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2章 遗种的妙处/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机缘?

听到这里,我心中一动,才终于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再看那螣蛇,脑袋上的鳞片皮肉几乎已经被全部打烂了,一番狂轰滥炸以后,脑袋上的鳞片、血肉全都被我们给炸烂了,碎裂的鳞片泼洒了满地,混合着粘稠的鲜血落在地上,一脚踩上去还有些泥泞的感觉,刺鼻的血腥味在黑黢黢的空间里弥漫着,这满清的龙藏虽然通风,但终究是一个雪藏了无尽岁月的地儿,里面的空气实在不好。大抵是因为拉线同心结的封闭方式虽然难破解,但是密封性能却着实不怎么样的原因,这龙藏内部仍旧有螣蛇巢穴里那股子呛人的味道,在与血腥味一融合,当真不是什么美妙的体验。

不过,这螣蛇也确实扛揍,我们几个抓住机会,算是把吃奶劲儿都使出来了,玩了命的招呼那探进来的蛇头,到现在我都有点脱力的感觉,但却只是把它的表皮给撕裂了,没能破坏掉它的骨骼,那骨骼散发着暗青色的光辉,颜色和形状结构好像确实和这个文明纪元的生物有点不太一样,居然扛住了三个九段高手疯狂打击,没有出现一丝裂痕,但这螣蛇确确实实是被屠了,我估摸着是我们在打击的时候狂猛的震动它的脑壳,最后虽然没有破坏掉骨骼,但是骨骼下面的东西怕是被震了个稀巴烂,这才是这条螣蛇死亡的真正原因。

当时,我也顾不得脏不脏了,一屁股坐在黏糊糊的血水里,缓了一口气才问洛凰:“你说的机缘到底是指什么?难不成这螣蛇身上还有宝?”

“你说对了!大凡太古生灵、洪荒异兽,皆是开天之初诞生的最原始的一批生物,那个时候的环境你大概是没有见过的,千里江山,风光秀丽,与现在不可同日而语。那个时期的生灵吞吐日精月华,饮醴泉,食天宝,久而久之的体内自然会蕴含大量的神行精华,那一身血肉当真是金贵的很呢,不可浪费!”

洛凰轻笑着说道:“这螣蛇也不例外,别看它虽然是没什么神智。但是那一身凶悍的肉身之力你也是看见了,你以为它一生下来就这么凶悍?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这太古生灵、洪荒遗种强悍至此固然有先天的因素,它们从自己的父母那里就会继承大量的神性精华,但更多的还是后天的锤炼!再看当今这个世界的人,为什么进步那么缓慢?逆天改命几乎成了一个过不去的看,是传说!倒不是说这个文明纪元的智慧生物人类真的就那么差,虽说这个文明纪元的人类确实在天资上弱了点,但却不是一无是处,毕竟智慧更高了,这也是生物进化的一个整体的趋势,是发展智慧,之所以进境那么慢,归根结底,还是大环境不一样了!

我说的,你可明白?”

“你是说,这螣蛇身上的神性精华就是我的机缘?”

我略一思索,好像就明白洛凰说的是什么,犹豫了一下,问道:“那么,造成这大环境的改变是什么原因?”

“肯定不是天地自己腐朽。”

说起这个,洛凰的语气里带上了一些苦涩,有些为难的与我说道:“很多事情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时机没到,你的心理状态也没到,贸然告诉你,你自己也受不了,所以。多余的我也不能说太多,我说多少,你听着便是,不要询问,如何?”

我张了张嘴,不等我说话,洛凰就直接说道:“其实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战争,到现在为止,恐怕你也已经知道,在遥远的太古年间,曾经爆发过一场战争,这场战争之规模,波及地域,参战人数,可以说是开天之初最大的一场战争,而且,从时间跨度上来说,也是最为漫长的一场战争,从爆发开始,到现在还没有结束。未来或许也不会结束,正是这场战争……让我们这个世界变了天!其实说到底,真正能毁灭世界的,并不是世界本身,而是我们自己,包括这个文明纪元,战争不也从来没有停下过?”

这是头一次洛凰跟我说起太古年间的争端。很多我的猜测也全裸一下子落到了实处。

那么,敌人又在何方?

我想到了夏王朝,想到了两河流域形成的文明,这些文明都是在一夜之间消失的,种种迹象都指向了那些绿皮肤的生物。

那么那些绿皮肤的生物就是敌人?我不太确定,但联系着洛凰在拉文族遗迹里面和那写生物的首领之间的喋血搏杀,以及人祖少昊与那首领不死不休的局面。我想,不出意外,应该是它们!

战争的理由是什么?

敌人来自于哪里?

为什么洛凰说这场战争到现在还没有结束?

这些都是疑问……

但我没问,因为洛凰说了,能说的她都会说,不能说的她不说,我也不许问。这是立下的君子斜月,也是规矩,我不能破坏,要不然估摸着也就没以后了,洛凰再不会和我说什么,就因为我不守规矩,所以……她自然不会在和我多说了。

反正,只要我自己不断进步,力量与日俱增的话,该告诉我的洛凰应该不会藏着掖着,这是我对她和墨桀的了解,反正这段时间的接触以后,慢慢的我也不排斥他们了,毕竟他们救了我的命。分我力量就分点吧,总归是个助力不是?自己吃肉,不给人家喝汤,以后谁还搭理你!

想了半天,想不出个究竟,最后我干脆也就把这个话题扔到了一边,直接在心里问洛凰:“螣蛇已死,但是它这体积可不少,如何来摄取它体内的神性精华?你别告诉我就像老白一样,直接去把它全吃了,这么大一条蛇,我就算是吃半个月也吃不完啊!”

“没那么夸张,但凡生灵,身上总有一物是精华。取其精华就可以了。”

洛凰不咸不淡的说道:“恰如龙肝凤胆,这话你总听说过吧?为什么会有这么个说法?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我与墨桀的精华处全在肝胆之上!不同的生物,精华处都是不同的,找准地方,就是找对了方法,可以轻轻松松的取得它身上的精华!”

我听的一愣一愣的,有种在和一个超级吃货说话的感觉,总感觉一会儿得被洛凰闭着去啃食这螣蛇的血肉一样,蹙眉想了想,才问:“那这螣蛇的精华之处在哪里呢?”

“胆!”

洛凰的声音语调一下子拔高了不少,就像是提起了兴趣一样,滔滔不绝的说道:“若说这胆,可是好几种生物的精华处所在,但若论滋味儿,凤胆为最,其次便是这蛇胆了!蛇胆,说的就是太古年间的螣蛇的胆,那滋味儿……你是不知道,绝对是大补啊!太古一战,击杀螣蛇无数,我们自己也损伤了不少,只等战斗一结束,取了蛇胆滋补自身,立马就神采奕奕了。实不相瞒,在那祁氏家族见到竟然有螣蛇存活下来,我就已经动了心思了,可惜我和墨桀自身损伤,根本无力击杀那螣蛇,至于你就更不用说了,比我们也强不到哪里去,没办法,只能按捺下了心里的想法,不曾想如今你竟然意外弄死了这螣蛇,那么怎么生吞活剥了这螣蛇。我可就得和你说叨说叨了!”

蛇胆……

据我所知,这蛇胆可是在螣蛇的肚子里的!

而这条螣蛇现在只是脑袋伸了进来,身子还在外面呢,我也出不去啊,更别说开膛破肚了,这螣蛇的大脑袋往那一卡,骨头紧贴着赤铁门,我也尝试了,我根本无法打碎螣蛇的骨骼钻出去!

洛凰就钻在我身体里面,简直就跟我身上的蛀虫一样,我心里在想什么,她立马就一清二楚了,然后有些纳闷的跟我说道:“你不会打开它的嘴巴,然后直接从它的口腔里钻进去啊?这螣蛇体型如此庞大。你钻进去以后,它的肚子都快能做你的屋子了,你可以溜达着进去找到它的胆,然后一刀割下来嘛!”

从口腔钻进去……

我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满脑门子黑线,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也叫好主意?

简直就是坑爹!

我以前曾经被那诸城暴龙吞进过肚子里,简直就是这辈子最大的噩梦,几乎差点把我给“凌迟”了,那痛苦根本是不言而喻的,到现在我脸上和身上的疤痕都是那个时候留下来的,给了我永痕难以磨灭的痛苦,现在又让我重走一遭,我哪里乐意?!洛凰说的全特么都是在放屁,生物的肚子哪里是那么好进去的!

大概也是感觉到了我心里的不乐意。洛凰直接道:“想想你的妻子,想想你的儿子,想想你这一路走来承受的背叛,想想你这一路走来承受的横眉冷对,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一切?因为你性格懦弱?不,你不懦弱,要不然也不会有人屠的名字,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你没有力量!没有力量才是罪,而现在,一份力量摆放在你眼前,你自己却要拱手放弃?那你就是活该受欺负!”

我去尼玛了戈壁!

这让你说的,人都没了,明知道我最忌讳提起那些事情。还真是哪里疼偏偏往哪里戳,但别说,这招还真好使,我一咬牙当场就说道:“干了!”

之前我和洛凰对话全都是在心里的,心念一动,彼此就都知道了,可是这下子一激动,当时就是一声大吼了出来,倒是给曹沅他们吓了一大跳。

“我说小天,你没事吧?”

张博文上来伸出满是血浆的手在我额头上敷了敷,然后有些纳闷的说道:“也没病啊,咋的一下子跟打了鸡血似得呢?”

我也懒得解释那么多,直接说道:“给我把这螣蛇的嘴撬开!”

张博文他们几个还是一脸的迷惑,大概不知道我到底要做什么。不过几个人还是合力过去撬那螣蛇的嘴巴去了。

这螣蛇是被我们乱拳打死的,死前承受了巨大的痛苦,所以嘴巴咬的很紧,它那咬合力特别惊人,我们几个撬起来着实是挺费劲的,都快累屁了,才好不容易撬开了一条缝,然后媛连忙将他手中的大剑一下子塞进了螣蛇的牙关了支撑住了,我们几个这才合力一点点的将螣蛇的嘴巴大开了,发出嘎嘣嘎嘣的响动,听着别提多渗人了。

最后,一跳刚刚能容人爬进去的缝隙……终于是被撬开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