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6章 白骨铺路/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此刻,我正在高速下坠,当然不可能傻到用自己的手去扒拉悬崖上凸起的物体,然后再拽住自己,那多疼啊?龙力加身让我体质超乎常人,甚至已经不像是个人了,生命形态都已经完成了一个进化,但终究是血肉之躯,我还是有痛觉神经的,而且痛觉神经几乎和寻常人一样的敏感,不至于去犯傻!

所以,四下搜寻了一圈,我发现自己此刻唯手中百辟刀的可用!

哐!

无奈之下,我当时便抽出了腰间长刀,寒光一闪而过。在那一刹那间带来的雪亮刺的我微微眯起了眼睛,然后我气沉丹田口中发出一声长啸,直接引刀朝着悬崖刺去。

铿!

百辟刀刀身发出清脆的响动,好歹的是我用尽力气刺出去的,再加上百辟刀本身斩金截玉无所不能,所以这一刀出去威力不能算小,犹如切进了豆腐一样,登时直接全部切入了裂缝的巨石和土层中,唯独我双手握着刀柄,一下子倒是将我吊在了断崖上。整个人就跟荡秋千似得,晃荡了十几个来回才终于堪堪停下了。

这些说来简单,其实当中惊魂之处,没有真正体会也是一言两语说不清的。

在半空中悬挂了约莫三四分钟,我才堪堪喘息过来了。这一路到现在,被那螣蛇着实折腾的不轻。

此时,我的头顶上仍旧不断传来撞击声、兽吼声,一些碎石积土不断从上面坠落下来往我脑袋上面砸,显然那螣蛇还是不甘,尚未离开,大有一副不挤进来誓不罢休的架势。

“王八蛋。”

我啐了一口,只等气力稍稍恢复了一些,然后双手抓着百辟刀的刀柄,两脚在断崖上一蹬,只听得“铿”的一声,直接将百辟刀从断崖里抽了出来,整个人又一次开始向下坠落了。

不过,这一次是我自己主动控制的,主动权在我这里,和上回被螣蛇逼得跳下来时候的情况有所不同,我在半空中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调节自己的肢体,心里也在默默计算着我下降的距离,大概等下降到百米左右的时候,我顿时一声大喝,故技重施,一下子将百辟刀又一次切入了断壁,吊住了自己。没办法,一百米,我认为这样的坠力是我能轻松接下的极限。如果从一千米的高处坠落下来,那时候的速度和力道,我就算能把自己吊在断壁上怕也吃力,身子就不好受!

如果是一百米一百米的往下跳,那就比较轻松了。

现在我基本上是稳住了身形。不急不缓的一点点朝下移动,只是这裂缝真的是太深了,恐怕至少都有数十千米深,我腾挪跳跃足足上百次,才终于落地了。

咔嚓!

当时,我脚下就发出一声脆响,一蓬类似于灰尘一样的东西当时就飞扬了起来,一下子将我整个人都笼罩住了。

说不出的恶臭与腌臜味道顷刻之间将我吞没了。

那是死人臭!

只不过不是新鲜的死人味道。

作为一个整天挖坟下墓的主儿,这味道我真的是太熟悉了,人死腐烂之后会散发出一股子难以散去的恶臭。那是人类生前食用万物尸体最终积蓄在体内的毒素,待人死去之后都不会跟着人类的肉身腐朽随风而散,时间久了会积淀在空气中,形成一种特殊的腌臜气息。

很多古墓里面都有这样的气息。

我闻过太多了,当时心里头也挺惊奇。心说这地方怕是从前没少堆砌死人啊,当下垂头定睛一看,这才发现我脚下全都是死人骨头,刚才我一跳下来,落地势沉。踏碎了不少的骨头,飞溅起来的骨头粉末将我都笼罩了。

骨头变成这样,怕是死了已经很久了。

这里光线昏暗,可见度不足三十公分,明明是裂开的一条地缝的底部,但是却并不潮湿,包括周围的绝壁,也是非常干燥的,但却很冰冷,包括这地缝底部的空气。都是干燥阴冷的。

毋庸置疑,这是天斩煞的格局造成的,阴煞之气涌入峡谷,这里比一些阴宅里的环境都要差上许多,里面阴嗖嗖的也是正常。

我眯着眼睛,步步向前走去,始终弯着腰观察地面上的情况,朦朦胧胧的约莫是可以看到这里铺了厚厚一层尸骨,那情况有些惨烈了。

不过,这不是重点。

我是越看越心惊。心说这到底是个什么鸟地方,怎么会埋葬下这么多的尸骨?这他娘的……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我摸着鼻子苦笑了起来,不禁自言自语道:“好嘛,天斩煞的格局里堆出了万人坑,这是诚心不想让老子好过啊?!”

我刚刚嘀咕完,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就直接在这狭长的峡谷内响了起来。

那是老白的声音……

我被吓了一跳,结合这地缝里的情况,心里产生了一股子不好的预感,老白这怂人该不会是遇到了什么情况了吧?我是越想越有可能,当下也不敢耽搁,“轰”的一下子护体杀气就重新喷薄了出来,绯红色的杀气犹如烈焰一样在我身上熊熊燃烧着,散发着幽幽红光,照亮了前路,我的视线范围总算是稍稍扩大了一些,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冲了过去。

我的速度很快,很快就赶到了,不过等再一次看到老白的时候,我顿时无语了。

老白和张博文还有曹沅他们是在一起的,可能因为我最先跳下来的,所以和他们分散开了,他们倒是一直抱着团,此时他们所在的位置,正堆砌着二三十具尸体,这些尸体明显是新鲜的。血肉还在,就是腐烂了,估摸着这些人死去大概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正是最为恶心的时候,那烂肉都流汤了。二三十具尸体堆砌在一起,整个就是一堆烂肉……

老白倒霉,在跳下来的时候一头扎进了那花花绿绿的烂肉里,这时候刚刚站起来,正在抹脸,看他现在的狼狈模样就知道必然是酸爽到了极点,至于他本人作何感想我就不知道了,只能说点背喝凉水都能噎死。

老白整个都成一苦瓜脸了,等终于擦掉了脸上的东西以后,登时就对着张博文破口大骂了起来,怒吼道:“你他妈的是不是故意的!”

“我如果故意的话,就不会拽掉你的衣服!”

张博文冷笑一声,站在旁边甩了甩手中的布片,淡淡道:“你这人真是没良心,如果不是我。你都已经摔死了,还有资格在这里叫嚷?”

老白不干了,冲上来就要和张博文撕逼。

我一看这哪行?情况未明,自家人倒是先干起来了,没那么个事儿,当时就上去拉老白,这一碰不要紧,我都差点吐了,捏着鼻子才拉开的他,然后一问。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原来,老白不是张博文和曹沅他们,他可不会飞,一下子跳下来不得摔成肉泥?张博文好心就拉着他降落,结果快到底的时候,老白的衣服好死不死的破碎了,然后他就掉下来了,再然后……

我苦笑着劝了老白几句,这才观察起了那些尸体,这些尸体刚死没多久。我觉得可能还会残留一些身份特征,我也好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尸体。

别说,我还真发现了线索,在那一堆腐烂的尸体当中发现了一张卡片。强忍着恶心拽出来以后,这才看清了那卡片上的内容。

原来,这是一张某高校发放的学生证!

瞬间,我知道这地缝到底是个怎样的场所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