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8章 兵败如山倒/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不用鬼府散人说,相信每一个逆天改命者来到这里都能感觉到那种阴人的气息,非常的浓郁,阴气重带着一丝怨气和戾气,明显就是阴兵才会有的气息。

估摸着豹尾不出意外确实是躲藏在这里了,也是他运气好,幸亏青衣那边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逆天改命者出现在战场上,要不然只要往这边走一遭,就立即能捕捉到豹尾了。

十大阴帅,四柱神煞,现在我手底下只有这十四部人马,鸟嘴薨,如果豹尾也再挂掉的话,那我手底下可以调遣的力量就非常有限了,损失一个对我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不得不承认,青衣这一招铁壁合围,划分区域进行地毯式的推进清扫,确实歹毒。虽说可能会用时良久,但也在一步步的吞噬蚕食我这边的阴帅神煞们的活动生存空间,毕竟阴间能让鬼王阴帅活动的地方就这么大,从头推到尾,最后白二爷他们藏得再好也得暴露出来。

当务之急,时间紧迫,还是得先找到豹尾仔细了解一下情况才行,从我抓到的这个阴将嘴里面听到的信息终究还是片面的,作为在下面带领着阴兵冲锋陷阵的一个小将领,连个大点的位子都谋不上,他所看到的东西终究还是片面的,给我提供的信息也是不健全的。我作为一个统帅凭借着这一点情报就去做出决定,谋算全局肯定不行。

我思维有些混乱,推搡了那阴将一把,让它在前面带路,我们在后面跟着。

这阴将以前怕是来过这里的,对这里的地形颇为熟悉。轻车熟路的就带着我们穿过一道峡谷,一路朝着光秃秃的山区深入。

据他说,类似于这样的营地,现在很多很多。

这段时间十大阴帅、四柱神煞为了拖延时间,招兵买马,四处不断转移。但凡是阴兵大军能蛰伏隐藏的地方,几乎全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在阴帅鬼王虎踞龙盘的这片广袤平坦的区域内,但凡有山区,基本上都有我这边的阴帅们的营地,今天这个在营地里面待一天,明天转移走,后天又来一波驻扎一天,就是这么轮回交替,不断处于活动状态当中,就是为了防止被追兵追击到。

这倒是唯一一个好事,到处都是营地,可以打运动战,但与我和我母亲关于这一场动乱的解决方针不太符合。

在这阴间的带领下,我们一路深入,诡异的是,这一路,竟然没见到一个放哨的,让我心情愈发的沉重了。

豹尾败得这么惨?

竟然连秩序都已经组建不起来了!

顺着这道峡谷,一路纵深行走,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当初白无常和黑无常在这里留下的营地终于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所谓营地,其实不过就是和牛羊圈一样圈起来的一块地,而且用的不是木栅栏。而是用四周的山石之土堆砌起来的矮墙,不算多高,只有一米多,实在就是个样子工程,起不到任何实质性的作用,约莫就是外面挡上那么一层图个心理安慰吧。大家伙在休息的时候,心中难免去向,好歹最外面还有一层矮墙呢,咱们躲在墙后面,安全!

矮墙之内,就是一顶顶纸糊的帐篷了。

矮墙、白纸帐篷……

阴兵的营地,难免带上了些诡异味道,再加上周围荒山光秃秃的,不见一根草,整体横陈在阴间雾蒙蒙的环境里,说不出的压抑。

隔着大老远,我就能看到营地里面到处都是阴兵。丢盔弃甲,拿着武器的都少,营地上空弥漫着一股子挥之不去的死亡气息,说明豹尾带着逃兵逃到这里以后,仍旧有不少阴兵因为伤势沉重在这里死去了。

这一幕幕落在我的眼中,看的我整个人的内心都有些压抑。

鬼王乱,阴阳乱,阴间白骨丘山,阳间生民恸哭。

这场战争所带来的,只有沉重的疾苦,无论是对于阴间来说,还是对于阳间来说。都已经在这一场大洗牌中受到了莫大的波及。

我虽然是魔,但此刻心情也有点压抑,毕竟我也是这场战争的罪魁祸首之一,从我和阴间的阴帅神煞立下七杀盟约的时候开始,我就必然要为这场战争负责。

沉默许久,我甩了甩头。将一切抛诸脑后,拽着那阴将径自进了营地。

我们这一拨人好歹也是好几百号高手,一来,造成的声势未免会大一些,结果出乎我预料的是,营地里的那些阴兵在见到我以后。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拿起武器战斗,而是掉头就跑,那一瞬间,整个营地混乱,阴兵狼奔豸突,一副乱世浮生象……

我苦笑。这样的阴兵还能继续作战么?

怕是不行了吧!

就这样,我几乎是一路没有受到任何阻拦,直奔着这营地最大的那一定白纸帐篷就去了,毋庸置疑,如果豹尾没有战死,就一定在那里。

事实上。我的猜测是对的,当我们站在那白纸帐篷外面的时候,透过卷起来的白纸帘子,一眼就看到了豹尾。

它似乎是受伤了,状态很不好,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不断推演着他面前的一个沙盘,时而这里扒拉一下,时而挪一挪那里,就连我们站在他的大帐外都没有察觉到。

我也没有打扰他,就那么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豹尾在沙盘上面足足推演了约莫三十分钟左右,耐心似乎终于是消耗殆尽了,一下子狂暴了起来,“啪嚓啪嚓”几拳头将沙盘砸成了一个稀巴烂,然后拽着自己的脑袋近乎疯狂的摇头怒吼:“不对,不对,不能这么打,这还怎么赢?大帅啊。你要怎么打赢这场战争,双方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说着,它有疯狂的砸起了沙盘,很显然他是难以承受这一次失败的,对他造成的伤害很大,几乎已经快要疯魔了,砸了那么半天,他才好不容易发泄完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垂着头喃喃自语:“白无常啊,或许这一次你是错的,咱们这位大帅根本就不靠谱,百万大军枕戈待旦,他自己却溜得没影了,错过了最好的战机,现在可好,这还怎么打?咱们完蛋了,完蛋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

“白无常没错,他相信我也没有错,我更没有临阵脱逃。”

我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不动声色的走进了帐篷,一边走一边看着包围说道:“错的是你,七杀盟约建立后。我麾下十四部大将,鸟嘴阵亡,也曾力战,我不好说什么,而你呢?战败之后就露出了这副状态?你知不知道,你们这个营地,如果刚才有鬼王的军队来偷袭的话,根本不需要什么大军,只需百名悍卒,就能一下冲进来踏平你们所有人,割下你这个当初酆都大帝亲自册封的正牌阴帅的头颅都不在话下,那才是闹了大笑话了!”

豹尾豁然抬头。看到是我以后,明显一愣,然后……“哇”的一下竟然哭了。

这老鬼哭,天地变,那声音叫一个难听,完全就是干嚎,比杀猪要难听太多太多了,几乎是连滚带爬一股脑儿的爬到了我身边,一把抱住我的大腿就呜咽了起来。

我这人最见不得一个武士这吊样了。

丧家之犬?哪个人没当过,哪个鬼没当过!

这个世道很残酷,弱,就得挨打,挨了欺负也得忍着,像条没了家的野狗一样,失魂落魄的流浪在大街上吃着残羹冷炙苟且偷生!

谁没在生活中充当过这样的角色?

普通人当过没?当过,只不过没有这么惨!

就算我自己不也被虐的像是一条丧家之犬!

可我他妈的就算是变成丧家之犬,也是一条疯狗,照样亮出獠牙去撕咬。哪怕被打死也得扯他一块肉下来!

而眼前的包围,变成了丧家之犬不说,竟然还在摇尾乞怜!

当下,我本来就压抑的心情彻底爆发了出来,直接一脚踢开了他,我也懒得去训斥他。只看了他一眼,一字一顿道:“这一次的事情我多少有耳闻,是战之罪,非你之过!但是,你在战败以后的表现我很不满意,非常不满意,如果你还有一点点的自知之明的话,现在立即给我滚出去把那些逃兵给我拽回来!”

“可是……”

豹尾一愣:“那只有两千阴兵啊……而且还全都是逃兵。”

“兵逃,与兵无关,是将怂。”

我垂头,沉默了一下,只说了八个字:“两千逃兵,那也是兵。”

豹尾一下子不说话了,过了须臾,似乎终于明白我对他的期望,收敛起了自己那一副让人恶心的可怜兮兮的样子,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我鞠了一躬后,默不作声的离开了。

我想,既然那些兵能跟着他逃到这里,说明肯定也是一些有能耐的兵,最起码还是比较服气豹尾的,他如果连这最后的败兵都收不回来的话,那我要他也就没用了。

他只是个废物。

事实,豹尾没有让我失望,我在大帐里面等待了没多长时间,他就带着那两千阴兵回来了,整整齐齐的列队站在了大帐外面,看上去总算是不那么凄惨了,有了一点儿士兵的样子。

豹尾站在最前面,对着我大喝道:“大帅,阴兵集结完毕,一共两千三百二十二名!”

我嘴角这才浮现出了一丝笑容,坐在大帐里面就对着豹尾招了招手:“可以了,你进来吧,仔细和我说说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我只是听闻了你和鸟嘴的遭遇,别的目前为止还不知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