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8章 成王败寇/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景此情,其实是我最害怕面对的。

故人相见,最怕沉默。

这句话里的悲哀,几个人读得懂?

我站在他们面前,居高临下,这样的姿态,我不太喜欢,四下环视一圈,发现在白纸帐篷里面正好有一个坐的地方,其实就是一个堆砌起来的土墩,于是,我转身就朝那土墩走了去。

谁知,我刚转身,胖子忽然在我身后就冷笑了起来:“哟呵,葛大帅还真是自信啊,屁股对准我们,这分明就是吃死了我们的模样,怎么的?看不上我们哥俩?”

我脚步一下子停住了。从始至终都没回头,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须臾,最后又一次迈开了步子,一边走一边说:“不管你们信不信,在那件事情上。我终究是无意,而且我也已经提醒过你们赶紧离开了。无论如何吧,我欠了你们一条命,如果你们要索命,尽管来。而且,我也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们,要想杀我,现在是最好的机会,现在我很疲惫,身上多处受创,几乎已经到了极限,如果我不狂化,我的护体杀气也扛不住你们两个的合力一击,也就是说,你们可以直接干掉我,就算干不掉,也肯定能重创我,外面的张博文和老白,甚至是我麾下的高手,都无法再第一时间赶进来!”

说完,我再不犹豫,大踏步的朝着那土墩走了过去,从未回头。

还是那句话,对青衣我下得了手,因为他铁了心要杀我,而且,他也把我当成了垫脚石,在我们之间的对立和冲突中,从前的那点情义,算是已经彻彻底底的损耗干净了。但是胖子和张金牙是无辜的,他们没骗我,也没有害过我,不管如何,我始终把他们当兄弟,即便他们在我和青衣的对立中选择了青衣,我也没恨过,上次他们被波及,始终有一份愧疚在,他们真上来给我一下子,我认!

打死了,我命歹。

打不死,还了债。情也断了,我就再不用在这旋涡里面继续纠葛了,反手……也该来个了断了,那时候,我就心中无愧了。

只是,我已经做好了为曾经的事情付出代价了。却迟迟没等来胖子和张金牙的下一步行动,直到我走到那土墩前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动手。

我想,或许是命,从我认识他们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我们之间永远没有了断的那一天。

于是,我转身,一屁股做到了土墩上,双眼深深审视着他们,我能看到他们脸上的犹豫,还有……挣扎!他们大概动过杀我的念头,可惜和我一样。这个念头到了濒临爆发的时候,便又缩回去了,始终是下不去那个手。

“还是……说说你到底想怎样吧!”

片刻后,胖子终究还是坐了起来,看着我的时候眸光深邃,但是嘴角却露出了冷笑。约莫皮笑肉不笑说的就是他这个时候的表情,淡淡道:“不可否认的是,你确实赢得了这场战争,青衣又一次失败了,还断送了自己的性命,你是胜利者,成者王侯败者寇,你威风一点的再正常不过了,大概无数岁月以后,你在这里的事迹会被流传的很广吧?纵横捭阖,挥杖百万阴兵誓死向前,引六百高手大破内门。斩四圣,定乾坤,一统阴间!多辉煌的伟业啊?至少,你的高度,我只能仰望,作为一个战败的俘虏,我认命,说说你想干嘛吧,审问我?”

“确实有些事情要问你,但……不是审问,看你们自己的意志,你们想说,就说,不愿意说,我不强求你们!”

我如此说,其实在我转身没受到攻击的时候,对于胖子他们,我心里已经有了处置的方法。略一沉吟,便和他们说道:“不过,在此之前,我更想解释一件事情,虽然这件事情已经发生,而且也确实对你们造成了伤害,但我觉得我还是要把我的初衷说出来。”

我抬手打断了胖子的欲言又止,然后,直接将当初太平洋小岛上发生的一切事情,全都一点不差的说了出来。

说实话,说这些,我不奢求得到原谅,事情已经造成,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不需要救赎,我只需要解释一下,有些话不吐不快。

那是一个复杂,也不复杂的故事。但我说的很细,没有倒苦水,也没有掺杂个人的情感,就像是一个说书人站在旁观的角度在讲一个故事一样,甚至,我都听不到自己语气中有一丝半点的感情色彩。

但。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确实是松了一口气,等我说完的时候,我没做什么辩解,只是看着胖子和张金牙。

“回不去了……”

胖子惨笑着,抬头看我:“说我们是一直惘然,一点不假!”

说着,他摇了摇头,似乎是在排解自己的情绪,然后道:“其实,你就是想知道青衣到底是怎么回事吧?我和老张又是怎么活下来的?这些,是你最感兴趣的问题,对不对?”

我楞了一下,别说,他还真猜对了,他们三个身上发生了什么,这确实是我目前为止最想知道的事情,不过,也不是全部。于是我就说:“其实有一点我也挺好奇的,青衣对我,虽然早有图谋,但不可否认,他骨子里的正气是不可否认的,我很好奇这段时间他为什么要铁血肃清天道盟。那样的杀戮,似乎一直都是他排斥的事情吧?还有这一次阴间的事情,他应该非常清楚打破阴间一直以来的格局,一统阴间,这个过程是要祸乱阴阳的,战争一旦爆发,所有阴帅鬼王红了眼睛,绝对要祸害样件,如果局面不可控制,阳间必将血流成河!这有违他的信仰!”

“阴间的事情……其实我不清楚,青衣说做什么,我就跟着他做了。我知道他肯定式有原因的。我只知道,有关于阴间的事情,命令来自于内门,他应该也是按照命令来做事情的。”

胖子终于和我打开了话匣子,直言道:“反正青衣也已经走了,有些事情也可以说了。至于他铁血清洗天道盟。其实,不违背他的正道!在经历了你的事情以后,青衣有过思考,他也意识到,天道盟这个大楼到处都是蛀虫,当初祖师张道陵建立天道盟的初衷已经彻彻底底的没有了,现在只剩下了利益,他要改变这一切,就不能像以前一样做事了,他也意识到,人有时候得在规则下面妥协的!于是,他和内门有过一次交流。我不知道交流的内容具体是什么,但他肯定做出了妥协。从那以后,他成了外门的掌门人,之后,他就开始清查外门,一清查发现整个外门已经全烂了。尤其是那些封疆守护者,更是多行不义,做出了很多你都想象不到的残忍事情,青衣大怒,深思熟虑以后,他决定给天道盟做一个大手术,即便这个过程血腥残忍,他也不在意了!于是,他发起了清扫外门的行动,对于清扫过程中犯下的罪行,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知道,想做事,必须得在规则下面妥协,用了那些外门的武士,就得做好忍受他们犯罪的准备!

那就是改革的代价,青衣认为做的值,每一次变法,不都是在血与骨中完成的?至少,我认可他的做法,外门血流成河,但更多的人,会变得更好!至于伊诗婷的事情,他就压根儿没打算杀伊诗婷,就是在逼你出来!”

我垂下了头,细细思索着这一切,越考虑,越觉得……青衣性格的复杂,我越来越看不懂他了。

胖子这一次也是准备和我仔细说清这一切了,在我思索的时候,就又一次开口了:“至于我为什么能再一次出现在你面前,全都因为太平洋的那基地!在那座基地下面,有一座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