁神符文毕竟也会流失一定的力量,我只看见他双手一撑,手上的镣铐就直接被拉断了,然后他仰头狂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两行血泪就从脸颊上缓缓淌落,狂吼道:“等着一天等的我都已经忘记了时光,今天终于脱困,来吧,孙子们,咱们干一场!”

说完,他一拳将牢笼打碎。当场整个人就冲了出去,直奔着那些黄泉水牢中的阴兵就扑杀了上去。

与此同时,更多被囚禁的修炼者脱困,犹如疯虎一样冲了出去。

这就是我通过头顶上的血色光幕看到的最后的场景,之后,血色光幕扭曲,一切轰然破碎,不复存在了,只有那些修炼者的怒吼声犹在我耳畔激荡,堪称荡气回肠四个字!

“简直是一群战斗疯子,这一次怕是有好戏看了。”

老白在一边幸灾乐祸的说道:“看到那凶残的小眼神没有?我估摸着那些差点干死咱们的阴兵这回有热闹看了!”

“还有一批东西没有加入战斗。”

曹沅沉声说道:“那些蛇人!如果它们不加入战斗的话,留在这里始终是个祸患!”

“会加入战斗的。”

鬼府散人冷笑道:“黄泉水牢的机关已经被破解掉了,那些蛇人可以自由活动了。它们是非常凶残的太古生灵,在酆都大帝的手段下沉睡了无尽的岁月,如今一下子醒来,肯定是饥肠辘辘的,你难道没看见它们看咱们的眼神?简直是疯了!一群饿疯了的野兽,闻着黄泉水牢中那些修炼者的肉味,你说他们可能会不出来?要我说,恐怕现在它们可能已经加入战场了,到时候就是三方会战,势必极其惨烈。”

“然后咱们来个坐山观虎斗?我喜欢……”

白无敌在一边乐,说道:“哎,诸位,反正咱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来赌一把?谁输了脱了裤子黄泉黑水里面游泳抓硕鼠!”

无聊!

我无语的看了白无敌一眼。

我母亲与他是旧识了,当初有过一定的交情,说起话来也不顾忌,当时就说他:“白无敌,二十年过去了,你还是没有长进啊?好歹也是前辈高人,真是把前辈的脸都丢光了。当年我嫁进葛家的那天,杀机四伏,就你在饭桌上一个接着一个的黄段子讲,在葛家你是一点都不装了。当时就觉得你平日间装的道貌悍然,实际上猥琐在了骨子里!可我实在没想到,到现在更是鼻涕往眼里流,越活越回去了,段子手的本色一点不改不说,修为没长进,节操倒是越来越没了。一转眼都开始和我儿子混成一堆,继续没羞没臊!”

“嘿,人活着嘛,不就图个开心?你还别说,跟你儿子一辈儿处,还真就挺开心,年轻知道不?这活力是能感染的,你不懂,我现在就感觉自己朝气蓬勃,有时候都琢磨着杀到‘大保健’,大吼一声长锋依在,血战它个三天三夜呢。”

老白更没下限了,反而不要个逼脸的跟我妈开起了玩笑,看的我差点没冲上去吊打他。结果这货一点都不会看脸色,瞧着我妈已经面色不好看了,最后还咧着个大逼嘴凑上去问我妈:“要不我回头喊您一声阿姨,求罩?”

这回可算惹急了我妈,在他那逼脸上直接一巴掌就给他拍到了地上,这货这才消停了下来。

然后我妈冷笑着说道:“其实结果不用猜,我算了,黄泉水牢中目前至少还有八百修炼者活着,道行最低的都是天师,绝大多数都是大天师,这样一股力量凝聚起来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而且,他们已经不再是活人了,在黄泉水牢里面囚禁了这么久的时间,他们可不像是红尘中挣扎的武人。红尘中的武人少了锐气。尤其是一些高手,被人捧得一身傲气和臭毛病,习惯了荣华富贵,也迷恋着那些,一个个贪生怕死,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空有修为而已。纸老虎罢了,哪里还有武人披荆斩棘苦,乘风破浪的豪情?而他们,被酆都大帝关押的是满肚子的怨气,迷失了自我,唯有在战斗中或许才能找到自己存在的激情,敢死敢战。就算我一个圣人都不敢轻易跑到他们里面掠阵!我敢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就知道,让他们去和相同数量、修为也相当的红尘中的修炼者拼命的话,不出片刻,他们就能把对方杀得人仰马翻,十步存一,而他们只会付出微乎其微的代价!

这就是武人之势的重要性!

武人,披坚执锐,气吞万里如虎,这才是武人!

而他们,是真正的锐士,苦难之中走出来的锐士!

所以,这场战斗的结果不用考虑,我敢打赌。最多一个时辰,这些囚徒就能将什么蛇人、阴兵全部踏平!”

“说的就特么的要上天似得,你咋不飞呢?”

老白不服气的在一旁嘀咕,结果,被我妈瞪了一眼,当时就蔫儿了,缩头缩脑的在一边闷闷的说道:“昂。是了,你说的都对,你厉害嘛……”

这回连我都无语了,这人,这张嘴……是真贱啊!

其实,不是我妈说他越来越没节操,事实上。从他露出本来面目以后,连我都觉得他越来越没节操。

“好了,暂且不说这些了,咱们还是先离开主墓室吧,从这里到出口还有一段距离,咱们大概得走一些时间的,没准等咱们赶到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那个时候就得咱们出去镇场子了,那些修炼者虽然跟我签了卖身契来换取自由,但终究是桀骜不驯的,事情结束我和鬼府散人如果不及时露面压制他们的凶性的话,或许事情的发展会不可收拾,毕竟是驾驭的一群野兽,还是得尽心尽力!”

我母亲也懒得和白无敌这老流氓继续斗了,摆了摆手,招呼了我们,就率先在前面带路了。

死门现在已经化解了,回去的路很顺畅,我们也都已经熟悉了这一切了,所以前进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回到了用神之路上。

那里,彩光依旧朦胧。

我们只是破掉了八极诛仙阵的死门,然而这杀阵足足有八个阵脚,只破掉一个是没用的,其他七门仍旧很有威力,走进去仍旧是凶机重重!

所以,来到这里以后,我们就谨慎了起来。

我母亲带我们走的仍旧是用神之路,这条路当初是酆都大帝给自己找的安全线,走这条路比较稳妥,我母亲一路掐算,我们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大概也是因为八极诛仙阵的杀气影响,蛇人倒是没有冲进这里,大概在墓室里面盘桓前行了约莫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才终于走到了八极诛仙阵的尽头。

一道陨铁打造的巨大墓门横亘在了我们面前。

“这里就是主墓室的正门了。”

我母亲站在这陨铁墓门轻声说道:“这座主墓室一共有两个门,一个后门,一个前门。后门连接着酆都大帝当初闭关的场所,也就是你们来时候的那条通道,那是一条暗道,所以你们走的后门也是暗门。真正的主墓室墓门就是这道门,直接连接着黄泉水牢的甬道和其他墓室,从这里出去,我们就直接抵达交战的地方了。”

我母亲解释的很详细,我也走上去端详了那正门一眼,其实就是插着的,从里面很容易打开。

这个时候,外面仍旧隐隐有喊杀声,隔着陨铁的墓门都能听到,显然外面还有战斗,只不过动静儿已经远远不如最开始的时候那么大了,很显然基本上已经到了要结束的时候了,可能正在收尾。

我母亲所料不错,那些修炼者确实应该是属于胜利者!

在目前能听到的喊杀声里,绝大多数都是人类的,显然人类是占据绝对的上风的,那些修炼者踏平了蛇人和酆都大帝的亲兵,但具体活下来多少人,损伤有多大,我就不好说了,那些阴兵和蛇人我都与之交手过,对它们有不少的了解,绝非凡手,厉害的紧!

我能听得出这些,老白当然也能听得出,当时我都能看到他眼角抽搐了一下,看着虽然不服气,但总归是认命了,对着我母亲竖了一个大拇指,说道:“你行!最后还是你说对了。”

我母亲没搭理他,从始至终都在安安静静的听着外面的动静,大概等了约莫二十分钟上下,外面的喊杀声和交战声才终于平息了,我母亲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看来和我所料一点不错,就连时间上都没有太大的差距。这些黄泉水牢里的囚徒……没有让我失望了,好了,该咱们粉墨登场了!”

说完,我母亲甩了甩袖子,笑着一把打开了门。

霎时,一股浓郁到让人恶心的血腥味几乎是扑鼻而来,直接从甬道冲进了墓室。那味道别提了,我闻着都懵,虽然只看到了甬道一角,但场景已经堪称触目惊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