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8章 二百年前的注视/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乾坤万年歌》和《推背图》其实不算是什么稀罕东西,在民间多有流传。

只不过内容有些残缺了,至少目前我们能看到的都有一定的残缺!

先说说《乾坤万年歌》,这则预言奇书呢,其实算是保存的比较完好的,因为它没有遭到大规模的封杀,原句在民间流传很广,可惜能看得懂的也没几个人,从开篇前引“太极未判昏已过,风后女娲石上坐。三皇五帝已相承,承宗流源应不错”说了三皇五帝太古年间的格局以后,再到结语“我今只算万年终,剥复循环理无穷;知音君子详此数,古今存亡一贯通”,一共算了这个文明纪元一万年的时间。不过这本书的出处倒是有点争议,有人说是姜太公写下的,还有人说是民国时期的一位易学家写出来的,不过因为怕惹祸上身,毕竟这上面推算出了民国的灭亡,所以假名姜太公,以此来故弄玄虚。

不过这件事情我记得在我小时候我爷爷曾说过。当时老爷子靠在太师椅上,闭眼假寐,优哉游哉的说——好一个姜太公,窥了阴阳八卦,道破了天机,最后怕也是落不得一个好下场,一个神仙般的人物。却因为嘴上没毛,给自己死了找麻烦,怕是终身不得寸进喽!

这话我记得牢靠,因为当时我在看封神演义,老爷子说到了姜太公这等神仙般的人物,哪能不上个心?

反正,这话无非就是在说。《乾坤万年歌》其实就是姜太公写下的。

这是能吃的准的!

太公生于公元前1017年,距今约3000年的时间了,也就是说这一本《乾坤万年歌》足足流传了三千年,内容留下了多少可想而知!

至于《推背图》这个残缺的就更加厉害了,原本已经面目全非!

这本预言奇书的出处基本没什么争议,就是唐代的李淳风和袁天罡弄出来的,相传共有六十象。算无遗策,万年变迁尽在其中,不过也正因为它逆天,所以被历朝历代的统治者恐惧,一直都处于被封杀的状态,到现在原本已经找不到了,世间流传大抵是两个版本。

一个是明末清初金圣叹的批注版本,他大概批注出了三十三象,而且这三十三象在金圣叹活着的时候,已经应验。

还有一个是由李世瑜先生在德国一本刊物上发现的,据称是最为接近原貌的版本。

不过要我说,原版怕是早就已经遗失了,历史上的帝王被《推背图》吓坏了的不少,各个朝代都在封禁,有的甚至干脆弄个假的混淆视听,别的不说,宋太祖赵匡胤就干过这种没屁股的事情,其实类似于这样的事儿,宋朝的皇帝们没少干,赵匡胤压制《推背图》,赵光义怕山西再出皇帝,大修丁字街钉山西的龙脉,要不古汉文明亡于宋室之手呢?格局就小了!

反正,说白了吧,这《推背图》的原版,谁也没见过。

包括我!

我所看的《乾坤万年歌》和《推背图》,其中《乾坤万年歌》是一个清代的手抄本,我爷爷的藏书,上面土腥味很重,估计是老头儿挖坟掘墓刨出来的,《推背图》的话,金圣叹和李世瑜的版本我都看过。

现在,我忽然发现那位原始萨满教的大萨满很有可能就是真正参破《乾坤万年歌》和《推背图》的那个人,怎能不惊?不像金圣叹他们,都是一些马后炮。把《乾坤万年歌》和《推背图》里的句子与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对照才勉强破译,这位是真正的参破了,要不然也不可能在清朝初年的时候就把清朝的整个灭亡过程、包括清末的太平天国起义都写在这里!而我的到来,恰恰也被他说中了,岂不是说……我也在《乾坤万年歌》和《推背图》里?

毕竟,根据我对神相一门的了解,这一门的绝技绝对是百分之百保密的!归根究底原因简单的很。若说神相,他们的核心理论价值在哪里?毋庸置疑,《周易》、《易经》,甭说你他妈的算的多准多准,牛逼炸天,连九五之尊都能给算出来,归根结底最后技术全都是来源于这两部奇书,这是理论依据,只不过一百个人看《周易》、《易经》有一百种不同的解读,于是就衍生出了无数种相门的法子,说白了,大家的核心理论一致,就是运用法子不一样。

那么,如何应用。这就是人家安身立命的根本了,如果传给了不靠谱的人,一下子给传播出去,天底下的人都成神算子了,人家还怎么混?

因此,相门的敝帚自珍程度,不比我们葛家差多少。一般来说都是一个家族代代传承的东西,都不会传给外姓人,更不会传给别的组织的人了,就说周敬,那跟我关系好吧?也没交给我他们周家的算命法子,最多最多就是多和我说几句,一行有一行的规矩。周敬可以为我去死,那是他对我的爱和对我的义,不告诉我,就是人家这一行的规矩!所以,起初被那原始萨满教的大萨满算了个准儿的时候,我心里别提多纳闷了——这孙子怎么可能也算的这么准?天底下算命、预测牛逼的,也就那么几家而已。我全能说上名字,压根就没有姓祁这么一号人。

现在答案出来了,这孙子不会算命,但是能看懂《乾坤万年歌》和《推背图》,那我猜测自己是不是也出现在了这两本书里就不算太离谱!

我蹙眉沉思着,回忆着记忆里有关乾坤万年歌和推背图预测的未来的句子,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说我的。

倒不是说我能看懂这书,精准的说出它在预测什么,只能从句子的意思看个大概再说什么,全都是有关于王朝更迭的,最后世界成了大同世界,就是共产主义的最高梦想呗,人类社会的终极目标呗!不过,这就扯淡了。我去当皇帝?那不是做梦呢么,一倒斗的当了皇帝,简直成历史一奇葩了!而且我自己有几斤几两我自己清楚,没那个心气儿,也没那个本事,更不可能走这条路,毕竟我是个修炼者。我的路是什么我很清楚,和《乾坤万年歌》与《推背图》里记录的后续内容八竿子打不着!

于是我不禁想,难不成记录有关于我的内容是在那些已经遗失的内容上?!

前面就说了,《乾坤万年歌》和《推背图》都是残缺不全的,原版已经遗失,难不成那大萨满是看的原版,原版上面有部分有关于我的猜测?!

目前为止。好像我也只能这么猜测了!

但是,这么一来就更日狗了,俩书全部残缺,遗失的内容还全都是有关于我的?这未免也太过巧合了!

造成这一切的,只有两种可能,一则,我猜测错误。这俩书上其实根本没有有关于我的内容,那原始萨满教的大萨满确实深不可测,不光窥破了这俩书,还他娘的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了易学之术,又用易学之术算出了我。二则,这个大萨满没那么恐怖,他就是只靠着参破这俩书在玩一招鲜吃遍天的路数。我自己确实被这俩书给记录了,只不过出于一些人为的原因,有人彻底磨灭了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让流传下来的乾坤万年歌和推背图是残本,直接把我规避出去了。

反正,不管是哪种,目前为止我都好像进了一个让我看不清前方的局,一个原始萨满教可以说是把我玩的焦头烂额,这一路一惊一乍的,我所处的局面尴尬的很,以至于现在我站在这八条分叉口前都愣住了,浮想联翩。

最后,还是张博文一指头给我戳醒来了,扭头一看。他们几个齐刷刷的站在我身后,都在等着我做决定呢。

“有个情况,我必须说一下……”

我苦笑着扭头看着张博文他们:“我们这一次行动在二百年前就已经曝光了,也就是说,对方给我们准备的可能是一条很销魂的路……”

如何销魂?不用我说,是死局,进去了就出不来那种。

“凶险也得去不是?”

张博文看着我:“我知道,你肯定一定会去,因为你姐姐在里面等着你,如果你不去,我都看不起你,以后也不跟你玩了。”

“是啊。”

曹沅道:“天哥,都走到这儿了,咱就别犹豫了,选一条路走吧,咱哪次任务简单过?不外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让他们原始萨满教可着劲儿的下套子,咱也可着劲儿往前走,最后看看到底谁牛逼呗,硬碰硬,实力说话!”

我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既然他们同意跟我去闯这条死路,那我也就不废话了,有句话张博文说的挺对,不管他们怎么说,这条路,我自己是闯定了,当下抬头朝着那八条甬道看了一眼,然后随手一指从左边数第四条甬道,直接说道:“既然没办法取巧,也没法预测吉凶,那咱就光明正大的闯进去,就从最中间的地方走!!”

说完,我自己不犹豫。大步就钻进了那甬道里面,张博文他们几个紧随其后。

这条甬道,大概是我见过最豪华的甬道了。

寻常墓室里的甬道,青石铺路算是比较牛逼的,不过时过千年,里面也坑坑洼洼的了,最常见的应该就是夯实了土勉强成了一条路。可是这里倒好,牛逼炸天,干脆是汉白玉修葺的,时过百年,仍旧光洁如玉,仅仅有很小很小一部分积灰,走在上面都打滑。前方一通到底,只不过光线昏暗,甬道太长,看不清楚前面是怎么个情况,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

结果,没走一会儿,忽然听到走在最后的媛轻呼了一声:“哎。你们快回头看看,这里好像有字呢?”

闻言,我忙回头,却发现媛可能是出于紧张,所以亚特兰蒂斯之心的能量在随时酝酿着,胸口的亚特兰蒂斯之心不断在一闪一闪的发出朦胧的光辉,在那朦胧的光辉下。隐隐约约能看到甬道左右两侧的情况。

别说,在甬道的右侧还真的好像是有字,是红色的大字。

“给我撑起亮光!”

我忙嘱咐了一句。

媛不含糊,立马只见迸出了一道能量,犹如烛火,十分璀璨,隐隐都有些刺眼,一下子照亮的甬道。

我也终于看清了那些镌刻在甬道右侧的字体,瞬间整个人都一下子炸毛了,因为那是一句话,我本能的感觉到,那句话就是对我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