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0章 风起荒山/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豹尾一走,大帐里总算是安静了一些,我有些混乱的思绪终于平静了许多。

让我所疑惑的,其实并不是这场战争的输赢。当我和我母亲带着黄泉水牢中的六百囚徒东出大荒,掺和到这场纷争中开始,这一场战争就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没有什么样的阴兵能挡得住六百名天师级高手发起的进攻,尤其这六百名天师像刚刚从笼子里放出来的犹如红了眼睛的野兽一样,更是无坚不摧,万军之中取敌将首级不在话下,若那些天道盟的修炼者以及鬼王倒在刀下,阴兵还不是当场溃散?

这场战争,大局已定,唯一的问题就是,对方出动的圣人,我们能留下几个,如何最大化的给对方造成杀伤?!

真正让我心里忍不住犯嘀咕的,其实还是天道盟的图谋!

内门进军阴间,目的和目标这些我了然于胸,那么问题来了——轮回路上,到底什么东西可以复活张道陵?

可惜。我没有走过轮回路,不了解那里的情况,也做不出什么实质性的猜测,只等豹尾一走,然后驱散了聚在大帐外面的囚徒后,我就提出了我的疑惑,希望我母亲这个既走过轮回路。又了解内门的人能给予我回答,当然我心底潜意识里还是有一些其他的想法的,只不过那一丝想法终究没说。

俗话说的好,知子莫若母。

我不说,我母亲却在仅仅看了我一眼后,就直接猜到了,她温婉如水的眸子很深邃,轻叹道:“看来你还是想多了解有关于轮回路的事情。”

我没说话。

没说话,落在我母亲眼里,或许最后就是个沉默等于默认的结果。

不过我母亲倒是再没有呵斥我,沉默了一会儿,便说道:“黄泉路上,符文铺地,一片荒芜。没什么值得看的,那些符文与轮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只是净化灵魂,削弱一世的经历对人的魂魄的影响,真正的秘密在黄泉路的尽头,那里有一道轮回之门,高筑于虚空之上。轮回的秘密应该就在那道门的后面。总之,轮回路上到底有什么吸引了内门,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以前我还在天道盟的时候,也没听说过为了复活张道陵在阴间做过什么规划。毕竟,轮回路上度的都是灵魂还在这个世界的修炼者,而张道陵的灵魂怕是早就已经不在了吧?这是个很关键的地方,一个死去千年的人,他的灵魂早就去了属于修炼者的世界,和轮回路也不搭边。”

听我母亲这么一分析,我也犯了嘀咕。

是啊,只有一些寿元将近的修炼者因为贪恋这个世界,不想去修炼者该去的地方,所以才会去闯轮回路,拼上性命想图个下一世,从未听说过死去千年,灵魂恐怕已经不在这个世界的人会图谋着轮回,完全说不过去!

一直以来,我忽略了这最重要的一点!

那么,问题又回来了。

内门想干嘛?

一统阴间?

这说不过去,阳人管阳间的事情,阴人管阴间的事情,阴阳两分,这个规矩持续了无尽岁月,而且是一个已经得到所有人认可的规矩,内门如果想一统阴阳,就是坏了规矩,冒天下之大不韪是要把自己摆在众矢之的的。而且也对他们实在没有什么好处,犯不上,要不然,他们早就已经做了,何必等到现在呢?实在是只有坏处没有好处的事情!而且内门一直致力于复活张道陵这件事情,也没心思干称霸的活儿!

可现在,轮回路如果对张道陵没用的话。他们图啥?总不能是抽风了,有劲儿没处使,最后干脆跑到阴间来撒气了吧?

这事儿,疑点重重!

但又是我不得不考虑的事情,毕竟,我得站在一个高处来纵观全局,那么敌人的动机是什么,就由不得我不慎重对待!

“根据我对内门的了解,既然连圣人都出现了,肯定是和张道陵有关系,这一点毋庸置疑。”

我母亲一句话给我定了方向,然后说道:“只不过,具体他们在图谋什么,这个咱们暂时还不知道。但要我说,最后怕还是得应在青衣身上的,在内门的计划中,青衣是复活张道陵很关键的一个人,算算修为,他如今也九段了吧?到了逆天改命的节骨眼儿上了,也是时候了!不过,他到底在复活张道陵的过程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咱们目前为止还不好说,但他既然出现了,八成与他脱不了干系!”

说完,我母亲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好了,现在考虑这些也没用。先好好休息吧,集中精力打好这一仗才是真的!关于张道陵和青衣,那是天道盟用了几百年的时间才布置下来的棋,错综复杂,到底怎么回事,恐怕内门里能明明白白说出个究竟的都不超过一巴掌,你要说自己一眼看个通透。那是做梦,慢慢来吧,格局到了,自然而然的也就看懂了。”

语落,我母亲不再和我说这些了,抬了抬手,直接挥退了所有人。大战在即,他们需要休养生息。

……

就在我们谈话的功夫,豹尾那边已经和其他的阴帅、神煞联系上了,他用的联系方式其实就是当初酆都大帝为他们这些阴间的原始“神龛”制作的一个小玩意,上面镌刻着符文,让他们互通有无,想不到到了现在战时。却成为了互相之间联系的一个方式。

豹尾大概已经知道了现在其他阴帅和神煞的位置,距离我们不算很远,毕竟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就在黄泉路的中腹地带,往前面是鬼王的地盘,被压榨了一通以后,阴帅神煞们的活动范围已经被压缩的非常非常可怜了,就算是再分散。彼此之间的距离也不算很远。

豹尾说,最多只需要48个小时,他就能找到所有阴帅和神煞,五天之内,势必能将大军集结到我眼前,反正这片山区颇为浩淼,藏纳几十万阴兵不在话下。

我给了豹尾六天时间。

这一次,豹尾算是醒悟了一些,听到我立下的此战必胜的承诺以后,精气神恢复了不少,甚至还给我立下了军令状,说六天之内如果不能带着那些阴帅神煞归来的话,提头来见。

决心下的不小,当然我也不能真让他自个儿一个到处跑。现在阴间环境风声鹤唳,整个就一随时会引爆的炸药桶,他明晃晃一个阴帅在外面行走,指不定就被青衣的人发现摘了他的脑袋回去领军功去了,所以,我让他去那些囚徒中挑选了三十名精明强悍的高手贴身护卫。

三十个大天师贴身护卫,给豹尾爽翻了。隔着大老远我都能看得出来他是美得冒泡的,最后带了剩下那两千名阴兵,偷偷摸摸的离开了这片山区。

一时间,偌大一个山区,就剩下了我和我母亲,以及那些囚徒。

……

当日,在略作修整之后。我终于开始探测这片山区了,在光秃秃的荒山之间辗转行走良久,最后登上了最高的一座荒山,在这里,能看的很远了,灰蒙蒙的阴间尽收眼底。

包括,青衣驻扎的地方。

豹尾说的不错。我们目前所在的这片山区,确实是双方交战的最前沿。

这里是两片相距不算太远的山区,遥遥相对,中间是一片开阔的平原。

只不过,青衣所在的那片山区,群山环抱,中间形成了一片盆地,那里就是青衣驻扎的地方了,阵势很大,旌旗招展,营地很开阔,几乎将那一片山区全都占据了。

而我所在的这片山区,到处都是大山,星罗棋布,只能在山沟子里落脚,不过却适合掩藏。

青衣约莫也是过度自信了,自以为胜券在握,很少会来搜罗周围,我能看见他的营地里面出出进进,不断有成片的阴兵离开,离开以后就直奔远方去了。估计是执行搜寻任务,很少会关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事情。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都在那座最高的荒山上面观察青衣那边的动向,基本上已经掌握了一些规律。

或许,打死青衣也想不到,在他最没有关注到的角落,在他的眼皮子下面。一把要他命的尖刀已经不动声色的蛰伏起来了,正在散发这寒光,就等着撕裂他的胸膛!

……

事实上,豹尾没有让我失望,我给了他六天的时间,他只用了五天的时间就带着白无常他们回来了。

他很谨慎,因为大意吃了爆亏以后,终于变的小心了起来了,在找寻白无常他们的时候,到处兜圈子,辗转不知道走了多少路才平安的联系到了白无常他们,最后带着七杀盟约订立后招募来的大军回到了我这里,大军进山的时候,为了避免引起对面青衣的警觉,他们甚至是分批次进来的,如果不是因为我距离近,能感觉到背后的阴气波动的话,甚至他们都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瞒天过海。

整整用了一个下午,他们才终于完全进入了山区。

当时,我正在那座最高峰观察着青衣他们那边的营地,白无常他们几个是一起过来的。经过这一场阴间的浩劫以后,我能感觉得到他们都有了一些变化,说不上来的感觉,只能说是岁月和风尘带来的变迁吧,人如此,鬼也不例外,他们上来以后,直接就在我身后单膝跪地,喝道:“大帅,我们回来了!”

“嘘!”

我没有回头,只是抬起手指放在自己的嘴唇上,制止他们弄出太大的动静,然后我就问了他们一个问题:“现在,你们手下的阴兵,可战吗?”

白无常他们几个面面相觑,过了挺久,白无常才说道:“可战,阴兵不知疲倦,不惧生死,唯有主帅和全军崩溃的时候才会崩溃,这大概也是阴间战争的一个特点,我们虽然仓皇赶了好几天,但军容仍在!”

说此一顿,白无常问我:“大帅,现在就要发起总攻吗?”

“不,现在还不是机会。”

我摇了摇头,直接说道:“让你们的阴兵在下面等着吧,总攻随时都会发起,都给老子打起精神!”

说完,我就再不搭理他们了,盘坐在荒山之巅,阴间的阴风吹乱了我满头的白发,但是,我的眼睛却一刻都没有脱离青衣的营地,经过这几天的观察,我已经了解了青衣的动向。

我在等待,等待最好的实际出现,然后……发起绝命一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