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2章 祭灵阵/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下之大,奇闻异录当真不少!

只听闻有道门之人窥破阴阳命理之术,最终走出了神相一门这个分支,从来没有听说过原始萨满教的还懂这个!

据我所知,原始萨满教,特么压根儿是为了满足人类的生存需求而出现的,就是太古年间那些洪荒怪兽对人类的威胁太大了,人类想方设法的对付那些野兽,进而诞生出来的这样的一个联盟!

说它是宗教,其实并不确切!

因为宗教是要讲教义的。总有一些核心的灵魂的理念。

譬如道门,讲究的是无为而治,顺其自然,曾经一度影响过皇权,在西汉初年的时候,帝王们为了休养生息,尊崇黄老学说,安静平和,这种思想在民间流传甚广,几乎快成为一种理念了,如果延续下去,最后可能会像西方的天主教一样,直接和皇权成为不可分割的东西,最后形成政教一体的那种模式,可惜后来出现一个雄才大略的汉武帝,打破了这种格局,但道教其实是有理念的!

再比如佛门,其实也有自己的主张,他们主张众生平等,否定宿命论的其实,认为人有天命,但却不希望人尊崇天命,要改命,改命的方式就是行善……

还有天主教,这个就更不用说了,讲究一个神爱人,也是带着教化的意思的,一直影响着现在的整个西方世界!

唯独,原始萨满教,没有任何教义,它其实就是一个组织,就像赶尸人一样,一个有属于自己的独特技术的组织。

这样的组织其实是纯粹的,手段很单一,我实在想不通它们当中怎么会出现神棍,而且一算一个准儿?!

前面就已经说的,人的命理之中,有定数,有变数,大衍之数还有个遁一呢,更别说人的命理了,比那大衍之数要复杂太多太多了,每个人的未来都会有无数种走向,现在的随意一个动作就可能会引起巨变。

所以说,人的出身等定数以及已经发生的事情还比较容易推算。可要是算未来,那就是痴人说梦,谁也算不出个准事儿。

结果百多年前的那位萨满竟然算出了这一条?

这原始萨满教,复杂的程度似乎是远远超乎了我的想象啊……

不过现在也没工夫追究那金塑的秘密,我的眼神更多的还是凝聚在了那盘坐在屋中的老族长身上。略一沉默,不禁冷笑着扬起了眉脚,淡淡道:“这么说来,你摆下这阵仗其实就是在等着我自投罗网,然后拉着我一起同归于尽了?”

“此阵,要布置至少需三天三夜!”

祁氏家族的族长淡淡说道:“从那个林姓女娃来到这里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准备了,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开始布阵了,做的特别仔细。生怕出了一点岔子,到现在光是布阵就布了整整六七天的时间,甚至,连族人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就怕你进村感受到风声鹤唳的气息。掉头离开,真的可谓是煞费苦心了,如今你终于进来了,你觉得还能走得出去?听听外面的惨叫声吧,我是牺牲了整个祁氏家族的族人才终于把你给等来了!”

“值得?”

我冷笑:“你们的族人死光了。灭了我又有什么用?!”

“先祖说过,你如果死了,祁氏家族会有血脉留下来,总会有遗漏,可如果你不死,太祖宝藏将重现于世不说,我们祁氏家族也会死个干干净净!”

祁氏族长淡淡说道:“我没有更多的选择,走到如今,先祖预言已经实现了一半,我选择相信他!”

“狂妄!”

我喝道:“你这村子里连一个天师级的高手都没有,就算是你自己,也没有达到天师级吧?而我一行五人,全是大天师,你拿什么来和我斗!”

“那就试试?”

祁氏族长脸皮子抽搐了一下,盘坐在黑黢黢的屋子里怪笑了起来。一口洁白的牙齿露出了大半,在如此昏暗的环境中显得格外抢眼,再配合着他那形象,甚至都带上了些许狰狞的味道,一字一顿的说:“谁告诉你原始萨满教的人战斗靠自己的?!”

我心中一动。想了想他们的特点,心中有了一些不安,此时我基本上已经弄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也就懒得和他继续废话,大吼一声。身上杀气当场爆发,站在门口直接一刀朝他斩去。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老家伙其实就是这大阵的阵眼!刚才我虽然在旁敲侧击的询问事情的因由,但其实也是给自己一点时间来观察这大阵的端倪,咱也不是菜鸟了,一旦碰到这种情况,深知不能靠蛮力取胜,得找到关键处才能破阵,我也仔细感应过了,这地下荡漾着一股子让我不安的气息,与祁氏族长有关系,他心口的血每一次掉落在地上,那种让我不安的气息就更加强烈一分。

这摆明了就是告诉我那祁氏族长其实就是这大阵的关键之处,根据我的猜测,我想这大阵可能是一种类似于血祭的大阵!

找到关键处,我就不客气了,杀气如虹,霎时绯红色的就朝前方湮灭而去。

没有试探,没有保留,上来我就是倾力一击!

轰!

这老房的卧室与客厅间的隔断墙壁霎时间被斩裂了,乱石纷飞。

不过,我的杀气竟然没有冲到屋子里,在我刚刚出手的时候,我分明看到卧室里面镌刻的那些神秘符文亮了一下,然后一层淡淡的红色血雾就一下子将整个卧室都笼罩了,其实就是很薄的一层血雾,仅仅是稍微能影响一点视线罢了,结果却愣是挡下了我的倾力一击,杀气与之碰撞的瞬间,发生了惨烈的爆破,反冲回来的气浪甚至都推得我连续后退了四五步。

“哈哈哈……”

祁氏族长一看到这一幕,当即狂笑了起来:“你觉得如果我没有任何底气的话,敢坐在你一个大天师的眼皮子底下?你把我想的未免也太白痴了,实话告诉你,我既然敢在这里等着你,就不怕你当面下手,这祭灵阵是我原始萨满教传承无尽岁月的守护大阵,无视一切攻击,除非你有那天尊的手段,否则休想打破大阵伤我一根毫毛!”

祭灵阵?

我看着那血雾缭绕的卧室。蹙起了眉头,心说这原始萨满教果然有不同凡响之处,这祁氏族长看起来绝对是没有天师级的道行的,却能设下圣人奈何不得的大阵,果真有两下子!

不过我心中不甘,自然也不能让他讨得好去,进行了第二次尝试。

这次,我摒除心中杂念,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一步踏出。悍刀决第一式随之而出,那充斥着绝望和毁灭之力的气息夹杂在我的杀气中,犹如决堤之水一样朝着卧室汹涌而去!

轰!

可怕的能量在这老屋中激荡,这一次,造成的破坏力更强。整个老屋都摇摇欲坠,上面的房梁上簌簌坠落灰尘,墙壁上崩开一条条裂痕,明显事正在坍圮。

可惜,就是这样的一刀,仍旧没有打破对方的绝对防守!

“哈哈,我说无用,就是无用,昔年祖上用出这祭灵阵,大帝都没能一巴掌拍碎,我虽不如先祖,但设下此阵你也休想打破!因为,这祭灵阵豢养的是我们萨满教的守护圣兽,这上面灌注着它的力量!”

祁氏族长笑的更加张狂了:“不过,你已经进攻了两次了,再一再二,不可再三,接下来该我了。”

语落,祁氏族长双手飞快变幻了十几个手决,然后狠狠一巴掌拍在了地上,怒吼道:“苏醒吧,守护圣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