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1章 轮回之门/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勇气……

我喜欢!

看着青衣衣衫褴褛,状如疯虎的在与轮回路上的阴兵纠缠厮杀,我嘴角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了一些笑容,让你丫的先跑,现在也是首当其冲了,开心了?

他开不开心我不知道,反正我是开心了,因为我可以非常从容的跟在他后面,只等青衣力竭的时候,就是我冲上去收割的时候。

我知道,青衣真正害怕的,其实是墩儿。

相信墩儿给他的那一拳一脚。怕是他终身难忘的,他虽然看起来没有歇斯底里,但是心里早就已经崩溃了,高傲如他,自然是没办法接受那样的结果的,所以他才选择了这么极端的方式——宁死不受辱。

“咯咯……”

墩儿坐在我的肩膀上,两只粉嫩嫩的小脚丫垂在我的胸口,就像是荡秋千似得晃啊晃的,脆笑声不绝于耳,犹如银铃,似乎看着青衣在前方玩命奋战非常开心一样。

结果,好景不长,我还没看多长时间的热闹呢,那阴间的阵灵孟婆就阴嗖嗖的看向了我,忽然一抬手就指向了我,然后嘶哑着喉咙咆哮道:“还有这个,这也是个偷渡者!”

这死老婆子……

我当时就满脑门子黑线,如果不是阴间不灭,阵灵就会一直存在,不死不灭的话,现在的我当真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直接一刀把这死老婆子给活劈了,那张嘴太贱了,好端端的你闹青衣也就算了,连老子都不放过。未免也太狠了,而且这东西对那些轮回路上的阴兵明显是能发号施令的,这大概也是酆都大帝留下的手段,有些阴毒,直接规避了闯轮回路者发起斩首的可能性,弄个阵灵当统帅,太他妈的贱了,除非一巴掌把整个阴间抹平,要不然根本无法除掉这老婆子,它那张破嘴一开口,老子顿时有的热闹了,只见那轮回路上正在围攻青衣的阴兵当时就齐刷刷的朝着我看过来了,眼睛里面闪烁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凶残味道,顿时发出一声整齐的大喝,手中的长枪一致对准了我,少说少说都有上百阴兵一瞬间朝着我杀了过来!

干吧!还能怎么着?!

我塞回刀鞘没多久的百辟刀又一次被我“哐”一下子抽了出来,冷冽的刀光再刀锋上闪烁,而后我气沉腹中大吼一声以壮声势,让墩儿抱紧我便直接朝着那阴兵追杀了上去。

和这些阴兵我是交手过得,说到底,只有一个字——悍!

悍不畏死,一往无前,或许还能有活下来的可能性!

没办法,这些阴兵的智慧是非常高的,不像是寻常的阴兵一样,浑浑噩噩,几乎只剩下了战斗的意识,但却不讲究战斗的智慧,说白了就是一群勇往直前的白痴,它就算是在犀利都有对付的法子!可是这些阴兵就不一样了。它们会玩脑子,彼此能配合,更知道默契,打击你的软肋,一旦被包围陷入纠缠,那就只能撅起屁股等死了。

想赢。就得不断往前,不按照套路出牌,向前向前再向前,疯狂的不断撕裂防线,让那些阴兵只能跟在屁股后面吃土!

对付他们,我有经验,即便轮回路上的阴兵道行和镇守黄泉水牢的阴兵有些不同,但他们全都是酆都大帝带出来的,作战的时候难免就会带上一些酆都大帝的“性格”。这就和阳间的军队差不多,每一个统帅对于麾下将士的影响都是很深沉的,同一支军队里走出来的士兵,身上总会带着一种相同的气息。那种气息叫做军魂,是一位统帅带给麾下士兵的一种灵魂和气质,哪里都无法避免,因为军队是个团体,处于其中,耳濡目染。那种变化和影响是谁都没办法规避的,所以怂人带怂兵,狠人带雄兵,二杆子带熊兵。酆都大帝豢养的这些军队也自然带着他的一些性格,缜密、进退有据,气势有,规矩有,可少一些锐气,他们少什么,我就只能拿出什么来对付他们。

出于这样的考虑,我上来就是悍刀决!

没办法,隔岸观火、坐山观虎斗的可能性没有了,那就只能全力突进了,用最快的速度追上青衣,然后一刀干了他,抽身往后退才是正经的,我可不想真的去面对轮回路尽头的那道黑影。

此刻,我满脑子都是当初梼杌大帝为我勾勒出来的那些画面。不多时脑子里就一片空白,只剩下了对命运的悲哀和绝望,悍刀决第一式脱手而出。

黯然之意油然而生,死亡气息弥漫,刀光凛冽,瞬间将前方淹没了。

这是我第一次以悍刀决实战,威力超乎的想象,杀气喷薄,一瞬间将前方上百阴兵全部吞没,最后转化为杀气进入我的体内。

这地方,绝对是用悍刀决的好地方。

悍刀决消耗颇大,真要是没有补充,可能我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抽干,但是在这里就不一样了,随时随地都能得到补充,我自然是快意,一刀斩杀上百阴兵后,整个人犹如疯虎一样朝着青衣冲了上去!

“哈哈,快哉!轮回路上我们一决雌雄!”

青衣长衫乱舞,提着一把却邪剑在阴兵中左冲右突。

我知道,我和他之间的有一场角逐开始了,这其实是一场比赛,比杀戮的速度,看看谁更快。到底是他把我越甩越远,还是我离他越来越近。

我们遥相呼应,算是在彼此配合与轮回路上的阴兵作战,也算是在互相较劲。

悍刀决目前为止我只能使用两式,而且第二式就已经有些超越身体负荷了,所以。我翻来覆去的都是第一式,只此一式,就让我无往不利。

我和青衣二人是你追我逐,谁也没看身后,不知不觉奈何桥已经距离我们越来越远,也不知道杀出去多远了。尽头到底在哪里,前方灰蒙蒙的一片,一条宽阔的青石路一直向前,无论是眼前还是身后,全都是阴兵。

好在,我终于是离他越来越近了,若论久战,怕是葛家人说是天下第二,就没人敢说是天下第一,此时青衣气息紊乱,而我正是气势如虹之际,再追到相距不足十米的时候。我终于大笑了起来:“青衣,我又赢了!”

说完,一步踏出,悍刀决第一式随之而出,凛冽的刀光霎时间将青衣笼罩了!

“给我破!”

青衣回声怒吼,身上道门灵气和阴气乱窜,一瞬间几乎是将所有的力量都喷薄了出来,用来与我对抗!

轰!

我们交手的刹那,能量狂暴,一片混乱,青衣自己更是被劲风抽打的连连后退。

我清晰的看到了他眼中的惊骇。

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深深看了他一眼,第二式……终于在这个时候发出了。

那是绝望。

绝望的情绪在弥漫,死亡的气息在扩散……

这时候,我脑子里想到的是曾经在天道盟的一切,我当初的绝望,全都还给了青衣。

青衣刚刚挡住我一刀,旧力耗尽,新力未生,面对着这一刀,他的下场可想而知,当时就在血雾弥漫中倒飞了出去,不过,出乎我预料的是,就在青衣即将被我的力量磨灭的时候,他身上的转生符文竟然又一次亮起了。

嗡!

四周颤抖,那金色的符文沉浮于他的头上,全部挡住了我的力量不说,还散发出了璀璨的金光。朝四周蔓延开来,所过之处,轮回路上原本悍不畏死的阴兵竟然“吱”的一下子惨叫了起来,纷纷朝着四周逃逸。

这一幕,看的我是目瞪口呆,这一路追杀,转生符文已经是第二次保护青衣了,这东西太邪门了,就像是青衣的守护神一样,每一次当他的性命岌岌可危的时候,都会冒出来。

最后,青衣落地了。有着转生符文守护,他留住了自己的一条命,然后一股脑从地上爬了起来,头也不回的朝着远方逃去。

此时,转生符文沉浮在他的头顶上,金光弥漫,四下开路,一下子前面挡路的阴兵早就跑的无影无踪了,青衣更加是毫无压力,在前面跑的那叫一个快,所过之处,身上喋血,在轮回路上留下了一连串触目惊心的血痕。

没办法,我只能追。

这一下子,我们两个人的速度基本上维持在一个平衡了,没了阴兵,突进速度的优势展现不出来,我只能撵着他的屁股苦苦追,越追,心里越担心,那滋味儿就像是夸父逐日一样。

也不知道顺着轮回路跑了多久,前方的景象才终于有了一些变化。

一个巨大的石门沉浮在前方轮回路的虚空中,灰雾缭绕,那石门上面镌刻着许许多多符文,充斥着神秘的气息,凛然,仿佛神圣不可侵犯!

毋庸置疑,那就是轮回之门!

我曾经听我母亲非常详细的描述过这扇轮回之门,眼下这情景与我母亲描述的几乎是一般无二,肯定是轮回之门无疑!

见到了轮回之门,岂不是说……我追杀青衣,竟然追杀到了的轮回路的尽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