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3章 她的意愿/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母亲现在这样的状况,去了阳间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一瞬间就会肉身瓦解,灵魂去属于修炼者的世界,这是这个世界的铁律,谁都没办法扭转,圣人不行,天尊不行,就算是我师父的伏羲大帝最后都要去属于修炼者的神秘世界,无法久留!

也就是说,我母亲只要离开阴间,她就会彻彻底底的抛下我,撒手离去!

因为黄泉水牢已经彻彻底底的改变了她的体质,她的身体被阴森的黄泉水浸透了,形成了一种很特别的生命形态,一旦到了阳间,身体就会与阳间的环境产生一种类似于阴阳逆冲的状态。肉身会消融的!

她,决定离我远去。

这个结果我不意外,真的,一点都不意外,或者可以说,我早就已经猜到了,我虽然感情木讷,但至少不是个傻子,这段时间我母亲表现怪异,眼神中总是折射着一种让我无法揣测、却心中忐忑的情绪,对于现在的一切我早就已经有了预感,只不过不想、也不愿意承认罢了!

我原以为,经历了许多以后,我已经是一个留下了满眼沧桑的人,这个世界上鲜有什么能让我动容、痛哭流涕,可事实上,那一切也就是我以为而已,感情仍旧是我的短板,从我一生下来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的,就像狗改不了吃屎一样,我也无法真的心硬起来,时至此刻,措手不及,人已经慌乱了。

“站起来。”

我母亲看着我,她的神情很平静,满头的白发在风中凌乱,挡住了半边脸颊,看起来容颜都仿佛在一瞬间缥缈了起来,仿佛正在一点点的离我远去一样,轻笑着又一次说出了那一句话:“你已经长大了。”

六个字,很轻,也很重。

轻,是因为它说起来很容易,上下嘴皮子一碰就直接出来了。

重,是因为它对人来说是个里程碑,长大了,就该独自去承担许多事情了。

她神情之间没有太多激烈的情绪,可是却很有力量,终于。我站了起来,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妖孽的女人,仅仅一个眼神,就能让人冲锋陷阵,悍不畏死,至少在她面前我无法像个懦夫一样坐在地上。

然后,我走到了她身边,与她并肩坐下,学着她的样子抬起眼睛朝远方看去。

主要是我也好奇,远方到底有什么,为什么能让她那么迷醉,日复一日的盯着远方看。

“大好河山啊……”

我母亲忽然开口叹息了起来:“我很喜欢看这种苍茫辽阔的世界,我在想,如果年轻的时候没有接到内门的任务,没有离开柳家,也就不会遇到你爸爸,后来也就不会有你,我的身上也就不会捆绑上这一切,到最后我还是自由的,我想,我可能会纵马这万千世界,去看看更多的地方,去征服更多的强者。可惜,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的如果,人也没有回头的路,当人的身上牵挂着太多的感情的时候,格局就被限制住了,要想成就帝业,本身就是一条孤独的路,你脚下的白骨里,会有你的敌人的,也会有你的兄弟的。这样你才能走到高处,这就是你的路,而现在,你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只能一门心思的往前走,所以,不要纠葛于感情中,那样会很痛苦。封了自己的心吧,孤独前行。”

我母亲很少会说起这些,我在一旁听得一愣一愣的,不过,渐渐的我也琢磨出她话中的味道了,忍不住问她:“你离开我,就是因为这个?”

“是,也不是。”

我母亲说:“你身上有天骨,是身具天命的人,这份天命我看不到,周神算子和当初内门的姬家也都没能算出来,我们都不知道你到底有着怎样的使命,但不可否认,你的分量很重,天命很沉,说是天生我材必有用是一点不假的。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也都会有属于他自己的使命,你的使命怕是很沉、很大,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人看不到。但,我想既然你的身边能聚起那么多奇人异士,譬如三清、青龙、朱雀等太古年间的强者都陪伴在你左右,想来也是不简单的,你已经成长起来了。我留在你身边完全没有必要了,现在我虽然能护你一时,但却不能护你一世,而且我有预感,如果我留在你的身边,会阻碍你的成长,假以时日,甚至会成为你的累赘,像你这样身具天命的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以后,都会不由自主的走上属于你自己的命运轨迹,不管你愿不愿意,不管旁人会不会拦着,都没用,你有属于自己的路,明白吗?”

说此一顿。我母亲轻轻叹了口气,看着远方,又说道:“这一次见到你以后,我才知道,其实还是我这个做母亲的落了下乘,因为担心着你,所以总是会害怕你吃不好,睡不好,被别人欺负,着急的一次次想离开黄泉水牢去找寻你,可惜我却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有属于他自己的命运,你会有你自己的命运,该经历的一样不会少,我就算是掺和进去又有什么用?其实。真的和你相处下来,我渐渐的放心了,你有在这个世界上谋生的手段,而我,也该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我沉默了,也知道,其实我是无法阻拦她的。

或者说,我可以阻拦。但我不能那么做。

我该说什么?说,妈,你就是为了我而存在的,我还在这里呢,你不能走,你得跟着我,把一生都为我奉献出来?

自私么?!

所以,我没有开那个口。沉默了片刻,就问她:“接下来……你怎么打算的?只是到阳间拜访一下故人?”

“不,拜访故人,只是做个告别。”

我母亲摇了摇头,淡淡说道:“我更好奇的是修炼者死后的世界,那到底是怎样一个世界呢?!当时我突破到圣人境界的时候,心中有感,传说中修炼者死后的世界是真实存在的,我觉得我应该去那片世界看一看,我想,你父亲,你爷爷,他们可能都在那个世界,属于我的时代,基本上都已经埋葬在了修炼者所在的世界里。我总觉得,这天地之间有一盘很大的棋。我想看明白这棋局,做不了一个博弈者,也要做一个观棋者,至少不能成为一颗棋子。”

原来她打的是这样的主意!

不过想想也是,我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牵挂,她放心我能自己处理这一切事情以后,当然要离开了,身为一个武人。走到她这个境界,只能去向往更高的世界,追寻更加深邃的东西,这或许是她的理想,或许她仅仅是单纯的想去找我父亲,因为她的时代在这个世界已经落幕了,修炼者死后会去的世界,那里才是她的舞台。

我想了想。虽然心中痛苦,但只能答应了,犹豫了一下,就问我的母亲:“那那些黄泉水牢里面出来的囚徒呢?你怎么打算的?”

“我和他们都说过,他们会跟着我一起去阳间,然后一起去另外一个世界的。”

我母亲看着我,说道:“这些人来自于各个时代,全都是各个时代的天骄英杰,而且毋庸置疑,肯定是他们那个时代里最为桀骜不驯的一群人,要不然也不可能跑来闯酆都大帝留下的黄泉水牢,这些人我不能留给你,他们不属于这个时代,你现在也驾驭不了,留在这个世界就是一场灾难,所以,我只能带着他们离开这里,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这些人凝聚起来以后的力量太强大了,他们就是一把锋利到极点的刀,刀是要用来不断战斗的,如果不能引领着他们在战场上纵横驰骋,最终他们这把刀恐怕会对准你我,说来说去,修炼者所在的世界就是最适合他们的地方。那个地方没有法律,没有凡人,全都是修炼者,大帝、天尊、圣人横行,出来一个强者就有着滔天的手段,在那个地方可显不出他们,自然也就翻不起太大的浪花!

这件事情,我和他们商量过,他们全部同意。无尽岁月的铁牢生活已经将这些人摧残的不成样子了,他们已经找不到活着的意义了,只能去追寻战斗,追寻热血沸腾的滋味儿,那样才能让他们的怨恨和愤怒稍微平息,这些情况他们都很清楚,所以对我的提议没有任何的反驳。”

如果那些人没有什么反驳的话,那我自然就更不可能多说什么了。我母亲心意已决,我无法阻拦,只能默默在一边陪着她。

我知道,这可能是我们母子之间最后的宁静了。

后来,我母亲干脆的靠在了我的胸口上。

一直以来,她在我心中的形象都是伟大的,是一个刚硬的女人,脊梁骨比男人都硬,忽然流露出这样的一面,我还真有点不习惯,最开始的时候身子很僵硬,过了挺久慢慢才终于习惯过来了,抱住了她,这才发现,她其实瘦削的很,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强大。

“噗嗤。”

我母亲一下子笑了,轻轻感慨着:“时间过的好快呀,二十多年前,你才那么一丁点,比墩儿还要小,我抱在怀里的时候,都感觉不到你的分量,先天阳弱,你的体质太差了,没想到一转眼都变成一个能让母亲依靠的男人了。如果……我去了修炼者的世界见到你的父亲,告诉他,他的儿子又一次成为了武人,还被冠上了一个‘人屠’的名字,算是葛家有史以来最凶狠的一个角儿,你说他会是个什么表情?”

说到这里,她脸上的笑容几乎是情不自禁的:“我记得小时候他可是总说你太羸弱了,不像是个葛家的男人……”

我想,她应该还爱着我父亲,虽然她自己说不爱了,但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来的东西,我能看得出来。

情之一字,哪里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呢?

我们母子二人依偎在山头,说着从前的事情,说说笑笑,时间过的很快。

我也在没有回去,就在这里陪我母亲度过了最宁静的一段时间,后来,那些囚徒和张博文他们已经收拾好了,在山下等我们,我们才终于回过了神。

“时间到了。”

我母亲如此说,扭头看着山下的那些人,起身后摸了摸我的头,笑着说:“不畏将来,无惧过去,现在苦,以后会甜,莫忘初心。好了,咱们……也该上路出发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