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1章 金塑血泪/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曹沅和我也是久经配合了,我一说话,当即就朝着那些祁氏家族的禁卫发起了猛攻,而且是那种铺天盖地的群攻,为的就是吸引那些禁卫,让我尽快冲进去。

只见,她一下子漂浮在了半空中,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里面都在不断向外扩散阴气,那些阴气凝聚成雾状,将她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一个大概的人影,最后,一根根阴气凝结成的锥子开始在雾气中不断成型,仍旧是老把式,和她对付那些村民时候的手法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这一次她凝聚起来的锥子更多了!

然后,只听她站在雾气里面发出一声低喝,那些冰锥霎时犹如狂风暴雨一样朝着那些禁卫冲了过去。

看得出来,那些禁卫似乎在等待什么,可能和四合院里传出来的祷文有一定的关系。所以之前我们虽然站在他们面前,他们也都一直没有动手,只是全神戒备着。

此时曹沅出手,因为人家一直都有准备,没有了突然性。所以造成的杀伤力特别有限,毕竟她这样的做法相当于是分散了自己的力量,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很致命,但对于修炼者来说,似乎就不那么可怕了,都被人家拦下了。

她这么做,很吃力,阴气损耗的很快,还凝聚不起杀伤力,说到底是为我拖延时间。牵制这些禁卫,毕竟这些禁卫虽说对我没什么威胁,但一股脑儿的扑上来也麻烦,肯定会让我深陷淤泥,一时半会儿难以脱身。

曹沅这么一做,我就方便了,“轰”的一下,护体杀气当时喷薄而出,犹如烈焰一样在我体表跃动着,而后我就冲进了她交织出来的“狂风暴雨”中。

这样的攻击力量,对于现在我的来说也没什么威胁可言,那些像冰锥一样的东西打在护体杀气上以后,直接就被护体杀气绞碎了。

“拦住他!”

混乱之间,我听到有人在疯狂的怒吼,似乎是不甘心就这么放我进去。

我看到有人朝着我冲了过来,可惜,曹沅的攻击他们虽然全神贯注的时候是可以拦下的,一旦注意力分散,转移到我身上,那就糟糕了。朝着我冲过来的那两个人当场就被曹沅打出的锥子来了个透心凉,都快成马蜂窝了,直接“烂”在了地上。

有了这一出,其他的禁卫也就小心了,没在敢贸然冲上来。我一路接连砍翻了几个挡路的禁卫以后,没费什么力气就冲进了院子里。

院中无人,只是种植着一些花花草草什么的,显得有些空旷,只能听到外面禁卫时不时传来的惨叫声,已经曹沅发出的锥子打在墙壁砖瓦上以后发出了碎裂声。

我没在院中久留,四下看了一眼后,便直奔屋中去了。

屋子的门是没有锁的,只是有些年头了,算是老房子。所以在推门的时候,门上发出了“吱呀”一道不堪负重的声音,紧接着,一股子令人作呕的味道就从屋子里飘了出来。

那是骨子血腥味夹杂着男欢女爱后特有气味的味道,再加上这老房子里面散发出的腐朽味道。十分难闻,甚至可以说是恶心了。

此时,已经日落西山,再加上这屋子的通光实在不怎么样,所以站在门口看去。屋子里有些昏暗,最后我是眯起了眼睛才终于看清,屋子里正躺着两个一丝不挂的女子,看样子还活着。

我担心这两个女子身上有诈,颇为谨慎的走到她们身边,这才看清了她们的相貌。

这是两个相貌颇为秀丽的女孩儿,看模样岁数应该不大,只不过一身的伤痕,看样子明显是被施暴了,在她们的身边扔着的是破碎的衣衫,和两个肩包。

我矮下身子试探了一下她们的鼻息,很微弱,一看就是活不成了,现在就是吊着最后一口气没过去罢了。

瞧这架势,我大概明白了。这俩女孩应该是一些大学生,现在像她们这样的女孩儿挺多的,没事弄个背包学人家做起了背包客,寻常景区都满足不了她们的胃口了,没事儿专程往深山老林里面跑,殊不知这深山恶水出刁民,拿着一些穷疯了什么事情都敢做的地方当成了民风淳朴的乐土,最后丢了命的不再少数!

此时,她们两个人还睁着眼睛,在看着我。眼睛里面有哀求,显然是希望我救她们。

可惜,她们伤势太重了,被强暴倒是不致命,反正看她们这样子好像也不是什么未经人事的完璧之身。没个三五十个彪形大汉也要不了命,可惜脖子上的动脉被割断了,似乎是有人从她们的身上取血了,到现在放血已经放的差不多了,大罗神仙下来都没用了。我也不是圣人,没心情怜悯她们,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难道不是么?天真,也是一种罪,这就是现在的世道!所以,确定她们身上没诈以后,我就直接转身朝旁边的卧室走了去,那类似于祷告一样的声音就是从卧室里面发出来的。

时不我待,我不啰嗦,冲上去“哐”的一脚踹开了卧室的门。

霎时间,一股子更加浓烈的血腥味就从卧室里面散发了出来,惊人的一幕映入了我的眼帘。

只见,整个卧室里面到处都是用鲜血写成的神秘符文,镌刻在地上、墙上。这些神秘符文串联在一起,最后形成了网状分布,一个披头散发的老人坐在这“血网”中间,他的心口插着一把匕首,不过却迟迟没有死亡。黑血顺着匕首不断滴落下来,最后融入了那张“血网”,在他身旁,还放着一盆黑血,里面泡在一根毛笔。明显那盆血就是从外面那两个女孩儿身上取来的,最后用毛笔蘸了血,在地上写出了这张血网!

祷告的人,就是这老头子,我一进来。他就停止祷告了,“桀桀”怪笑着抬起头看向了我,他乱发遮挡下的那双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嘶哑着喉咙忽然开口问我:“你来啦?!”

这老头子这时候的模样比恶鬼还要骇人一些,我不禁蹙起了眉头,隐隐听出了这老头子话中似乎有不同寻常的意思,当下有些疑惑的问道:“你知道我要来?!”

“当然知道……”

那老头子说话的声音异常难听,尤其是嘴角还挂着相当邪毒的笑容,瞅着颇为别扭,轻飘飘的和我说道:“昔年,太祖下葬,大萨满曾占卜未来,说数百年后的今日,会有一个命运无法揣度之人来到这里,不可与之交恶。遂,大萨满留下一尊金身塑像,说如果我们与此人为敌,那金身塑像就会流下血泪。二十年前,祁岚腹中胎儿被抱走的那一刻,先祖金身塑像流下血泪,那时候……我就知道,慢待了祁岚,和祁岚腹中那胎儿结下死仇,并且让那孩子活着离开这里,其实就是个错误,那孩子肯定最终会把先祖预言中的不可揣度之人带来这里的!前不久,那孩子重返族中,我就知道,你很快就会来了……所以,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

几百年前的人,预测到了我今日的到来?

林青降世,和祁氏家族结下私仇,于是那金身就落下血泪?难不成那金身还知道我和林青有关系,与林青为敌就是与我为敌?

这也太神了吧?

一时,我都愣住了。

结果,这时候,那老头子又狞笑了起来:“知道先祖预言中,一旦与你结下死仇,让我们怎么做么?他让我们……干掉你!同归于尽都在所不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