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5章 第五式/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心中记挂着母亲,也记挂着这一场阴间的战争,所以身上的伤势虽沉,但速度却不慢,全凭着一股子气儿撑着自个儿,沿着黄泉路前行,直奔交战的地方去了。

这一路,我的脑子里其实一直都在回荡着两个字——信念。

没办法,在阴间盘桓这许久,我看到了太多被岁月尘封掉一生事迹的存在。他们是太古人杰,无论是崛起还是落幕,都带着悲壮和轰动的色彩,令人神往的同时,也在纠缠着人心中的许多好奇与迷惑。

我在想,撑着墨桀和洛凰的信念是什么?

让梼杌大帝至死不悔的是什么?

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他们这样的存在产生那么强烈的执念,时隔无尽岁月,我依然能感觉到他们的爱与恨,从不曾磨灭,反而就像窖藏的老酒,越来越深沉,越来越……厚重!

尤其是酆都大帝。

“八十万虎贲长戈所向,白骨丘山。

百万亿浩土战祸连绵,血流成河。

家国恨,生民苦,七尺儿郎熟能忘?

愿长安,祈太平,谁怜?

康宁还需青锋剑,不做忍气苟且人。

今朝绝尘出武关,是非功过后人说。”

这是酆都大帝留下来的绝笔,荡气回肠,我到现在还记得一清二楚,那种韵味,恐怕只要是个武人就会沉湎其中,我总是觉得,能写出这样的句子的人,怎么说都应该是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绝对错不了。

可现在……因为那道黑影延伸出的一系列推测,酆都大帝在洛凰他们口中一下子变成了一个背信弃义的叛徒……

这前前后后的差距,未免太大。

归根结底,怕还是信念不一样吧!

我没法多问过去的事情,只能做出这样的猜测,当一个人不讲恩怨情仇,只追寻信念的话,出现什么样的落差都不奇怪,我体会很深,这一路走来我所遇之恩恩怨怨、刀光剑影,最后还不都是处于信念二字?

道不同,不相为谋。

在这个混沌的世道走走停停,人都说最大的黑是黑到黑白不分,原以为是对的,可走着走着发现一切又回了远点,最后还是应了老祖宗的那句道不同不相为谋。

总之,这些太古的恩恩怨怨。乱心。

我就是想着这些事情,一路穿越了几处古关,一路纵深,朝着当初主战场的位置赶去。

这一路所过之处,狼烟四起。我看到好几座属于鬼王的地盘里面阴兵纵横,到处都是溃逃的阴兵,整个黄泉路两侧的浩淼地域全乱了,几乎成了一锅粥。

好在,看那些溃兵的样子,不是我这边的阴兵,这倒是让我多少松了口气。

那么……战争已经结束了?

或者应该说是,已经到了一个最后的时刻吧,双方火并最凶残激烈的时候结束了,最终应该是那些鬼王被击败了。开始溃散,败兵铺天盖地,现在正是一个打扫战场的时间段。

难道我已经错过了许多事情?

我母亲现在怎么样了?

我心中有许多忧虑,战争到了这个地步,基本上就意味着双方的巅峰对决已经结束了。要不然不可能溃兵如潮,从目前来看,内门四圣怕是没什么好下场的,要不然不可能出现眼前这些状况,只不过我母亲和鬼府散人的情况我就不好推测了,毕竟他们是以二敌四,而且对决的是四个成名已久的圣人,要说如探囊取物般轻松怕是连我都不会相信的!

于是,我更忧心如焚,连连招呼老白和张博文加速前进。在强烈的担忧的刺激下,原本已经见了疲态的身子骨儿也恍惚之间一下子爆发出了无尽的体力,在溃兵的狂潮中逆行前进。

此时此景,那些阴兵也都已经狂暴了,逃跑的逃红了眼睛,追杀的也杀红了眼睛,再他们当中逆行,常常莫名其妙的就会触及他们敏感到极点的神经,然后他们就跟疯子一样,倒是朝着我扑了上来,没办法,我只能动刀子,不管是我麾下阴帅神煞的阴兵,还是那些鬼王麾下的溃兵,挡我路,就地诛杀,最后连我都眼睛红了,完全是踏着一条怨气弥漫的道路才终于回到了交战的主战场。

这里就更加混乱了,很多阴兵还没有撤离,仍旧在厮杀,到处可见阴兵交锋的身影,惨烈的尖叫声贯彻在整个战场里,阴兵溃散时候散出来的怨气四下弥漫,整个盆地的上空都已经出现了黑雾,场面犹如末日之时。

我看见,那六百从黄泉水牢中出来的囚徒已经悍然加入了这场混战中,不断有鬼王被降服,或者被斩杀。估计,我这一路过来时候看到的溃兵,就是那些被降服的鬼王麾下的阴兵!

事实确实如我母亲所预料的一样,这六百囚徒确实是一把锋利的尖刀,无往不利,一出鞘,就立即取得了辉煌的战果,几乎横扫了整个战场,打的对面溃兵如潮,这是我最开始没有想到的威力,实在是太迅猛了。

不过,现在战局的输赢对我来说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我最关心的还是我母亲,可是四下环视了一圈,愣是没见到我母亲的影子,最后我也着急了,朝着一个离我不远的囚徒冲了过去,这是一个雄壮的大汉,手段十分歹毒,击杀阴兵无数,这时候正杀得眼睛都红了,我冲上去拉他的时候,掉头就要攻击我,好在我眼疾手快,和白无敌、张博文一起出手,这才制住了他,过了片刻,这疯子才总算是消停了一些。渐渐认出了我。

“我母亲呢?”

我很直接的问了他一句。

“她,好像和那几个圣人一边打一边离开了。”

这大汉看向了盆地西面,想了想,就说:“太混乱了,当时我们本来是要帮助她的,结果她说不需要,让我们来平定这些阴兵,击杀鬼王,同时四处堵截追杀逃兵,然后她和那个老头子两人与那边四个圣人一边打一边朝着西方走了。”

西方?

我抬头朝着西边看了一眼,那里有一个山坳,我观察过那里的地形,外面就是群山,我母亲应该是和那四个圣人朝着那边杀了过去,然后我直接把这大汉丢下。招呼了老白和张博文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按照那大汉指出的方向一路向西,过了山坳,又过了一座矮山,然后在山沟子里面才终于感觉到了我母亲的气息,当时她正在另一座大山上与人激烈的交手,那里能量暴动,山头都快被削平了,我闭上眼睛仔细一感觉,才发现那大山上面只有四股生命气息,显然已经有人阵亡了,拼杀的非常惨烈。

当下,我连忙就往山上冲,等上去了才看清楚了情况。

鬼府散人已经受创,看上去伤势挺沉,不过已经击杀了一个圣人,在他脚下就是一具血淋淋的尸体,正疯狂与另一人拼杀,别说,这老头子还真有那么点下山猛虎的意思,把另一个圣人压着打,估摸着用不了多久就能将之击杀!

再看我母亲,更加凶狠,一手拎着一颗血淋淋的头颅,一手倒提长剑与对方拼杀,从她身上的气息来看,明显是已经用了悍刀决的第四式,气息有点紊乱,但是却没有负什么伤,反倒是与她交手的那老圣人被打惨了。

“小天,看好了,这是我的悍刀决第五式!”

我一上来,我母亲就察觉到了我,当时,只听她沉声一喝,然后手中长剑轻轻一挑,整个人直接就朝着那老头子冲杀了过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