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6章 四圣陨落/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悍刀决的第五式?!

这一式之前一直都是一片空白,只是在我母亲见到我的时候,她才终于有了一些思路,似乎是知道了她自己以后的路,于是将自己的第五式命名为希望。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的第五式,也是希望。

悍刀决只有起手,后续的路,都得自己去摸索,这是杀生刃,也是诛心刀,是凝聚着一个人一生经历的一门强悍的武技,可以说是一千个人里必然会有一千种悍刀决,所以,我母亲的第五式未必是适合我的第五式。

她因我入道。在绝望中创造悍刀决,见到我以后,自然又有了不一样的心境,只能说这是属于她的悍刀决。

而我呢?

我是因何而踏出的悍刀路?不好说,只能说是命运把我一步步的推到了这里吧,现在我看不见希望,也没有退路,只能勇往直前,所以,我母亲的希望,不是我的希望。

但不可否认,我确实对我母亲的第五式很好奇,心里也是震惊,瞪大了眼睛看着。

这一路走来,我母亲都与我同行,除了我再追杀青衣的时候有过短暂的分离外,基本上都是在一起的,我深知她是绝对没有时间去实践她的第五式的,这个时候忽然下手,显然是要在生死之战中临场发挥,用一个圣人来磨砺她的悍刀决。

这是何等的格局?

生死之战如同儿戏,已有一种睥睨之风,相对比之下,那内门的圣人从级别上就矮了一头,不可同日而语。

白发疏狂,一剑倾城!

她是名不虚传,多少世间男子在她面前都要黯然失色!

此时,我母亲已经悍然动手了,只见,方才还倒提一颗滴血的头颅,气势凌厉的她,这个时候竟然松开了手中的长剑,那颗血淋淋的头颅也被她丢到了一边。

然后,她的长剑飞到了胸口的位置,沉浮于半空中,嗡嗡颤抖着,绽放出一抹抹淡蓝色的弧光,她自己的嘴角却露出了一丝微笑,很洒脱,也很轻松的微笑,骄傲的扬起了下巴,最后更是默默张开了自己的怀抱。

这副模样,哪里是一个疆场血战的武人应该露出来的姿态?

可我母亲偏偏就是这样,此时此刻的她,流露出的是平和。

她放下了杀戮,弃掉了长剑,微笑慨然的面对着一切,仿佛世间一切都不再她的眼中了,而且,在这个生死搏杀的节骨眼儿上,她竟然还扭头微笑着看了我一眼,嘴角带着的笑容是惊心动魄的,眼中的慈爱更是不加掩饰,她明明有着一张年轻女子的脸,让世间绝大多数女人都自惭形秽,可偏偏眼中却酝酿着老妇人才有的那种被岁月酝酿出来的慈爱与温和,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但在她的身上却完美的糅合在了一起,我想那是因为她爱过、也恨过。

她身上的能量,也在这一瞬间平息了下来,犹如水波一样环绕着她的身体在荡漾。

我觉得我应该是读懂了她的第五式。

观她一生,轰轰烈烈,性如烈酒,全都是为了爱恨二字,她是为了这些在战斗的,心中唯一的希望是我,如今见到了我,余愿已了,已经没有继续杀戮,继续战斗的理由了,于是她放下了刀,立地成佛。狂暴的能量平息,如水,水润万物,这是生机。

这就是她的希望!

可是,现在是在激烈的战斗中啊,她不应该放弃自己的武器,更不应该回头来看我!!

我揣测到的有关于她的第五式的内容不多,更不知道她在打着什么主意。但她这样的所作所为让我不安到了极点,所以,在她回头这一瞬间,我亦情不自禁的冲了上去。

这样的机会,我能看得出来,对面那内门的老圣人能看不出来?当时那老头子就狂笑了起来,一边狂笑一边朝着我母亲这边就冲了过来:“柳倾城,你太自大了,不可否认,你和那个先秦炼气士都很厉害,如果全力施为,没有三个同级别的圣人拿不下你们,可你不该给我这样的机会!”

他的速度比我更加的快,说话的时候就已经上来了,直取我母亲。

这一瞬间,我的呼吸都为之一窒。而我母亲,脸上的笑容居然更加的灿烂了,最后,我眼睁睁的看着老圣人靠近了我母亲。

结果,就在那老圣人贴到我母亲身上散发出的柔和能量光圈的时候,那原本看着人畜无害的光圈竟然狂暴了起来,“轰”一下子将那老圣人给推了出去,看上去力道还不小。打的那老圣人“哇”的一下就喷出了一口老血,眼睛都直了。

这一幕我看在眼中,也终于明白,我母亲此刻的力量在没有那种凌厉了,它像水,可以利万物,也可以杀万物,全在于对方。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

这大概就是我母亲的第五刀所表现出的力量。

那老圣人被瞬间击飞后,显得非常不甘心,怒吼一声竟然直接朝着我杀了过来,怒吼道:“老夫今日技不如人,便给葛家绝了后!”

这死老头的气势很足,也很凶残。

但我不慌,我觉得,如果引爆我全身的力量。他也一下子击杀不了我,肯定我是能挡得下这一招的,到时候这老家伙前力刚尽,后力未生,正是干掉他的大好时机,我母亲只需要上去轻飘飘的一剑,就能直接斩下他的透露。

所以,这对我来说倒是个机会!

当下我就举刀准备上去与他拼一把,谁知,还不等我动手,我母亲竟然在我即将与他交手的刹那冷笑了起来:“你真当我是死人,站在这里看你嚣张?”

说话的功夫,她身上的那原本如水的能量光圈一下子就爆裂了,轰的炸开,几乎是直接针对那老圣人,可怜那老圣人以为我母亲此刻行动不便,因为一个预估的失败,直接断送了自己,顷刻被炸得衣衫破裂,血肉模糊,整个人倒飞了出来,我因为离得近,都被能量风暴推得后退了一步,被炸到的他是个什么滋味儿就可想而知了,那一瞬间血就喷溅在了我的脸上,还有些骨头碴子都崩在了我脸上,这一下子给他造成了多么沉重的创伤就可想而知了。

我母亲也是狠,根本就没打算给那老圣人喘息的机会,在他倒飞的时候,沉浮在胸口前的长剑就陡然朝着他追了上去,“噗”的一下子被洞穿了胸口,最后在惯性的推进下,那长剑干脆挑着老圣人飞了很远的距离,直接将之钉死在了巨石上面。

这边又斩杀一个圣人,另外一个和鬼府散人在交手的圣人一下子更慌了,现在可是就剩下他一个了,他连鬼府散人都打不过,如果我们一起上,后果可想而知,只能是个被我们轰杀成渣的下场。

说来这人也狠,一看这情况,竟然直接就兵解了,怒吼着说要跟鬼府散人拼命,然后一下子引爆了自身的所有灵气,那一下子犹如一颗高爆炸弹在山顶爆炸了一样,地动山摇,光是掀起的狂猛风暴就吹的我连连后退,其实我母亲也是被吓了一大跳,一个老牌圣人的兵解拼命可不是闹着玩的,看我母亲那面色,分明就已经告诉我,就算是她自己来面对那一下子,都未必能扛得住!

所以,我母亲都懵了,只等能量风暴稍微一平息,就立即快步朝着那老家伙被能量风暴吞没的地方冲了过去。

我也紧随其后,心说这老家伙可别嗝屁了,好不容易从黄泉水牢里出来了,没蹦跶多久就完蛋,这岂不是有点过于悲催了?

事实上,我还真是小瞧了这老家伙,在黄泉水牢里面被关了两千年的一老妖怪能是说死就死的那号人?老东西生命力顽强着呢,就是比较悲催,被掩埋了,我们刚过去就灰头土脸的爬了出来,一个劲儿的嚷嚷:“幸亏老子及时撑起了绝技扛住了,要不这一次还真得玩完!”

好在,这老东西没事,我母亲也松了口气,后来我们一合计,便又一次返回了战场。

四圣陨落,鬼王非死即伤,青衣死在了轮回路上……

这一次,内门可以说是放血了,我估计内门的掌门人都得吐血,这场战争的结果最后也就不用说了,我这边可以说是大获全胜。

但,也是惨胜!

有曹沅和媛在督战,那些阴帅神煞一个个都不敢有所保留了,全都是上去拼命了,最后的结果是除了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外加一个豹尾以外,其余阴帅全部阵亡,四柱神煞个个重伤,打的异常的惨烈。

至于阴兵的伤亡,那已经无法统计了,现在整个阴间都到处是双方的阴兵在你追我逐,根本收拢不回来。也没法进行详细的统计。

不过,当我和我母亲返回战场的时候,那些鬼王倒是没少被活捉,全都跪成了一排排的,我在当中看到了大诤鬼王,但没说什么,既然已经走到了我的对立面,那么……我只能说抱歉了。

除此之外,大批的阴兵俘虏也被聚集了起来。

怎么处理这些阴兵,现在这个反而让我头疼了起来,毕竟,俘虏太多了!

后来,我想不到怎么处理,就问我母亲,希望她能给我出个主意。

“杀!”

我母亲很冷漠的说了这么一句:“现在的阴间,阴兵的数量已经太多了,超过了以往任何一个时期!”

我仔细琢磨了一下,大概知道我母亲的意思了。

她不外乎是在告诉我,像这样的阴间混乱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段时间鬼王、阴帅都在疯狂的聚拢阴兵,阴兵数量太大了,如果全部留下,我肯定不能带走,最后只能分配到这些阴帅手里。那他们的力量就会大幅度的增长。

无论是人是鬼,有钱就牛逼,有力量就容易膨胀,到时候难免生事。

所以,为了一劳永逸,永绝后患,不如狠一狠心——杀!

得不到这些俘虏,再加上这一战我这边也没少损失,真正到了那些阴帅手里的就很少了,他们就翻不起什么浪了!

只是……这法子难免有点恶毒,我当初为了募集阴兵,立下七杀盟约,祸害了阳间,将不仁不义不忠不孝者全都一股脑儿带到了阴间,如今战争结束,又不留阴兵,这做法……似乎有点缺德!

可……在深思熟虑了很久以后,我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我知道,我母亲的方法,是一劳永逸的方法,总比以后不断有麻烦的强,钝刀子割肉,更疼!

我母亲看我的答应了,才终于点了点头,深深看了我一眼,轻飘飘的说道:“好了,你去休息一会儿吧,我来安排,这些阴兵……就这么杀了可惜,对你来说,它们可是最好的补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