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1章 萨满墓地/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橄榄核,一面是佛,一面是魔,君欲做哪面?!

这是那大萨满对我人性的拷问,又何尝不是曹沅他们对我人性的拷问?

天道盟之上,惊天巨变,我妻离子散,好友战死。

那一日,我踏碎佛祖舍利,立地成魔,将屠刀指向了一切与我为敌的人,宁我负天下人,也休教天下人负我!

也是从那一日,我白发胜雪,却不像我母亲,她的白发,是对岁月拷问的一种反应和回馈,而我的白发。是送给所有我的敌人的灵幡。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我听到了天下人的骂声,但却沉醉于过去不可自拔,于是,我心狠手辣。疯狂的对这个世界发泄着心中的怨恨。

是的,我疯了。

从扎西和陈煜战死,从周敬用性命成全了我,从花木兰闭上眼睛身上霞光飞散的那一刻起,我疯了。

大概也是因为我疯了,所以,所有人都不会和一个疯子交心,可能是因为惧怕我,也可能是因为爱我,或者是出于一种别的心思,所以,没人和我说我到底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我身边的人可能因为爱我,所以只是无条件的支持我,却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助纣为虐。

天下虽大,人很多,却无人度我。

这位原始萨满教的大萨满大概是第一个,也给了我很大的冲击。曹沅大概也是第一个跳出来说的,可能她现在也觉得我越来越疯狂,做的事情也越来越可怕了吧?

神?魔?一念之间。

那么,到底什么是神?什么是魔?

神不杀人,魔杀人吗?

或许不是,至少,这位原始萨满教的大萨满要告诉我的肯定不是这些,他告诉我的是,神和魔其实都杀人,甚至要成为神,要度化这个世界,神杀的人比魔更加的多,只不过杀的是什么人,这很重要。

归根结底,他在劝我,如果林青有事,我不要一意孤行,在疯狂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

这些话我听进去了,也没听进去,因为有感情羁绊着我,但是……我的信念又一次受到了拷问!

我到底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我坐在地上,手中握着那橄榄核,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

“其实主人关于你所经历过的一切。说过一些话。”

忽然,媛怯怯的在一边开口说道:“主人说,你这一生,沉沉浮浮,就是一条寻找自己的路,因为你的遭遇注定是悲苦的。人生也注定要比一般的人波澜壮阔,做一个怎样的人,其实根本就是你自己需要选择的事情,最后的结果是怎样的,主人看不到,我们也看不到,全在你自己。主人还说,杀气是魔性的,因为它带着很重的掠夺性,这很可怕,但也不可怕,因为杀气是无心的。有心的是人,所以,修炼了杀气不一定会变成魔,而是要看你……你自己要做一个怎样的人,如果你用杀气针对了这个世界,那你就是魔。如果你用杀气来杀尽天下不平之事,那,你就是神。”

我扭头看了媛一眼,媛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估计,她跟我说这些。也是鼓着勇气的,然后,我的目光又从张博文、曹沅他们脸上掠过,此时他们的面色都是复杂的,看得出来,其实他们都是有些惧怕我了。不过因为爱着我,所以,这一路走下来,他们一直都跟在我的身后,我要杀人,他们就帮着我。我不分青红皂白,他们也帮着我,可能我做的那些事情他们并不认可,但是,他们却一再的迁就着,这样,他们很累,心里有了想法,无奈我沉迷于疯狂的复仇,甚至将怒火撒到了不相干的人身上,他们看到我执念太深,所以。一直不敢说而已。

我对了?还是错了?

我第一次对于自己走到今天所做的一切产生了怀疑,手里捏着那橄榄核,有一些迷茫。

说来也是个笑话,我自己已经是做了父亲的人了,却仍旧在迷茫着……

“或许,这位大萨满真的是你的思想教父。”

忽然,洛凰开口了,可能她窥视到了我内心的想法,于是话锋一转,直接扯到了墩儿的身上:“世人都说鬼胎为祸,只不过是他们看不穿阴阳结合的后果,那很强大,强大的东西会被人恐惧,所以就妖魔化了。但是,到底是不是祸呢?得看你这个做爹的,它现在的成长虽然是超乎常人的,可是说到底,还是个孩子,还没有主导思维,你是他最亲近的人,你会成为他的唯一模仿对象,因为他没有母亲,也就是说,你成魔,他就成魔,你成神,他就成神!你如果滥杀无辜,最后被全天下人唾弃,遭到整个世界的对抗,那他就会照猫画虎,有样学样,最后和你走上一样的路,永无尽头……”

我听的目瞪口呆,下意识的又攥紧了那一念之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浑浑噩噩的站了起来。轻轻将那一念之间放进了自己的衣兜里面,扭头看了曹沅他们一眼:“我知道你们的期待,可是……我无法违背自己的心意,走着看吧,我想,我想成神的,但……我的敌人,我也无法对他们一笑了之,我没有那样的胸怀,我只能说,我不会再滥杀无辜了。”

说完,我对他们摆了摆手,道:“好了,咱们出发吧,这八条路都是一样的,也没有选不选的问题了,就这一条路吧,往前走,不过我觉得咱们这一路上怕是轻松不到哪里去的,这位大萨满……不会手下留情。”

做出这样的推测,我也不是无的放矢,至少……这一连串隔着时空进行的交流以后,我对这位大萨满有了特别深的了解。

对我手下不留情,是因为职责,无论如何,那位大萨满都接受了努尔哈赤的任务,镇守这里,不让外人进入,哪怕明知道林青出事,会发生很多不好的事情。他也不会手软,这是他的职责所在。

给了我一念之间,其实是他出于这个世界的爱吧!

我想,他是爱这个世界的!

芸芸众生,苍生百面,他爱着这一切。所以,不希望我去破坏这一切,于是,他将一念之间这个贴身之物给了我。

挺有意思的一个人,但不可否认,他是个德行很高的人。

我收拾了自己的心情,顺着这条甬道就一路往前走了。

这条甬道很长,通行的方向我感觉恰恰就是对着长白山天池的位置,我们几个足足走了将近一个多小时,眼前才豁然开朗。

在这甬道的尽头,是一个巨大开阔的空间。

准确的说,这应该是一片墓地。

这里到处都是一副副棺材。应该是石质的棺材,一个挨着一个,最后在这片空间里摆放出了一个特别的奇怪的图案,从媛给我打出的亮光照亮的方向来看,看起来隐隐有点像一副图腾的图案,若我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一头综合了无数猛兽的特征以后形成的一个图案。

熊的爪子,老虎的身躯,鹰的翅膀……

这难道是原始萨满教信仰的图腾?综合了无数野兽特征才弄出来的?

然后,我看到了在这图案的最中间,立着一座特别大的雕像,那雕像是金子打造的,生了黑锈,但是表情悲苦,是个女性,眼角滑落下了两行血泪!

这,应该就是那祁氏家族族长说的金身塑像了吧?

在这塑像的腹部,镌刻着几个字——萨满墓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