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9章 没捂住/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谓拉线同心结,这其实根本不是出现在中原的一种法子,而且,它也只存在于传说中,事实上谁也没有见过!

若说这东西的起源,怕是又得追溯到西汉年间了。

西汉年间,丝绸之路开辟,中原地区盛产的丝绸布匹远销西域,甚至有一些厉害的行脚商人都已经走到了欧洲,进入了古罗马的境内,在这个过程中,咱们国家的丝绸可以说是名扬海内外。

出名的东西,就会被山寨,就会被模仿!

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不光咱们国家有这种现象。国外也有,不光现在有,古代也是有的!

既然丝绸那么好,当时有一些国家就在想,为什么我们就制作不出来呢?!

哎。于是,有了渴望就有了动力了!

当时西域三十六国里面有这样一个国家,名字叫做乌贪訾,这个国家的大概位置应该是在咱们现在的乌鲁木齐西北部分,当时他们就是率先开始模仿汉代丝绸工艺的,可惜,当时他们不得其法,最开始的时候……竟然是在用打结这种方式来制造丝绸的!!

其实会出现这么奇葩的方法,也是有一些时代因素的。

那个时期的丝绸没有现在这么细腻,除非是一些上等货色,寻常的东西其实还是比较粗糙的,因为工艺的原因,织造出来以后比较薄,就像咱们现在的亚麻布一样,中间的孔隙是比较大的!而那些远销海外的丝绸布匹。基本上不可能有什么格外好的东西,除非是公主出嫁和亲,或许才会带出去那么好的,一般行脚商人带出去的都是最粗糙的,节约成本嘛,反正最次的在别的国家看来也非常好了,而且那个时候物质资源短缺,好东西都是皇室的贡品,哪里能轮到外人?一般的行脚商人也搞不到那么好的。这就造成,最后卖出去的全是那种比较粗糙的东西,西域人一看那玩意中间孔隙那么大,还真以为是打结打出来的,于是,乌贪訾这个国家就开始干这个事情了。

最后的结果是,他们干了半天,弄出来的布匹扭扭曲曲很难看,但是打结的法子却出现了无数,甚至演化为了一门民间的艺术,打结的手法也五花八门,千重同心结就是其中一种!

这种结的打法已经失传了。但是要解开的话,只能在最下面找一个差不多将近一公分左右的线头,用特殊的手势,那手势大概跟个兰花指差不多,捏着那线头。然后循着一个心形的轨迹去解才能解开。

这就是千重同心结!

至于这个拉线,其实是一种特殊手法打造的绳子,当时据说在乌鞘岭一带,有一种产量特别稀少的黏土,这种黏土遇水就会变成米糊一样的粘稠液体,在打铁的时候,如果加入这种黏土,铁就会软化,轻轻松松就能拉出一条条铁丝,而这铁丝因为有了这种黏土加入。早就已经不是铁丝了,十分坚韧,折不断,不会腐朽。

用这种特殊的铁线打成千重同心结,就叫拉线同心结。是一种非常罕见的闩门方法,据说在东汉时期曾经出现过这样的墓葬,用来封锁墓门,难道了一大片盗墓贼,因为谁也不会解这种千重同心结。只能傻逼着,最后没办法从墓顶钻进去的,被机关整死了不少人!

不过,这也就是个传说,它到底存不存在。得打个问号。

关于这些全都是记录在《发丘秘术》里的,我以前看过,但也没碰到过,我翻山越岭倒斗挖坟的事儿做的不少,本来觉得从理论上来讲这种结构的墓门是不存在的,所以当时也就没把它放在心上,而且这是满清的宝藏,不算是墓门,谁知道他们会用这种墓门的结构啊?!所以最开始的时候我压根儿就没往这方面想!

现在一看,得,还真是!

好在,我家那位老祖宗在《发丘秘术》里面记载过这个,上面也写着解开千重同心结的法子,我不知道有没有用,只能硬着头皮去尝试。循着那赤铁门上面的九个环一直往下面找,一直在最后一个环上才找到了铁线的线头,然后翘了一兰花指,捻住了那线头,看是在半空中划着心形轨迹。

嘿,别说,还真有用!

只看那线头越抖越长,用了不到一分钟,缠绕在最后一个铁环上面的铁线就被解开了!

然后,我开始解第八个环。

“有你的!”

张博文一乐。拍了我肩膀一下,又小心翼翼的看了那沉睡的螣蛇一眼,这才压低声音挺兴奋的跟我说:“看来咱哥几个这运气还是不错,正好会解这种东西,这下可好了,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能绕过这怪物了,咱们算是安全了!”

我不知道到底张博文倒霉还是老天爷跟他做对,他说什么不应什么,不好的偏偏来,就在他刚刚开口说我们安全了的时候,一道诡异的声音在我们身旁响起了。

噗!

那是一个屁……

一个特悠长的屁,声音尖细,挺有那么点抑扬顿挫的意思,声波倒是挺长,一下子连那螣蛇的鼾声都给压制了。在这山腹中回荡着!

紧接着,一股恶臭弥漫了开来。

我当时就被吓出了一声冷汗,忙不迭的回头看了那螣蛇一样,发现那螣蛇并没有醒来这才松了口气,然后恶狠狠的朝旁边看去!

这么臭……不用说。肯定是老白!

只见此时老白被张博文丢在了地上,缠绕在他身子外面的血雾淡薄了一些,脑袋已经露出来了,只不过面色赤红,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样,嘴巴微微张开,一脸的享受!

仿佛,那一个屁出来,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

这王八羔子……

我差点咬碎了呀,刚才在外面的时候熏的整个裂缝里黑雾弥漫。结果还没排干净他体内的东西?这会儿在这要命的节骨眼儿上又给我来!

“给我捂住他的屁股!”

我咬牙切齿的说道:“别让他再出岔子了,这老王八蛋!”

我一说,张博文也害怕老白再捅娄子,弄出什么动静,忙不迭的上去把手伸到了老白身下,结果他一瞬间脸色就变了,那表情就跟吃了屎似得,有些艰难的和我们说了六个字:“湿湿的,暖暖的……”

不用说,老白又拉了!

我都对这人无语了。简直就一拖油瓶,啥都不干,就卖队友,生命进化的过程中都不消停,有这颗定时炸弹在身边。我也不敢耽搁了,加快速度开始解那同心结了,这时候我的手速几乎已经达到一个极限了,眼花缭乱的绕着心形轨迹,我估摸着以前撸一发的时候要有这手速都能撸吐露皮了……

八环。七环,六环……

缠绕在赤铁门环上的铁线被我一圈一圈的解开了,一转眼,就已经只剩下了最后一环,眼瞅着就要解开了,结果就在这节骨眼儿上,我身旁忽然发出了“嗯啊”的一声轻声,然后一声格外嘹亮的屁声响起。

“噗!”

一瞬间,黑雾滚滚,恶臭熏天!

完了……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扭头一看,只见老白身上的血色雾气更加淡了,但是在身下,却流出了一滩黑水,在看张博文,因为捂着他的腚,被喷了满身,一副即将呕吐的样子,抬头看着我,有些无奈的说道:“捂不住了,劲太大了……”

现在还说这个?

我赶紧加快了手上的动作,结果就在这时候,一道低沉的咆哮在我旁边响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