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0章 杀入轮回/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实上,青衣的求生欲望很强,强烈的让我都觉得惊诧。

他是沿着黄泉路一直在逃命的,搅扰的整个黄泉路上过路阴人不安,有那么好几次,他在我即将追上去的时候,甚至用能量逼的一大堆阴人朝着我这边推进,干脆一下子堵了我的路,最后逼的我无奈,只能挥刀在阴人中杀出一条路才又一次追了上去。

这样的手段,堪称卑鄙,至少如果是我这个魔来做这样的事情的话,或许还能说得过去,可他这样一个圣人来做,未免就有些可笑了。

可是青衣一路上用这样的手段足足躲避我追杀躲避过好几次!

后来,我也渐渐明白了,他被我逼到了绝路上,但偏偏不想在我面前认输。

全天下的人谁杀他这个时候没准他都认了,可就是我葛天中不行。

这或许就是青衣心里面最真实的写照了。

所以,他逃命逃的很执拗,说什么也不肯停下,我追杀追的也很疯狂,无论如何不肯放弃。

我们两个就像是两个偏执狂一样,你追我逐。在黄泉路上干脆上演了一次千里大追杀,一路穿梭在黄泉路和彼岸花海中,连过数座古关,那上面驻扎的酆都大帝的亲兵也懒得管我们,只是一脸戏谑的看着我们之间的这场角逐。

最后……我们甚至一口气贯穿了整个阴间,这场跨地千里的大追杀的尽头,已经是忘川河。

忘川河上是奈何桥,过了奈何桥,可就是轮回路了……

青衣终于在奈何桥前的三生石边驻足了,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没了昔日的光彩,披头散发,衣衫褴褛,面色灰暗,虽然仍旧手提三尺青锋剑,威武之风犹在,但也是末日虎威,到了尽头,他背对着滚滚忘川河,脸上流露出一丝穷途末路的悲凉,仰头轻声一叹,没说话,但那一叹中就有太多的内容了。

在他左右,胖子和张金牙分别侍立在两侧。

“不逃了?!”

我看着他。我知道,我赢得了这场争斗,可是却没有太多的得意,有的,只是一种兔死狐悲的悲哀。

我们这样的人……又有什么对错可以言说?

都不过是权利漩涡中的一颗棋子罢了!

今日他死,谁知明日我会不会也走到这样的地步?不是明日,还有后日,总有一日,不得好死。

这就是我们这一行的人谁都无法逃避的宿命。

我看着他,轻声道:“黄泉路的尽头,忘川河的对岸,就是轮回路,轮回路上无活人,多少天骄闯不过去,你不行,我也不行,一切到了这里都该结束了!”

说完,我将百辟刀甩了出去。

铿!

锋利的长刀落在了他脚边,一下子切入地面,直挺挺立在青衣面前。

“你自己了断吧。”

我咬了咬牙,终于还是有些艰难的说道:“我知道,杀死你最稳妥的方式就是割下你的头颅,平心而论,你知道内门的计划,还以那场骗局中最重要的一环来参与这件事情,归根结底,你也是个骗子!可,至少曾经救过我,时至今日,命运所迫,皆不得已而为之,但要我拽着你的头发活生生的割下你的头颅,我觉得我能做得出来,但手抖,所以……还是你自己来吧!”

青衣没说话,神情很平静,从始至终都在凝视着我。

后来,我不看他了,看向了胖子和张金牙,沉默了很久。问他们:“你们呢?”

“死战!”

胖子嘴里说出了这样两个字,淡淡道:“我和张金牙现在能站在这里,全是因为有青衣,青衣末路,我们也陪着!”

说完,胖子一步冲上来,直接一脚将百辟刀踢飞,大吼道:“收回你的刀吧。要杀自己过来杀!”

我接住了刀。

青衣这时候终于开口了,看着坐在我肩膀上的墩儿,轻飘飘的说道:“鬼胎啊,果然厉害,让我无法对抗,但有一条,我确实不会束手就擒。”

说此一顿,他狠狠一挥手:“胖子,张金牙,拼了!”

他这话一出口,胖子和张金牙两人顿时毫不犹豫的就冲了上来,摆明了是一副要和我决战到死的架势。

他们动了,老白和张博文也不能闲着,直接迎上胖子和张金牙,四人就在奈何桥边乒乒乓乓打成了一团,胖子和张金牙明显是强弩之末。上来就被压制了,不过我也没有趁着这个机会下手,直接拿下胖子和张金牙,眸光一直停留在青衣的身上,唯恐生变。

可我千防万防,终究徒劳。

当胖子和张金牙与张博文、老白交手的时候,青衣毫无征兆的就大笑了起来:“葛天中,我知道你。就算胖子和张金牙已经因为你那一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彻彻底底的走上了对立面,你也仍旧下不了狠心杀他们,对吗?因为从始至终,你的心里就没对他们产生过敌意!所以,你又中计了,而你,永远也想不到我在你面前会做到什么程度?实话说,我宁可命丧轮回路,也不会落到你的手里!”

说着,他一转身,竟然头也不回的冲上了轮回路!

这一出确实是惊吓到我了,没错,我没想到他会做到这一步,直接冲上了轮回路,强闯轮回路最后的下场可是生不如死,哪怕黄泉水牢被迫了,这儿还有条忘川河呢,把人丢到那里面一样受不了!

追?!

还是放弃!?

我陷入了挣扎和犹豫,眼瞅着青衣已经消失在奈何桥上了,后来一咬牙,我干脆也冲上了奈何桥!

特么的,不管如何,这一次我都得亲眼看到青衣完蛋!!

通过我母亲的嘴,我对于轮回路也有许多了解。其实轮回路最可怕的地方根本就不是驻守在这条路上的那些六段左右的阴兵,那些阴兵虽然强悍,但是对于一些天骄来说,也不是毁灭性的,至少能够来去自如,最可怕的是轮回路尽头那守卫轮回的黑影,那才是不可敌的存在,是代替酆都大帝镇守轮回路的,很有可能也是大帝级别的,至少,天尊闯轮回路被那道黑影给拍翻过!

也就是说,以青衣的能耐,如果不到轮回路的尽头,还真的未必会死!

他不死,我睡不着啊,一连杀了两次都没能杀死,反而一次更比一次强,这一次再不死,下一次出现在我面前的话,或许就是我死了,我可不觉得青衣会对我手下留情。

所以,我必须去追,也必须看着他倒下,我才能安心!

大不了……轮回路上走不下去的时候,及时掉头离开,我母亲说过,中途退出,或有一线生机。

我心里打着这样的注意,一股脑儿冲上了奈何桥。

奈何桥上,阴雾弥漫,阴人拥堵,这里视线很不好,我已经跟丢了青衣了,无法在视线可及范围内的阴人狂潮中准确无误的捕捉到他的身影,估计已经不知道走了多远了。

在这里,我也不敢提刀斩阴人了,靠近轮回路的地方,还是小心谨慎一些为好!

我是贴着奈何桥的边缘走的,桥下浸泡在忘川河里的阴人那一张张惨白的脸清晰无比的映入我的眼帘,看着颇为渗人,那是众生之相,有的悲苦,有的痴狂,乱人心神,再加上这奈何桥压抑的环境,意志不坚挺的这路真走不得,事实上,这也不是给活人走的路!

我在过路阴人中混淆着,被一点点的推进着前行,就像儿时赶集一样,只不过赴的却是死人的宴席,最后飘飘荡荡沉浮许久,眼前才豁然开朗,原来不知不觉之间,我已经下了奈何桥。

在这里,我见到了那传说中的孟婆。

她……并不是什么阴魂!

事实上。这孟婆非人非鬼,而是这奈何桥、忘川河等整体格局所产生的阵灵!

前面就已经说过,所谓阴间,其实和咱们所认识的那个阴间是有区别的,它根本就是人造的,利用风水堪舆之术,夺了阴龙水脉的气数和造化,再经过一番布置以后才形成的!

这阴间的黄泉路、彼岸花、古关、奈何桥、忘川河、望乡台等等……其实全都是有讲究的。算是一种格局,也是一种风水排列的阵法,就是为了更好的疏导利用阴龙水脉的阴煞之气。

这个阵法,是酆都大帝自己以极为高深的风水堪舆之术布置下来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阵亦无名。

但不可否认,这个阵是非常有威力的。算是奇阵,奇阵之中诞生阵灵是寻常事情,那孟婆就是这阴间格局所形成的的大阵里诞生出来的阵灵,是一个佝偻的老婆婆,看上去仿佛随时会挂掉一样,满脸皱纹,驼背,手里拄着一根拐杖。满脸堆着笑容的在给阴人递着一碗碗黑色的汤水。

那黑色的汤水毫无疑问就是孟婆汤了,饮下去,忘了今生,投入来世。

准备入轮回路阴人正在排着长队,正一个个的等着领孟婆汤。

在此之后,又是一条极长的看不见尽头的路,那便是轮回路了,轮回路两侧。全是阴兵!

这一切场景,与我之前在奈何桥对面看到的有所出入,可能当时隔着一条忘川河,视线曾经被蒙蔽吧。

在排队领孟婆汤的过路阴人中,我很快就找到了青衣的身影,他正在排队,而且,已经轮到他了。

此时,孟婆端着一碗孟婆汤,笑容可掬的递给了青衣。

青衣蹙眉,看着那孟婆汤,陷入了犹豫,那东西谁也不知道什么成分,喝下去会是什么下场,于是他迟疑了,过了足足十几秒。他才终于伸出手接住了孟婆递来的陶碗,也不知道再打着什么主意。

更出人预料的是,这时候孟婆竟忽然又一下子夺回了那碗孟婆汤,“啪嚓”一下子将碗摔在了地上,一下子摔成了粉碎,黑色的汁液到处飞溅,然后她一只手指着青衣,另一只手……赫然指向了我。

“偷渡轮回,诛!”

孟婆嘶哑的声音响起,在轮回路上激荡着。

显然,我和青衣同一时间被认出来了,其实也难怪,当初我母亲第一次闯轮回路的时候,为了瞒过孟婆做了多少工作?我和青衣两人都是带着肉身进来的,一点没掩饰,要是被认不出的话,那才真的是轮回路徒有虚名,那些在这里饮恨的天骄人杰也是活该!

我还好,毕竟有一段距离,可青衣糟糕了,几乎是首当其冲,被孟婆认出的一瞬间,轮回路的阴兵就直接看向了他。

青衣也干脆,一提却邪剑。大吼一声,悍然杀入轮回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