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4章 重返阳间/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畏将来,无惧过去,现在苦,以后会甜,莫忘初心。

离开阴间的路上,我的脑海中始终回荡着我母亲的话,淡淡的离愁在我心间荡漾着,如同一颗石子儿丢进了湖水里面,泛起了一圈圈的涟漪,我心中终究还是有了波澜。虽然我也很清楚,站在我目前的格局来看,死亡并不是修炼者的终点,我们还会在另外一个属于修炼者的世界花开,终究还会有相见的时候,就像周敬那孩子离开时候笑着和我说的话一样,我们还会在未来相见。

因为,未来我会死,这是谁都无法逃避的一个问题,君不见古之大帝站在权力巅峰终究逃不过一抔黄土的掩埋?又有多少红颜最后成为枯骨。

很残酷,但是却很现实的一个问题,谁都躲不过那一遭。

可到了分别的这个节骨眼儿上,还是抑制不住心中的一些难过,于是我母亲说的话我就自然而然的要多多思虑一些了。

我自问,我的初心是什么?

最开始走上这条路的时候。我是为了复仇,为了追寻我父亲死亡的秘密,后来,我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了更多的友情、亲情、爱情,而我自己也被推进了权利的旋涡里面,那时候我又在想,我必须要强大起来,去保护那些我爱的、也爱我的人。再后来。天道盟一战,阴谋和权利斗争彻彻底底捏碎了我单薄的梦想,生活变得支离破碎,于是我踏碎佛祖舍利,立地成魔,彻彻底底的沉沦在了杀气的魔性力量里,我变成了人屠,我开始疯狂的复仇。就像一头丧失理智的野兽。

现在,蓦然回首,我发现我的初心变了,我在随波逐流,所以只能任人摆布。

其实想想也挺可悲的,我一生都在追逐感情,到现在,我发现自己什么都没能留住。

我到底要追求什么?我今后要怎么生活下去?

我母亲的话点醒了我。一路上,我都在思索这个问题,所以在这离别之际,我心事重重,倒是我母亲显得特轻松,和人有说有笑,大概,在她充斥着悲苦色彩的一生当中,相聚甚短,离别才是主旋律,对于这一切她都已经看开了,唯我不可自拔。

我们走过了黄泉路,穿过了彼岸花海,最后凭借着酆都令逆向离开了鬼门关,终于抵达阴间和阳间的交界处。

这是一条漫长的路,给了我很多思考的时间,后来,许多事情也想明白了。

我母亲给我形容的帝路,我走不了,背叛了我的人,或许我能弃之不顾,但始终还在我身边的人,我无法牺牲掉他们,更无法踏着他们的白骨前行。

我不求无敌,只希望在未来能和我爱的人再一次相见,这或许是我唯一的信念了。

所谓初心,大概,便是感情。

我珍视着这一切,心中也有了定数,既然我找不到方向,那么……就努力活下去吧,去追寻掩埋在历史尘埃中的秘密,等待花木兰从黄泉水牢中苏醒,等待陈煜、扎西和林青他们归来,等待周敬和我说的那个可以相见的未来的到来。

只有活着,才会有希望吧。

……

再后来,鬼府散人与我母亲联手撕裂了阴间与阳间的通道,这其实是一条的单向的通道,就像咱们马路上的单行线一样,从阳间到阴间可以穿过落宿崖直达。可是从阴间到阳间就有点麻烦了,所以阴间的阴差、阴兵之类的要抵达阳间,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当然,如果是两位圣人出手的话,这点代价也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当时,只看见鬼府散人和我母亲身上的力量澎湃,同时出手,几乎在一刹那就将灰蒙蒙的天穹撕裂开一条巨大的口子。里面黑黢黢的,深邃不可测,就像是宇宙黑洞一样。然后,我们一众人头也不回的就冲了进去。

在黑暗中荡漾了许久,等我的视觉再一次恢复的时候,我们已经站在广西省的北流县西部的群山叠嶂中了,林子里瘴气弥漫,白色的雾气缭绕在树林中间,环境看着很朦胧,有些压抑,可是那些囚徒却一下子兴奋了起来。

“哈哈哈哈,老子终于回来了。”

一个赤髯壮汉当场狂笑了起来:“上百年了,在阴间被关了整整上百年了,老子终于回来了,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再一次回到阳间。”

其实不光只有他,其他囚徒也一样。有的长歌当哭,有的泪眼朦胧,更有甚者会跪倒在地,近乎疯狂的亲吻土地。

不过,他们都在黄泉水牢里被囚禁了太久了,身上的生命特征都已经开始消失了,严格意义上压根儿不能算作是人类了,身上只剩下了一丁点活人的阳气。剩下的全都是黄泉水的阴煞气息,忽然一下子来到阳间,下场可想而知,阴阳逆冲的情况很快就出现在了他们的身上,这还是他们现在身处阴阳通道的位置,这里环境特殊,所以阴阳逆冲的情况来的不是特别的激烈,是过了一会儿以后才出现的问题,如果他们一下子是出现在人气很旺的城市里的话,估计他们当场就得出了问题。

当时,他们身上的阴煞之气直接就开始溃散了,每个人的身上都散发出了一圈圈的黑气,这六七百人聚集在一起,溃散出来的阴煞之气几乎是铺天盖地的,甚至整个丛林里都已经弥漫起了一层薄薄的黑气,可是这些囚徒却直接忽略了这一切。似乎对于他们来说,在这个世界的终结已经不算什么了,唯一让他们兴奋的,就是重新回到了阳间。

其实这一切的状况我早就已经预料到了。

阴阳逆冲,后果很严重,那和人与人之间的对立不一样,人与人之间的对立有了共同的利益以后还能化解,可阴阳逆冲。那就非得将一方吞没才行!

现在的情况,根本就是这些囚徒自己在和整个阳间在对抗,结果可想而知,他们只能被镇压、吞没。

我想到了这一切,可事到临头还是慌了,忍不住扭头朝我母亲看了过去。

她,身上也开始散发黑气了,阴煞之气在溃散,只等阴煞之气散尽,就是她肉体消亡,灵魂前往的修炼者死后该去的世界的时候。

“放轻松一点,谁都有这么一遭。”

我母亲在浅浅的笑着,轻声和我说道:“我们这些人还有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我们就会溃散消失了,在此之前我想回葛家看最后一眼,也和你李叔见上一面,很多年了,我们这一代人几乎都已经落幕了,这是时代的潮流,老人总有退出舞台的时候,年轻人总是要站出来,现下我也应该离开了,离别之际。总该再回老宅里看上一眼的,那里留下了我一生最重要的痕迹。”

从始至终,她在笑,身上黑气缭绕,与她的平和圣洁产生了强烈的对比,她就像是站在地狱中含笑遥望天堂的谪仙。

我眼角酸涩,想说话,但是喉咙上仿佛被什么堵住了一样,终究是什么都没能说出来,只是一味的点头。

“走吧,我们回家。”

我母亲轻声说道,走上来拉起了我的手,她的手很凉,气息在不断变弱,我能感受得到,浑浑噩噩的被她拽着前行。穿梭在峡谷中。

不过,当我们即将离开这里的时候,意外却出现了。

峡谷外面,到处都是军车,还有许许多多的士兵,无数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峡谷。

这一幕也惊住了我,我心说难不成是我行踪败露了,所以干脆被摁在了这里?

当下,我几乎是下意识的握住了手中的刀。

我紧张,我身边的这些囚徒就更不是善茬儿了,他们嗜杀成性,一看到这么多的人,哪里还能按捺的住啊?一个个非但不怕,反而一脸跃跃欲试的神情。

我看了一下,这里的士兵只有几百个,如果和这些囚徒发生冲突的话,几乎就是一个照面的事情!

这不是我在夸张,毕竟我身边是数百个九段高手,能在百万阴兵里纵横,这些阳间的士兵哪里会是对手?

能不发生冲突,还是尽量不要发生冲突!

这是我的原则,所以连忙抬手制止了这些囚徒,犹豫了一下,便首先走了出去,结果还不等我开口问对面的来历,一辆军车上便走下一人,黑衣黑裤,带着一个几乎遮住了半张脸的墨镜,赫然是宋亚男。

“难道你打算把这些人带进城市?”

故人相见,宋亚男表现的很直接,斜靠在车上,摘下了墨镜,直言道:“很抱歉,这些人你带不进去,我知道他们的来历,他们就是一颗颗定时炸弹,一旦丢进城市里爆开,后果谁也承担不起。”

她会出现,我没想到,毕竟这一切我在阴间的行动是完全保密的。

不过,既然出现了,我也不意外,特殊事件调查组有很深的渠道,要不然也不可能维护我们这一行的秩序,可惜,她的要求我没办法答应,那是我母亲最后的心愿,我就算是淌出一条血路。也得杀回山西,至于后面的事情,那就只能以后考虑了。

略一想,我就直接说道:“你想怎么样?”

“把危险放在可控制的范围内。”

宋亚男昂头道:“这一次你在阴间的事情我都知道,你和天道盟之间的恩怨到现在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在阴间逐鹿,却从阳间取材募集阴兵,这种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而且,就连你重新建立的阴间秩序我都已经听说了,这会打破阴阳之间维持了无尽岁月的平衡,将果报二字发挥到淋漓尽致的程度,到了最后,阳间都得被你搞的血流成河!当然,你做的这一切,并不意味着你就是我的敌人,因为你的出发点并不邪恶。那些秩序我也认同,所以,我今天只带来了几百人,而不是几千人,几万人……就是这样!不过出于你现在偏激的状态,你要带这些人进山西,我必须盯着,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她的图谋。我想我已经明白了,大概想了想,似乎也和我此行的目的并不冲突,于是,我干脆直接答应了下来,不过特殊事件调查组的能量也又一次让我心惊,他们不光盯着天道盟,盯着我。就连……阴间他们都一样盯着。

这盘棋,还真是错综复杂!

“好了,废话不说,带着你的人上车吧,我会用最快的速度把你们送回山西!”

宋亚男直言,最后深深看了我母亲一眼,忽然鞠了一躬,道:“从私人的层面来说。我是葛天中的朋友,我想我应该称呼您为阿姨,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您谈一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