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9章 斩草除根/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鬼胎为凶,鬼胎为凶……

现在,我的脑子里几乎只剩下了这四个字,到了现在,也渐渐明白为什么会流传有这种说法了,归根结底还在于传承二字。

何谓传承?

更替继承就是传承,可以是一样东西,也可以是权利,甚至可以是一种精神信仰,或者是生命的传承。

总之,前人之物传于后人,便是传承!

这个传承可以是好的,也可以是坏的。

毫无疑问,现在墩儿忽然表现出来的怪异之处,就来源于他母亲的意志。

说到底。还是鬼胎太过逆天了,已经到了一种近乎诡异通玄的地步,在娘胎中刚刚诞生雏形的时候,就可以捕捉母亲的内心活动,譬如花木兰,当时仅仅是怀揣着对青衣的愧疚,曾经和我嘀咕过那么一嘴,有了孩子,就是违背了当初对青衣的承诺,结果却被墩儿给牢牢的记在了心里,甚至,通过花木兰对青衣的印象,将青衣的形象都给捕捉到了,这种对于长辈恩仇的捕捉实在是太敏感了!

花木兰没恨过青衣,我能感觉的出来。就算当初在天道盟之上,青衣把我坑了的时候,花木兰仍旧没恨过他,至少没有明星刻骨的去恨,可能对于她那样一个看透了人间沧桑的女人来说,千年孤独早就让她变的波澜不惊,整个人平静的犹如一汪湖水,所以,她大概也是恨不起青衣的,只是提起那些,多少有些犯嘀咕,也有愧疚。

可是这些微妙的负面情绪最后传承到墩儿这里以后,一下子好像就变了味道了,我能感觉得到,这小家伙现在特别特别生气。

所谓鬼胎为祸,大概说的就是他们这种能继承长辈仇恨和情绪的能力,长辈之间的一点小恩怨,传承到他们那里就一下子变了味道,到头来肯定得生出祸患,所谓仇恨犹如口口相传,一件本来微不足道的事情,可经过人那一张张的嘴传播开以后也就变了味道,这种仇恨的传承大概也就是这样的模式了。

只不过墩儿之前还没有能成长到继承母亲意志的地步!

现在,时间到了。

我看见墩儿犹如狂风暴雨一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朝着青衣那边冲了过去,本来他的身体很小。但是这个时候散发出气息却很惊人,稚嫩的脸蛋上竟然充斥着戾气。

这一切发生的有些突然,我到现在还沉浸在这一系列的变化中没能回过神来,有些手足无措,尤其是墩儿脸上出现的那一丝与他的形象格格不入的戾气。更是让我目瞪口呆。

木兰啊,或许……出生在我们这样的家庭,就是罪,墩儿终究还是无法像你所期望的一样,能够像寻常人家的孩子一样,幸福平安的长大。

我心里沉沉一叹。

“哈哈,来的好!”

这时候,青衣的一声大笑将我唤醒,只见墩儿与他这时候已经近在咫尺了,他双眸冷厉。脸上的符文明亮,看起来狰狞到了极点,厉声喝道:“鬼胎乱世,正好除掉!”

说完,他直接出手了。动的是却邪剑,长剑如水,杀气如虹,一剑朝着墩儿斩去!

这一剑,当真是动了真杀意,毫无留手,看的我心惊肉跳,虽说知道墩儿的能力,但事情摆在我自己的孩子的身上,仍旧难免。

不过,墩儿很快就让我心里的担忧消失的干干净净了,贴上去一张嘴,就像鲸吸水一样,一口气就将青衣喷薄出来的能量给吞的干干净净,那一幕是非常惊人的。至少青衣是被惊呆了,有了那么一瞬间的错愕。

就是这一瞬间的错愕,就注定了他的悲剧!

他面对的可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孩子,那一眨眼的功夫,墩儿就已经捕捉到了,一个闪烁就近了青衣的身,而且位置还是出于特别让青衣尴尬的地方——胸口!

墩儿身子小,一贴到青衣胸口的位置,那状态整个就跟扑在了青衣的怀里一样,彼此之间只保留着不足二十公分的距离,一下子就让青衣干脆没有了还手的余地。

怎么还手?

难不成像个大猩猩一样,双臂锤击自己的胸膛?

那个位置,在武人搏杀之中,属于空门,也叫死角,必须是要用双臂护住的,空门大开而且被敌人贴上去,那基本上就等于完蛋了,等着死就行了!

墩儿这么一上去,青衣当时就缴了械,忙不迭的准备后退,可惜迟了,墩儿抡起小拳头,直接一拳就砸在了青衣的脸上,那小拳头看着粉嘟嘟、肉呼呼的,说不出的可爱,但是力量却极为可怕,砸在青衣的脸上以后,隔着大老远我都听到“啪”的一声脆响,那声音简直跟一记响亮的耳光一样,我能清晰的看到青衣的脸都有了一瞬间的扭曲变形,一瞬间被砸的斜飞了出去,最后轰然落地,发出一声闷响,不知道受了多么沉重的砸击。张嘴竟然就是黑血涌了出来……

这一记拳头,对于青衣来说,或许是奇耻大辱了吧?他曾经是那么高傲的一个人,如今竟然被一个孩童一拳挑翻,这对于他的骄傲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不过。更出乎我预料的事情很快就发生了。

我原以为青衣会怒不可遏。

也想过他直接暴起拼命。

可打死我都没有想到的是,他在被墩儿一拳头打翻以后,竟然没有一丝怒气,也没有倒提三尺青锋剑来拼命,相反。他显得很平静,只是深深看了墩儿一眼后,二话不说,一咕噜从地上爬了起来,掉头就跑!

跑的很突兀。很仓皇,但是速度却很快!

他在跑,墩儿却很显然没有准备放过他,一闪身,犹如流光一样就追上去了。然后……小脚丫子“啪”一下踢在了青衣的屁股上。

我眼角都在抽搐,这熊孩子打人这点手段,未免也……

反正,我觉得青衣此刻心里肯定是难受到极点的,被一个孩子吊打,还踢屁股,最重要的是,一脚直接给他踢飞了十几米,最后一个狗啃泥栽倒在了地上,我认识他时间也不短了。至少都有两年多了,可从来都没有见过他狼狈到这样的地步!

结果,青衣是一点不在乎,只是收敛起了最初的时候那要将墩儿斩杀的锐气,相对来说比较平静,被墩儿一脚踢飞后又一次爬了起来,继续往前跑!

“妈妈……”

墩儿口中又一次脆生生的呼唤着花木兰,然后追着青衣就冲了上去,几乎是直掏青衣的背部。

这一次我看出来了,墩儿也是想要命!

谁知,只听嗡的一声,青衣身上镌刻的转生符文竟然一下子亮了起来,最后一个个符文在虚空中凝聚了出来,然后一股脑儿的朝着墩儿轰杀了过去。

墩儿看起来是颇为忌惮这些符文的,连忙后退。堪堪躲过。

这工夫,青衣已经爬起来逃命了,跑的很快,一溜烟就消失了,只留下一句话在这里激荡:“任务失败,撤离!”

这话明显就是说给胖子和张金牙听的,胖子和张金牙俩人一听这个,都玩命的打开了老白和张博文的纠缠,一股脑儿的逃了!

“看来我们赢了!”

老白出现在了我身边,将我从地上拽了起来,然后说道:“我们……追,还是不追?!”

“追!”

我咬了咬牙,招回了墩儿,强撑着身上的疼痛,直接循着青衣遁走的方向追了上去,他与我命理纠葛,败一次强一截,我可不希望有一天他能走到我不可仰望的高度,那对于我来说就是毁灭,必须赶尽杀绝。

君不知,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