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2章 阴间的新秩序/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强盗!混蛋!

我心里在不断大骂,到了嘴边的馅饼一转眼被人愣是撕扯走了一半,我这心里的滋味儿,当真是数九寒天又被人劈头盖脸的浇了一盆冷水,那叫一个凉快!

可没办法,咱还得忍着不是?

且不说墨桀和洛凰说的有关于圣人领域的说法对不对,不过他们那么说,我也就只能相信了,好歹人家是前辈高人,为开天之初诞生的第一批神邸,是走出修炼一途的先锋,经验老道,我好像没有反驳的余地。再者,人家两位为了我数次拼命,积攒起来的力量一次次的耗空,现在出来分一杯羹也是正常的,总不能我自个儿一个人吃着,其他人全部饿着吧?天底下的买卖没有那么做的。

目前,我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就像是一个没有吃饱的孩子在可怜巴巴的看着锅里的食物一样,几乎是眼巴巴的看着墨桀和洛凰在下面疯狂的吞噬着。

这对于他们来说,明显也是一场盛宴,身上的气息在不断凝实。

我看到,黑虎鬼王惨叫着陨落。

我也看到。大诤鬼王只剩下了半个身子在不断挣扎着……

三目鬼王、四目鬼王、五目鬼王、祁利失王、大祁利失王、祁利叉王、大祁利叉王、阿那吒王、大阿那吒王……

许许多多的鬼王,我都曾经在一些书写着有关于阴间事迹的书上看到过,原本我以为他们距离我很遥远,可自从我入了这一行以后才过了多久?区区不过三载岁月罢了,如今他们就只能在我脚下哀嚎惨叫了,成片成片的陨落……

“罗莎,我答应你的事情做到了。”

我垂首,默默自语道:“屠尽阴间,从此世间无鬼王,阴间残缺,大破黄泉水牢……酆都大帝的格局已经不再了,新时代已经到来了,或许如我母亲所说,这将是一个大争之世,身在这世道,我主宰不了自身的浮沉。只希望你能做好你的守墓人,等待我妻子融合黄泉复出的那一瞬间。”

我盘坐在光罩上冷漠的俯视着一切,青龙和朱雀在下方屠杀,他们有雷霆手段,收割速度比我还快,一起出手,用了没多久,下方的俘虏就折损了个干干净净。

咔嚓!

噬魂杀阵撑起的血色光罩一下子破碎了。就像是被重锤砸碎的玻璃一样,顷刻间冰封瓦解,变成了血色光点全部收入了我的体内。

我正老神在在的盘坐在上面,这一切来的如此突然,说破碎就破碎,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几乎是一头就朝下方坠落了去,好在我人在半空中的时候。背上的由淡蓝色的火焰凝聚成的朱雀羽翼就一下子扑腾了起来,堪堪拉住了我的身体,最后将我吊在了半空中,缓缓降落。

在这个过程中,龙吟凤鸣交织,青龙和朱雀在我头顶上方盘旋,一副龙凤呈祥之态,等我落在地上的时候,它们才又一次飞回了我的胸口,龙凤呈祥纹又一次出现在了我的胸口,宛如太极八卦。

“收获巨大,我们要闭关消化,不到万不得已,别打扰我们。”

洛凰的声音在我心间响起,之后,就彻底没了动静。

一时间,偌大一个战场,只剩下了我自己,到处都是破碎的白纸帐篷,折断的阴兵武器,看起来,说不出的苍凉悲壮,就连上空中都弥漫着战死后的阴兵凝聚起来的怨气。

“吼!”

不知道是谁打的头,一下子爆出了一声欢呼怒吼!

紧接着,站在盆地四周大山上的阴兵、武人全都怒吼了起来,张博文他们吼的格外的勤快高亢,这是他们在为胜利而欢呼,亦或者是为我欢呼?

可惜,我站在万人中央,只感觉到了孤独,看着腰间的百辟刀,一时不知道该做点什么。最后只能僵硬的笑着。

……

这场战争,终于还是结束了。

我彻彻底底的赢得了这场战争,今后,阴间算是彻彻底底的落入了我的掌控里。

立七杀盟约,入黄泉水牢,大破鬼王百万联军……

这些故事,或许够我吹嘘很久,就像胖子说的。成者王侯败者寇,在这场战争中不管我扮演的角色到底是卑劣的,还是让人钦佩的,总之,我赢得了这场战争,从今往后,阴间只会传颂我的名字,我将成为这里的一座丰碑,我在这里的事情都将成为历史,只不过是属于我个人的辉煌史。

这,就是历史。

永远都是胜利者来书写的历史,只有活着的人才有资格在这上面写下自己的故事,我赢得了战争,所以青衣成为了配角,如果赢得战争的是青衣,那么在阴间流传的事迹里。青衣就成为了一个光辉无比的英雄,而我会被说成是一个毫无下限卑劣到极点的人。

……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让白无常给我测绘出了黄泉路两侧的广袤地域的地形图,在这张图上,给活着的阴帅、神煞重新划分了属于他们的地盘,共同处理阴间的事物,也给他们严格划定了属于自己的职务,避免再一次爆发鬼界的战争。

从此。阴间再无酆都大帝,只有我葛天中。

至于酆都大帝立下的那点老规矩,我也直接全都废除了!

说实话,那点规矩,已经不适合现在了,如今的阴间城头已经挂上了我葛天中的大旗,自然应该尊重我的规矩。

我的规矩其实很简单,将忠孝礼义仁勇当成了唯一的衡量标准,这其实算是彻彻底底的推翻了酆都大帝的规矩。

譬如,酆都大帝立下的规矩里有这样一条,人如果在阳间犯下杀罪,那来了阴间以后,就会上刀山下火海。

可是这条规矩我改了一下。

无故杀戮,诛!

这种人,来了阴间以后,不用上刀山下火海赎罪了。也不用惦记着轮回了,直接魂飞魄散,彻底处决!

可如果杀戮有原因,譬如至亲之人被害,手提利刃复仇者,来了阴间,直接送去轮回。

总之,我眼中的人间不平乱象,最后全都被我一股脑儿的改了,甚至不仁不义不忠不孝者,我干脆立下规矩,不用等他们的一生提前结束,阴差可直接去索命。

这就是我的规矩,类似于这样的条款,数不胜数!

我要踏破世间的一切规则,踩平一切乱象。如今的世道已经乱了,只能用重典,我虽然自身成魔,但我还希望这个世界能更好一点,不要出现第二个葛天中了,所以,我立下的规矩其实归根结底就一条——善恶终有报,不信命回头看。苍天饶过谁!

大争之世来了,阴阳之间的规矩,也早就应该动一动了。

这一切的事情,很乱,很杂,我几乎天天在听那些阴帅、神煞逼逼,烦不胜烦,好不容易才捋出了一部完整的大典,这才算是勉强将阴间的动乱给平息了。

至于胖子和张金牙,他们确确实实是离开了,后来我让那些阴帅、神煞曾经多方寻找,他们销声匿迹,估计已经离开了阴间,让我多少松了口气。

离开了阴间也好,至少没人看到他们了,他们也就安全了,我只是希望,他们在经历了这一切以后,不要再回到天道盟了,一切的手足相残皆因天道盟而起,我们已经在利益纠葛里沉浮了太久太久了,但愿他们不要再掺和进来了,青衣已死,一切真的应该结束了。或许这样,日后我们相见的时候,还能笑着饮酒,继续下去,我怕终有一日,他们会逼得我不得不举起屠刀。

……

其实,在解决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心里最担心。也最牵挂的,还是我的母亲。

在我忙着稳定阴间新秩序的这段时间里,我母亲表现的格外的沉默,我时常看见她盘坐在高山之上,眺望着远方的蛮荒之地自己发呆,可惜,每一次我问她到底在想什么的时候,她都会温柔的笑着。抚摸我的头发,说什么我长大了。

寻常人家的孩子,如果听到父母这么说,或许会很开心,因为终于得到了父母的认可,可是我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却没来由的慌了!

我真的慌了!

孩子长大了,下一句是什么?是能单独飞了。到了应该脱离父母羽翼的时候了!

可我却不想面对那些,我母亲每说一次,心里就疼一分,也担心一分,可惜当我想和她深入说起的时候,她又一下子沉默了下去,于是我心里渐渐有了一股子不详的预感。

终于,在我定下了阴间的新秩序的那一天。我母亲主动找上我了,当时我正与白无常他们在一起,我母亲只说让我出来以后,然后就自顾自的走了出去。

然后,她在阴间荒芜的大地上行走,我在后面跟着,走出去很远,一直到了一个特荒僻的小荒山上她才终于停下了。然后坐在一个凸起的土块上,双手托着两腮,静静眺望着远方,只给我留下了一道纤细修长的背影。

我们之间,以前总有说不尽的话题,可是这个时候,却出奇的一起沉默了。

过了很久很久,我母亲才终于开口了。她没有回头,只是轻飘飘的问我:“事情都已经做完了?准备什么时候离开?”

我心里更加慌了,隐隐约约已经猜到了什么,但我宁愿不相信这一切,沉默了许久,才终于咬牙道:“都已经做完了,至于什么时候离开,我也不知道。”

“尽快吧!”

我母亲昂起了头,淡淡说道:“那天你和你那两个朋友之间的谈话我已经听到了,我想,你应该准备去一趟天道盟海外分部基地下面的那座墓里的吧?那里肯定藏着青衣的秘密,也藏着天道盟千年来的图谋和目的,你应该去一趟的,这些事情弄不明白,你无法安心。”

我苦笑,女人太聪明了有时候也不好。我的什么打算都瞒不过她,那天我和胖子谈话的时候,她还在布置噬魂杀阵,没想到那时候还能分心听我和胖子他们说话。

“其实……”

我母亲又一次开口了:“看见你在建立阴间新秩序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不管那些秩序是不是健全公正的,但带上了你的个人想法,你已经成熟了,知道自己想要的世界是什么了,掌握着我们这种极端力量的人,本身就应该有这样的觉悟,应该去改变这个世界,你在做,我很高兴,说明你长大了,成熟了。可以自己独自前行了。”

说到这里,我母亲回头看了我一眼,她在笑,笑的明媚,甚至有些梦幻,说:“所以,我也放心了,可以去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了。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已经没有太多的想法了,就想去阳间看一眼,见一见故人。”

我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个结果,我早就猜到了,没想到事情果然走到了这一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