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4章 黑影传说/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影来历神秘,不是远古时期的大帝,也不像我在拉文族遗迹里面碰到的那些奇特生物一样,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酆都大帝是怎么把这么个“忠诚”的看门儿的弄来的,这是我目前特别好奇的事情,刚才忽然想到了当时洛凰在逃跑的时候和我说的那些话,里面曾经说到过这个黑影很不对劲,只不过当时我也是尾巴被点着的叫驴子,一门心思的想往前跑,哪里还有工夫去研究那黑影?

在重要的事情,也不如自个儿的小命重要吧?

这时候我安静下来了,仔细一琢磨,这问题当时就出来了,这问题不问明白,我觉得自个儿今天啥事儿也不用干了,净操心这个吧!

所以啊,我是打铁趁热,顺着这个热乎劲儿。就问出了这件事情。

“给人感觉很奇怪。”

洛凰的声音响起,沉默半响,似乎有些犹豫,然后才说道:“给我的感觉是……它是残缺不全的!残缺不全的,你明白吗?”

残缺不全……

这个答案比较有意思,我想了想。就问:“如果说残缺不全的话,那岂不是就意味着它的修为也是残缺不全的?就像你们一样,大帝如果有损,力量肯定不能全部爆发出来。要是这么算的话,它是不是也有些过于恐怖了啊?力量残缺不全,结果释放出的气息却那么吓人,岂不是说,它如果是完整的话,比你们都要毒辣的多?”

“不,它的残缺不全来的很奇怪,我可以告诉你,前不久你见到的那种力量,那确确实实就是大帝级别的力量,一点都没打折扣,也就是说,它虽然是残缺不全的,但是……力量却是完整的!”

洛凰解释起这个来也是翻来覆去的,显然她也没办法用自己的语言直接描述出自己内心的感受。迟疑了良久,才终于说道:“它肯定是没有灵魂的,或者说没有灵智,也不能说是完全没有,只剩下一点点了,就像一个白痴一样,可以一直都去做一件事情,类似于执念,但又和执念又有所区别。反正,很复杂,这就是我比较矛盾的地方,如果神智残缺不全的话,一般的大帝力量也早就四分五裂了,根本没办法凝聚出完整的大帝级力量!可它灵智残缺不全,却有着完整的大帝级别的力量,这有点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我猜测,它可能也是个可怜人,是被酆都大帝用特殊的方式给弄成了这个样子,毕竟酆都的手段历来都很杂,有一些超乎寻常的手法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仔细一想,好像……现在也只有这么一个解释了,可是要控制一个大帝,这是不是有点匪夷所思?

反正我还是觉得不踏实。

谁知,就在这时候。一直都沉默寡言的墨桀忽然开口说道:“我们好像都忽略了一条很重要的可能性!就是说……万一那条黑影就不是个大帝呢!?”

这……这回我被吓了一跳!

其实我已经隐隐猜到墨桀到底想要表达什么了,只不过有些不敢置信,犹豫良久,才有些艰难的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他其实根本就是一个超越大帝的存在!”

墨桀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仿佛那样的级别提一提都会让他觉得倍感压力:“如果他是一个超越大帝的存在。最后残缺不全了,只剩下了大帝级别的力量,如果这么来理解的话,是不是就可以说得通了?”

别说,这么说的话,还真是说得通了!

可问题是,那岂不是更加吓人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洛凰一下子变得激动了起来,声音都带上了一丝尖锐:“大帝之后有路,可古往今来只有一人曾经踏出,只有圣……”

说到这里,洛凰的话一下子打住了,似乎在忌讳什么。然后话锋一转,匆匆忙忙的说到:“除了他,谁曾在大帝尽头问道,成就至高无上的位置?那道黑影怎么可能会是他,如果是他的话,在轮回路上的一切就不可能会发生。因为……”

洛凰又一次卡住了,说话断断续续,让人很费解。

“我知道你在说什么。”

墨桀轻轻叹息着:“可是,距离我们的时代已经太遥远了,千万年来,风起云涌,人杰辈出,光是文明纪元就已经经历了很多很多个,而你我也仅仅在这一个时代觉醒,这当中有一个巨大的空白时期,会发生什么我们哪里知道?当年的事情之后,这个世界已经变了样,一切的一切都变了,你说的那个人曾经说,充满了无尽的可能,一切都是犹如梦幻的,或许这才是正道,也或许是灭亡之道。再这样的环境中。会出现怎样的天骄谁都不知道,那个轮回路尽头的黑影肯定不是他,我们很肯定,但也不排除是别人的可能。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在我们的时代之后,还出现过一个超越大帝的存在!”

洛凰沉默了下去……

过了很久。足足有五分钟,洛凰才一字一顿说道:“不管怎样,我的信仰不会变,这天地之间只能有一个真主,千万年前我曾经在凤栖山下捶胸跪礼,宣誓效忠。那么我的忠诚就永远不会改变,哪怕最后的尽头是他又一次辜负了我,我揭竿为旗亲手斩下他的首级后自裁,也绝不易主!”

“我理解你的想法。”

墨桀道:“我们不变,未必所有人都不会变,如果轮回路尽头的那个东西真的是个超越大帝的存在的话,恐怕……已经有很多人变节了!”

“那酆都……”

洛凰迟疑了:“你说酆都……”

“这还用说?你难道猜测不到?只是你自己不愿意接受这样一个答案吧!”

墨桀冷笑道:“轮回路是酆都灌注了所有的心思的地方,他把那个东西摆在那里,真是当了看门的?我看未必!诚然,可能酆都有一部分心思是让那黑影来守卫的轮回路,但我觉得更多的,恐怕……他是想让那个残缺不全的东西慢慢恢复吧,只不过他到底布下了怎样的局,这个我们就说不好了。”

“酆都变节了……”

洛凰喃喃道:“他以前最器重的就是酆都,说酆都有悟性,也能隐忍,更善于变,变则通,所以一手扶持酆都,酆都几乎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徒弟!可现在,酆都竟然……变节,要把那样一个东西给养出来,取代他?这是狼心狗肺啊!他有千万不是,谁都能骂。谁都能打,谁都能叛,我能,你墨桀能,梼杌也能,可唯独酆都不应该!他对不起谁。在他酆都名下也是仁至义尽啊!”

“酆都是个鬼才,但也是个枭雄。”

墨桀漠然道:“他有自己追求的东西,为了自己所追求的东西,叛变了天下人也在所不惜!”

“……”

他们两个在不断说着,我云里雾里,感觉自己像个局外人,完全听不懂,可又不得不听,他们现在说的每一句话毫无疑问都涉及到了太古年间最重要的事情,最后弄的我没耐心了,于是说:“咱们能不能加我一份,一起讨论讨论?”

我一开口,这俩人又全部闭嘴了。

过了半响,洛凰只轻轻叹息了一句:“你啊,快快成长吧,天下为局,星河为棋,这盘棋下了千万年。没输没赢,博弈者却是越来越多了,现在有了太多变数,我们……也已经掌握不了这盘棋的走向了!”

说此一顿,洛凰又道:“当你真正成长起来以后,重回这里再看看吧!”

说完。洛凰就沉默了,墨桀就更不用说了,本来就话不多。

反正,他们探讨了挺久,最后他们心中都有数了,就我还跟个白痴一样,身处云山雾罩中。

“小天?”

这时候,张博文推了推我,将我从沉思中唤醒,然后他看了一眼被他摁在地上的张金牙,试探性的问道:“这俩孙子怎么处理?”

结果,还不等我开口。胖子就直接爆发了,就像是个泼妇一样,当场破口大骂了起来:“葛天中,你有种就杀了老子,你不杀老子你他妈就是我孙子!反正你也杀了一次了,还在乎第二次?”

我陷入了沉默。

“杀?”

张博文试探性的问了我一句。然后拍了拍张金牙的头:“这孙子不识好歹,都已经是敌人了,还在指望着每一次你都能念着从前手下留情。上一次你都已经在西西里放过他一次了,一回头又跑出来和你做对,这次给他来个狠得,一劳永逸?”

张金牙倒是反抗不激烈,就看着我。

但他那眼神,对我杀伤力挺大的。

其实说句实话,我现在心里头也没主意,很乱很乱,沉默须臾,才说道:“先收押着吧,等我解决了阴间的事情在说!”

“给老子来个痛快!”

胖子又一次破口大骂了起来。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肯定不会这么怒吼大骂。”

我轻轻叹了口气,有些复杂的看了胖子一眼,沉声道:“青衣让你和张金牙冲锋,就是因为他料定我对你们手软,就算你们被俘,也死不了。”

胖子很明显错愕了一下,然后……不说话了。

我再没搭理他们,扭头离开了,现在收回了心神,我更关注的是远方的战争,内门四圣出手,我母亲和鬼府散人联手,携六百死囚能挡住吗?

我不知道,只能尽快赶回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