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0章 噬魂杀阵/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时候,外面煞气愈发的重了,几乎已经达到了一种井喷的程度,我就算是站在白纸帐篷里面都能感觉到那股子狂暴到极点的凶煞之气,这种煞气无论是对活人,还是对阴人,都会造成很恶劣的影响,我为了和胖子他们谈话的时候尽可能的隐秘,所在的这个地方其实已经非常偏远了,算是这片环形盆地的边缘地区了。可即便是在这里,煞气仍旧已经浓郁到了一个地步,犹如跗骨之蛆,紧紧的粘着我,让我的脊椎骨都隐隐发凉。

而这还不算,最重要的是,这股子煞气与我体内的杀气隐隐呼应!

我能清晰的感觉到,我体内的杀气运转速度在自行加快,游走在体内的奇经八脉里,疯狂的轮转着。

轰!

最后,护体杀气都已经透体而出,绯红杀气犹如附着在我体表的烈焰一样熊熊燃烧着,我的眼前也已经变成了一片血色的世界。

毫无疑问,这煞气应该是我母亲说的那个曾经入魔的葛家前辈所创造的噬魂杀阵的散发出来的,可以疯狂的刺激到我体内的杀气,进而形成现在这种情况。

我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能让葛家的人经过深思熟虑以后直接封禁掉的禁术想来也应该是无比玄奥的,我心里竟然隐隐产生了一丝期待,我比较好奇这个杀阵,我也想得到它。

没办法,我困在现在这个境界已经太久了,八段巅峰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门槛一样横在我的面前,根本无法逾越。

说实话,我现在已经没有瓶颈了,只是需要大量的阴气,去掠夺磅礴的阴气,这对于我来说就够了,可即便是这一点,对我来说就很难,怎么说呢?已经找不到合适的对手了!

八段,是非常尴尬的一个境界,如果要冲破八段巅峰,我必须一口气吸收一个圣人级别的脏东西身上的阴气才够,可事实上,我能跨阶挑战一个圣人级别的脏东西吗?那是做梦!靠积累的话,那就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了。现在的情况就是,能让我一下子进阶的脏东西我打不过,而且那种级别的别说是脏东西,就算是活着的修炼者都是万里挑一,非常难得,这要是脏东西的话,就更难寻觅了,须知,满足我要求的脏东西皆是死物成魔,饮尽日精月华。没有天大的机缘哪里能出现?我要找怕是得费尽心机,而且……还打不过,所以这条路基本走不通!除此之外,如果吸收一些级别比较低的,那对我来说又没什么意义了。

现在。我想这个噬魂杀阵是可以帮到我的,至少有了它,我或许可以很快走过九段这个门槛儿,心里说不渴望那是不可能的,干脆把胖子和张金牙抛在了脑后,自顾自的跑了出去。

外面,血光冲天,狼奔豸突!

以青衣选定的驻军营地为中心,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别散发出了刺眼的强光。我能看到四个方向分别喷涌出一束强光,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黑夜里的汽车打开了远光灯以后喷涌出来的光束一样,只不过那光束的颜色殷红如血,甚至已经到了一个近乎粘稠的地步,这四束光冲天而起。最后在这片盆地的上空交汇,然后轰的一下子爆开,形成一个半球形状的光幕,正在缓缓闭合,将这片盆地中的那些俘虏一下子笼罩了,最后形成了一个半球形状的光幕,上面镌刻满了密密麻麻的符文,颇为渗人。

血色的光罩,将所有的俘虏全部笼罩了,煞气就是从那光罩上面散发出来的。被笼罩的阴人近乎惨烈的尖叫着,隔着血色光幕,我能看到它们原本就惨白的脸已经扭曲了,近乎疯狂的冲击光幕,可惜根本无法突破出来,这半球形的光罩就像是一片牢笼一样,完全将它们封锁在了里面。

明显,这是要将它们彻彻底底的坑杀掉!

不光被光罩笼罩着的阴人在近乎疯狂的挣扎着,就连我这边的阴兵都惊恐了,好像是对这光罩散发出来的煞气非常害怕。全部都躲得远远的,仿佛在这光罩下面多呆一刻钟都非常难受一样。

我母亲就盘坐在西南方向,她在光罩的边缘地区双手不断结印,看得出来,就算是她来驾驭这光罩都是非常吃力的,面色已经有些苍白了,迄今为止已经是勉勉强强的在支撑。

此法,邪!

我都能感觉到这个方法的邪气,更没想到这个杀阵会有如此浩瀚磅礴的力量,身处杀阵之下,活人不舒服,死人更难受。

我一出来,我母亲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气息,当时已经睁开了双眼,她约莫已经了解透了我。一下子就猜到我做什么去了,清澈的眸光落在我的身边,冷哼道:“还不快过来?”

声音不高,诡异的是,落在我耳朵里面,却分外的清晰。

没办法,我不敢耽搁,连忙跑了过去。

等过去了,我才发现,我母亲身边站着的鬼府散人的面色也不是很好看,有些艰难的说道:“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人弄出了这样的阵法,凡是身上带着阴气的,都会受到这个阵法的影响,反正老头子站在这里感觉很不舒服。算了,你们母子两个继续玩吧,老头子先撤了。”

说完,这老头子掉头就走,同时曹沅他们也分别离开了。只有我母亲还在强撑着。

显然,这阵法专门针对阴气,鬼府散人他们身上都带着太重的阴气,包括我母亲也一样,在黄泉水牢里浸泡过。身上说没阴气是假的,他们在这种情况下自然难受的很!

“将你的杀气喷涌的到光幕上!”

我母亲直接吩咐道:“抓紧时间,我也有点撑不住了!”

一听这个,我自然不会犹豫,反正这个时候我体内的杀气也已经被刺激的近乎失控了,一抬手,当即杀气犹如决堤的洪水,疯狂的朝着光幕冲击了过去,似一挂血色的天河。

杀气一凑上去,没有冲破这光罩。反而一下子与之融合了,一时间,血色光幕的颜色更加浓厚了,几乎已经成了黑红色,我体内的杀气很快就已经干涸了。

“享受属于你的东西吧。”

我母亲说了一句。然后一下子倒飞离开了这里。

一时间,噬魂杀阵之外,只剩下我一个人站在这里,这时候我体内杀气枯竭,护体杀气都已经熄灭了,已经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这样的场面大概持续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紧接着,一片血蒙蒙的光雨从血色光罩上分离了出来,朝着我这边坠落过来,一下子将我笼罩了,最后一股莫名的力量将我托起,干脆把我送到了半球形的血色光幕顶部中心地区,我在那里盘坐了下来。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一种奇妙的感觉出现了,我盘坐在这血色光幕的顶部中心地区,一时间感觉自己仿佛与整个大阵都融合了,有关于这个大阵的信息几乎是强行灌入了我的脑海。

于是,我知道了,这大阵其实是根据奇门遁甲之术再结合杀气的特点创造出来的,唯有我体内的杀气才能激活。当我盘坐在这里的时候,一场杀戮盛宴就意味着正式拉开了帷幕。

我能看到,光罩上正在降落光幕,美轮美奂,可是那光雨对于下面的阴兵俘虏来说却是致命的,当它们触及光雨的瞬间,身体就开始消融了。

惨叫声此起彼伏,阴气却汇聚成河,冲进我体内以后,直接转化成了杀气,我几乎是品尝着这凄厉的惨叫声,开始了属于自己的饕餮盛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