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6章 轮回路上黑影的秘密/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能清晰的看到,当我母亲的话出口的瞬间,那些修炼者的眼睛亮了,闪烁着一缕缕凶光,看起来很渗人。

很显然,当我母亲说起杀戮的时候,他们非常动心。

然后,这些人就像是蝗虫一样,转身铺天盖地的就走,我母亲站在尸体对上冷漠的注视着他们离开时候的身影,一直等他们全部离开了,才终于扭头对着我们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摆了摆手,自顾自的远远跟在那些修炼者身后离开了。

离开的路,仍旧是我们进来的路,那个墓室是陨铁打造的黄泉水牢里唯一一个比较容易打破的地方,离开的时候自然选择那里比较方便,毕竟陨铁这种东西坚韧无比,极难破坏,自己去动手的话,岂不是耽搁了事情?

有那群修炼者在前面带路。这一路当真可以说是鸡犬不宁,澎湃可怕的气息四溢,跟鬼子进村有的一拼,最后愣是以一种乘风破浪的姿态杀破黄泉黑水,一股脑儿的冲了出去。

等我们落地的时候,山还是那山,蛮荒之中仍旧没有太多生命的痕迹,但是黄泉黑水却很不平静,最开始把我们席卷推到黄泉水牢中的那漩涡更加恐怖了,就像是电风扇一样极速旋转着,场面蔚为壮观!

“看来你在主墓室里面的布置已经开始产生威力了。”

我母亲盯着黄泉黑水中的漩涡,背后站的是六百囚徒,整个人恍如魔尊,盯着掀起的漩涡。眼眸深邃,轻声与我说道:“黄泉里的阴气和煞气开始下沉,最后肯定全都进了主墓室,被我那儿媳妇吸收掉,这个法子果真是霸道,这是要夺整个阴间的气运,吃掉整个阴龙水脉。厉害啊……

我想,等她苏醒之日,怕是会了不得,找上这么一个厉害的媳妇,能不能压得住,可就看你小子了,不过也没关系,怕老婆是你们葛家人一直以来的传统,你被她打了我也不好奇。

现在,我其实忽然有些好奇那三清道人了,这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

一个天尊巅峰,半步大帝的存在,竟然有这样的格局和气势,上来就敢算计整个阴间,想来必然是一个胸襟眼界十分开阔之人。”

说完,我母亲摇了摇头,转身挥了挥手,直言道:“出发,目标,黄泉路!那里现在正有一场鬼界的战争,我们的目标就是踏平所有鬼王,一个不留!”

语落,那些修炼者就又一次动了。

我也是被我母亲的话雷的不轻。

怕老婆是我们葛家人的传统?

不过仔细想想,花木兰收拾我我还真是没话说,只能算是认可了我母亲的说法吧,这事儿没法犟,事实在那里摆着呢,然后我就看着那六百囚徒问我母亲:“咱们就这么直接去?”

“不直接去等什么呢?”

我母亲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轻声一叹:“你引六百黄泉水牢中的囚徒猛攻鬼王和一些来自于阳间的修炼者,这事情其实是犯忌讳的,毕竟这些黄泉水牢中的囚徒现在严格意义上已经不能算是人了,也不能算是鬼,只能说是一群本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凶狂之徒,放他们出来参与到阴间的战争里,本身就算是祸乱阴阳的一种行为。虽然。现在青衣的所作所为也与你没有区别,这根本就是一场没有正义与邪恶的战争,你们两个人拼的就是力量和手段!得到这六百囚徒以后,别的我不敢说,只要你不去妄图挑战驻扎在阴间的酆都大帝的亲兵,这场战争,你已经胜券在握了。可不要小看了这六百囚徒,他们就是一把锋利无比的长刀,既然要用,就要单刀直入,以一种蛮横、暴力的姿态直接扫平阴间的所有障碍,用刀,就得这么用!

甚至,我觉得,就算是你带着他们去攻轮回路,也能杀到轮回路的尽头!”

我心中一动,下意识的抬头看了我母亲一眼:“那为什么不……”

“你是说,攻破轮回路,攫取酆都大帝掌握的轮回的秘密,然后避开修炼者死后灵魂不轮回的千古规则。让我可以转生再世为人?”

我母亲看了我一眼,我略一犹豫,就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自己的内心,结果出乎我预料的是,我母亲在听到以后,竟然很粗暴的一挥手打断了我:“轮回路无法攻破,古往今来,多少天骄英杰杀到了轮回路的尽头,最后却挡不住那道魔影的一巴掌?那是不可挑战的存在,我就和你直说,只要你一朝不达到大帝,就永远不要去惦记轮回路!”

我听后陷入了沉默,过了许久。才问我母亲:“那道魔影,很可怕吗?”

“非常非常可怕……”

我母亲沉沉叹了口气:“至少都是……大帝!我估计,可能是酆都大帝用某种条件请来的存在!据我所知,修炼者不能轮回再世为人的规矩一直都有,从先秦时代开始,就有先秦炼气士闯过轮回路!鬼府散人曾经说过,在他那个时代。确实有一些惊才艳艳的人杰天骄闯到过轮回路的尽头,不过那个时候出手的人根本不是那道魔影,而是酆都大帝!是后来东汉之后,酆都大帝才不在轮回路上镇守了,那道黑影是那个时候出现在轮回路上的,替酆都大帝镇守着轮回路,酆都大帝也就是那个时期才终于消失的。根据你们得到的消息来看,他可能是去参加一场注定看不见生机的战争去了,一去不回,陨落在了那里。

说白了吧,那道魔影恐怕堪比酆都大帝,是现在整个阴间最强大的主宰,我闯过两次。面对过他一次,带给我的只有深深的无力,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人是鬼,就是一道黑影,极端可怕。所以,那条路,走不得!

我怀疑,那个黑影真正的来历怕是非常吓人的,只可惜到现在位置,还没有人看到他的真正面目!”

我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明白了,可心里还是有一些担忧的。

担忧我的母亲。

她和鬼府散人在黄泉黑水中浸泡的时间太久了,生命特征消失,现在根本不能出现在阳间。一出去,肉身就会冰封瓦解,一点点的消失溃散掉,那个时候,魂魄就会被牵引着前往修炼者死后的世界。

她,现在只能在阴间!

而我的母亲真的一直甘于在阴间么?

我跟她相处的时间不是很多,但凭我这段时间对她的了解来看,她根本就不是一个甘于平凡的人,最后真的让她在这鸟不拉屎阴间待着的话,她怕是不甘心的。

那么,她的未来何去何从呢?

踏破轮回路,再世为人,这是最好的选择,可现在看起来这条路是不平坦的,或者说是一条悬崖峭壁的绝路,完全没有希望,那她将作何选择?

我曾问过她,我母亲不说,这让我很不安,原本我想和她再一次探讨一下,可惜她再没有给我机会,带着鬼府散人他们就直接上路了,关于轮回路的事情,她就给我透露了那些信息,能看得出来,她还知道一部分,可惜再没有说,看上去是不想让我接触太多。她的那种忌惮……很深很深……

轮回路,到底有什么?

我带着这样的疑惑终究还是上路了。

蛮荒浩瀚,这一走,就是数天的时间。

仔细算算这一段时间的遭遇,来来回回的离开阴间已经至少在二十天左右了,也不知道现在的阴间到底是什么情况。

那些阴帅鬼王们“招兵”招的怎么样了?我的杀生令下去,阳间怕是已经血流成河了吧?

铁面人是青衣,他既然参与进来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肯定会大开大合的去扫平那些阴帅,毕竟他不是个喜欢浪费时间的人,那么这段时间他有没有发起进攻?如果发生了摩擦碰撞的话,那些阴帅能不能挡得住?

毕竟,我一走。它们那里就没有高手坐镇了。

总之,这些问题始终是盘桓于我的心间的,现在仔细开始思索阴间的格局,整个人也是有些慌了的,只能祈愿一切都还算是顺利吧!

在蛮荒之中,我们足足用了将近八天的时间,才终于沿着黄泉一路抵达忘川河。最后进入了阴间。

一到这里,就能看见阴人了。

我很明显的察觉到,那些修炼者原本萎靡不振的精神一下子振作了,大概他们是有些按捺不住凶性了,好在由我母亲镇场子,只是扭头瞪了他们一眼,当时这些修炼者就一下子消停了下来。

到了这里,我们基本上就看见黄泉路了,于是沿着黄泉路开始逆行。

走在这里的,大都是去轮回的阴人,也唯有我们在逆行,算是一个异类。

沿着黄泉路,一连过了许多个酆都大帝麾下阴兵驻扎的关卡,最后我们终于到了鬼王阴帅们盘踞的地方。

这里。也是双方交锋的主战场了。

一到这里,黄泉路上的太平景象就没有了,到处都是亡命狂奔、尖叫的阴人,其中还混淆着许许多多的阴兵、阴将,一个个丢盔弃甲,正在沿着黄泉路一路朝着忘川河所在的方向逃逸。

“妈呀,这么多逃跑的阴兵?难不成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刚刚爆发了一场大战?”

老白当时就说道:“这……到底咋回事啊?阴兵悍不畏死。除非主将被诛杀,否则绝对不会当逃兵的,这里的情况,到底是……”

“怕是阴间的格局有变!”

我母亲沉声道:“忽然出现了这么多的阴兵……”

“抓个舌头问问!”

我微微眯起了眼睛,心里的不详预感越来越浓郁了。

难不成战争已经爆发了?

忽然出现了这么多的阴兵在逃逸,绝对是爆发了很大的战争,可问题是,我走之前曾经嘱咐过,让白无常他们躲避战争,一切等我回来再说啊!

莫不是青衣捕捉到了我的主力?

我目光在逃兵中游离着,蓦地,我注意到了一个阴将,当时我就动了,一连打翻好几个阴兵。然后一口气冲到那阴将身边,直接将之制服摁在了地上,不顾对方挣扎,沉声喝道:“说!你是谁的手下?!为什么当逃兵?”

那阴将刚开始很慌乱,后来被我压得死死的,看着我随时能捏死他,当时就尖锐的惨嚎了起来:“求求你了,饶了我,我是阴帅鸟嘴的账下阴将,鸟嘴大帅和豹尾大帅联手与敌人爆发了战斗,后来鸟嘴大帅被一个铁面人活生生的拧下了脑袋,豹尾大帅逃跑了,我们才跟着逃跑的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