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5章 自杀式逃生/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话说了就跟没说一样!

我也知道不可力敌,跑路才是正经!

可是,往哪里跑?

方才又不是没有试过,结果差一点就被人家一尾巴打成烂肉,凭我们几个的速度根本无法在一瞬间逃离螣蛇的攻击范围,刚才曹沅他们几个没受创的时候逃不走,现在被一嗓子全都震出屎了,当然更加逃不掉了。

最最最重要的是,人家长那么大俩翅膀,就我们这小短腿咋能跑得过?累死累活跑个百八十步。人家扇扇翅膀就追上了!

所以,很显然,墨桀在说废话。

大概是感受到了我的心思,墨桀表现的颇为不爽,在我心里冷哼了一声,愣是没说话。

“刚才跑不了,现在能跑。”

洛凰脾气好点,话也多点,这时候说道:“你没发现它都没有再进攻吗?你以为是它大发慈悲,不想为难于你?这就未免太天真了,螣蛇这种东西凶残无比,只要看见活的东西都会下去磨灭掉,它们才是真正的魔鬼,见不得活物,哪怕好端端的在天上飞着看见地上有些弱小动物在休息,它们也得大吼一嗓子,用声音爆出的气浪把那些弱小动物震死才行,这也是为什么太古强者容不得它们的原因,它们杀戮不是为了生存和进食,只是单纯的为了杀戮而杀戮。为了取悦自己而杀戮,你觉得它会好心的放过你?!”

别说,这话还真戳我心窝子里了,我也好奇,这螣蛇一出来就特么跟黑山老妖出世一样。一副不弄个寸草不生誓不罢休的架势,对着我们是狂轰滥炸,结果一眨眼的功夫竟然消停了,着实来的可疑!

“因为我和墨桀同时释放了一丝属于我们的气息!”

洛凰如此说道:“这东西说来说去说到底还是野兽,对于一些强悍的生物的气息还是会忌惮,我和墨桀虽然道行不在,要说与它搏杀基本没有获胜的可能性,但是我们本身的气息还是在的,作为开天之初时所诞生的生物,我们的生命形态比这螣蛇高的要多,气息一放出来,它只以为是真正的青龙、朱雀降临了,所以吃不准了。所以,你还是有机会的,最起码我和墨桀已经给你争取到了时间!”

原来是这么回事!

说到底,是装纸老虎啊!

但我知道,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我们几个不动,那螣蛇吃不准,所以根本不敢上来。可如果我们几个一动,那就会打破僵局,螣蛇这么凶残的东西势必不会放过我们,仅有的疑虑也会消失殆尽,立马就会扑上来。

所以。简而言之,我只有一次机会,这次机会是墨桀和洛凰给我争取来的,而且我必须足够快,一下子冲到比较安全的地方。

我一双眼睛在四处不断盘桓,寻找着足够安全、而且我能一下子冲过去的地方。

看来看去……

最后,我的眼睛落在了那条天斩煞的裂痕上……

那里,我倒是能一下子跳过去,在腾蛇反应过来之前。

而且,那里也确实是足够安全的。那条裂痕我看了,特别特别深,而且很窄,我们几个能跳下去,那螣蛇绝对是下不去的。我就不行它还真能开天辟地,用肉身撞开那裂痕?

简直扯淡嘛!

只是,那里是天斩煞的格局中的聚煞之处啊!

如果仅仅是城市里的天斩煞,那也聚不了多少煞气,最多出俩闹人的小鬼。老子一口吐沫就能淹死,然而这里是长白山龙脉所在,祁氏家族聚居的地方本来就是沟里,长白山龙脉的大量煞气沉入这里,最后又因为天斩煞的格局,一口气全都沉入那条裂缝里了,那下面聚集的煞气,可……真不少!

里面有什么东西,鬼才知道!

但作为一个风水堪舆的大师,我很清楚。绝对不太平……

真跳下去,就是才出狼窝,又入虎口!

真是倒霉透顶,来了这里长白山龙藏的具体地点所在没打听到,反而让几百年前一老巫婆给我阴了,弄的我好生酸爽!

不过,现下这格局,也是顾不得那么多了,不跳下去,这四周再没个藏身处,现在就得死,姑且算是饮鸩止渴吧!

“喂……”

我扭头,低声喊了身后的曹沅他们一声,然后压着声音指了指那条裂缝,轻声道:“为今之计。只有一条路,跳下去!”

曹沅他们几个默默点了点头,唯独老白一脸“小生怕怕”的样子,眼珠子都特么差点瞪出来,抿着嘴唇一个劲儿的说:“疯了?没事上赶着跳崖自杀?!”

我懒得搭理他,直接开始数数了……

三,二,一……

当我喊出“一”的瞬间,我们几个人几乎在同一时间暴起,毕竟是久经配合的队友了,一起出生入死,这点默契还是有的,老白那老瘪犊子虽然不乐意,但我们几个动了,他也被逼得没办法了,只能跟着,在跳起来的瞬间当场就破口大骂道:“小天子,我草你大爷,老子跟着你就没一天好的!”

在他的怒骂声中,我们几个人连吃奶劲儿都使出来了。爬起来的顺脚就双脚蹬地,借力冲了出去,在半空中划过一条抛物线的轨迹后,直挺挺的朝那裂痕跳了下去。

嗷吼!

那螣蛇也反应了过来,在这一瞬间发出一声怒吼。震得我在半空中就晕了,七窍又一次溢出了血,状如恶鬼,然后那螣蛇在半空中翻了一个跟头,故技重施。抡起粗大的尾巴就朝着我们抽打了过来!

可惜,迟了!

洛凰和墨桀给我们争取了这一瞬间的先机,足够了,等它抽打过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在裂痕的夹缝中向下坠落了。哪里还能打得到我们!

轰!

霎时间,它那尾巴抽打的无数石块坠落了下来,劈头盖脸的就朝着我们砸了过来。

可没办法,我身在半空中,没处躲闪。硬着头皮硬抗,被石头砸的脑门子噼里啪啦作响。

这还不算,那螣蛇似乎是非常不甘心,最后竟然朝着裂痕冲了过来,疯狂的撞击裂痕,想跻身进来,可惜裂痕就那么大点,它再牛逼也不能把地面都撑开吧?只是撞得裂痕上面不断坠落石块,它自个儿想进来那是没门!

看到这一幕,我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不管如何。这丧门星总不能继续威胁到我的生命了。

此时,我正在急速坠落中,强烈的失重感的刺激着我的神经,不过这样的情况我也不是头一次遇到了,还算比较淡定一些的。四下张望了一圈,没发现曹沅他们的身影,这里很黑,什么都看不见,没办法。我只能尝试着吼了他们几句,可惜上面那螣蛇就跟发疯了一样在撞击,丝毫不感觉疼痛一样,弄出的动静太大,将我的吼声都给直接淹没了,更别说得到曹沅他们的回应了,我估摸着曹沅他们几个也没有听到,无奈,最后我只能放弃了,估摸着是在跳崖的时候我们几个的坠落方向不一样,只能等着下去了再寻找了。

真不知道……这天斩煞格局的聚煞处会有什么,祁氏家族不简单,布置了这么久,这也不是摆着看的东西!

不过现在也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我朝下看了一眼,下面黑黢黢的,一眼望不到尽头,这裂痕好像直通地心一样,深度不可窥测,我可不想尝试着用双腿来承受这样的冲击力,就算有龙力加身,数万米高空扔下去我也得变成肉泥不是?

眼下,最要紧的是安全着陆,然后在寻图后计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