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7章 大争之世/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补品……

身为葛家人,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母亲说的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

当下,我情不自禁抬头朝那些俘虏看去,只见,整个盆地中,鬼王在前,阴兵在后,光是俘虏怕已经数不清了,这里怨气蒸腾,浓雾滚滚,周围的群山都已经被笼罩了,可是这些俘虏站在一起的时候,后面的都已经隐于远方群山之中了,那场面颇为惊人。

这太多了!

我心里都已经犯愁了,我母亲该不是想要我自己一个人拿把百辟刀挨个去吸收这些阴兵吧?别说他们是阴兵,就算是成片的猪,我都不知道得杀到猴年马月去!

这不是夸张,事实上,这些阴兵虽然被俘虏,被制服了,但要我挨个去杀,那也得累死我。

而且……对方已经放下武器了,就算我心狠手辣,真一个个的剁了这么多的阴兵。我心里也有压力!

一时,我有些迟疑。

结果我母亲约莫也真的是了解到了我的骨子里,可能她没和我相处多久,甚至她都不是我的生母,但不可否认的是,她很了解我,大概这也是因为她是爱我的,因为爱我。所以愿意去揣摩我,关注我,当她的视线里只剩下我的时候,那么毫无疑问,她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了解到我的骨子里,仅仅是看了我一眼,就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了,当下就说道:“可能寻常阳间百姓毫无所觉,因为他们还没有站到一个层面上,看的更远,可你作为一个修炼者,尤其是生在葛家这样一个充满争议的家族里,你应该有非常敏锐的嗅觉,不,是你必须要有敏锐的嗅觉,这样你才能活下去!

譬如现在,我觉得你必须要清醒的认识到,修炼一界,在经历了上千年的平静之后,一直压抑的风暴已经到了要爆发的时候。

大争之世,来了。

目前为止,这一切都已经崭露头角了!

天道盟积蓄了上千年的阴谋已经到了要收官的时候了,内门活动频繁,频繁程度几乎达到了往年的百倍以上!

还有,那个三清道人,以往做事都谨慎异常,可是到了这一世却忽然如此张狂,我虽然没有真的见过他,但想来他也不是什么易于之辈,这样的人,一旦崭露头角,就意味着他们抓住了最好的时机!他布局了千年,这一世走到台前,你不觉得奇怪?没想过他为什么要挑中这一世?

再者,这阴阳也乱了……

这些苗头很不同寻常,一切都意味着大争之世即将降临!

大争之世,拳头说话,你以为你现在经历的就已经很残酷了?我告诉你,还不够,至少现在这个时代礼法和秩序还没有完全崩坏,这个世界还有黑白一说,还有光明和黑暗,真到了大争之世,也就没什么光明和黑暗了,天下只剩下了黑,人吃人吃的血淋淋的,吃的不加掩饰的。所以,为了应付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一切,你必须要尽快成长起来!

哪怕踏着千万人的白骨,也要成长起来!

在这样的世道,你不吃人,就会被别人吃的骨头都剩不下。”

我母亲说话是非常狠得,可说着说着,她自己的眼中倒是流露出了一丝迷茫,似乎是慨叹一样喃喃自语道:“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大争之世呀。这四个字,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在耳边回荡了,那时候,大人们总是说,你就庆幸自己生活在和平年代吧,要是在大争之世,就你习武下的这点苦功,只能成为别人脚下的白骨。可什么是大争之世?大人们也不知道。因为他们没经历过,他们也是听他们的前辈说的,可他们的前辈一样没有经历过,同样说不出个所以然,于是,大争之世的传说一直都在这一行里流传着,口口传承,千年、万年以来一直都是这样,谁都没有经历过,包括一些相门圣手都推测不出来,只知道……大争之世降临,人命如草芥。这一次,我想,大争之世是真的来了。”

这些东西,我母亲在我面前还是第一次说起,隐隐约约之间。仿佛在我眼前勾勒出了一个浩瀚的大时代,风起云涌,波澜壮阔,但也血腥黑暗。

我在想,那大争之世到底是什么?

难道,就是洛凰、墨桀,还有酆都大帝他们那个时代?

我不知道,但我想它可能真的存在过。而且给人类留下了永远都无法磨灭的伤痛记忆,大帝喋血,生民疾苦,以至于时间过了那么久,到现在为止,还有很多人深深记住了大争之世四个字!

“好了,这件事情你就不用考虑了。”

我母亲回过了神,不再和我说有关于大争之世的事情了,我估计她可能也是担心我会有太大的压力,干脆上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饶有深意的看了被张博文和老白制裁住的张金牙和胖子一眼,缓缓说道:“你还是先去解决你的事情吧,至于这些阴兵,我会布下阵法,帮助你吸收,你不用亲自动手。此法也是你们葛家的绝技。宋元之际,葛家曾经出现过一个入了魔的狂人,专门靠大规模的吞噬阴人来增长杀气,惊才艳艳,可惜后来为祸,被清理门户了。他大规模吞噬阴人的法子是一个名为噬魂杀阵的阵法,为他自己所创,掌握此阵,葛家人无疑将可怕到极点,只可惜此阵戾气太重,有干天和,几经周转商讨之后,终究还是觉得此阵不能出世,否则葛家将会与全天下为敌。毕竟,杀气一法,本身就自带魔性,是一种掠夺性的手段,被这一行里的大家小家们集体忌惮、忌讳,若是再将此法普及,怕是葛家的人为了力量真的会走上一条不归路,从此成为行走在阴阳之间的一大祸害!当时也是为了子孙后代免于被追杀、奔波流离,所以,葛家将此法封了,子孙后代除非家主。鲜有传承,到了近代,葛家人脉单薄,也从来没有想过用这门法子。

再后来,内门与葛家全面开战,你爷爷大概预料到了葛家以后的路可能会很难走,所以在我夺回你,嫁入葛家的那天夜里,他将此法解封,并且交给了我,留下话,如果有朝一日葛家面临灭门之祸,那就只能成魔,宁可杀伐天下,也绝对不能做俎上之肉,届时,不妨动用此法,踏着千万白骨给葛家留下一线生机!”

说到这里,我母亲深深看了我一眼,道:“孩子,你知道这法子如果开启了意味着什么吗?希望你能抱守本心,不要毫无底线,明白吗?如今我传授下来,也是希望你能有选择性的去掠夺力量。不是让你真的成为一个天下人口诛笔伐的穷凶极恶之徒!”

噬魂杀阵……

我品味着这四个字,回想着我母亲说过一切,不知不觉间,冷汗已经顺着我的额头下来了,此阵意味着什么,我已然有数了。

能集体吞噬阴人……

当我们这种人走到一个级别的时候,寻常阴人身上的那点阴气已经看不上了,我自己去猎杀的话。得猎杀多少阴人才能前进一步?

十万?百万?

怕是都不够,我自己一个个的去杀,得杀到什么时候?

所以,到了我目前所在的这个段位,只能挑大号的来了!

但是!如果噬魂杀阵能集体吞噬阴人的话……

对葛家的人来说,简直是一条直接走向巅峰的青云路!

想想吧,如果我哪也不去了,就在黄泉路上摆这么一个阵,蹲点晋级,从此……恐怕世间无轮回,阴阳之间多少阴魂断送,都成了我的养料!

甚至,我也可以跑到阳间去祸害去,造成人间的浩劫。

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那我就真的是做的滔天的罪孽了,难怪我母亲会如此叮嘱!

此阵,确实得善用,一念出了岔子,就是整个世界的灾难!

我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缓缓点头答应了我母亲的要求,我母亲这才让我离开了,她说她会布置,到时候,我只需要在激活的时候配合就可以了。然后此阵的用法我自然而然就明白了。

说是离开,其实倒不如说是我想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好好待一会儿,和胖子他们聊聊。

怎么处理他们,我没主意,也不想让别人看到这一面,所以……我在犹豫了片刻以后,还是决定找个安静的地方,最后张博文和老白拎着胖子、张金牙。找了一个没有被损坏的白纸帐篷,与我们一股脑儿钻了进去。

胖子和张金牙的眼中,即便是此时……仍旧酝酿着不满,只不过他们平静了很多,似乎当我说完那句青衣是猜准了我不会杀他们以后,他们就消停了,可能心中有了一些变化,但具体是个什么感受,我猜不透,一步步走到今天,我看不懂他们,他们也看不懂我们了,时过境迁,我们都变了,只剩下从前的那一点恩怨情仇纠缠着,谁也没法真的在对方面前释然。

进了白纸帐篷。我沉默片刻后,就和张博文说:“你们先出去吧,我和他们聊聊。”

“你……”

张博文显得有些犹豫,看了被扔在地上的胖子和张金牙一眼,有些为难的说道:“他们两个人现在已经不是你的朋友了,而是你的……而且对你很不满!”

他在担心什么其实我知道,不外乎就是担心他和老白一离开,胖子和张金牙暴起攻击我。这两人现在都是九段,而且虽然被制服了,但其实本身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损伤,只不过被张博文和老白身上的力量给压制住了,而我已经在战斗中伤痕累累了,现在疲倦的很,他们真一下子暴起攻击,我自个儿还真舒坦不了,绝对得难受一下子!

不过,我没有犹豫,我和他们确实需要坐下来平心静气的谈一谈,毕竟心中有愧,当初的那一颗毁灭性的武器不是我扔下去的,也是因我而起,错杀了他们,于是。我干脆摆了摆手,直言道:“张哥,没事的,有墨桀和洛凰在,我没问题。”

张博文还想说什么,不过被老白拉住了,后来老白给他丢了个眼神,张博文这才不说话了。

我略微考虑了一下。将赖在我身上的墩儿交给了张博文,轻声道:“带这孩子出去吧,我们之间的恩怨情仇,不希望这孩子看到。”

这孩子为花木兰复仇那一刻,其实我被吓到了,不希望我和胖子他们的事情再一次给他留下恶念。

张博文原本还有些不满,可看我主意已定,便不再多说什么了,结果墩儿后叹了口气,狠狠一甩头和老白一起离开了。

一时间,白纸帐篷里安静了下来,只留下我和胖子、张金牙他们共处,气氛也微妙了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