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1章 青莲/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饶有兴致的看着三清,带上了一些审视的味道,从头到脚的打量着他,仿佛是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别说,他这副模样于我而言还真是头一次认识,如说不是他仍旧穿着那身招牌式的灰色道袍,脸上也像是打了马赛克一样一团模糊的话,说不准我还真是会认错!

可见这一次的我的话算是戳进了他的心窝子里!

我没有打断他,坐在凉亭的石椅上默默的看着他发疯,看着他歇斯底里,对我来说也不失为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我父亲的死,虽然不是他故意为之,但终究是血债,我一直都给他记着呢,记得很深,放在了心底的最深处。三清大概也知道,当初把我从国内引渡出来的时候,他就曾经说过,如果我想复仇,随时可以,我当然不会因为他一句话就真的放下仇恨,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只不过我知道现在他就算是站在那里我都未必能干掉他,只能暂时忍着,眼下有机会了,自然不介意让他不痛快,也算是拿点利息。

三清此时心神失守,整个人都摇摇晃晃,披头散发,看着像是一个疯子。从始至终,嘴里都重复着一句话:“我不是叛徒,我不是叛徒……如果我是叛徒的话,这些年来何必苦苦的做这些事情?”

本来,我还打算继续看会儿好戏来的,结果我能忍得住,有人忍不住了,说好了要闭关吸收力量的墨桀和洛凰竟然苏醒了,无声无息的就从我身体里面冒了出来,分别站在我左右。

“如果你不是叛徒,如果你没有背叛当年的盟约和誓言的话,那么,你倒是解释一下轮回路尽头的那道黑影到底是怎么回事?!”

洛凰面色不善,一身红衣似火,美得都有些不真实,然而柳眉倒竖,俏脸上带着浓郁的戾气,道:“我们现在已经确定,那道黑影就是酆都大帝请来的!在这一个文明纪元的东汉年间,酆都大帝离开这个世界,去参加一场注定必死的战争,在那之前,他曾不断布局,那道黑影就是他弄来帮他镇守轮回路的!一个残缺的大帝级的黑影,若是完整,绝对已经超越了大帝!你应该知道,超越大帝,便是世界共主!一山不容二虎,一个世界容不得两人来统治,酆都如果还念着从前的话,就应该在看到那黑影的时候就直接将之抹杀,以此维护他所效忠的王座的绝对权威!可是,酆都竟然将那黑影请到了轮回路的尽头,毫不避讳的将轮回的秘密展示到了那东西的眼前,这难道不足以说明他是叛徒?!他是叛徒,你这个跟在他屁股后面的难道不是叛徒!?”

三清约莫是没有想到洛凰和墨桀会出现,明显愣了一下,然后一仰头竟然狂笑了起来,笑声多多少少带上了些悲怆的味道,连连后退,退了三四步才终于站定,脸上仍旧是一团朦胧,但不难猜到,此刻他的神情八成是带着些狰狞的,一边摇头一边说道:“你们二位终于肯现身了?也对,涉及到了忠诚和立场的问题,你们没理由不现身,当年你们可是最忠实的信徒呢,怎么?你们也不肯相信我?!”

“我们出现,只是想听个解释。”

洛凰道:“这已经是给你辩解的机会了。你应该知道,如今的我们全都已经残缺不全了,是没有能力击杀你的,如果认定你是叛徒的话,现在绝对不是和你撕破脸皮的机会,我们更应该直接带走葛天中,等我们恢复的时候。再直接来找你算账!可我们没有,这本身就是我们的态度,你是个聪明人,难道想不通这个中的关键?”

三清愣了一下,说来也是奇怪,他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不再歇斯底里了,不过胸膛却激烈的起伏着。明显此时心情还是有些激动,好在是可以控制,沉默了一下,就在我对面坐下,垂头不语,乱发顺着脸颊垂落下来,如此过了十多分钟的时间,才拿起石桌上面的茶水一饮而尽,长叹一声,直接看向洛凰与墨桀,淡淡说道:“叛徒是酆都,不是我,不管你们相不相信,我才是最忠诚的那个人,哪怕你们这些四方之神全部背叛,我也不可能背叛。”

墨桀和洛凰没说话。

三清又道:“反正今天大家都有时间。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心情听一个故事呢?”

“好!”

墨桀破天荒的说了一个字,和洛凰分别坐在了我两侧。

三清歪了歪头,似乎是笑了,一手摩挲着茶杯,一边细细思索着,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似得,过了许久,才昂首用一种低沉的声音说道:“‘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这段话,是这个文明纪元里的一篇文章里面的,大概写于两千多年前,流传颇广,只不过到了现在,人们都将它当成了一篇充斥着幻想色彩的文章,当成了传说。不过,这话二位来听。似乎应该有点不一样的味道了吧?”

“鲲鹏……”

洛凰愣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说道:“有点意思,两千多年前的人竟然能写出太古年间鲲鹏这种怪物的传说!”

“可能是见到了鲲鹏的尸骨,也可能发现了一些太古年间的文字记录,具体写出这篇文章怎么知道的,我不知道。”

三清道:“不过,这段话中的鲲鹏、北冥之海,南冥天池。这些你们应该都知道的吧?”

“不光知道,还见过!”

洛凰直言道:“鲲鹏这种东西,也算开天之初的一种生灵,只不过智慧不高,常常无意间就会造成破坏,有次跑到我的地方,我还曾与之搏杀,最后谁都没能奈何谁,它这才离开了。不过,鲲鹏已经死了,我很确定,我亲眼看见的,神魂俱灭!”

“鲲鹏死不死,与我要说的故事无关。”

三清摇头:“你们既然见过北冥之海,也知道南冥天池,更与鲲鹏曾经搏杀。那么就应该知道鲲鹏在迁徙的过程中,曾经在这几个地方造成过巨大的环境破坏吧?”

“有过耳闻。”

墨桀接口道:“鲲鹏每一甲子一次迁徙,从北冥之海鱼跃而出时,巨浪滔天,会引起海啸,于是北冥之海中的生物死伤无数,鱼群尸体漂浮于海面,厚度达几十尺。连臭三月,整个北冥之海上瘴气弥漫。当鲲鹏抵达南冥天池的时候,栖居在那里又会造成巨大的灾难,南冥天池多青莲,为太古盛景,可每一次鲲鹏降临,其翼挥动起的狂风又会让南冥天池的青莲成片夭折,景色凋败,来年才能再生。”

“果然和你们说话是不费力的,接下来,我要讲的就是一株南冥天池中的青莲的故事。”

三清道人轻声道:“世间草木,谁言无情?南冥天池中的青莲,饮天池中的圣水而生,早有灵性,知道疼痛,也知道喜怒哀乐,只不过它们在太古那个弱肉强食的时代里太不显眼了,因为它们弱小,所以,自然就没有发言权,人们也习惯了去无视它们,看见漂亮了,就去采一支,然后一个劲儿的对着夭折的青莲说。青莲啊青莲,你怎么这么美丽,殊不知那时的青莲刚刚被折断,正疼的死去活来,讽刺么?!我要讲的这株青莲,就是天池之畔的一株青莲,它很不幸的生活在了鲲鹏重返南冥天池的时候,那时,它不过刚刚长大,鲲鹏就来了,天空都变成了黑色的,狂风席卷,然后,它就听到身边的兄弟姊妹在哀嚎惨叫,被成片成片的连根拔起,飘落的到处都是。那景象落在它眼里,无异于是尸横遍野!当时它很无助,好在它生在了岸边,没处在风头上,也就没有被连根拔起,可是在鲲鹏席卷出的狂风中,它实在是太弱小了,哪里能顶得住那样的神威?

终于。‘咔嚓’一下,它折断了,剧痛将它包围了,它哀嚎惨叫,可惜没人听到。

最后,狂风停下了,鲲鹏找到了自己栖居的地方,可它也直不起腰了,那时候它都有些羡慕那些死去的兄弟姊妹,它们多好啊,一下子死的彻彻底底,不像自己一样,半死不活,要忍受无边的痛苦。

鲲鹏来后,后来陆陆续续的又有一些人来南冥天池观景,可惜看到这里已经被鲲鹏肆虐以后,就直接离开了,它看到的只是他们的失望,从来没有一个人曾经停下来心疼过它们……

它是多么的希望有个人能真的帮帮它,哪怕一脚把它踩死也是好的,可惜,一直没有。

日子日复一日的过去了,它的希望一点点的破灭了,最后变成了绝望。就在它觉得自己大概只能在痛苦中慢慢等待死亡的时候,有一个人来了,他一头白发,白衣胜雪,赤足来到了北冥之海,这个人……终于停下了。

他看到了它,轻轻叹息着,终于弯下了腰,说了一句‘可怜’,然后,他将它扶了起来,给了它一丝力量,这一丝的力量……拯救了它!

后来,他离开了,说太多了,他拯救不过来了,但是他没想到的是,那株青莲永远的记住了他,品味着他给的那一丝力量,最后竟然有了悟性,化身成人。

当时,那株青莲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找到那个人,永远的追随着他。

它找啊找。找了很久,才终于打听到了一丝消息,于是它才知道,那个救它的人,其实是这片世界的主宰,它根本没资格追随人家,于是它就开始疯狂的修炼……

再后来,当它彻底成长起来的时候,一场灾难降临到了这个世界上,那个男人战死了,它很悲伤,但是它还是觉得自己该为他做点什么,所以……一直都在努力着,从来都没有放弃过。”

说到这里,三清停下了,抬头看着我们,吃吃的轻笑了起来:“这就是那株青莲的故事,听着可笑么?一株有信仰的青莲,它的信仰就是那个救他的男人,这也是它活着的意义。”

可笑?

我听到的,只有一些浅浅的悲凉……

洛凰看着三清,问:“那株青莲……就是你?”

“是我……”

三清苦笑着:“现在你觉得,我还是叛徒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