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0章 三清失态/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我在门口,三清道人在凉亭,我们之间的距离不过几十米,但却犹如一道鸿沟,泾渭分明,那是我和他之间的界限。

我负手而立,他面孔朦胧,让人看不清,但是。他的眼睛却在盯着我,我能感觉得到,而我则毫不掩饰的和他对视着。

时间、空气,一切仿佛在这一瞬间全部都凝滞了一样,让人呼吸都有些困难。

足足过了约莫五六分钟的样子,三清道人才终于“噗嗤”一下轻笑了起来,语气里带着一些揶揄,饶有兴致的问我:“何以见得?!”

“别忘记了,我身体里面沉睡着青龙和朱雀两位四方之神,在他们叱咤风云的年代。你还只是个光着屁股玩泥巴的小屁孩吧?他们对太古看的很透,和我交谈的时候,也难免会说起一些太古的格局。我知道,那应该是一个大一统的年代,在那个年代,强者和强者之间应该都会彼此相熟,但你也应该清楚,我说的你和酆都大帝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种君子之交,你们之间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对不对?”

我笑了,一边笑着,一边朝着三清道人走了过去,最后干脆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将脸凑到了他身边,一字一顿的说道:“譬如那酆都令,了解的越多,我才知道那东西越是难得,而且你对阴间未免也太了解了吧?总得来说,我觉得你应该和酆都大帝挺亲近的吧?”

这还是我第一次和三清道人靠的这么近,以前他对于我来说就是洪水猛兽,避之不及,可现在我对他只有无穷无尽的探寻欲望,态度上自然也难免会有些变化。结果我这一靠上来,竟然在他身上闻到了一股子冷幽幽的清香,让我有些受不了。

这货怎么还是个娘炮?

长得漂亮成那样不说,身上还香喷喷的。

难不成是个兔儿爷?

我心里恶意的想着。

结果,三清的反应是出乎我预料的大,我这一凑上来,他竟然“嗖”的一下子跳开了,抬手指着我大声喝道:“你放肆!”

这话一出口,可能三清道人自己也觉得反应好像有些过了,很快又平静了下来,不过却躲得我远远的,坐在了我对面,沉默了许久。才终于歪着脑袋看着我说:“有点意思,说说你的猜测,你觉得我和酆都大帝到底应该是怎样的关系呢?!”

我微微眯起了眼睛,一字一顿道:“他!是!你!的!顶!头!上!司!”

肉眼可见的,三清道人的身子狠狠颤抖了一下。我知道,我肯定是猜对了,心里也在冷笑,我认识三清时间也不短了,还是头一次把他逼到这个地步,当然没打算放过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生怕错过一个细节。

不过,三清道人也就有那么一瞬间的失态而已,之后就再没流露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顿了顿,说:“说下去,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还是那句话,因为酆都令!酆都令是酆都大帝的贴身之物,可以号令阴间除了酆都大帝的亲兵外的所有力量。意义重大,酆都大帝也不会随随便便给人吧?要给,也应该是他最信得过的人!”

我淡淡说道:“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我还不足以来做出这样的推测,不过这段时间我仔细捋了捋这一路走来的见闻,还真找到了一些有说服力的线索!记得当初我在去西域三十六国遗迹的时候,曾经无意中在乌孙国的古墓里面发现了江都公主的手札,那手札上面明确记载了你在西域三十六国的所作所为!大概你不知道的是,你在乌孙国的时候。曾经和另外一个人谈话内容被江都公主无意间听到了,并且将你们的谈话内容写在了那手札上面!江都公主说,你是受命于一个人,然后去设下的三才聚煞阵,最后养出了不老尸!

也就是说。你的上头一直都有一个人在暗中操控着这一切,可惜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人,这些事情我本来都快忘记了,这一次我捋这一路所见所闻的时候才忽然想起来的,在联系你手里的酆都令,我想,当时去乌孙国找你的那个人,应该就是酆都大帝吧?!

你就是酆都大帝的手下,而且是酆都大帝最信任的人,是他让他去设下的三才聚煞阵。所以你才能掌握酆都令,对不对?

而且,从时间上来算,也是吻合的!

这一次我去阴间,当真是调查到了许许多多的蛛丝马迹。我知道酆都大帝是在东汉之后才挂掉的,而江都公主所在的年代是西汉武帝时期,那个时期酆都大帝可是活着的,他完全有可能跑去西域三十六国找你!

而且,从黄泉水牢中的一切来看,酆都大帝走的时候,是非常从容的,他是安排好一切才离开的,他那样的人,谁能从他手里抢东西?所以,酆都令就是在那个时期他心甘情愿的交给你的。

综合这些,难道不足以说明,你背后的人就是酆都大帝?”

三清道人不说话了。

他不说话,我也不着急问,我在等着他的答案。我想,把这些东西和信息扔在他面前,有些事情他也应该承认了,再不承认他就落了下乘了,就像是一个赖账的孩子一样!

堂堂三清,不至于就那么点格局!

果不其然,我所料不错,三清道人在沉默了一些时间以后,就直接说道:“百密一疏,百密一疏啊!我没想到最后竟然会在江都公主这么一个普通人身上败露。不过,时至今日,我也没必要否认了……”

说到这里,三清道人直言道:“没错,我确实是酆都大帝的手下。无尽岁月以来,我一直都在为他办事,因为他的一些手法我是认可的!”

我冷笑了起来,我知道,三清道人的面具我已经撕裂了冰山一角,只要我抓住机会,就能知道更多我想知道的,所以我盯着他朦胧模糊的脸,就说了他两个字:“叛!徒!”

说真的,说这两个字,我完全是大胆猜测。

因为当初在轮回路的时候,洛凰和墨桀曾经说酆都大帝是叛徒,三清道人既然是跟着酆都大帝的,那肯定也是做了叛徒的吧?

我不知道他背叛了谁,当年的恩怨我也是一概不知。

但我知道。叛徒最怕别人说自己是叛徒,我就是要刺激三清道人,只要他失态,我就能找到他更多的破绽!

事实上,三清道人果然被这两个字刺激到了,当时浑身哆嗦,即便脸上一团朦胧我也知道在“马赛克”的后面是他写满震惊的脸,当下他就问我:“你什么意思?”

“你还要继续装?”

我看着他冷笑,其实也完全是扯了虎皮做大旗,通过已知的那一点点的情况来诈三清道人,翘着二郎腿,悠悠说道:“你觉得我会诬赖你?实话告诉你吧,我去过轮回路了,而且已经见到了轮回路尽头的那道黑影!”

“什么!?你竟然敢跑去轮回路!?”

三清道人一下子站了起来,向来都是深不可测的他这个时候身上露出来的破绽实在是太多了。我看他情绪都有点失控了,近乎歇斯底里的对着我咆哮道:“你不要冤枉我,我之所以听命于酆都,全是因为他比我强大,而且之前他的理念是我所认可的!可是我却从来没有当过叛徒,忠诚两个字怎么写我还是知道的,我也知道忠臣不事二主,烈女不侍二夫这个道理!!叛徒根本不是我,是酆都!是酆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