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8章 眼睛会骗人/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村很宁静,建筑也特别简单,其实就是一些平房,大抵是因为这里地处长白山,冬季寒冷的原因,所以房屋的墙壁都是修葺的极厚的,看起来没有江南村庄建筑那等雕栏画壁的优雅和精致,倒是挺敦实,就跟一个个结实的小方块一样横亘在地上,村落的整体建筑是非常规则的,民居交错的中间只留下一条条宽度大约在三四米左右的街道。

瞧着那砖瓦,我心说这地方常年避世不出怕也是假的,那些砖瓦明显是当代的东西,估摸着祁氏家族也曾走出这里采购建筑材料。

我来的时候,正是晚饭的时间。整个村子里都弥漫着一股子饭菜的香味,建筑中间的道路上也是空空荡荡的,只有两个孩子在嬉戏玩耍。

“卧草,这还有孩子。”

老白当即凑到我耳朵旁边,嘀咕道:“小天子。这孩子……咱也杀?”

他这个问题还真是问住我了!

我看了一眼那俩孩子,最多也就六七岁的样子,一时间也懵了,难怪三清那老王八说让我灭掉祁氏家族的时候语气那么奇怪,敢情那老王八蛋知道这里的情况。撇开这是一个原始萨满教分支聚集的地方这一茬,其他方面怎么看这都是个普通的村子,要我对这些孩子下手……

我也有些没主意了,入村之前的那股子狠劲儿也没了,毕竟孩子无罪,所以我沉默了一下,终于闭眼叹息一声,道:“见机行事吧,一会儿先打听出这村子的首脑是谁,对方肯定知道长白山满清龙藏的具体下落。然后我们直接去找那些人,得到消息以后……只干掉针对我姐姐的人就行了!”

“没问题。”

老白忙说:“幸亏你小子没说照样全屠,要不我还真下不去手!”

我摇了摇头,没说话。

这时候,村口玩耍的那俩孩子倒是注意到我们了,也不知道怎么搞得,这俩孩子一下子就起身朝着旁边一个院子里跑了进去,等我们走到那间院子跟前的时候,院门“吱呀”一下子打开了,紧接着一个穿着颇为朴实的村民走了出来,看到我们以后脸上一下子堆起了笑容,站在门口问我们:“几位这是……”

“啊,我们是来长白山玩的!”

曹沅反应快,忙说:“不过一不小心在深山里面迷路了,走着走着就来了你们这里了!”

“原来是这样。”

那汉子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笑着和我们说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啊,真是不知道个深浅,这长白山的深处哪里是说进来就能进来的?你们也是运气好,换了旁人可未必能走到这里喽,这山里头的熊瞎子、老虎倒是罕见。可要说那手腕粗细的大蛇是不少的,钻在草丛子里面,穿再厚的鞋子都没用,都能一口咬穿,咱这头落后。也没那医疗条件,可就只能等死喽!”

说着,那汉子上来就拉张博文,张博文这人虎,下意识的差点就抬起手一下子打翻对方,被我及时摁住了,那汉子好像对这一切毫无察觉一样,笑着和我们说:“既然来了,那就是客人,这眼瞅着就天黑了。你们还是先到我家里坐坐吧,正好是饭点,吃两口热乎饭,今晚就别赶路啦,这深山老林里的夜路可不好走。赶明儿个天亮了,我找个正好出去的人带你们离开吧!”

这么热情?

说真的,我还确实没想到这汉子会这么热情,一下子有些手足无措了,毕竟这和三清道人给我说的那种奸诈之辈出入有点太大了。简直就是热情淳朴的本分村民啊,比我当年在山西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的那些被阴人祸害的手足无措的村民还好,想想这个我就更纠结了,这样的人我都能去杀得话,那就不是魔了,是丧心病狂了!

不光我懵,我看曹沅他们也一样,都一个个的一脸纠结,明显被这汉子的热情给打动了,干我们这行的,见多了阴谋诡计和杀戮,一下子碰到这暖心的一幕,还真是有点受不了。

这功夫,院子里又出来一个朴实的中年妇女,帮着那汉子连推带拉的把我们全都推进了院子里,反倒我们几个就跟木偶似得,任人摆布了。

一进屋子,没发现什么刀枪,就一普通民居。那汉子一个劲儿的催促着我们上炕,甚至还帮我把鞋子都脱了,然后就让那中年妇女去准备吃的去了,那俩还在地上玩耍的孩子干脆钻进了我怀里,看着粉雕玉琢的,眼神特别的干净,让我想起了墩儿,嘴角终于牵扯出一丝有些僵硬的笑容,心里愈发的犯嘀咕了——妈的,难不成我们找错地方了?

我怎么看,都没办法把这样一个村子和隐居的祁氏家族联系在一起!

想了想,我就问那汉子:“大哥,您所在的这村子叫什么呀?村长在什么地方呢?”

“村长啊,村子另一头靠南的地方就是了!”

那汉子笑了起来,说道:“别您啊您的,都喊大哥了,就不要那么生分了!至于咱这村子,就叫祁家村,全村子的人都姓祁,所以就弄了这么个名字!”

祁家村……

没错。就是这里了,祁氏家族的人准在这里隐居着!

我深深呼出一口气,在这里所见所闻冲击了我的信念,我知道,我这个屠夫握在手里的那把刀开始颤抖了……

当然,我也不能把这一切都表现在脸上,只能心不在焉的和那汉子有一波没一波的聊天。

这时候,那中年妇女已经做好了饭菜,端着热气腾腾的大馒头和炖的稀烂的土豆白菜端上来了,是很简单的农家饭。但却很香,让我这个很久没在家吃过饭的人都有些食指大动了,虽然,我现在不需要进食。

我是如此,老白更这样。拿了筷子就稀里哗啦往嘴里扒拉,结果菜一进嘴里,老白的动作很明显凝滞了一下,又“咕咚”一下子把饭菜咽进了肚子里,然后,他抬起了头,别过脸嘴唇蠕动,用唇语跟我说了两个字:“有药!”

下药了?!

我咬了咬牙齿,嘴角浮动出一抹苦笑,还是我太天真了,有时候你的眼睛真的会骗了你啊,这些村民也就是看着善良!

留他们不得!

我有些摇摆的心又一次沉了下来,轻轻抚摸着怀中孩子的脑袋,心里在冷笑——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这个村子……除了孩子,屠了他们不冤枉。

我心里有了主意,没成想,老白那怂货更加能演戏,估摸这他是想看看这汉子到底打什么主意,于是一捂脑袋,直接倒在了一边,嘴里一个劲儿的哼哼:“哎哟,晕,好晕!怎么回事啊这是?难道我的低血糖的毛病又犯了?”

张博文他们虽然没看到老白的唇语,但是好歹配合的久了,知道怎么做,一个个当时看着都晕了!

“哈哈……”

那汉子这时候一下子狂笑了起来,缓缓道:“真是年轻人啊,陌生人的饭菜吃不得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们的家长没教你?”

就在这汉子的话刚刚落下的瞬间,我这辈子都没有想到的一幕发生在了我身上。当时我忽然感觉一个非常尖锐的东西一下子顶在了我的胸口上,只不过因为我身体足够强健,有龙力加身,而且那力量也不是很大,所以没有刺进去。

我有些不敢置信的低头看了一眼,只见,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已经顶在了我的胸口上,是那刚刚还在我怀里撒娇的孩子干的,只不过此时的他眼里哪里还有天真无邪?有的……只是恶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